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被綁架的同修一起正念闖關

——與河北遷西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從整體上看本地大多數同修都越來越成熟,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發揮了越來越大的作用,包括被綁架的同修。

「特別是在這個時候講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參與講真相救眾生,更多的人來參與各個項目破除邪惡的迫害,那麼少一個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個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1]。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同修被迫害,一定有我們自身與整體應該提高的因素在。同修被迫害,我們向內找,我們自身有甚麼漏洞被邪惡鑽了空子?同時,如何利用這件事更徹底的清除邪惡、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做的更好?

看常人社會形勢而動的觀念

有的同修要做甚麼事情時,說:現在都甚麼時候了,不怕!有的同修說:現在邪黨正在如何如何,咱們得注意點!這兩種不同的心態,覺的現在環境有點「緊」或者認為這段時間形勢越來越寬鬆了等等,其實都是在看常人社會形勢而動。不管常人社會形勢如何,修煉人的正念不能動。

有的同修查找自己的思想反映,發現自己在邪黨又開會、又設卡的瞎折騰面前,沒有完全做到心不動,思想裏不自覺的產生了謹慎一些、以免出事的念頭。也有同修發現自己聽到同修被綁架的消息時,思想裏反映出怎麼也得邪黨十八開完了放人的想法。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說「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2],而我們卻沒有把師父給的非常大的能力使用起來,相反卻把隨時要倒的邪共看大了。相由心生,如果我們把邪惡看大了,而沒有把大法弟子自己放在主角的位置上、發揮主導作用,這種對舊勢力的默認,其實是我們自己給了它迫害大法弟子的藉口。我們不管邪黨表面搞不搞甚麼活動,我們就是堅定的一念,解體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儘快救出同修,早日歸到大法弟子正法中來。

對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理認識不清楚

舊勢力為實現自己的目地,給正法造成了巨大的障礙,給大法弟子帶來了巨關巨難。

「那麼作為學員來講,在這場魔難中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你就能走過來。那些沒做好的,實質上你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承認了你不就好像是它們一夥的嗎?迫害中由於你做的不好,也給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幫助邪惡嗎?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3]

邪黨表面上瞎折騰甚麼,其實都是宇宙中即將被淘汰的舊勢力、邪黨邪靈操控另外空間敗壞物質壓向人的表面空間所致。大法弟子發正念解體它,消除它,我們是連消除它的魔難表現都是不承認的,邪惡表面咋呼也好,同修被綁架也好,都是不被承認和認可的。

還有一點,一定要破除同修有漏被迫害的慣性思維。有的人說,最近同修狀態不好等。狀態不好就該被迫害,就該被舊勢力管嗎?這是不是一種變相的承認?

學法與對個人修煉的放鬆

很多同修總是對自己的修煉狀態很無奈,怎麼修煉這麼長時間了,自己的這個、那個執著心怎麼還是不去?怎麼體會不到「神在世 證實法」[4]的殊勝?

我想問題還是出在學法上。很多時候我們學法不得法,走形式。每天學夠了一定的數量或一定的時間,就好像完成了任務一樣。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你們很多人學法是不夠的。你們學法不夠的原因,不是你們沒學法,不是你們學的少,是你們抱著常人的觀念在學。」[5]真正的下決心把法學好、用法來指導自己的修煉、來衡量我們遇到的一切事情,修煉中就一定會提高的很快。

再一個原因就是修煉中不會向內找,意志不堅定,遇到問題、矛盾向外看、向外求。

四、配合不夠好,以致整體的力量不能充份發揮出來

我們部份同修之間多年來一直矛盾不斷,讓邪惡有機可乘,給整體帶來了很大的損失。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的間隔,那是整體不穩的最大漏洞,也是邪惡最容易鑽空子的地方。世人都是為法而來到世間的,明白的一面都在盼望得救。而我們卻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不能把力量都用在救人上。正法進程到了現在,邪惡已經少之又少,在我縣仍有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被誣告從而遭綁架的惡性事件發生,說明我們在講真相方面做的還很不夠,應該抓緊做好。

明白了大法弟子之間互相配合的重要,今後我們就應該放下自我,放下你對我對的爭執,在證實法中互相配合好,就一定能體現出大法弟子在世間證實法與救人的「奇蹟」!

建議同修高密度發正念

本縣兩名同修被綁架已經十天了,但同修們並沒太重視發正念,就發正念問題談一談個人認識。

二零零六年前,我縣的同修是非常重視發正念的,那時,一聽說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就毫不猶豫的高密度發正念,真是能達到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一樣去做。記的二零零四年好幾個同修因發真相被邪惡綁架,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一天一同修急忙跑來告訴我說:趕快寫發正念通知,同修都被送市勞教所去了,剛才我親眼看見同修們被送走的。當時我二話不說,趕快通知同修發正念,那時就是手寫紙條送到同修手裏,發正念通知大意是從即日起發五天正念,即一個整點一次,發正念讓他們到市勞教所給我們同修檢查身體檢查不合格,必須全部把同修送回來。我們發正念第五天上,除一名同修被勞教之外,其他同修因身體不合格全部獲釋。

零六年又有好幾名同修因發真相被邪惡綁架,那時正念發的效果特別好,正念非常強,感覺空間場非常清亮。那天邪惡在法院非法給我們同修開庭,我們近距離發正念,直發的警車都著火了,惡警慌亂中草草收場。那時同修大多都起來歡喜心,覺的正念發的好,同修一定能營救出來,結果適得其反,同修卻被非法判刑五年,成為本縣第一例被非法判刑的案例。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大多數同修不但沒向內找,對發正念還有了疑惑,認為我們這麼發正念結果判了這麼多年,從那時起再有同修被綁架,不再像以前那樣正念十足的發正念了。

遇到事情得找我們自己的原因,零四年我們發正念沒有求結果的心,就是把他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那時的心態符合了法,當然一定會收到好的效果。零六年大多數同修都有很大的分別心,發正念執著同修回來的心也非常的重,對那個同修也很認可,認為她曾在邪惡的看守所正念闖出過,平時也很能張羅一些事,再加上長期在一起配合,又產生了同修情。而對其他一起被迫害的同修,卻不太重視。這不是一個大的漏洞嗎?我們對她的執著,是不是加大、加重迫害她的原因呢?這幾年我們不但沒反思,對發正念卻消極對待,這不是對法不信了嗎?這是不是又是個大漏呢?和同修交流不是有意指責,而是找出我們不重視發正念的原因,向內找,找回原來發正念的純淨心態,不抱求結果的心。

幾年我們都沒像以前那樣高密度發正念了,現在我縣兩名同修被非法監禁在唐山第一看守所,一看二看那裏還同時關押十來名唐山同修。我們不要有分別心,請把他們的事當作我們自己的事來對待。在此建議高密度發正念,即一個整點一次,徹底清除唐山地區、遷西縣迫害大法弟子、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解體唐山一看二看黑窩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