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協調工作共同配合做好

——與唐山協調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師尊的《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已經發表了三個多月了,通過一遍又一遍的拜讀,倍感師尊那理白言明的話語之間,所承載著的浩蕩佛恩之洪大慈悲,震撼著我的整個身心與本源深處,無以言表,唯有沐浴在師尊的佛光普照中,任由來自生命本源感恩的淚水靜靜的流淌,同時把這股無窮的力量化作找回修煉如初的動力,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能夠成為一個證實法的生命──大法徒,這是全宇宙中何等的榮耀與自豪啊!那麼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不僅要證實法,同時我們也要向全宇宙的生命證實師尊那無與倫比的慈悲與偉大。真心希望因此而能夠使更多的各界眾生樹立起對師尊與大法的正念,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萬古機緣,選擇自己美好的未來。

作為一名協調人,今天我想從協調這個角度與唐山所有做協調工作的同修一同交流個人對於師尊的這篇最新講法的一些心得體會,以及目前我們協調人範圍亟待扭轉的一些影響個人與整體提高的因素。以下所談句句是肺腑之言,毫無埋怨指責同修之意,旨在相互切磋、相互提醒、相互勉勵、整體昇華,也就是把師尊交給我們的大法協調工作共同配合做好,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

一、放下自我,相互配合

師尊在這次講法中開篇即為我們進一步開示了大法弟子在相互配合中如何才能協調的更好,闡明了如何擺正我們及個人的認識與大法和師尊的關係,以及大法弟子相互之間的配合。為大法弟子相互配合如何走好以後的路給出了方向性的指導,同時從中也可以體會到我們大法弟子在相互配合方面一直存在的問題。回首我們唐山地區99年720以來整體協調這條路,走的是有曲有直,其中有許多同修傾注了自己的心血,為我們留下了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為大法無私奉獻的故事。雖然我們在這條路上走的跌跌撞撞,但是到今天我們依然堅定的走在師尊為我們開創的這條路上,無怨無悔,前仆後繼,而且在師尊的加持與呵護下,我們從不懂到懂,從不會到會,從不成熟到成熟,一路走來我們做了我們應該做的。

記得前些年整體協調中由於同修執著自我而出現各種不在法上的狀態,參與同修彼此之間心性的摩擦時有發生。儘管同修們都知道我們應該利用各種機會提高自己的心性呢,可一遇到具體問題就忍不住向外看,眼睛盯著別人的不足,陷入事情表面對與錯的爭論之中去了。自己當時也是這個狀態,也曾為整體的情況而著急。那時我時常在心裏這樣感歎:難道我們這個地區就沒有一個能夠把整體協調好的同修嗎?現在想來這是多麼幼稚可笑的想法啊,把整體協調好那是一倆個同修能做的到的嗎?那是包括協調同修在內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夠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相互配合的結果。在此過程中最不易擺正的就是角色問題,然而現在回過頭來看一看異常清楚。也就是說在這個問題上誰演主角、誰演配角並不重要,因為在大法中大家是相互圓容、相互配合、共同提高的關係,是共同配合、助師正法的關係,而不是單一的誰指揮誰、誰領導誰的關係。記得海外音樂指揮家陳汝堂同修在談心得體會時說到:有一次師父告訴他讓他在指揮演奏時配合大家,當時他大為不解,他覺得:這麼多年來都是我在指揮大家,怎麼叫我去配合大家呢。但是師父說了,做弟子的只要聽話。後來當他真正放下心來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的時候,才悟到了其中的奧妙,那就是「放下自我、相互配合」。當然談到這也許我們每一個唐山大法弟子都會別有一番感慨,不過我們整體環境的改觀是需要每個人從自身做起,這種變化靠等、靠相互指責是達不到的,大家都由衷的去珍惜與維護我們的環境,在對待具體問題時一定要牢記師尊的教誨──「用正念看問題」,那麼我們這個整體環境就會越來越純淨,在助師正法與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大法的威力與神奇就會在我們周圍展現出來。

我們大家都知道在相互配合中協調人所起的作用是重要的,我不是說協調人本身有多麼特殊,我是說大法賦予「協調人」在助師正法中的角色與應起到的作用。可是由於我們自身的修為與境界達不到法的標準,在協調中忽視了遇事修自己,而且最為關鍵的是我們沒有做好相互圓容、相互補充,這樣我們單個粒子的不足就顯露出來,致使舊勢力有空可鑽。去年2.25迫害發生前夕,我們周圍曾一度出現了師尊在法中講到的狀態:「不配合、互相較勁,不買賬,甚至言談舉止都非常不客氣,真的不像大法弟子樣。師父看了痛心哪。」 [1]到目前為止,那些被迫害的同修仍身陷囹圄,多數是重刑,有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給個人與家庭帶來痛苦,給整體環境帶來影響。如此慘痛的教訓,想起來我們每個同修都為之痛心不已。痛定思痛,我們應該從中認真吸取正面教訓,從現在做起,從自身做起,歸正一切不符合法的因素。

師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為我們唐山大法弟子的慈悲開示:「弟子:河北省唐山市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直是全國迫害最嚴重地區之一,去年又發生了兩次大面積迫害,給眾生帶來了巨大的損失,請師父開示。

師父:說起來這些事情太多了,其實中國大陸各地都是這樣,就像剛才師父講的,如果我們大法弟子正念足一些,能夠在這場迫害中都做的符合修煉人,少一點人心,迫害就會少。人心越多麻煩越多。有的還不接受教訓,剛一出勞教所,各種人心又來了,顯示心又上來了,那就會帶來麻煩,是吧?不但自己遭受痛苦,也影響著整個環境。所以每個大法弟子要都能做好,我告訴你們,這場迫害它就堅持不下去,早就完了。」

每當讀到這段講法時,我感觸最多的就是對於我們協調同修來講,這個顯示心被師尊一語道破。縱觀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唐山地區被迫害的協調同修,很多都是被舊勢力鑽的這個空子。其實顯示心對應的就是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我覺的顯示心是執著自我、歡喜心、妒忌心、幹事心、爭鬥心等許許多多執著心的源動力。此心不去,對於協調工作危害極大。諸如前段時間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以及師尊連續幾篇評語所談一些現象,也都與顯示心有著密切的關係。因此真心希望我們協調同修都能夠引以為戒,警鐘長鳴,要知道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大法在做,我們只是圓容師尊所要的。無論取得怎樣的成績,無論展現何等的神奇,我們都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能忘本。否則不管修煉到哪去了,都危險至極。

二、師尊話語,句句如雷

師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談到:「但是也有的負責人呢,從來沒意見,自己從來沒有一個想法,從來不往這上用心,那真的是有點差勁。師父把這麼多大法弟子交給你,叫你把他們帶好,那是你必須得做的,這是責任。做不好,是與自己修煉有直接關係的。」

師尊的講法猶如當頭一棒,使我猛醒,心裏非常慚愧。因為自己一直以來依賴心和求安逸心比較重,所以一些不在法上的狀態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做事敷衍、知難而退、有始無終、不思進取、得過且過。致使多年以來在協調過程中使很多事情都沒有做好,辜負了師尊對我的重託。記的一次和幾位協調同修交流時,一位不經常見面的同修小聲的與另一位同修說:「某某(提我的名字)這麼多年做協調都協調甚麼了?」同修的聲音雖然很小,但卻被我聽到了。

可是在回家的路上同修的話引起了我的思考:這些年來大法的事我沒少做啊,有的甚至做的還轟轟烈烈的,同修為甚麼這麼說我呢?突然師父教我的向內找的法理使我警覺起來,越發覺的這句話不是同修在說,彷彿是另外空間的神在說。通過站在法上向內找方知覺悟:假如自己在協調中做了一百件事,可是若只有一件事是用正念做的,那麼在神那記載的就只有一件事,那九十九件事都不能夠在新宇宙中立足、存在,那都得抹去的。儘管自己也曾身體力行的付出了一番辛苦,想到此我不由的有些愕然,同時也深感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與殷切期望。

三、用正念看問題

師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談到:「本來原負責人心情很平靜,我以前都跟他打過招呼、說過這個事,有人又去說三道四去了:咱們沒有那麼不好啊,怎麼說換人就換了?(師父笑)當然了,修煉人還是不一樣,我對原負責人一說他也就明白了。」一次當我讀到這時,頭腦中閃出一念:原負責人真的那麼坦然嗎?真的一點思想波動也沒有嗎?突然轉念一想:噢,我明白了,師尊講法是講給我們主元神聽的,假使原負責人真的產生思想波動了也是人心的波動,是不被法所承認的。

前一段時間我曾為修去負面思維很苦惱,因為我認識到這種負面思維很不好,不僅障礙個人的修煉提高,也起著間隔同修、干擾整體的很不好的作用。而且這在我們地區也是一個非常普遍存在的問題。因此說需要我們唐山地區全體大法弟子引起重視,尤其是協調人在這方面更為關鍵。目前我們很多協調同修可能都意識到整體中長期存在的一個問題──不能在法上認識法,許多學法小組的同修多年來處於不會向內找、不會修自己的狀態。這可以說與我們眾多協調人的修煉狀態有著直接的關係,我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試想一下:如果我們協調同修遇事總是向外找,總是去指責別人,不能夠用正念看問題,那麼我們又如何去開創學法小組的實修環境呢?又如何能夠協調好救人的各個項目呢?師尊早在七二零以前就叮囑過我們:「法輪大法是修煉,不是工作,我們的一切工作人員首先是個心性高的實修者,修煉心性的表帥,不需要常人式的領導。」 [2]因此說要想做好協調工作,不辜負師尊對我們的重託,我們必須修好自己、嚴格要求自己,遇事把自己放在學員之中、放在法中多悟一悟。

四、珍惜師尊,珍惜大法

記得師尊《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剛下來不幾天時,同修在一次交流中問我:「師尊的新講法你學幾遍了?」我回答說剛學了兩三遍。同修說:「那不行啊!你最少得學十遍。」當時我很爽快的就答應了。就這樣一遍一遍的學,不知不覺中越學越愛學,越學越感覺到師尊就如同慈父一般與我近在咫尺,那一刻我感覺自己是全宇宙中最幸福的一個生命,師尊那理白、言明的話語之間散發出來的洪大慈悲使我激動不已,而且使我找到了修煉如初的感覺。同樣是來自生命深處的感受,不同的是現在興奮的心情來自於師尊洪大慈悲的震撼!

前幾天學《甚麼是大法弟子》時,當我讀到師尊的最後那句話時:「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淚水禁不住奪眶而出,那一刻我心如刀絞,我彷彿看到了師尊對全體大法弟子那深深期盼的目光,然而作為弟子的我們又是如何做的呢?一些同修回憶回憶當初的那份熱情就完事了,而且很多同修還都不同程度的出現懈怠,根本談不上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昨天一位縣區的協調同修和我在一起交流時談到修煉如初,也非常感慨:現在我們當地大多數同修不但找不到修煉如初的感覺,而且每況愈下。他打了個比方:過去能發三張傳單的現在發兩張了,能發兩張的發一張了,能發一張的現在一張也不發了,我本人也是明明知道應該聽師尊的話──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可說甚麼就是提不起精神來,這是為甚麼呢?同修說這番話時,眼裏閃著盈盈的淚花,此時此刻我能感應到同修本性那面在為自己和同修的修煉狀態而著急,以及對師尊的深深愧疚。這次講法師尊又不止一次提到此事,我們都清楚的知道師尊的意願就是天象啊!海外神韻同修都在拼命,都在腳踏實地的按著專業化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們同修一部大法,為何不能在各個項目中做好呢?為何就找不出修煉如初的感覺呢。我覺的當前的正法進程就如同黎明前的黑夜一般,瞬間即失。而我們在大法中修煉也是人神之分近在咫尺,說白了就差人的這層皮殼了。而皮殼裏形成的千百年來骨子裏的人的理與各種私念死死的纏繞著人。但是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這些東西甚麼也不是。大法賦予了我們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多想一想眾生的無限期盼,多想一想師尊的巨大承受,我們就一定能夠做好。

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說:「就說修煉人哪,師父要大家做的事怎麼對待。既然師父叫這樣做了,一定有道理。你們不是來助師正法的嗎?為甚麼不按照師父要做的去配合、圓容,反而去幹那些個不該幹的?說一些不該說的呢?你是修煉人嗎?你是我的弟子嗎?你管我叫師父嗎?」 [1]

每當讀到這裏,我心裏就不自覺的想:海外的那些同修們怎麼這麼不知道尊敬師尊呢?怎麼這麼大的膽子啊,居然敢不聽師尊的話?!想著想著心裏不免對海外同修有些不解與埋怨。可是有一次讀到這的時候,剛要起埋怨海外同修的念頭,突然我的意識像是被誰轉動了一樣,立即想到:事情的表面雖然是師尊在說海外同修,可是師尊講的可是全宇宙的根本大法啊!難道不包括我嗎?不包括我們大陸的大法弟子嗎?靜下心來向內找,把自己嚇了一跳。原來我們許多大陸大法弟子也在犯著同樣的錯誤與罪過。自己個人修煉上的不精進,長期的根本執著放不下,在整體協調中的執著自我,在救人的各個項目中不用心……等等這一切不都是不聽師尊話的表現嗎?聯想到前段時間明慧文章《演講亂法》及師尊接連發表的幾篇評語,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啊!

作為修煉的人來講,我們是心性的實修者,無論在哪一個層次都應該是一個好人,所以遇到事情我們要冷靜,三思而後行,切莫魯莽行事。多聽一聽不同意見,多向內找一找,多理智的用法衡量衡量。還是那句話,全宇宙中只有師尊是唯一的正法者,其他任何生命都必須理智的、謙卑的、嚴肅認真的對照大法去衡量自己。

提起「唐山」,可能有許多同修都感到驕傲與自豪,因為師尊在《轉法輪》這部宇宙根本大法中提到過「唐山」,可是我們不要忽略法中所寫:「我看過一家報紙登的是在唐山地震的時候,有許多人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有些人被搶救過來了。」 [3]我要表達的意思是:正如法中所講到的,是大法與師尊給了各界眾生新生的機會,其中也包括我們大法弟子,我們就要抓住這萬古難遇的正法機緣,抓緊分分秒秒的寶貴時間,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奮力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尤其是作為唐山大法徒更應該嚴肅吸取舊宇宙中「唐山地震」這場大難的正面教訓──人心,加倍努力與嚴格實修自己,在助師正法的路上用師尊與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去譜寫新宇宙的嶄新篇章。

以上所談是個人從協調人的角度所談的一些感受和認識,主要是從我們做協調不足的方面切磋的。我們每一個協調同修對大法、對整體的那份心都是嚴謹的,都在默默的、盡心盡力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一切。寫出此文,旨在相互提醒、共同精進,讓我們齊心協力,抓住有限的助師正法的機緣,帶領廣大的同修們,共同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三件事,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文中難免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煉〉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