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遼寧凌源市惡人遭報應(中)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接上文)

(三)凌源監獄管理分局系統迫害大法惡人遭天懲

1、法輪功學員在法國控告凌源監獄管理分局局長李元偉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上午,法國法輪大法協會以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名義向法蘭西共和國巴黎大事法庭(Tribunal de grande instance de Paris)檢察院負責處理外國被告的部門遞交訴狀,控告中國遼寧省凌源監獄管理分局 「610」辦公室負責人,凌源監獄管理分局局長李元偉對法輪功學員所遭受到的酷刑等迫害負有罪責。該部門收下了訴狀並登記在案(編號:P05-200-0981/2)。

明慧網大量報導表明,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大法以來,李元偉為獻媚請賞,親自參加並指使手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元偉將堅持修煉的親妹妹李傑以「去朝陽學習預算」為名騙至車上,直接送到撫順洗腦班進行迫害。李元偉管轄的凌源三監獄警察李鐵祥的妻子、法輪功學員張亞利被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李元偉及其手下常用老虎凳、電擊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導致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瘋或重傷。

李元偉及其手下還通過監禁、洗腦、綁架、勒索錢財、體罰、監視、工作上的迫害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李元偉為了一己之私,迫害大法,對法輪功學員欠下了累累血債,也傷害了他們的親朋好友、危害了社會。

2、 郭元生,男,原凌源監獄管理分局政委。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直是610辦公室主要負責人,為了達到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目的,他採用監控、恫嚇、電話騷擾、抓捕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又從馬三家找來幾個「猶大」在分局系統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還用子女考大學、開除公職、不晉升職稱、停發工資等手段來要挾大法弟子。五年來,在其參與下有七十多人次被拘留,十四人被判勞教,勒索大法弟子錢財十萬多元,給大法弟子和家屬造成了精神和身體的極大痛苦。

郭元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在二零零三年年末的一次大會上,郭元生突發小腦主幹出血,於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在北京一家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時年五十八歲。

3、 孫江,凌源第一汽車製造合資公司「610」辦公室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積極配合邪惡在公司內搞人人過關,配合邪惡迫害大法弟子送洗腦班。孫江遭惡報先染乙肝住院,後因駕車撞傷人,花了不少錢。後來又因公司領導內訌,調出原單位。

4、金越, 凌源公安分局惡警,多次毆打謾罵大法弟子,由於他充當打手,迫害大法,受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賞識」,二零零二年被提升為凌源勞改分局第四監獄保衛科副科長。但是就在同年,他的惡行累及家人,妻子得了乳腺癌。真可謂迫害大法害人害己。

5、張智學行惡殃及女兒

凌源勞改分局中心小學副校長張智學(女),在二零零二年分局晚會上編排一個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她是主角之一。在分局辦「洗腦班」期間,她特別賣力,還經常向上級打煉功人的小報告,完全充當了江氏的打手。

她賣力迫害大法的惡行,累及了家人,她上小學二年級的女兒,去鴻凌熱電廠去玩時,不慎溺水而死。

(四)積極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遭報實例

1、孟慶武,男,凌源市刀爾登鎮派出所副所長,任職期間,一貫仇視大法和大法弟子,多次抓捕大法弟子並罰款。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晚突襲非法抓捕十二名大法弟子。在派出所審訊時,謾罵女大法弟子,當場遭報昏死過去。善良的大法弟子戴著手銬將他扶到床上,慈悲正念將其救活。他本應痛改前非,立功贖罪,可他不知悔改,仍舊與大法為敵,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於二零零五年秋與摩托車相撞險些喪命。現在癱瘓在床,痛苦不堪,得到了的報應。

2、 李豔峰 凌源市溝門子鎮人,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間任凌源市四官營子鎮派出所副所長,跟隨江氏流氓集團,伙同所長付俊清、國立軍等一同瘋狂迫害四官營子鎮大法弟子,抄家、罰款,有的被拘留、勞教。在二零零四年遭惡報,得了腦血栓,不能動,躺在了炕上。

3、 張懷武,男,三十多歲,原凌源市雹神廟鄉派出所警察。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不斷抓捕大法弟子,毆打、罰款是他的慣例,勒索現金中飽私囊,並肆意踐踏撕毀大法資料。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酒後騎摩托車竄入一大貨車下,當場斃命。

4、 許雙, 男,四十六歲,原凌源市溝門子鎮派出所警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深夜,許雙伙同七八個人強行把大法弟子王學帶走,逼迫簽寫「保證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他和溝門子鎮派出所所長李國強、副所長張金秀、警察張雲彬、楊貴敏等人,將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的程光輝、李儒山、楊永利、周素芳四名大法弟子,從北京綁架到凌源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七日上午、十八日上午派出所非法提審程光輝、李儒山、楊永利、周素芳四名大法弟子,並不同程度施以酷刑。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許雙等人私設公堂,非法審訊,並拳腳相加。惡警把師父的法像卷緊,扒下楊永利的褲子,用師父的法像卷的紙棍打楊永利,師父的法像被打碎,楊永利的臀部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他們還說一些誹謗大法、侮辱師父的話。不讓楊永利大小便,楊永利的腿被打得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在看守所楊永利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關進朝陽教養院迫害。

二零零一年,許雙和其他惡警闖進某大法弟子家中,強行帶到鎮政府,讓家裏拿二千元錢作為藏書罰款,並要挾寫「保證書」,否則送去拘留所。家裏無奈,從銀行借了一千三百元錢給了他們才算了事。

二零零二年皇曆四月二十五日,許雙等三人再次闖入大法弟子王學家,把王學綁架到派出所。指導員用拳頭猛擊王學的頭部,並用手掐肚子。後把王學送到凌源第二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七月許雙調到三家子鄉派出所任所長。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因腦出血在凌源中心醫院搶救,醫生說許雙是顱內大量出血做了開顱手術,搶救了很長時間。於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十時五十分死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