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遼寧凌源市惡人遭報應(上)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在《認同大法好 遼寧凌源市百姓得善報》一文中,我們講述了在遼寧凌源市,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那些心地善良,仍然能夠明辨是非善惡,認同法輪大法好,而得到福報的真實故事。相反,敵視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之人遭惡報的事例也很多。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功學員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佛法修煉人。大法洪傳,使中國社會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可是,江澤民邪惡集團出於一己之私,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殘酷迫害已達十六年之久,製造了無數人間慘劇。有些人為了撈取政治資本;有些人為了經濟利益;有些人善惡不分,仇恨善良,為邪惡集團充當打手和工具。自古以來,迫害佛法修煉人的從來沒有好下場,無論是甚麼人參與了迫害,如不悔改,早晚都會遭惡報受天譴,自食其惡果。

下面是凌源地區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官員、警察和追隨邪黨的心術不正者遭惡報的實例:凌源市市委書記一人;公安局正副局長五人;凌源市監獄管理分局系統五人;教育系統二人;警察四人;村官五人,希望能喚醒世人的良知。

(一)凌源市中共官員頻遭報應

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凌源市原公安局局長郭少林、張林、副局長楊明輝、劉大山、董志民,原凌源市市委書記宋久林在職期間,緊隨中共參與迫害、誣陷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綁架迫害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事件中,原公安局局長張林、副局長楊明輝、劉大山、董志民參與策劃、指揮迫害法輪功學員,原凌源市市委書記宋久林召集公檢法部門負責人開會,下令對北爐綁架的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從重、從速」處理,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其餘法輪功學員被不同程度的非法勒索錢財。

天理昭彰,誰的壞事幹到一定程度,老天就要跟誰算帳,不管是普通百姓,還是高官,誰都逃不過善惡有報的天理。凌源市緊跟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市委書記和五個公安局長的可恥下場就是威嚴的天理在警示世人。

1、宋久林 男,原朝陽市委常委、凌源市委書記。 因涉嫌受賄、涉黑被依法逮捕,判有期徒刑十八年。

2、張林,男,原凌源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因涉嫌受賄被依法逮捕,判有期徒刑十九年。宋久林、張林二人的案子被列為中央紀委重大案件之一。

3、郭少林,男,原凌源市公安局局長,患上了不治之症淋巴癌。在痛苦中煎熬。

4、楊明輝,男,原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長。是凌源主抓迫害法輪功的總頭子,直接參與對凌源各地大法弟子的迫害。因涉嫌受賄、涉黑被逮捕,被判刑六年、罰款十萬元。

5、劉大山,男,原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長,也因涉嫌受賄被依法逮捕,現被判有期徒刑十七年。

6、董志民,男,原凌源公安局副局長,因徇私枉法已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貪污犯罪在中共官員中是個普遍現象,為甚麼把宋久林、張林、楊明輝、劉大山、董志民查處了?冥冥之中有天意,害人者終害己。 昔日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牟取不義之財的邪黨官員,今日卻鋃鐺入獄,威風掃地。昔日對付大法弟子的凶殘手段今日全都回報於他們自己。在此奉勸那些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前車之鑑理應不復其轍,否則報應遲早會降臨。

(二)凌源市教育系統遭惡報人員

1、原教育局局長馬金厚淪為階下囚

二零一零年三月中旬,凌源市原教育局局長馬金厚被雙規,不久被抓捕,判刑七年,從此結束了他的政治生涯。

表面看來,馬金厚是因與一女大學生達成協議,借腹為馬生孩子,後來與女大學生在錢的問題上發生矛盾而東窗事發,所以一個貪污、腐敗、愚蠢的社會蛀蟲浮出了水面。但實質上還有一個人們都沒意識到的根源。

馬金厚二零零三年上半年就任凌源市教育局局長。自他上任以來,積極配合邪黨,對教育界的中小學生,教職工強行灌輸中共邪黨污衊法輪功的造假宣傳,對凌源地區危害性很大。每到寒暑假來臨之前,馬金厚都要召開各校校長、書記大會,要求學生抵觸法輪功,並與派出所、公安局、社區聯繫好,讓不明真相的學生在寫有污衊法輪功的橫幅標語上邊簽名,還號召學生撕法輪功真相標語,誰撕的多就獎給誰小紅花,並被列入評選三好學生的條例之中。對不放棄修煉的教師是班主任的調離原崗位,當課任或去後勤分報紙、掃衛生、收拾廁所,還有的被降職降薪。

凌源市某中學校長是修煉法輪功的,他清正廉潔,學校的風氣一直很正,甚麼歪門邪道的潮流學校從不跟隨,所以該校的教學水平、師資水平都是一流的,是凌源市和朝陽地區教育系統的先進單位,他本人也是連續多年的先進工作者,獲得多種獎勵,由此而得到老師、學生的愛戴和擁護。就這樣一位德才兼備的校長,只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被馬金厚一道指令撤銷其職務而閒置不用。

朝陽街小學的賴彩君老師被判刑四年,遭瀋陽女子監獄迫害,並失去工作;該校的董秀芹老師被非法送入馬三家勞教迫害,身體被注入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至今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北爐中學的吳元老師,被判刑四年後,在瀋陽大北監獄被迫害致死。

在馬金厚任職的七、八年時間,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的教師有十幾人,然而受毒害的學生教師何止這些?

法輪功學員為了挽救馬金厚,有的寫信有的打電話,有的把勸善信送到馬的家門口,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親自找他講法輪功真相,他仍然執迷不悟。他曾經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對在場的教育局辦公室主任、副局長說:「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來講,我堅決反對法輪功,這是原則。」就在馬金厚即將被雙規的前三天還堅持這種說法,但是他好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所以要引咎辭職,有人說辭職也不好使,可是當雙手被銬上冰冷的手銬時,馬金厚的眼淚「唰」地流下來了,此刻的心情應該是複雜的,是痛苦,難過,還是後悔?

2、凌源第九初級中學政教副主任劉書文遭惡報

凌源第九初級中學(原凌鋼中學)政教副主任劉書文,年五十一歲,任政教副主任一年左右,在教育局的慫恿下,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利用課間操時間,逼迫學生以班級為單位,排著隊一個一個在誹謗法輪功的條幅上簽名,還讓各班學生上網搜集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利用晨檢時間,在學校廣播裏播讀。別人勸說,劉書文也聽不進去,善惡不分,一意孤行。

三個月後,在開學學校搬遷到新校址時,他酒後突然發病,沒來得及送到醫院,就氣斷身亡。就這樣,原本善良的他,因為受中共謊言的矇蔽,走上了不歸路。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