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監獄環境惡劣 法輪功學員身心受虐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依蘭縣六十一歲的左振岐,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五監區,惡劣的環境使他身上長了疥瘡;難以下咽的菜湯使他的胃經常疼痛,總是腹瀉;長時間的強迫勞動使他腿腳浮腫……

左振岐,依蘭縣三道崗鎮新民村人,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在三道崗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依蘭縣第一看守所,後被轉到哈爾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同年八月三十一日非法庭審後又被轉到依蘭縣第一看守所關押。在依蘭縣看守所,左振岐遭受欺辱、毆打,被勒索錢財,瘦的皮包骨。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左振岐被非法判刑六年,從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被非法關到呼蘭監獄後,身心備受煎熬,人非常消瘦。

一、集訓隊非人的折磨

左振岐被劫持到呼蘭監獄,監獄沒有通知家屬,家屬多方打聽才得到他的音訊。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家屬前去會見,左振岐描述了裏面的境況:

在獄警的指使下,犯人強迫他不穿衣服在走廊站著,侮辱他;一百五十多人睡在一個鋪上,被子堆成一堆,生滿了蝨子,咬得睡不著覺;早上五點起來,六點開始幹活,一直幹活到晚上九點,十一點才能睡覺,不允許歇著,中午吃飯蹲在地上幾分鐘吃完後馬上幹活,幹得慢了犯人會打他們;早餐鹹菜和粥摻到一起難以下咽。

家屬把情況反映給了獄政科科長王東,王東找來集訓隊隊長李勇核實情況,表示肯定解決,當天下午,把左振岐分到了環境稍好一點的五監區。

二、惡劣的生存環境

五監區現在是四十多人一個房間,兩個上下鋪的床到了晚上得用繩子繫到一起否則住不下,一次忘繫了床就倒了;洗漱很成問題,二百多人經常搶水,左振岐當然是搶不到的,更談不上洗澡了,從去年十二月到現在一回澡也沒洗過,只是偶爾自己用涼水擦擦;由於衛生太差,再加上整天見不到陽光,他前胸和手臂都有疥。

前一段時間,監獄奴役是編織墊子,長時間不停的勞動,致使他眼睛看不清東西,腿腳都腫了。現在做服裝,任務更多,沒有時間休息。

隊裏集資勒索在押人員錢財,他住的是四樓,水上不去,隊裏每人集資五元錢買水泵。

高強度的奴役勞動,沒有任何生活補貼,更殘忍的是連能吃的菜都沒有,每頓都是用蒸鍋蒸的稀溜溜的鹽水加菜葉。前幾個月頓頓是鹽水蒸白菜,這兩個月天天是鹽水蒸土豆片。左振岐天天反胃酸,胃疼,腹瀉,人日漸消瘦。那裏二百多人,只有十多個家裏條件差的將就喝著蒸的鹹菜湯子,其他人都買那裏的高價食品。家屬接見不讓送吃的,提供的又是不能吃的東西,為了活著就得高價買。

監獄管理條例稱,每個犯人每月都應給最低生活補助,可是他們不僅一分錢都沒得到,吃飯竟然都成問題。

三、依蘭縣「三﹒二九」綁架案受害者被非法判重刑、多人生命垂危

二零一三年,哈爾濱市發生了三﹒二九綁架案,據不完全統計,一日之內共有六十一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被綁架,其中十四位法輪功學員被枉判入獄,十年以上三人,五年以上八人,判三年刑的有三人。這些法輪功學員均遭不同程度酷刑迫害,多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費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莫志奎、張惠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左振岐、呂鳳雲被非法判刑六年,孫文富、張金庫、陳豔、劉鳳成、孟凡影、段淑妍被非法判刑五年,姜連英、徐峰、李大朋被非法判三年。

費淑芹在看守所被迫害致出現生命危險,曾被送往依蘭縣醫院搶救兩次,看守所勒索家屬八千元搶救費,說不拿錢出現生命危險不管。八月二十一日在依蘭法院對費淑芹等非法開庭時,因遭迫害費淑芹在法庭上休克,被「120」救護車送醫院搶救,搶救過來後又被拉回法庭繼續迫害,費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蘇秦背劍」)

莫志奎在依蘭看守所時遭受到「蘇秦背劍」的酷刑,被毒打致吐血,被非法冤判十二年。家屬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第七次去呼蘭監獄要求探視莫志奎,獄方只讓通電話。家屬得知,目前莫志奎的病情更加嚴重,兩肺已爛,一邊肺已呈空洞。獄醫稱,莫志奎身體狀況隨時都有惡化的可能。呼蘭監獄仍不許保外就醫。

張金庫在依蘭看守所遭到惡警嚴刑逼供和暴力取證,張左肋被打成重傷,造成肺部感染成肺結核,牙被打掉,身體被摧殘的虛弱不堪,警匪把他打的神智不清時,拽著他的手強行按手印取證,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關押到呼蘭監獄後,繼續遭毆打、摧殘,身體狀況持續惡化,多次生命垂危,目前表情呆板、語言遲鈍、生活根本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徐峰在依蘭縣看守所遭惡警用酷刑「熬鷹」折磨。惡警用二百度大燈泡烤他的頭頂心和兩腳心,同時二十四小時監控不許睡覺,以此讓受害人精神崩潰。在近五個月的 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不法獄警還縱容犯人打他,教唆犯人向徐峰成千成千的要錢,不給就往死打他,還不叫吃飽飯。徐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被送到佳 木斯監獄繼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