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惡徒的醜事與惡報事例(3)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接前文

「方丈」的情婦

現在佛門也不是清靜修行之地了,主要原因是那些有頭有臉的和尚都攪和到政治裏面去了。重慶市華岩寺住持和尚釋心月,是重慶市佛教協會副會長,局級待遇,配有小車和司機。他效忠惡黨,是個十足的披著宗教外衣迫害法輪功的政治和尚。他多次指使利用該寺廟宣傳欄,誣蔑、誹謗法輪功,並在公開場合多次挑釁、誣蔑、詆毀、誹謗大法,罪孽深重,導致車禍暴亡。釋心月死後,有位少婦抱著小孩找華岩寺新住持哭訴,原來她是釋心月的情婦。據說釋心月的情婦還有另外幾個。新住持對釋心月亂搞男女關係的醜聞不敢張揚,出於無奈給那位少婦三十萬元私了。

惡報發生在淫亂時

河南省濟源市紀檢副書記郭學軍,原任濟源市軹城鎮武裝部長,任職期間惡毒迫害法輪功學員,把多名法輪功學員送進濟源市洗腦班,因迫害積極,後被提升為市紀檢副書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郭學軍與情婦鑽進自家地下車庫內鬼混,因缺氧雙雙斃命,四天後才被人發現。死時兩人都一絲不掛,雙方家屬都不願收屍。醜聞傳開後,人人唾罵,但濟源市當局還厚顏無恥地為其召開追悼大會,說是甚麼意外「事故」。

天津市武清區河西務鎮白莊村邪黨書記石玉成,自二零零七年擔任村支書以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利用法輪功學員家人的怕心威逼恐嚇,指使法輪功學員家屬騷擾其家人煉功,並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動,鼓動法輪功學員家人到法輪功集體學法點罵街、衝散煉功點,還揚言要把法輪功學員「一網打盡」。二零一零年臘月三十晚,石玉成指使村委員會人員把法輪功學員救人的真相粘貼全部撕毀。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之前,又一次撕毀全部真相粘貼。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邪黨生日那天早晨,石玉成突發心臟病猝死,死於情婦家的洗澡間,成了邪黨的陪葬品,終年五十九歲。

湖南省岳陽金盆分局法制辦科長許子家,在任期間,多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並以「莫須有」的罪名整黑材料,導致三十多人被非法勞教,幾十人被拘留、罰款。二零零四年三月,許子家與情婦在室內洗澡,雙雙中毒死亡。

原陝西省寶雞市渭濱區「六一零」主任劉迪華,一九九九年以來,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陰曆大年三十),劉迪華在情婦家中,與情婦洗澡時一氧化碳中毒,雙雙裸死在衛生間。渭濱區委、區政府掩蓋醜聞,在其火葬時,不准通知親友,不准開追悼會,不准送花圈,害怕他的醜行曝光,偷偷埋掉。

河南省周口市中心醫院黨委副書記鄭永軍,對本院善良無辜的大法學員反覆迫害,強制他們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強制人人辱罵法輪大法創始人,對堅定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恐嚇、監控、舉報、扣發工資,本院有良知的人都認為鄭永軍做得太過份。

鄭永軍同時包養多名情婦。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個中午,鄭永軍到醫院隔壁良院小區找他包養的一情婦鬼混,當場突發腦溢血。其情婦慌亂中撥打120急救中心電話,救護人員將只穿一個褲頭的鄭永軍抬出臥室,經搶救無效四天後死亡。

鄭永軍曾歷任沈丘縣委組織部長、西華縣常務副縣長、項城市人大副主任等職。平時吃喝嫖賭,名聲不好。鄭永軍極不光彩的暴死,令其妻兒老小羞恨交加,抬不起頭來。追悼會只有本單位的科室負責人參加。儘管悼詞中竭力粉飾其生平「業績」,怎奈其心地歹毒,平時為人很差,與會者無不竊笑,嗤之以鼻。知道內情的人私下都議論紛紛:「看看這些打擊法輪功的人,都是些甚麼東西!」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其真實面目越來越被世人認清。惡徒之惡不只表現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上,在他們社會活動的方方面面都會表現出來。本文選擇的只是惡人包養情婦的一個側面,但是這一個側面卻將這些惡徒的本質暴露出來。中共迫害法輪功,利用的正是這些沒有廉恥,道德極度敗壞之徒。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