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監獄漠視生命 家屬探視莫志奎真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莫志奎的八十八歲的老母、七歲的孫女、八歲的外孫女和莫的妻兒親屬們去依蘭看守所接見莫志奎,孫女、外孫女隔著玻璃,就嚎啕大哭,並用稚嫩的小手拍打玻璃,跺著腳喊到:爺爺回家!姥爺回家!

其場景就是鐵石心腸的人也要落淚,在場警察都看不下去、站不住腳了。親屬們深知莫志奎這一去共產邪黨的監獄將面臨如進地獄一般。次日,被非法冤判十二年的莫志奎,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迫害,九月三十日轉到呼蘭監獄繼續迫害。

莫志奎一直被關押在呼蘭監獄醫院集訓隊至今,妻子兒女、親朋好友先後六次去呼蘭監獄,獄警百般刁難,以各種藉口不讓見。親人請律師去相關部門反映情況,幾經周折、三番五次之多監獄才讓見一面。得知莫志奎被迫害成肺結核,咳痰帶血絲,兩大小腿麻木,快走怕摔倒。監獄不外出確診,漠視生命。

幾經周折 只見一次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莫的兒子、女兒、女婿第一次去呼蘭監獄要求會見,被監獄六一零教改科的王曉臣拒絕。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下旬,莫的親人滿懷希望帶著煮好的茶蛋、鹹菜、醬和一些吃的東西去呼蘭監獄去會見。監獄不但不讓會見,還不近人情的不讓往裏送帶來的東西,監獄獄警說:莫志奎是頭,帶頭喊「法輪大法好」,以此為理由不讓會見。家屬來一趟不容易,找親朋好友多方救助幫忙會見,最後王曉臣撒謊說:莫志奎不見你們(後來莫妻見到後問莫志奎孩子來見你你咋不見呢?莫說我不知道啊)。親屬非常掃興和不解而歸。

因為家屬知道監獄把莫志奎視為頭,所以非常擔憂莫的處境。擔心莫的身體狀況,不知道莫志奎在監獄裏都遭到了甚麼樣的待遇,很是擔心。家屬在多方求助無援絕望的情況下,不得不再次為莫志奎聘請北京正義律師陪同會見,並控告監獄不讓會見和剝奪家屬知情權的違法瀆職行為。

因為一起被冤判送到呼蘭監獄的莫志奎、劉鳳成都不讓會見,張金庫的家屬往返許多次,只讓見了一面,張金庫就說了一句話有個穿白大褂的人打他,還沒等家屬說話,六一零的王曉臣當即讓兩個警察把張金庫強行拖走停止接見。張金庫的妹妹當時嚇的渾身直哆嗦,心跳很快、坐凳子都坐不住。王曉臣瘋狂的對家屬說:我養個白臉狼。而且王曉臣還很猖獗無忌的對家屬叫囂道:你們把律師找來,我和律師談,呼蘭監獄還沒有律師介入的先例呢;還說:「你們愛上哪告哪告」,擺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勢,家屬要想接見毫無希望。所以三家家屬請來六位北京正義律師。

第三次:家屬陪同律師去監獄接見未果,律師和家屬控告

於是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星期五)上午,莫志奎的家屬和律師前往呼蘭監獄要求會見被拒絕,六一零王曉臣說需要向省六一零彙報,律師說:中央六一零頭子李東生都抓起來了,你們還向誰彙報啊?你們還看不清方向嗎?下午律師與家屬向呼蘭監獄駐所檢察室(駐檢)人員投訴反映監獄六一零(教改科)、獄政科等部門不讓會見的違法行為。監獄教改科、六一零主任王曉臣對家屬和律師的態度很惡劣,溝通沒有結果。緊接著律師再次去呼蘭監獄獄政科要求會見,獄政科仍然拒絕會見,六個律師分頭,其中兩個律師去二樓找駐檢,駐檢辦公室沒人,律師去監獄紀檢委控告,監獄紀檢曲書記說給調查調查後回覆。監獄獄政科科長露出「真面目」和律師大吵起來,獄政科的人甚至擺出要打律師的架勢,被在場的一女警把要動手的人勸說著拉到一邊,律師毫不畏懼說:你們不讓見就是違法!於是律師立即趕往省監獄管理局交涉,投訴反映呼蘭監獄的違法事實情況。律師們在監獄管理局的獄政處控告,獄政處長當時拿起電話就給監獄打電話說:為啥不讓接見,就讓見唄。然後獄政處處長就領著律師到教改處,教改處說等監獄教改科向我們彙報了我們才能批,仍然不讓接見。

律師離開監獄去監獄管理局,隨後監獄打電話找來呼蘭派出所的警察想報復家屬,警察給家屬錄像,還威脅家屬說:我們不是監獄的警察,我們有權抓人。家屬說:你還想把我送進去啊?我是家屬,他接見我是他的工作,接著家屬向警察訴說多次不讓接見的過程,並表明不讓見不放心。警察聽明白後說:那就讓她見唄,讓她看一眼吧。王曉臣還是堅持不讓見,警察又說:那甚麼時候讓見,你就給家屬打個電話通知一聲,省的家屬大老遠的來回跑。王曉臣還是執意不讓見。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星期一)莫志奎的家屬再一次前往監獄要求接見和要人。家屬與監獄六一零(教改科長王曉臣)交涉,王曉臣均以不符合接見條件為藉口不讓接見。教改科長王曉臣又給公安局打電話「幫忙」,公安局根本就沒搭理他。家屬相繼到駐監獄監察室控告。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上午,家屬只好花錢請律師寫控告信去監獄管理局,控告呼蘭監獄不讓會見之事,監獄管理局的門衛不讓家屬上樓,讓去監獄管理局信訪辦。在信訪辦家屬說明監獄不讓會見的經過,還說家離哈市五百多里路,冰天雪地來一趟很不容易。家屬很擔心莫志奎的處境。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工作人員給呼蘭監獄信訪辦的張冬梅打電話說:你們呼蘭監獄的事挺多呀(意思是說你們又被告了),這幾天總有人告,你們和領導好好反映反映,處理好,家屬來一趟也不容易。下午家屬接到監獄的通知讓明天會見。

一月八日,監獄在監獄管理局的敦促下才不得不同意家屬會見。但是得上午十一點半下班時間才能見,十一點半鐘接見室清場甚至工作人員僅剩二、三人,中午來接見的老百姓沒地方呆在外面等到下午上班時間,外面很冷,等在外的家屬都在罵監獄工作人員。王曉臣只讓莫的妻子一人接見,接見時警察把接見室大廳的門都鎖上了。陪同家屬被限制在教改科辦公室,由兩個警察「陪著」。莫妻接見半小時。發現莫咳嗽,家屬詢問莫怎麼還咳嗽呢?莫說:監獄醫院檢查出肺結核,咳嗽時痰中帶血絲。而且莫妻還發現莫志奎走路有點瘸。家屬問王曉臣:「這不是傳染病嗎?」王說:「都鈣化了,是肺結核初期,沒甚麼問題身體挺好的。他不配合治療。」莫妻這時才明白不讓接見的原因是怕知道莫患肺結核和腿不好使的事傳出去,原來監獄一直在隱瞞。

第四次:監獄拒絕「保外就醫」,家屬、律師再一次控告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莫志奎家屬陪同正義律師去呼蘭監獄遞交「保外就醫」申請書要求「監外執行」。監獄拒收,監獄警察與律師發生爭執,警察表現的很猖狂,家屬義正詞嚴的對警察說:你不能這樣對我的律師說話。律師們緊接著就去監獄管理局控告,監獄管理局獄政處的領導不在。律師由於家中有事連夜就回家了。

一月二十四日家屬去監獄管理局,要求監獄病例公開和會見時的視頻公開。監獄管理局的門衛不讓上樓去找領導,只讓去信訪辦,信訪辦再次要求家屬去呼蘭監獄信訪辦找信訪的張冬梅解決。家屬趁機上樓去紀檢委舉報遞交了舉報信,又去了獄政處遞交了要求病例信息公開和會見視頻公開。家屬接著又去刑罰執行處,刑罰執行處的領導說了一些辦理保外就醫的相關程序,並且說:只要是生命有危險和生活不能自理符合一條就可以辦理,家屬有權要求做法醫鑑定,而且做法鑑不用家屬出錢。呼蘭監獄刑罰執行科負責辦此事,你們還上監獄刑罰科去辦理。

家屬當天就去呼蘭監獄找到信訪辦的張冬梅,張冬梅找來六一零(教改科)的王曉臣和刑罰執行科的相關人員(不告知家屬其職務和姓名),只是一味的哄騙、拖延時間、敷衍對家屬說莫志奎的身體挺好的。張冬梅和王曉臣說:會見視頻不是你們說看就能看的,態度蠻橫,王曉臣還不讓家屬會見,根本就沒有給辦理的意思。家屬回來後直接去監獄管理局時,信訪已經下班了。

二十六日家屬又去監獄管理局控告,說監獄信訪不作為,管理局信訪辦的人說:監獄信訪不受理應該給你們一個不受理的紅頭文件。當家屬打電話給呼蘭監獄信訪的張冬梅要紅頭文件時,張冬梅說得向領導請示。家屬藉機上樓去刑罰執行處遞交了控告信。

二十七日家屬再次來到監獄管理局,門衛仍然不讓上樓只讓去信訪。這時大廳來了一個男子氣勢洶洶地向家屬吼道:你們這是圍攻,你們別在這站著影響辦公。家屬離開大廳,家屬再次來到大廳時,門衛說領導接待你們讓家屬去信訪。家屬到信訪後,家屬說:我們終於弄明白了監獄為甚麼不讓接見,是因為我家人被弄成肺結核,而且咳痰時帶血絲的事實怕我們家屬知道。我們擔心現在人又啥樣了,可監獄還是不讓我們見,不知監獄還在隱瞞著甚麼?我們家屬不放心,所以我們還想會見看看他的身體狀況,這種情況我們應該接回家調養。莫妻流著淚拿出七歲孫女給爺爺親手疊的紙青蛙和寫著「爺爺我想你」的信,訴說孫女如何滿懷希望的告訴奶奶一定要親手交給爺爺。信訪辦的負責人說:送進去(監獄)不行,讓他爺爺看看還行,但是監獄根本就不讓見所以不能滿足小孫女兒的心願。家屬只好失望的在二月二十八日(陰曆臘月二十八也是過大年的前一天)回到家中。

本來傳統的中國新年是一家團圓、喜慶的節日,不管在哪裏工作、學習、生活,在新年來臨之際家人都要從四面八方趕到家和老人、妻兒團聚。而四代同堂的莫家卻在憂慮、思念中挨過了淒涼的新年。

第五次:妻女去呼蘭監獄因莫不穿囚服而不讓見

自從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莫志奎被送到呼蘭監獄以來,家屬歷經周折只見了莫志奎一次,得知莫志奎肺結核,痰中帶血絲。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莫志奎的妻子和女兒擔心莫志奎的身體再次去監獄要求會見,監獄仍以莫志奎不穿囚衣為由不讓接見。並讓家屬和莫志奎通電話,用親情給莫志奎施加壓力以達到監獄讓其穿囚服的目的。

第六次:家屬在監獄得知莫需要監外醫院確診,監獄以各種藉口阻攔

二零一四年三月,家屬再次去呼蘭監獄直接去了接見大廳排隊等候會見,排隊終於等到登記時,負責登記的工作人員說上教改科,需要教改科同意才能會見。家屬一想每次去教改科,教改科的王曉臣都說挺好的,根本就不說實話就是哄騙家屬。所以家屬直接去了獄長室,被從獄長室出來的年輕警察給劫到教改科。王曉臣還是以莫不穿囚衣不讓接見,家屬強烈要求會見時,王曉臣只同意讓家屬和莫志奎通電話,還想用親情給莫志奎施加壓力以達到監獄讓其穿囚服的目的。

電話接通後,先是王曉臣和莫志奎通話想藉機給莫施加壓力,莫當時很平靜、祥和的說:「我不想給任何人添麻煩,也不想以任何人為敵,但是我有我的原則,我修煉法輪功沒有犯罪,是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我這樣做是真正的為你們好……。」當家屬接電話問及身體情況時,才得知監獄醫院給他三次拍片檢查,其中一次問莫在家時是否得過甚麼病,從中能看出拍片的結果肯定是身體狀況很差,還說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兒,走快易摔跟頭。

家屬要求看莫志奎的病例以及三次拍片的診斷結果,王曉臣給監獄醫院院長打電話詢問,院長說:「莫志奎不配合治療,隨時都有惡化的可能」。當時已經中午下班了,家屬只好走了。

第二天家屬再次來到教改科要求看病例時,王曉臣找來監獄的院長,院長說:由於醫院設備所限,只能查出肺結核,但肺結核到甚麼程度確診不了,只能外出去其它醫院做診斷。莫妻說在家時曾患過肺腫,吐血,一夜基本睡不上覺就是咳嗽,躺一會兒就得坐起來咳嗽;煉法輪功四個月沒打一針,沒吃一粒藥就痊癒了。當家屬問到莫志奎現在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兒,走快易摔跟頭是甚麼病症?醫院是怎麼確診的?院長說:光憑麻木還確定不了是甚麼病,很多方面都可能造成麻木,由於監獄醫院的設備有限……,醫院根本就沒給確診。當家屬問到醫院是屬於幾級醫院時,院長說是屬於鄉鎮級醫院。

一個連診斷都確診不了的地方如何能治好?監獄把責任往外推。莫志奎的身體狀況監獄卻視而不見、不理、不管,家屬要診斷想知道莫的身體狀況時,監獄要求家屬拿錢去大醫院就診,還必須讓莫志奎穿囚服、戴腳鐐、手銬才能外出就診,還要求莫志奎就診時不許喊話。監獄以此為藉口不讓會見和外出就診。

親朋好友知道莫志奎的情況後,非常擔心莫志奎的身體和處境。高齡莫母知道兒子的身體不好,天天想去呼蘭監獄接兒子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