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綁架之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今年本地區接連發生了四起綁架案,有兩起在市裏,兩起在鄉鎮。師父說:「目前這些邪惡的生命越來消滅的越少了,清理的越來越少了」(《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為甚麼我地區還能有如此多的迫害,給當地解體邪惡,救度眾生造成損失呢?在這裏筆者想與當地同修切磋。

第一就是我地區揭露本地邪惡做的不夠,有的甚至幾經迫害,但卻出於種種人心不願揭露,師父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當然我們在做此事的時候不要帶有怨恨心、怕心、報復心理,否則就會像有的同修擔心的,激起惡人負的一面。在被迫害的同修家屬也是同修的情況下,也不願提供惡人的惡行和被迫害同修的迫害細節,怕影響到自己用人的辦法救家人,一切等家人回來再說。我認為造成同修這種沒有正念的狀態,一個是我們講真相的材料慈悲心不夠,沒有站在真相救度眾生的基點,而是為了揭露而揭露;再一個就是我本人的情況,像我這種心態的人在目前也不在少數。貼不乾膠,發揭露迫害的資料,沒有立即見效,見同修家屬用人的辦法營救,那就等等再說,藉口家屬不合作,而放棄繼續營救,麻木、懈怠。潛意識裏有不管怎樣人先出來再說的想法,依靠常人而不自知。其實說到底還是信師信法不足,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第二就是我地區現在發真相資料的人明顯減少,很多同修熱衷於做面對面講真相的事,也有很多同修喜歡用電話發彩信講真相,當然我在這裏不是否定這兩項講真相的項目。在證實法中只要是能救度有緣人,甚麼項目都是可取的,可有些同修是因為面對面講真相不聽就算,沒有後顧之憂。用電話發彩信覺得安全係數更高一些,因不涉及到資料的製作、保存、散發,讓惡人抓不到實質的「證據」。有的同修每月發彩信需花費幾百上千元錢,有的經濟條件不好, 甚至別的同修資助在做,一次資助幾百元錢買電話卡,我認為這就很不可取,沒有條件可以做別的,為甚麼一定要執著這一項呢?是認為發資料太簡單人人都能做,還是覺得發彩信更安全呢?有的老年同修看到別人發彩信,覺得這個項目很新穎,也買了電話,結果學了很長時間也不會,最後把電話送給了其他同修。其實這個老年同修做資料、發資料都做的很好,那麼是甚麼心促使這樣做的呢,是因為別人做了,怕自己不做這個項目被落下,還是妒嫉心,怕被別人比下去呢? 從師父傳法到現在整整二十個年了,我們都應該更理智、更成熟。一邊做著證實法的事,使自己不至於被落下,一邊找著自己認為最安全的方法,認為證實法的事我做了,威德也應該有了。我認為我們做證實法的事不是你做了威德就有了,也不是為了自己的威德在做,而是證實法、救度眾生需要我們做甚麼,我們就做甚麼,「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表面的安全我們注意了,但真正的安全是做在法上,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

同修被迫害當然有其個人的很大因素,但有的同修一有同修被迫害就找同修的漏,要不就說整體有漏,當我問同修整體的漏在哪,很多同修卻說不出,好像整體有漏成了口頭禪,說了整體有漏就有為此負責的了。我記得明慧有篇交流文章說的好,向內找是找自己不是找整體。因一般被迫害的同修都是證實法的事做的比較多的,經常接觸的同修就應找找是不是自己太依靠技術同修了,看到同修的執著是不是負責任的提醒同修了。不經常接觸的同修看到同修被迫害後自己在做甚麼,在想甚麼,是不是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是不是因迫害見的多了,就麻木、懈怠。

真正為同修負責,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總之,我們遇到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我們修煉提高的機會,都是我們在發生的事情中去人心,修出正念正覺的大好時機。希望我們在 今後的修煉中能實實在在的去修,真正用法來洗淨自己,把三件事落到實處去做,不要有完成任務的心理,真正修出無私無我的慈悲。

以上是本人所在層次的認識, 意在交流,拋磚引玉,有不足和偏頗處望同修給予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