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懲與救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茫茫宇宙攜帶著無法抗拒的天意或者說是宇宙規律,其運行從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就像地球上四季一樣春、夏、秋、冬不可抗拒。而逆天而行的中共邪靈則是註定被淘汰下的產物,因此中共戰天鬥地、仇恨神佛、破壞人類道德成了它立足世間的唯一信念。僅僅幾十年的時間就把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破壞殆盡,淪喪了社會道德。

一九九九年以來,江澤民與中共對慈悲救世的法輪大法迫害更是邪惡至極。那些迫害善良的中共追隨者帶著僥倖與仇恨的心態,無度的幹著傷天害理的壞事,對勸善者無動於衷,甚至惡語相加,監獄酷刑伺候。殊不知你的惡報不到,是上天慈悲在給你贖罪的機會。一旦你沒有了改正的意願,惡報就會臨身。二零一二年以來上天對中共的報應開始加速,特別是那些追隨江澤民作惡多端的中共惡首接二連三的遭了報應那就是:「大限懲惡,一切必報」。

王立軍入獄 薄熙來惡報

王立軍號稱中國第一警察,副部級高官,中共的紅人。二零一二年因與頂頭上司薄熙來鬧翻,而出逃成都美領館,被判刑十五年。從表面看王立軍是中共派系內鬥的結果,而實質是善惡因果輪報的必然。

王立軍是江系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在遼寧期間,他伙同薄谷開來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在錦州任公安局局長時,成立的心理學研究中心所進行的幾千例器官移植試驗,針對的就是法輪功學員;到重慶任公安局長、副市長後,繼續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大肆非法抓捕、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法輪功學員,並對其施以酷刑折磨。他之所以敢膽大妄為的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是因為他只相信共產黨的權大於法,而不知道人外有天。人間凡事,是人在做天在看,人法不治天法治。上天報應王立軍,案中浮出薄熙來。

薄熙來是王立軍的幕後和指使,他可謂是善事不做惡事做絕。他在大連、遼寧主政期間,江澤民曾對薄熙來講過:「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薄遵從江的「旨意」,使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並最先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金州監獄、瓦房店監獄、莊河監獄、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馬三家勞教所等,用於關押全國各地因為不報姓名而無法遣返的法輪功學員。為追隨江澤民、羅幹、周永康滅絕性的迫害政策,喪心病狂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從中牟取暴利。

想當年薄熙來被其追隨者稱中國的薄澤東,其野心和狂妄,使其無法無天,誰人敢惹,因此他才敢做出喪盡天良活摘他人器官的滔天惡事。他做夢也不會想到會有今天的結局。

李春城雙規 蔣巨峰被撤

李春城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嫡系人馬,兩人沆瀣一氣,拉幫結夥,犯下無數貪腐殺人惡行,早在一九九八年,李春城從哈爾濱副市長調任四川成都副市長,而周永康一九九九年到四川任省委書記,隨後李春城即攀附上周永康,到二零零二年周離開四川時,李春城已成周的嫡系人馬。李春城深受周永康的庇護和提拔,從成都副市長一路升到省委副書記。在四川任職期間,他積極追隨江、周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大肆綁架、關押、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蔣巨峰二零零二年三月任四川省委副書記,到當年周永康調離前,就投到周的門下,成為周手下的一個馬仔。與李春城一樣積極追隨江、周邪惡集團,在四川大規模迫害法輪功,使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關押、勞教和判刑、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李春城被中紀委雙規,二零一三年三月,蔣巨峰的四川省委副書記職位也被撤。他們的被捕入獄昭示著周永康被審只是一步之遙。

衣俊卿被免職

衣俊卿,前中央編譯局局長,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因為「生活作風問題」,不適合繼續在現崗位工作,被中共免去職務。多年來,衣俊卿一直賣力配合江氏集團,栽贓、陷害法輪功,充當江派筆桿子為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早年,衣俊卿曾先後擔任黑龍江大學哲學系主任、黑龍江大學副校長、校長、黨委副書記。在他任職期間,原黑龍江大學哲學系學生戴蕤,因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開除學籍。

二零零七年三月,衣俊卿調任黑龍江省委宣傳部部長後,更是賣力配合江氏集團,多次利用自己宣傳部長的身份,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功,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二零一零年二月起,衣俊卿擔任中央編譯局局長,在李長春掌控宣傳口期間,衣俊卿是李長春的右臂,劉雲山是李長春的左膀;而在劉雲山掌控宣傳口後,衣俊卿成為劉雲山的左膀。在中共江氏集團一九九九年後長達十四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中共喉舌媒體成了攻擊「真、善、忍」信仰群體,用來「名譽上搞臭」的武器。十三億中國人被欺騙,善良的修煉團體被誣陷、抹黑,不明真相的人帶著仇恨的心理對待信仰並實踐真理的人們。衣俊卿作為江派筆桿子,一直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常言道「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做人還是善良點好,中共的本性決定了它存在一天,就要害人噬血的,千萬不能為其吶喊助威,否則不管你身體有多壯,意志有多強,也擋不住冥冥之中的強大報應。

劉志軍拘押 劉鐵男被撤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已由北京檢察院向北京二中院提起公訴,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劉志軍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濫用職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情節特別嚴重,依法應當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追究刑事責任。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已受理該案,將擇日開庭審理。

劉志軍二零零三年成為鐵道部長。一直被認為是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一手提拔起來的,屬於江系人馬。他在江澤民任總書記期間,積極追隨江氏集團迫害鐵路系統的法輪功學員,鐵道部過去一直在江派控制之下,其內部職權擁有專屬的法院、檢察院和警察系統,自己的通信網絡,被外界稱為江派的「獨立王國」,是江派的貪腐大本營之一。劉志軍今天成為階下囚是他自己逆天而行的結果。

江系的「財務管家」劉鐵男,掌控的國家能源局是江家幫撈取巨額財富的根據地。江澤民家族控制中國電信行業,江的大兒子江綿恆創辦了「中國網通」等公司;而號稱「兩桶油」的中石油、中石化一直掌控在曾慶紅、周永康家族手中。上述國家重要行業都歸屬於國家能源局,劉鐵男正是替江家幫把持能源業的看護人;成為江澤民家族的「財務管家」。過去劉鐵男雖然屢次被舉報,都沒有被查處,倚仗的正是江系的諸多靠山。今天劉鐵男被免職是天理在現人間的體現。

逮捕谷俊山 徐才厚前景不妙

谷俊山是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吳邦國這條貪腐鏈在軍隊的體現。在網際網路上被廣傳的一張名為「將軍府」的照片,就是谷俊山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繁華地段為自己建造的官邸,耗資上億元,佔地二十餘畝,內有三座別墅群,極度奢侈。另外,很少為外人所知的是,谷俊山作為江系鐵桿,還參與了迫害軍隊系統的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將谷俊山正式逮捕繩之於法,也是他罪有應得。

徐才厚是軍中最大的貪官之一,也是江澤民在軍隊中最為相信之人,與周永康、谷俊山、薄熙來等有著割捨不清的利益交往。出生於遼寧瓦房店的徐才厚,從一九九九年九月開始,先後擔任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總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務,成為江的得力幹將,被視為「江澤民在軍中最愛」。除了處處吹捧江澤民,徐才厚還追隨其腳步,不折不扣地執行著江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迫害軍隊中的法輪功學員;而且在軍隊系統還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常言道「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海外媒體不時報導徐才厚可能已經被「雙規」。他不會有好下場的。

政法委高官惡報頻發

中共十八大後,「第二權力中央」政法委被降級,隨後政法系統頻發地震,多名高官被調查免職,有三百九十二人被逮捕,政法委官員自殺的消息頻傳。

一月八日廣州市政法委副秘書長祁曉林上吊自殺,山西公安廳副廳長李太平被免職。

一月九日夜晚,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法院副院長張萬雄從法院六樓窗戶跳樓身亡。

一月十五日湖北政法委書記吳永文被逮捕。

一月十六日中共官媒報導廣東省汕尾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陳增新被立案檢查。

二月二日,中共太原市公安局局長李亞力被免職。

三月二十八日,撤除張學兵上海市委委員、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職務。同日宣布:張學兵涉嫌嚴重政治問題、經濟問題,實行「雙規」。

原上海市政法委書記、江澤民的姪子吳志明,最近也因涉嫌經濟大案,出國護照被收繳。

三月二十九日,沾滿遼寧民眾鮮血、身欠迫害法輪功學員血債的遼寧省副省長薛恆被免去遼寧省公安廳廳長職務。

過去十幾年裏,江澤民給了各級政法委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的「超級」權力。全部國家機器都在為迫害法輪功而運轉。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出於個人的妒嫉,開始迫害法輪功,下達不惜代價、不計後果的迫害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三個月內鏟除」、「對法輪功可以不講法律」。二零零一年年初,江澤民授意時任政法委書記的羅幹:對法輪功的迫害絕對不能手軟、不要怕事情搞大,要讓共產黨的命運同法輪功連在一起,讓後來的繼任者不敢給法輪功平反。江澤民知道,他一旦失去實權,他的罪行就會被清算。為了自保,江一直牢牢掌控政法委書記這個職位,以便讓武警公安聽命於他,將公檢法實權集於一身。使之成為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之外的「第二權力中央」。今天政法委官員紛紛落馬和自殺,這是在大時代巨變前,上天對迫害法輪功的江家血債幫的警示,誰能給你們做主?只有神佛慈悲,還網開一面。中共官員個人要順應天意,正確擺放自己的位置,也許還有自救的希望。

民眾覺醒得救度,中共解體在眼前

江澤民與中共在歷史和現今造下了滔天的罪惡,已罪不可恕,遭天懲已是必然。然而無數的中國人在江澤民與中共的淫威下被綁架,也或輕或重的造下了罪業,上天慈悲,不願這麼多的中國人也隨邪惡中共一同解體,所以才讓人們認清中共,脫離中共,從而免遭解體淘汰。

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神字天書橫空出世,道出了神的旨意,剝落了中共的畫皮,露出了這個邪惡的毒瘤。《九評》是切除中共這顆毒瘤的一把利劍,是擺脫中共毒瘤擴散侵害良性細胞,挽救中國人的一劑良方。伴隨《九評》悄悄走入千家萬戶,一種罕見的現象悄然發生,引發了勢不可擋的退黨大潮。截止二零一三年四月,上網聲明退出中共邪教及其附屬組織的人,已突破一億三千八百萬。隨著三退(退黨、團、少先隊)人數的激增,正促使更多善良的中國人開始認真思考和採取行動,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紛紛加入到洶湧澎湃的三退歷史大潮中去,上天在摧枯拉朽般的橫掃著中共這個邪惡生靈,解體中共在即,退出中共平安。

藏字石驚現貴州,警醒世人早逃生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有「中國共產黨亡」字樣的巨石,字體勻稱方整,每字約一尺見方,筆畫突出如浮雕。這塊「藏字石」是屬二疊統棲霞組深灰色岩石。距今已有二點七億年了。這些文字排列得均勻整齊,而且還是顏體,真是天降奇石在人間,人間必有大事現,這塊奇石道出了神的旨意「中國共產黨亡」。

全球起訴江澤民,審江、判江在即

在二零一三年新的紀元開始之時,國際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布公告,要求中國現政權立即逮捕並定罪江澤民,作為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澤民對這場災難負有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中國現政府應立即逮捕並定罪江澤民。

江澤民發動的大規模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場利用國家機構、國家法律、國家政策法令,整個國家機器,針對中國大陸及海外數千萬信仰「真、善、忍」的無辜百姓的犯罪行為。根據聯合國一九九八年頒布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的第六條的「滅絕種族罪」和第七條的「危害人類罪」的相關條款。江澤民與中共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行為已經構成了「滅絕種族罪」和「危害人類罪」。

在國際上有美國、瑞士、英國、澳洲、比利時、西班牙、台灣、德國、加拿大、希臘、香港、阿根廷等國家起訴江澤民。

自二零零零年至今,以江澤民為首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及其同伙,其中包括現任或前任的教育部、安全部等二十五名的中共官員,在全球四大洲三十多個國家被起訴;而針對江澤民的訴訟案就有十八個,其中五個是民事訴訟,其餘的是刑事訴訟。

自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在全球至少有五十多個訴訟案,目前至少有三十個國家超過七十名律師幫助法輪功學員的這些起訴案,其中最著名的是訴江案,遍及全球十五個國家,包括刑事和民事訴訟,在全世界引起極大反響。

江澤民一次次被人間法庭、道義法庭和人心法庭宣判有罪之時,就是邪惡勢力被一次次地在不同的地區和人心中被清除之時。當邪惡被徹底清除之時,就是真誠、善良與公道重回人間之時。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也是宇宙運行的必然規律,古往今來都是如此,過程中無論以人間的何等罪名、何種方式出現,其根本原因是天意所為。今天,解體中共、清算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和全球訴江案的行動,乃是上天旨意,是天象變化再現人間的過程,透過這個過程,會看到被惡報天懲的人,不論他們是黨政高官,還是軍中大佬;不論他們是政法警察,還是宣傳喉舌,只要和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走在一條路上迫害善良人,都難逃天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