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金庫遭冤獄生命垂危 親友持續營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黑龍江省勃利縣法輪功學員張金庫目前在呼蘭監獄身體狀況持續惡化。在僅有的幾次接見中,親友發現他臉浮腫,舌頭僵硬、伸出,表情呆滯,他在獄中遭人毆打、總是發睏,讓親友懷疑他遭到藥物迫害。目前呼蘭監獄仍以種種藉口不放張金庫回家調養。

張金庫
張金庫

張金庫現被非法關押在監獄醫院迫害,親友和他們請的律師仍在繼續營救張金庫出獄。以下是營救經過簡述:

「610」教改科:不「轉化」不讓接見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已經被迫害致極度虛弱的張金庫,被用擔架從佳木斯監獄抬進呼蘭監獄的監獄醫院。張金庫在呼蘭監獄醫院肺結核持續惡化,不能進食,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張金庫的家屬得知消息後心急如焚,三次去呼蘭監獄要求見人。

但「610」教改科科長王曉臣逼張金庫答應「配合治療」和「不給獄警找麻煩」,見到家人得說話,不說話「哼」一聲也行,並要求張金庫「轉化」,才可以讓家屬接見。遭到拒絕後,王曉臣三次不讓家屬探視。

所謂的「610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

呼蘭監獄610(教改科)王曉臣
呼蘭監獄610(教改科)王曉臣

直到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家屬終於見到張金庫。張金庫是被兩個人架著胳膊來到接見室。張金庫渾身哆嗦,用微弱的聲音說:「有個穿白大褂的人打我。」話音剛落,「610」教改科主任王曉臣指著張金庫隔著玻璃大喊:「你撒謊!趕緊把他整走。」就讓兩個架他的人把他強行拖走了。王曉臣一邊往出走一邊瘋狂的手指著家屬大叫說:我養個白臉狼啊!張金庫的妹妹頓時嚇得渾身哆嗦,上下牙直打顫,凳子都坐不住。張金庫的妹妹一路哭回家。全家老少聞之日夜擔心,不知監獄惡警把張金庫拖走後,會對他做些甚麼?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張金庫的家屬再次去呼蘭監獄。在副監獄長室,家屬說明張金庫遭迫害的情況:被依蘭縣公安局警察刑訊逼供,造成雙肺繼發性肺結核,搶救八天後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在佳木斯監獄又遭到野蠻灌食。轉到呼蘭監獄後病情惡化,現在已不能進食,不能說話,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而且監獄裏還有人打他,要求放人。一副監獄長說:有病我們會給治。家屬說:人現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現在的情況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副監獄長又說有情況他可以向上反映。家屬問副監獄長的姓名,副監獄長拒絕透露。

幾分鐘後,副監獄長找來了「610」教改科王曉臣接待家屬。王曉臣先問家屬對法輪功的看法。家屬說:「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世界需要他,你我之間也需要他。」

王曉臣說張金庫現在不說話,不配合治療,對王曉臣很不尊重。家屬說:因為他沒有罪,他不配合是在抗議,是在堅持真理。王曉臣又說張金庫的情況不符合「保外」的條件,並否認張金庫被打的事,並拿來許多圖片給家屬看,哄騙家屬說那裏犯人吃得好,待遇好。家屬要求見人,王曉臣說張金庫甚麼都「不配合」就不能見。家屬說:我們不知道張金庫的生死,你不讓見到底在掩蓋甚麼?如果你們真的沒打他,就讓我們見他當面問問。如果你實在不讓見,我們也不為難你,我們到監獄管理局去找。

家屬從監獄出來後,直接到哈市省監獄管理局。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人員直接給呼蘭監獄殷主任打了電話,說:你們那有個叫張金庫的,人家家屬都找到省裏了,要求接見,說人病的很嚴重,要求「保外」,還在那挨打了,你們給處理一下吧。然後給了家屬一個電話,讓家屬到呼蘭監獄去找殷主任。

律師:不讓接見就是違法!

在黑龍江滴水成冰的三九天,家屬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五、六次去呼蘭監獄要求會見,「610」教改科長王曉臣仍拒不讓見,他叫囂:「還說過你們愛哪告哪告去。」「你把律師找來,我和律師說,但目前還沒有律師涉入監獄的事。」家屬只好在眾多親友的幫助下聘請了律師。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上午,律師們九點到呼蘭監獄直接去獄政科要求會見張金庫,獄政科科長一看是法輪功的案子就想把律師支到「610」教改科,律師不承認「610」,所以不去「610」教改科 ,獄政科長沒辦法只好對律師說:我要往上彙報。律師說:「610」頭子李東生都抓起來了,你們還向誰彙報啊?科長說向省「610」彙報,律師說:你們還看不清方向啊?從各個方面講我們有權會見當事人。獄政科長自知理虧,就接收了律師的所有手續。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下午,律師再次去獄政科要求會見,獄政科科長仍然拒絕會見,律師分頭去二樓找駐檢,律師去監獄紀檢委控告,監獄紀檢委曲姓書記答應給調查調查再回覆。監獄獄政科科長和律師大吵起來,獄政科的人甚至要對律師動手,律師毫不畏懼:你們不讓見就是違法!

家屬控告呼蘭監獄

律師去監獄管理局的獄政處控告監獄違法行為,管理局獄政處的人當時拿起電話就給監獄打電話說:為啥不讓接見,就讓見唄。然後管理局獄政處處長就領著律師到管理局教改處,教改處的人說:等監獄「610」教改科向我們彙報了我們才能批。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張金庫家人前往監獄要求接見和要人,「610」教改科長王曉臣以不符合接見條件為藉口不許家人接見。王曉臣還多次打電話報警找來警察威脅、恐嚇家屬,還給家屬錄像。張金庫家人請律師寫了控告信。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家屬拿著控告信和勸善信到哈爾濱濱江檢察院、省人大(被支走)、省司法廳(我們管不著,濱江檢察院管你這個事)、監獄管理局(讓去監獄信訪辦找張冬梅)控告。張金庫家人幾個部門都去了,濱江檢察院已經接收了控告信,家屬提出要求,一、張金庫沒犯罪,他的身體狀況監獄當時就不應該收。二、追查毆打張金庫的不法人員。三、要求會見張金庫。

司法廳信訪辦一看是法輪功的案子,馬上推諉讓去省人大、檢察院。司法廳信訪辦根本就不給家人說話的機會,還說監獄不讓見那就是沒轉化。家人針對「轉化」講了很多道理,並說:律師說《憲法》沒有說法輪功違法……信訪辦的人信口開河地說:律師不懂法,你把律師找來。家屬說:律師是北京的能說來就來嗎?信訪辦的人說讓律師給他打電話,並把電話號碼82297156給了家屬。

醫生分析:張金庫心肺衰竭、腦神經遭藥物破壞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歷經周折,家人終於見到了被關押在呼蘭監獄的張金庫。張金庫被迫害的肺結核更加嚴重,臉浮腫的很厲害,說話很吃力、吐字不清,走路得有人扶著才能很艱難的一點點挪動。張金庫說裏面有人打他。他還經常做惡夢,還表示自己很不舒服,就想睡覺。張金庫還一再表示自己做好人,自己從來沒有坑過人。當時王曉臣一反常態,一再討好家屬和張本人,有意的問:張金庫以前也做惡夢嗎?王曉臣聲稱張金庫剛到呼蘭監獄時,上廁所都需要人背著,所以那時不讓家屬去看。

當時,家屬眼睜睜的看著極度虛弱的張金庫被強行拖走,心急如焚。張金庫六十多歲的父母知道了兒子的境況後,急的病倒;他的妻子擔心得吃不下飯,瘦成皮包骨;現在只有三十五公斤的體重。正上高一的女兒擔心父親的安危,無法用心學習。一家人時刻擔心張金庫的身體。

家屬就張金庫的身體狀況諮詢了知名度很高的中醫,醫生分析說,張的大腦神經遭到破壞,並說多是藥物造成的,根據張金庫的臉浮腫等各種狀態醫生斷定一定是肺衰竭、心臟衰竭。醫生還說張金庫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張金庫這種狀態能挺到現在已經是超常了,通常人這種狀態得死幾個來回兒了。

遭獄方百般推諉 張金庫妻被氣得抽搐倒地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家屬帶領兩位律師來到監獄「610」教改科,因張金庫的身體情況危急,申請作法鑑和監外執行,主任王曉臣找來早已和他串通好的獄警姜亮,向姜亮偽善的諮詢張金庫的身體狀況,姜亮說張金庫很健康,王曉臣拒收了律師遞交的監外執行申請。

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張金庫家屬來到了監獄管理局,遭到了信訪處的推諉。門衛把家屬從大廳往出攆,還威脅說不走就報警,果然,不久來了七政派出所的警察。

下午家屬去了呼蘭監獄的信訪科,要求公開入監的體檢病例和會見的視頻。監獄信訪科張冬梅和「610」教改科的王曉臣卻無賴的說:視頻不是你們想看就能看的。還刁難一起來的家屬,要每個家屬的身份證,家屬據理力爭,當面揭穿王曉臣、張冬梅對家屬的刁難和他們的謊言,王曉臣和張冬梅找來刑罰科的人故意拖延時間不作為。

一月二十六日,張金庫家屬到監獄管理局,刑罰處的兩位處長在家屬的再三要求下,他們才在信訪辦接待家屬,指明家屬應先到監獄刑罰科申請法鑑、監外執行,他們若不給辦理,你們再回來,家屬有權上監獄看病例,要病例書面材料。其中一個處長說,是暫時不夠保外就醫。

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張金庫家屬在監獄刑罰科申請法鑑等事宜遭到拒絕。張金庫女兒向陸續到刑罰科的六、七個獄警揭露「610」教改科主任王曉臣的惡行時,這些人都很震驚。張金庫的妻子在巨大精神壓力下,身體出現不適,緊接著全身抽搐倒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身體直挺挺的持續了近五個小時。在刑罰科十餘人都看到了張妻的痛苦,但漠然置之。張金庫上高中的女兒無助地坐在媽媽身旁哭…… 姜亮這才同意家屬會見張金庫。

僅十八天的時間,母女見到張金庫是被兩個犯人扶著很吃力的一步一步往前挪著到接見室的,並發現張金庫不但沒有好轉,身體還在惡化,說話更加吃力,舌頭僵硬,有時舌頭不自主的伸出,表情呆滯僵化。很使勁才能說出幾句來,他表示:有人打他。醫院監區的姜亮對張金庫說:張金庫你不好好說話就別見了!回去吧。孩子當時哭著質問:你威脅我爸幹啥?你說我爸幹啥?看到這種情況,張金庫的家屬更加擔心張的處境了。

女辦事員髒話咒罵張金庫妻女

一月二十八日,張金庫家屬找到監獄管理局信訪辦,接待的是刑罰執行處處長,家屬要求對張金庫的身體做法鑑和看病例,處長當時就給監獄刑罰科打電話聯繫,但是監獄王科長(王安)說張金庫正在住院。監獄醫院隱瞞實情,說張現在始終都是挺好。

信訪辦的這個女辦事員在處長走以後說:你們再不走我就報警,隨即她讓門衛報了110,張金庫的妻子受到了突然的驚嚇,又倒地抽搐起來。十多分鐘後來了大約九個警察,孩子心疼媽媽又著急的大哭。可憐的母女倆不但沒有喚起門衛和信訪女辦事員和警察的良知,門衛一警察還從張金庫的妻子身上跨了過去。孩子哭著說:你不能從我媽媽身上邁。

1月28日打電話報警的監獄管理局門衛
1月28日打電話報警的監獄管理局門衛

指使門衛舉報的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女工作人員
指使門衛舉報的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女工作人員

信訪辦女辦事員非常囂張的、罵罵咧咧的、帶著髒字對孩子說:「就從你媽身上邁了,能咋的?」張妻剛被抬上擔架時,有一個警察一進門帶著髒話,竟然還說羞辱孩子的話:一個小姑娘坐在地上哭要不要形像。孩子說:我媽都這樣了我還要甚麼形像。110警察看到張妻休克倒在地上,就打120叫救護車。孩子不停的哭訴爸爸是好人被迫害及監獄是怎麼互相推諉的,120的人也很同情,不停的給張金庫的妻子揉手。120的人向110警察要120出車的費用,110付完車費,把張金庫妻子拉到較遠的醫院,扔到大廳就慌忙逃跑了(害怕繼續付醫藥費)。

2014年1月28日監獄管理局休克的張妻被120的救護人員抬上車

休克的張妻抬在擔架上
休克的張妻抬在擔架上

張金庫的女兒在醫院再次給監獄管理局的刑罰處的處長打電話,但他不敢去醫院見家屬。隨後張妻去哈爾濱市濱江檢察院查詢,上次接控告信的檢察長不在。

張金庫的身體每況愈下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下午,張金庫的妹妹獨自去監獄,等了一天才見到了張金庫,這次張金庫是被人背出來的,他說話更加吃力,斷斷續續聽不清,唯一聽懂的就是在近兩天,有一個姓田的醫生威脅張金庫說:整死你政府也不管,還不讓他睡覺,還讓張金庫向他道歉。之後張金庫說了三次要活命。張金庫的妹妹看到這種情景後哭著對張金庫說:哥,你一定要活著回家。她擔心再也見不到哥哥了。

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上午十點多,律師和家屬到呼蘭監獄找到獄政科王姓科長交涉張金庫事宜,這個科長讓找王曉臣。十一點,家屬才找到王曉臣,王曉臣找到醫院監區的獄警姜亮和監區吳醫生。下午一點,姜亮和吳醫生又講張金庫的身體挺好的。王曉臣說:張金庫挺好的,有事通知你們。律師說:佳木斯監獄的秦月明被迫害死之前,也沒通知家屬呀,可結果呢,人被迫害死了,通知家屬還說甚麼死於心臟病……你們也不想這樣的事發生吧!

下午兩點十分家屬見到張金庫,張金庫是被兩輪手推車推來的,張金庫從車上下來進屋時是兩個人攙扶的、很緩慢的、仍是很吃力的走到接見室的屋裏。

兩點四十分,家屬和律師前往監獄管理局遞控告信,刑罰執行處處長接見,在家屬、律師一再堅持下,他們才答應調查呼蘭監獄違法事情,律師將控告信遞交管理局信訪辦轉交各部門。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上午,張金庫家屬到濱江檢察院信訪室,家屬向接待的女法官舉例陳述張金庫是個鄉里有口皆碑的好人,並要求檢察院督導監獄病例和接見視頻公開。接待人員不耐煩的讓家屬找監獄駐檢人員,說他們會溝通監獄。遂將家屬再一次推出信訪大門。

三月十三日,張金庫的友人去呼蘭監獄見到張金庫,聽到張金庫說總是困,看到張金庫的身體極度虛弱,就問:是不是有人打你啊?是不是給你打毒針打的?這時監聽的警察馬上把張金庫帶走了。

在幾次的會見中,張金庫的身體每況愈下,而他現今仍被關押在監獄醫院。然而,監獄醫院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場所。

目前,張金庫瘦弱的妻子、六旬的母親、未成年的女兒仍在奔波於各部門之間,營救親人早日回家。

省公安廳
省公安廳

監獄管理局
監獄管理局

中級法院
中級法院

呼蘭監獄接見室的樓
呼蘭監獄接見室的樓

呼蘭監獄的一個辦公樓
呼蘭監獄的一個辦公樓

「610」主任徐海波
「610」主任徐海波

依蘭縣副縣長兼公安局長王慶峰
依蘭縣副縣長兼公安局長王慶峰

依蘭縣政法委書記楊旭
依蘭縣政法委書記楊旭


涉案主要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
黑龍江省副省長、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廳廳長孫永波
黑龍江省公安廳技術處處長王可立、刑偵總隊隊長安慶華
哈爾濱市政法委書記王小溪
哈爾濱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任銳忱;
依蘭縣政法委書記楊旭
依蘭縣「610」主任許海波、副主任徐豔
依蘭縣司法局副局長陳淑芳
依蘭縣法院院長范青祿,主審法官張安克、呂守芳
依蘭縣檢察院公訴科科長寧岩
依蘭縣公安局局長王慶峰、副局長李柏河、國保大隊隊長張英鐸
依蘭第一看守所所長齊學峰,指導員劉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