迫害法輪功 遼寧凌源市惡人遭報應(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接上文

(五)中共村官遭惡報

1、秦剛,男,五十多歲,凌源城關鎮西五官村黨支部書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晚六點左右,秦剛酒後騎摩托車撞到馬路牙子上,人被拋出去很遠,摔的七竅出血,不省人事。

當地老百姓說:「村支書秦剛迫害人家法輪功,遭現世現報了。」這話一點不假。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秦剛積極參與配合當地派出所、公安局監視、綁架迫害煉功人,曾經先後參與綁架四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三人被非法勞教。有的人在勞教所受酷刑虐待、洗腦等折磨,造成精神失常,不久便含冤離世。

秦剛平時在村裏百姓中的口碑就很壞,貪污、受賄、吃吃喝喝,啥壞事都幹。所以出現這個事件也不是偶然的,也就是老百姓說的:「秦剛遭現世現報了」。俗話說善惡有報,而秦剛正是應了那一句。

2、岳廷富,男,時年約五十歲,凌源市刀爾登鎮乾溝子村二道樑子村民組人,歷任村長和林業大隊長。在任村長期間,惡貫滿盈,為了保官發財,緊隨江羅一夥,謾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多次雇人塗抹、撕毀大法標語和真相傳單,並長期在法輪功學員家周圍蹲坑、監視。法輪功學員好言相勸,並給他真相,他不但不聽不看,反而更加敵視大法。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晚六點鐘騎摩托車與汽車相撞,當場斃命。民眾都說他是老天的報應。

3、李春之,凌源市城關鎮西五官村村民組長,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帶警察和幹部到法輪功學員家收繳大法書和大法資料上交,犯下迫害大法的罪業,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暴病而死。

4、王振友,凌源市東城開發區高杖子村原村長,二零零一年末,凌源開辦邪惡洗腦班,他簽字、協助派出所綁架了兩位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上,兩位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巨大的身心摧殘,經濟上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而且全家都陷入了極度痛苦的深淵。不久,王振友胃難受,但仍不醒悟,不思悔改。二零零二年五月又協助派出所綁架二位大法學員去洗腦。後來,他的病情不斷加重,十月份在大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二零零三年正月死亡。

5、馬會蓮,凌源市南街街道書記。 「七二零」以來,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她就緊跟江澤民一夥,處處布置人監視大法學員。在所管轄區她親自去花言巧語「轉化」大法學員,還聽從「610」、公安惡警的命令,經常四處去擦大法標語,損壞救度眾生的小冊子、傳單和光盤等。還利用發低保的時機收禮,剋扣法輪功學員的低保錢,使法輪功學員生活上非常困難。

由於壞事做多了,在二零零二年左右她被汽車撞斷了脖子。可她不思悔改,還戀權不放,接著幹害人的勾當。以前,她一擦完標語回家就頭痛的厲害,便成宿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天頭痛好了,她又去擦,又痛了就再去念。大法慈悲眾生,一再給其機會,她就是不悟。這回脖子撞斷了,遭報應了。她出院後,還是惡習不改,依然到處「轉化」社區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學員沒法就搬到別的社區去了。她還到處去擦大法標語,還偷拍法輪功學員照片,私自錄學員的聲音交給公安局存檔,去法輪功學員家偷翻學員的床、櫃,看有沒有真相資料。

善惡到頭終有報,馬會蓮於二零一三年十月份左右被查出婦科癌症,在醫院做了手術。

除了上述大小官員和警察遭惡報的以外,普通民眾敵視大法也照樣遭天譴。有些人在中共謊言欺騙和洗腦下,是非不分,善惡不明,貪圖眼前利益,被大隊幹部利用專門撕毀大法真相標語,舉報法輪功學員;還有的完全聽信邪黨媒體的欺騙宣傳,仇視法輪功,嘴裏還不乾不淨的罵,見著法輪功學員就說風涼話;更有甚者特意買個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頂上,接上擴音器,在大喇叭裏誣蔑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多次講真相、良言相勸,不但不聽勸告,還態度兇惡蠻橫。結果是,這些人有的騎摩托車被三輪車撞飛,花了不少錢,還是丟下妻子兒女撒手人寰;有的遭車禍落下後遺症;有的當場斃命;還有的得了絕症不治而亡。

這樣的例子很多就不再列舉,在天理面前不分貧富貴賤人人平等。現在惡首江澤民已被近二十萬民眾告上法庭。良心法庭、人間法庭審判惡首的日子為期不遠了!

控告惡首江澤民,是給所有參與迫害的人悔過、自救的機會,是佛法慈悲挽救眾生。希望所有參與迫害的人抓緊機緣,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贖罪棄暗投明,不要再與邪惡為伍,給江澤民之流做陪葬自毀前程,不然,就沒有機會了!希望廣大民眾趕快了解大法真相,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