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

——淺悟涿州、北京、淶水225群體綁架事件的深層原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當我坐在桌前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感到自己的心在一把一把的往外揪,不知道是甚麼滋味。一次一次的教訓,一篇一篇的文章,十五年,我們曾經有多少次被群體綁架,有多少協調人被判重刑,又有多少協調人被迫害致死,這血的教訓、生命的教訓難道還不能讓我們清醒嗎?

我不想指責協調人,也不想指責被迫害的同修,我也沒有資格指責他們,我也本不想寫這篇文章,我只想通過這件事情悟明白自己需要悟明白的那一層法,認真審視自己在這幾年和相關同修配合的過程中,自己對同修是否做到了問心無愧。可同修說這是我的責任,要我一定要寫一篇文章,和同修們交流交流,好讓同修們有個借鑑,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寫甚麼呢?《淺談石家莊1115綁架事件的背後原因》一文已經寫的很尖銳了,《「2.25」再次發生 我們的損失和教訓》也已經談過了,我還寫甚麼呢?要寫就要悟一悟這件事情發生的深層原因,就要涉及到協調人的問題,他們已在難中,我真不忍心再說他們甚麼,無論他們存在多少問題,現在我們只能正念加持他們,可不說協調人存在的問題又說不清問題的實質,這就是我為甚麼不想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二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涿州、北京、淶水多名同修被綁架,基本上都和涿州兩個協調人有聯繫,每個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抄家,電腦、打印機、光盤、資金被洗劫。在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繼石家莊群體綁架事件後,這樣的事件再次發生,這一定與涿州、北京、淶水三地大法弟子整體修煉的狀態有關,尤其是和涿州大法弟子整體修煉狀態有關。痛定思痛,我們是否大家每個人都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找一找自己還有那些沒有無條件同化法的觀念和行為,儘快在法中歸正自己。就在出事的前幾天,我曾經問過一個這次被綁架的協調人,我說問你一個問題,「你修煉這麼多年,法改變了你甚麼?如性格、觀念、脾氣、習慣,你隨便說。」她說師父講法這樣講過嗎?師父沒有講過的就不要說。我不知道是我不該這樣問還是她沒有用法改變自己。我也不知道我們每個同修是不是都應該認認真真的想一想這個問題?我更不知道我們修煉這麼多年,如果不知道法改變了自己甚麼,那我們在修甚麼?我們是否應該問一問自己?而且我問過幾個同修,大多數同修回答不上來。如果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很明確的回答,那麼這次的群體綁架事件的發生的深層原因就應該能找到了。

一、不能夠在法上認識法,而是用人的觀念在認識法,用實證科學的思維認識法,甚至是用黨文化的觀念在認識法。用黨文化的觀念認識整體,不能夠站在法上認識整體,不知道甚麼叫大道無形有整體。明慧上一篇文章《無條件同化法是形成整體的關鍵》,我們都無條件同化法了,我們的心沒有間隔了,我們的心連在一起了,我們的整體自然就形成了,我想這是不是就叫「大道無形有整體」。

而我們有相當大一部份同修都想要形成一個有形的整體,都想有甚麼領導,有甚麼領頭的,有甚麼總協調人。誰要想當領導,想當甚麼領頭的,想當甚麼總協調人,就有人給提供資金,提供場所,提供市場,提供條件。這是不是客觀上就造成了那些長期當官的癮不去,強烈的管人執著心不去,不認真學法,不實修,對共產黨的仇恨心不去,總想幹甚麼「大事「的人能有市場,這件事情是不是我們的人心促成的。是不是我們的人心把他們推進去了。

二、協調人應該協調甚麼,應該做甚麼。在二零零七年我就問過這個所謂搞全國協調的人,你們搞全國協調,甚麼全國協調人,甚麼各省協調人,各縣協調人,到底協調甚麼?她說了半天我也沒聽明白,我也確實不明白到底應該協調甚麼?但那時我也沒有覺的他們這麼做有甚麼不對。開法會領導要先講話,然後大家發言,最後領導總結,成立甚麼中心學法小組,各片協調人要定期彙報情況,協調人要做指示,三退名單協調人要過目,工作中也許需要這樣分工配合,但修煉中沒有這個。可因為我們的人心,促使那些想當官、想當領導、想管人、不學法、不實修、在大法中混事幹的人假助師正法之名,行過官癮慾望之實,總想要轟轟烈烈的幹甚麼「大事「,四處游走、八方串聯,甚麼「立足涿州、協調全國」。

二零零七年他們搞所謂的全國協調,在全國被綁架一百八十多人,僅涿州就被綁架近二十人,勞教的勞教、判刑的判刑,沉痛教訓。可是二零零七年的悲劇在七年後的二零一四年再次重演。

當同修告訴協調人他已被公安跟蹤,某同修被綁架是因他被跟蹤所致,他卻認為是因為他們正念不足被綁架,跟他沒關係,繼續在各資料點游走,致使和他有聯繫的資料點全部被抄。跟著他幹「大事」的同修幾乎全部被綁架。

三、強烈執著正法結束時間的心,薄煕來被判刑了,李東生被抓了,周永康也被抓了,邪惡蹦躂不了幾天了,正法馬上結束了,邪惡不敢動我們了,我們可以轟轟烈烈的幹「大事」了,手機隨便打,資料點隨便去。

我們執著正法結束多少年了,從二零零二年的執著「十六大」到二零零三年的「非典」,從二零零八年的執著奧運會到二零一一年的江鬼死,從執著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世界末日到「王薄事件」到溫家寶說要給法輪功平反,從二零一三年李東生被抓到周永康被抓。今天盼明天,明天盼後天,今年盼明年,明年盼後年,一盼盼了十五年,我們還在盼。師父心裏急呀!急甚麼?急我們人心不去,急我們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急我們不能無條件同化法,急我們抱著人的這層殼不去。急我們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不放。我們也急呀?急甚麼?急正法快點結束,急邪黨快點解體。

四、誤把做事當精進,這麼多年來一說精進實修,就認為趕快做事, 把轟轟烈烈的做「大事」當成了勇猛精進。我覺的這是修煉的一個誤區,勇猛精進是勇猛精進的去我們的人心、去我們的執著心,用神的狀態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不知道我悟的對不對,也不知道同修們能不能看明白,我的願望是希望大陸同修能接受「二•二五」群體綁架事件的教訓,趕快用法歸正自己腳下的路,無條件同化法。不要讓舊勢力安排的文革式的對大法弟子的發難在大陸上演,不要讓舊勢力逼著師父放棄我們每一個同修。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