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連地區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大連地區整體配合近距離發正念,最近時有同修遭到邪惡綁架,我想就此事與同修交流一下,希望共同提高。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連市安裝新唐人接收器的近百名大法弟子遭邪惡綁架。「安鍋案」發生後,為了營救同修,救度世人及公檢法司這部份眾生,不許另外空間的邪惡操控公檢法司等部門的眾生參與對大法犯罪,全市同修配合二十四小時整體接力發正念、到相關部門近距離發正念,一直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大連中山區公安分局、法院、檢察院幾次非法開庭審理多位「安鍋案」的相關同修,邪惡都沒有得逞。我認為這和全市同修整體配合,近距離正念除惡是分不開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修煉上的懈怠等人心干擾,這件事出現了不好的現象。二零一三年四月,發生了在中級法院開庭前,對律師和場外發正念的同修進行毆打和綁架的事件(明慧網已做了報導)。

今年四月十五日,大連中山法院對「安鍋案」的大法弟子佘鉞非法開庭,又有二名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遭綁架。那天我觀察到的現象是這樣的:上午九時,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們陸陸續續、三三倆倆來了,互相見面打招呼或者聊幾句的,久違了的心情表露出來,好像暫時忘了來幹甚麼的了。有的談笑風生,有的背著包或手裏拎著菜,有的拿著小廣告。過了半個多小時才漸漸平靜下來。

上午十點半左右,外面來了輛救護的麵包車,有兩人拿著搶救器材進去了。過了一會兒,又來一輛救護車,看到佘鉞同修被救護車擔架推著送進法庭。十一點左右佘鉞的母親昏過去了,被推出來送醫院搶救。跟走了幾位在法庭內發正念的同修。外面發正念的同修以為是佘鉞被拉走了,精力不集中了,心有些散了,又走了大部份。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出現了問題,正念除惡的力量明顯被削弱,另外空間舊勢力和那些邪惡因素看的一清二楚,結果被其鑽了空子。在人世間的表現就是當大部份發正念的同修散去後,就有常人或身份不明的人和同修故意搭話,就有便衣和警察以查看身份證為由,驅趕在法院門口附近發正念的同修。後來聽說綁架了兩位同修(當時不知道,後在明慧網上看到)。

不僅這一次,在其它不同場合、地點的發正念現場,也時有一些既影響發正念效果,又存在安全隱患的不好現象:如三三倆倆聚堆、嘮常人嗑的;長時間交談的;有在附近逛市場、超市卻說可以同時發正念的;也有利用這個時機傳達事情甚至傳遞真相資料的;還有隨身攜帶大量真相幣的;更有明知附近的人來歷不明疑是便衣,卻直呼同修的名或姓的等等。

我認為到邪惡迫害同修的現場近距離發正念,是幫助難中的同修和家屬,加強他們以及世人的正念,解體另外空間邪惡因素。同時也是我們整體配合放下自我的好機會,也是對我們日常修煉紮實與否的一種檢驗。建議每個參與的同修,都要正念很強的對待這件事情,妥善處理好生活、修煉方面的相關事宜,參與過程中不說與發正念無關的話,不想、不做與發正念無關的事,不為周邊的環境、人或事所帶動,因為咱們目地就是為了發正念來的,不能讓邪惡利用你各種各樣的人心,分散、削弱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

大法弟子近距離發正念,在另外空間就是一場激烈的正邪大戰。因此在有限的時間段裏,我們應該紮紮實實的去做,像師父要求的「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1]「睜眼要做到視常人空間的一切而不見。」[1]過程中如果我們沒有達到應有的狀態,只是走走形式,那既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又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造成不應有的損失。

我寫出此文就是真心希望相關同修能真正重視近距離發正念,持之以恆的做好這件事。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