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到頭終有報 承德市委書記鄭雪碧被調查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承德市委書記鄭雪碧涉嫌嚴重違紀,紀委監察廳網站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說鄭雪碧目前正在被調查。

鄭雪碧二零零六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一月,任河北省張家口市委副書記、市長期間,對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後任河北省承德市委書記,又對承德市法輪功學員實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時任張家口市市長的鄭雪碧在市政府召開了電話會議,部署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張家口市萬全縣萬全鎮惡黨人員為了抓捕大法弟子趙萬英,再次劫持他妻子霍珍花為人質,家中剩下兩個未成年的女兒以淚洗面。此前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縣國保大隊、鎮派出所等多名惡黨警察到趙萬英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正好趙萬英不在家,惡黨人員把趙萬英的妻子和上學的女兒在家圍困多日,後又把趙萬英的妻子霍珍花劫持在張家口十三里看守所一月有餘。霍珍花出現了嚴重的心臟病,才被放回。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二十五日,萬全縣有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家遭到非法搜查,新上任的公安局長曾和他的下屬揚言抓犯罪分子抓不了,連法輪功的也抓不了?張家口市市長鄭雪碧曾在六月開會,要「嚴打」,其中包括迫害法輪功,並且給市及縣區都預定了抓人的指標,並把萬全作為重點來抓,預定抓九十人(萬全縣在張家口來說幾乎是最小的縣)。

張家口市六十五歲的婦女白俊傑,一九九五年前身患多種疾病,當地及北京的醫院都束手無策。一九九五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知不覺中甚麼病都沒有了,她從此擺脫了病痛和常年就醫的困擾。十幾年來,白俊傑一次次的被非法抓捕、綁架,遭非法抄家,被正邪不分的警察們從她家偷、搶、抄、拿的物品以及藉機敲詐勒索的資金高達十八萬多元。白俊傑於二零零五年回家探望生病的丈夫被綁架折磨、非法判刑七年。在張家口市委書記鄭雪碧和市長高金浩、市政法委書記喬登貴、市610頭子馬福威的授意和直接指使參與下,勒令橋東法院從速、從快、從重判,為了讓監獄必須收下。為達到他們的邪惡目的,連關押、審判帶上訴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而且在上訴期間張家口市中級法院欺騙說:不簽名不給上訴,強迫白俊傑簽名,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沒有任何犯罪事實的情況下,非法將白俊傑判刑七年。

奧運期間,國家安全部、河北省610直接到張家口市命令督查迫害法輪功,指使張家口市委、市政府、市610、市司法局等邪黨部門,從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左右在張家口市勞教所(戒毒所)(張家口高新區姚家莊鎮玉寶墩村)以奧運為藉口,辦洗腦班,將全市(張家口橋西區、高新區、宣化區、懷來縣、涿鹿縣、蔚縣、陽原縣、沽源縣、赤城縣、張北縣、萬全縣)十一區縣約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劫持、脅迫到洗腦班進行為期兩個多月的迫害,全市大部份邪黨縣區參與了這次迫害,到十月七日才放完以奧保抓的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張家口懷來縣邪黨之徒借奧運加劇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二零零八年七月起,從邪黨中央到河北省、地、市黨政機構主要頭目,前後來懷來十多次,每次張家口市長鄭雪碧、市政法委書記李建舉都陪同前往,並下達黑指示,令當地惡警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惡徒並以極其流氓的手段逼人踐踏大法師父的法像以鑑別是否法輪功學員。邪黨惡徒把法輪大法師父的法像放在懷來境內所有火車站的進出口,逼人踩,不踩就抓。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號開始的大綁架,懷來縣沙城周邊西八里、東八里、土木、狼山、北辛堡等鄉鎮有近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到狼山洗腦班;東花園有近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外溝辦洗腦班,還有十五、六名被非法關押在懷來縣看守所。這些學員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善良的農民,有的是近七十歲的老人。後來被放回家,但惡黨人員敲詐每人必須交六千到一萬元。甲嘴村的程桂林、王翠娥各被敲詐一萬元,沙城的彭霞被敲詐一萬元。

上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事件,是在時任張家口市長的鄭雪碧直接參與或間接支持下做的。

鄭雪碧於二零一二年一月開始任河北省承德市委書記,看似高升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鄭雪碧被調查。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此也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官員,別不相信天理昭彰。等到惡報的時候,後悔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