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報天懲看河南(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接前文)

五、法院檢察院司法系統遭報案例

一、李德順,郾城縣法院刑庭庭長,於二零零零年冬非法判刑兩名大法學員,一個三年,一個五年。二零零二年三月底,李突然暴病身亡。

二、王啟傑,潢川縣桃林鋪鎮司法所主任,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緊跟邪黨組織,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迫害開始在全鎮辦「轉化」洗腦班,強制法輪功學員寫悔過書,並交三百元罰款,近萬元的罰款被他們貪污。後有法輪功學員上北京,接回後他很兇惡對待她們,時常在她們家附近蹲坑監視。把看到的情況猜測上報。二零零一年該法輪功學員被送勞教一年半。每逢節假日他都上門逼法輪功學員簽保證書。二零零二年秋,該鎮有個法輪功學員在外地被綁架回來後,他將其劫持到洗腦班,由於該弟子不配合。該弟子回家後,他又上門騷擾,逼簽保證書,該弟子堅決不配合,他企圖給她長期辦洗腦班。二零零三年底,他突感身體不適,經過檢查,發現有四種癌症。治病花去近二十萬,三個月後不治而死,當時才五十一多歲。當地知情人都說真是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

三、常青,南陽社旗縣法院副院長。在任期間,兩位法輪功學員分別被他非法判刑兩年、兩年半。二零零三年,常青調任新野縣法院副院長期間,一次就非法判了十名法輪功學員的刑。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間回社旗縣,打了一晚上麻將,當天回新野縣法院上班,沒走多遠,就出車禍身亡,死時五十歲。

四、榮世傑,男,任鹿邑法院副院長。榮世傑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配合惡黨,殘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榮世傑明知法輪功學員所言所行完全符合憲法規定,但卻完全聽命於邪黨和「六一零」的旨意,非法關押鄲城法輪功學員楊志近兩年,後又違法枉判十一年重刑。時隔不久(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榮世傑在熟人家打麻將賭博(其人嗜賭)。說話之間突發腦梗塞,栽倒在麻將桌下,當場氣絕而亡。

五、楊東升,男,魯山縣昭平台副庭長(原魯山縣法院刑事庭副庭長)死心塌地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曾非法重判法輪功學員史大紹、田聰玲十年、七年徒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出車禍遭報慘死。

六、朱新政,男,魯山縣法院民三庭副庭長,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出車禍遭報慘死。

七、陳東洋,男,魯山縣讓河法庭庭長,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出車禍遭報慘死。

八、葉澤偉,男,四十二歲,二零零七年十月以前,曾在杞縣法院任過刑事庭庭長和法院副院長。從一九九九年以來,他趨炎附勢,不走正道,不聽真相,積極追隨江澤民、羅幹邪惡流氓集團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經他之手違心非法審理、誣判了杞縣六名法輪功學員。葉澤偉長年貪污、腐化,長期在外包養姘頭,被妻子逐級告發,以貪污罪被依法逮捕,近期將量刑結案宣判。

六、其它遭報案例

一、王淑賢,鄭州市鄭上路柿園水廠八十七號院原居委會主任,女,五十多歲,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逼法輪功學員交書,誹謗大法,於二零零二年患癌症死亡。

二、趙如意,太康縣人,經常謾罵大法與大法師父,甚至坐到大法書上。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忽然頭痛,到醫院也查不出原因,治療無效,頭痛致死,但臨死前還不悔改。據他口述,當時感覺頭變得越來越小,到最後像一粒豆子。

三、徐四妞,鄭州市鄭上路柿園水廠八十七號院居委會主任,助紂為虐,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上門逼法輪功學員交照片,法輪功學員對其講真相,她還不聽,於六月份突感身體不適,現已住院。

四、呂鴻儒,男,七十來歲,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賣力地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蔑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一天,呂攜妻、女、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百零七國道上自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兩口、小兩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奉勸那些被江氏集團矇騙至今還在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人們,不要再幹害人害己違背良心的事了,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善惡有報是天理。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議論:「這是他攻擊法輪大法得的惡報呀!

五、楊墨林,社旗縣婦幼保健院藥劑師。在二零零一年夏天一中午酒後,出於對大法和李洪志老師的妒忌,大罵大法和李老師,其中曾說一句如果李老師真有本事,讓我怎樣怎樣。後不久,楊肝部疼痛,經檢查為肝癌,到鄭州花二萬餘元做手術,一月後出院,但無法正常工作,又過一月死去。

六、高敬新,鄧州市穰東鎮三教學校校長,四十多歲,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正邪不分。在二零零零年底開全體師生會上罵大法,讓學生人人簽名反對大法,來年春天突發腦出血,經住院治療現在仍半身不遂。

七、王姓居民,焦作市焦西人,舉報其妹妹進京護法,導致其妹妹被非法勞教。不久該人便遭到報應,癱瘓至今。

八、李某,登封市青年人,將其母親的法輪大法書《轉法輪》上面的李洪志老師的像撕毀以後,一隻眼睛看不清東西,視力處於半喪失狀態。

九、宋清臣,焦作市中站區一煤礦退休職工,罵大法,揚言要「把煉法輪功的人都抓起來,看他們還煉不煉。」曾九次帶惡警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二零零二年元旦前突發腦溢血,走路需有人攙扶,神志不清。

十、周口某女,周口市電業局辦公室職工。她因發現報紙中江××的臉被人用筆劃了,為媚上討好,藉口懷疑是同單位一法輪功學員所為,向領導反映。結果該法輪功學員的工作由半天班改為全天班,並被轉換為打掃衛生。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該女職工和丈夫回老家,由曾當過汽車駕駛教練的丈夫開車,剛出淮陽城便與大車相撞。她從車上甩了出去,其丈夫開的車又從她頭上碾了過去,令其當場身亡。

十一、周姓學生,太康縣符草樓鄉槐寺大隊周莊人,極度仇視大法,極力反對父母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三月,趁父母沒在家時把大法資料送到鄉派出所,並舉報了當地的幾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每人又被處以近三千元的罰款。他這一大逆不道的惡行受到當地百姓的指責。同年,他考上大學後落入水中淹死。大家都認為這是蒼天有眼,是對不孝逆子的懲罰。

十二、何慶新,淮陽縣臨蔡大何村工商代辦員,凶殘強悍,欺行霸市,將舉報法輪功學員作為一項經濟來源。一次賭博輸錢後氣不忿,向村民撒野,被人痛打一頓,遍體鱗傷,極其狼狽。圍觀者眾多竟無一人勸說,其兩位兄長見狀也轉身離去。

十三、侯西明,社旗縣晉莊鎮晉莊村村民,破壞大法師父法像。不久,開三輪車翻車身亡。

十四、郭天亮,社旗縣賒店酒廠保衛科長,仇視大法,參與迫害大法修煉者,二零零二年得癌症死亡。

十五、趙武志,社旗縣興隆鄉小趙莊村民,經常拿著收音機放誣蔑大法的廣播,得食道癌死亡。

十六、孔德權,家住淮陽縣城關鎮從莊大隊孫莊村,二零零二年七月八、九日撕毀法輪功真相資料,七月十日被狗咬。孔維平(支書、孔德權的兒子)派人抹掉真相標語,其妻子高血壓復發住院。

十七、魏秋林,輝縣市西平羅鄉西沙崗村幹部,在新年廣播上誣蔑大法,謾罵法輪功學員,在後莊鄉線路整改時遇嚴重車禍,不思醒悟,又於二零零三年某晚唆使幾名賭徒跟蹤法輪功學員。第二天平地把腳嚴重扭傷,多日行走不便。

十八、常福仁,輝縣西平羅村村民組長,多次帶領惡警惡徒四處搜捕法輪功學員,其子某晚見到一真相光盤,惡語揚言要去舉報。二零零三年春其子帶妻走親途中忽然麻痺,做完手術花了幾千元,年僅三十二歲的人到如今還行走不便。村人議論是他們仇視大法所致。

十九、王貴生,輝縣西平羅鄉張莊村人,前繫教師,二零零一年秋寫謾罵大法的巨幅標語,後來每天精神不振,到二零零三年(陰曆)臘月二十三日死亡。

二十、李忠元,輝縣南村鎮司機,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開車幫惡徒去抄法輪功學員的家,滿口髒話罵大法師父,說:「我看你師父能把我怎樣。」僅過了一月左右開車出車禍,雙腿骨折遭到報應。

二十一、葛成青,原陽縣農行退休幹部,因受江氏集團的毒害,敵視大法,見有大法真相資料及標語就揭撕,現遭惡報:在二零零三年得乳腺癌,十月份在鄭州腫瘤醫院動手術,把乳房切除。

二十二、秦道軒,鞏義市康店鎮井溝村治保主任。自上任以來,一直緊隨江羅集團,將邪惡下發的誣蔑大法的瓷片圖案貼在牆上,並且指派人員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蹤,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煽動村民仇恨大法,仇恨師父,仇恨法輪功學員。他又用公款到廟裏造像開光,大肆揮霍。他家裏的狗每月吃肉的錢就要三百多元,群眾對他是又怕又恨。多行不義必自斃。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五時,他酒後開車撞在了路邊的樹上,車毀人重傷,方向盤將腰部撞傷,肋骨扎進內臟,內臟全部壞完,頭部傷勢嚴重,在醫院花了四、五萬元於四月十八日死亡。

二十三、劉忠修,新鄉市保溫瓶廠保衛科科長,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住院大病一場。

二十四、張天貴,南陽市內鄉縣人,因打架鬥毆被勞教三年,暫時收在南陽永安路審查站,因其舅爺在內鄉任職,故一年多了也不往勞教所送,還在號外補缺。他想「立功」減刑,協助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山東法輪功學員王懷英被迫害致死就是張天貴親自動手「吊大秤」所為,他還時常監視、舉報、打罵法輪功學員。後沒幾天一個獄警往勞教所押送犯人時,突然把張天貴揪上車,押送到了勞教所。其舅爺知道後,為時晚矣。

二十五、李某,唐河縣湖陽鎮二初中門衛,二零零三年九月,他在學校大門口發現一張「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貼,就罵罵咧咧的撕了下來,結果一百天後李某身患肺病死亡,這就是江氏邪惡集團謊言欺騙世人無故仇視大法的又一惡報見證。

二十六、羅昆弟,男,禹州呂溝煤礦退休工人,五十多歲,受邪惡謊言的毒害,不明真相,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農曆九月十三日(十六大前),禹州楊店村的六名法輪功學員早晨在一同修家院內煉功,被惡人羅昆弟舉報,鄉派出所結合大隊幹部,闖入院內將這幾名法輪功學員抓走,非法關進禹州市拘留所,在那裏受盡了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二零零三年農曆七月二十日左右,羅昆弟遭到了報應:晚上十點多時,他家的羊跑到麥地邊,他去趕羊,路很平坦,他卻一腳跌倒,當他忍著劇痛起身時發現,腳頭扭到了腳後跟,整隻腳轉了一百八十度,疼痛難忍。住院治療很久,花了不少醫藥費,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好。

二十七、姜榮三,南陽地區鎮平縣侯集鎮東門村村民,六十多歲,二零零三年秋後,撕大法標語,辱罵大法。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他突然服毒自殺,搶救過來後,又因疝氣動手術,現已遭惡報死亡。

二十八、王文水,洛陽玻璃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不知吃了甚麼面部變形。

二十九、劉盧生,漯河市幹河陳鄉,從市物資局調到鄉迫害法輪功,不到半年,在上班路上騎車一頭栽死。

三十、劉三毛,漯河市幹河陳鄉磷肥廠職工,迫害法輪功,監視法輪功學員,在牌場上暴死。

三十一、陶付榮,漯河市幹河陳鄉三里橋村,迫害法輪功弟子,一次往鄉里彙報大法學員的路上,在一百零七國道車禍身亡。

三十二、韓某,林州市太行路中段「天鵝裝飾」店老闆,今年五月的一天,該店接了一批製作誣蔑大法的漫畫展板的活。當時法輪功學員勸過他們,他們沒聽,還是做了。到了六月十六日,韓某突發急性心肌梗塞,當日便死亡,據說死時耳鼻都出血。事後他親屬也知道了這是報應。

三十三、高某,濮陽某縣說唱團團長,曾經紅火一時,小有名氣。可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晚,突然得腦溢血,口吐白沫,不省人事,經搶救無效死亡。知情人都知道,自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大法以來,在上級的授意下,為了提高知名度,高某不計後果,排演誣蔑、陷害法輪大法節目,並在縣各地演出。法輪大法叫人向善,使社會道德回升,為甚麼高某置事實於不顧呢?善惡必報是天理。天網恢恢,善惡分明。一時痛快換來永遠悔恨,一丁點名利換來永無出頭的地獄之苦啊。真是為死者深感可嘆、可悲!

三十四、紅旗,鄲城縣程莊村人。一天,他從鄲城縣縣城回家,看到路邊的樹上、電線桿上等,貼有「法輪大法好」及其它不乾膠大法真相資料,他像玩耍一樣的去揭資料,從縣城一直揭到家,八里的路揭了厚厚的兩大摞,進了程莊村,發現村裏也有大法真相資料,他也都揭掉了。二零零三年夏天,紅旗去河南省焦作市搞樓房裝飾,進行外牆粉刷時,竟然在安全設施完好的情況下從樓上墜落,當場腦漿崩裂死亡,當時,他還不滿二十二週歲,捨下了一個剛剛出生不滿三個月男孩。


三十五、喬愛萍,女,三十多歲,在濮陽市科協工作,曾任濮陽市文聯辦公室主任,多年來一直充當特務內線、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配合邪惡六一零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左右得乳腺癌死亡。

三十六、新志,項城市永豐鄉付崗村人,四十多歲,舉報鄰村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因此被非法關押好長時間,又被罰款七千元才放回家),倒賣攻擊誣蔑大法的塑料光版畫遭惡報,二零零四年,撇下妻兒暴病身亡。

三十七、陳長山,鄭州市惠濟區老鴉陳鎮老鴉陳村治保主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緊跟江氏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已遭惡報,於是二零零六年元月死亡。

三十八、三十九、朱更五、朱羊群,鄭州市某農機廠職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經常說一些誹謗大法,嘲笑法輪功學員的惡行惡言,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倆個好言相勸,他們不聽。現均已遭惡報,朱更五得急病身亡,朱羊群得重病臥床不起。

四十、李荷花,女,約五十歲左右,迫害前曾一度是安陽鋼鐵集團公司煉功點義務聯繫人,迫害開始後也曾進京證實大法,後來邪悟。在安鋼破壞很大,告密揭發很多法輪功學員,使不少人被非法抓捕、勞教、關押。以前她丈夫精神輕度失常,在她修煉期間表現正常;她邪悟後,其丈夫常發病打她。李荷花現已癱瘓了,生活不能自理,需人伺候。

四十一、項城市新橋鎮張莊村,張長書大兒媳婦,原在市直某廠上班。於二零零五年二月至五月先後兩次撕毀《九評》不乾膠,把別人對她的勸告當成耳旁風。二零零五年六、七月份的一天,剛下過大雨,到其姐家找自己的孩子,被暴徒馬某連刺數刀,當場死於其姐家中,年僅三十多歲。

四十二、劉紹斌,男,五十多歲,博愛縣孝敬鎮塢莊村原村委治安主任,在九九年七二零惡黨非法迫害法輪功以後,劉紹斌積極配合邪黨惡警,指示隨同惡警多次非法搜查塢莊村大法學員家,並在村委立有所有大法學員的檔案,以方便其可以隨時迫害法輪功學員,剝奪了本村大法學員最基本的正常生活的權力。因其作惡太多,於二零零三年的後半年得了腦血栓,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四十三、賀樹林,男,博愛縣陽廟鎮聶村人。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開始,此人剛任本村村長,有一天他協同鎮派出所惡警在村委院內把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強行命令他們交出所有和法輪功有關的書籍,話未說完就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後經搶救無效,於一年後死亡。

四十四、賀百道,男,博愛縣陽廟鎮聶村人,原在陽廟鎮管治安,退休回家後,跟隨邪黨配合惡警經常在夜間偷聽、打探大法學員的個人隱私,向惡警報告大法學員,二零零四年陰曆十月初一晚暴病而死。

四十五、徐小店,男,博愛縣陽廟鎮聶村人。此人受中共邪黨謊言矇騙,仇視法輪大法及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貼發出的真相資料只要被其發現,就被他撕毀。因其執迷不悟,不相信人世間的善惡報應,後來得了一種怪病,身體抽縮的又瘦又小,半年後死亡。

四十六、孫洪儒,豫東小鎮新橋孫營行政村人,男,七十多歲,以前身體非常虛弱,傷風感冒經常不斷。九七年他修煉大法後,百病皆除,還能騎著三輪車走村串鄉,做小買賣。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孫老漢聽信了惡黨的歪理邪說,把自己從大法中得到的好處拋在腦後,還反過來謗師謗法,毀壞大法書,燒師父法像,還希望惡黨把大法創始人從國外抓回來。零三年夏天,孫洪儒突然患半身不遂,治療不見效,不治又不行。死不了,活不好,受盡煎熬,自嘆生不如死。

四十七、任心義,濟源市五龍口鎮逯村一組退休老頭,平時經常說一些誹謗法輪大法的話,有一天,他撿到了三張《明慧週報》的真相資料和勸善信,將其撕碎並揚言說:「要叫我抓住這些人就得罰他一百元。」第二天,他不知怎麼就住進了醫院,得了報應。

四十八、孟小毛,蘇家作鄉車家莊治安員。二零一一年元月二十四日左右,博愛縣中共六一零孫陸軍、孫潔等六、七個邪惡之徒竄到蘇家作鄉車家莊。該村的治安工作人員積極配合邪惡之徒,給他們領路非法騷擾村裏的幾名法輪功學員。孟小毛在二零一一年農曆正月初十左右騎摩托車外出時,被一輛車撞破胰腺大量出血,立即送往醫院搶救。醫生說再晚送一會兒人就沒命了。

四十九、楊大海,鄧州市五陵區夏灣村的治保主任,五十二歲,幾年來,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氣急敗壞的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某法輪功學員在楊大海家門口電線桿上張貼真相資料,楊大海開門看到後,又罵又鬧,並且撕毀了真相資料。結果,楊大海中午做飯時,滑了一跤,摔成輕微腦震盪。之後,楊大海又跑到該學員家裏罵。中午乘涼時,楊大海坐在石頭上,嘴裏還是不閒著。正罵的起勁時,楊大海一頭栽在地上,不省人事。他被送去醫院住了一個多月,花了一萬多元錢也沒治好。後來某法輪功學員到他家講真相,為他退出了邪黨組織,要求楊大海不要再當邪黨的治保主任,並送給他真相護身符,教他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寫了悔過聲明。但由於他老伴是邪黨的忠實信徒,極力反對他相信大法,導致她燒掉楊大海的護身符,繼續與大法為敵,並找法輪功學員栽贓,想訛這位法輪功學員。楊大海從此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面目嚇人,根本不像人樣。到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這天,死亡。

五十、楚建勛,男,在任中原大化集團公司幼兒園園長期間,為了升遷,把法輪功學員因上訪被單位責令停職寫檢查上報為曠工,以致法輪功學員張玉玲被開除。二零零四年楚建勛遭惡報,死於食道癌。

五十一、李萬慶,中原油田測井公司退休辦司機。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積極參與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寫甚麼「三書」等,不久感到腹部不適,檢查發現是癌症,疼痛而死。

五十二、王玉新,新鄉市樹脂廠原居委會主任,受電視新聞的謊言所矇蔽,仇恨大法,追隨江氏邪惡集團攻擊、誣蔑大法,並且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已遭惡報。二零零四年新年前成立社區後已不叫其當主任,二零零四年三月在家裏煤氣中毒死亡,並同時殃及妻子。

五十三、臧某某,新鄉市延津縣南街村麵粉廠職工王世檢的配偶,因燒大法書,多次遭報,自二零零六年起,臧某某癱瘓在床,不會吃飯、喝水,靠在肩膀上開口灌食維持。

五十四、江小平,武陟縣大虹橋鄉大虹橋村人,帶惡警非法搜查法輪功學員家的大法書籍和資料,抓捕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又一次他帶領惡警搜查法輪功學員家的同時,他兒子在外地被車撞死了,肇事司機也不知去向。

五十五、項城市新橋鎮包工頭李某,項城市新橋鎮有個包工頭李某,受中共的欺世謊言毒害很深,特別仇恨法輪功。二零零七年三月他在領人施工時,誣蔑大法,詆毀法輪功學員。胡說甚麼煉法輪功的走出來上訪、講真相是「吃飽了撐的,都是不識好歹」,是給黨「找麻煩」。說共產黨「英明」,剛過了個把月,李某感覺好像患了感冒:喉嚨堵,咳嗽,聲音嘶啞。又過了幾天,病情加重,李某於四月十三日到醫院一檢查,是咽喉癌。現只靠安撫性的化療,暫緩病情,需住院三個月。

五十六、王××,女,登封市人,反對她媽煉法輪功,把她媽的大法書毀掉幾本後,有一天晚上,用手輕輕去拍昆蟲,一手指就碰斷了,當時由於失血過多暈倒在地,被送進醫院。

五十七、登封市馬××與其妻。二人一起配合惡警監視法輪功學員,他本人患心臟病,妻子被懷疑患乳腺癌。

五十八、方明友,南陽市鎮平縣李家營鎮閒散人員,被雇佣跟蹤迫害法輪功學員。三月八日,本鎮法輪功學員李建華前往北京親戚家,被當地政府非法押十天。三月十日,參與非法關押以及監視李建華一切行蹤的方明友遭了惡報,晚上喝啤酒時,被爆炸的啤酒瓶炸傷眼睛,導致失明。二零零九年,李建曾到李家營鎮建設村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方明友惡意舉報,致使這位法輪功學員遭到警察的非法抓捕。而方明友得到了四千元黑心錢。事發後,當地群眾議論紛紛,有人前去對方明友說:你不應該做此惡事,要遭報應的。而方明友說:我不信這些事。三月十日,惡人方明友與幫狐朋狗友在鎮上一酒店吃飯時,已開啟的啤酒瓶不知甚麼原因,竟然爆炸了,全桌人只有方明友一個人受了傷,一臉是血。方明友被送到醫院後,醫生說,就算是手術,眼睛也保不住。

五十九、李根修,男,綽號「萬人煩」,家住平高集團家屬區七棟西單元一層二十七號,此人自年輕時就心術不正,因愛佔小便宜,偷盜工廠東西而臭名遠揚。聽說上面要取締法輪功,他幸災樂禍,想趁機在法輪功身上撈點油水,便經常假借給花澆水之計臉緊貼著紗窗往牛虎明家中窺視。沒過多久,李根修的老婆,還有他那得精神病的兒子相繼斃命,而李根修本人也由於作惡多端患了腦血栓,在床上癱瘓了一年,據說死前沒少遭罪。

六十、郜某,五十歲左右,綽號「小財迷」,平高集團華美公司社區清潔工,他雖然頸上掛著一個佛墜,卻整天幹著迫害信仰佛法的好人,由於充當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每月領取固定好處費八十元整。最後,郜某在連自己都沒反應過來的情形下在垃圾站猝死。

六十一、郭懷慶,清豐縣高堡鄉吉村農民,為人刁蠻,經常聯繫糧食經銷商到村裏來收購糧食,不是缺這家的錢,就是短那家的秤,人稱「大糊弄」。二零一一年,他到天津打工時,有兩個女法輪功學員帶著孩子到工地講真相,郭懷慶打電話,叫來了惡警把法輪功學員拘捕。二零一二年春天,郭懷慶在自家村頭被汽車撞傷,司機駕車逃跑了,村民把他送到醫院,其鎖骨被撞斷,肺內有瘀血,導致呼吸困難,花了一萬多元,才保住一條命。治療過程中,他痛苦不堪,對家人說:「別給我治了,讓我去死吧!」多行不義必自斃,害人就是害自己,像郭懷慶這樣的人如不悔改,就是死了也要受到懲罰。奉勸世人以此為鑑,汲取教訓,認清正邪,支持良善。

六十二、李萬民,安陽市洹北小區四號樓一單元三層西戶的,平時修車、電焊。由於家人吃低保,李萬民聽從社區中共邪黨人員指使,提著小喇叭誣蔑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給其送去真相資料,他也不當回事。因他誹謗佛法,於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早突然死於家中。

六十三、李元英(女)、董秋雲(女),約六十歲左右,鄭州市宇通重工(原鄭州市重工機械廠)職工,兩人受中共邪黨謊言宣傳毒害,敵視法輪功。兩人在其居住小區(重工機械廠家屬院)內長期協助中共邪黨監視法輪功學員行蹤,向廠居委會彙報,打惡報告陷害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幾次遭到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計前嫌,多次給她們講真相,她們一直不聽,一意孤行。結果,李元英於二零零八年遭惡報,患腎衰竭死亡;董秋雲也身患乳腺癌,現在仍然處於病痛的折磨之中,並且其丈夫不久前突發腦溢血死亡。

六十四、香菊,鄭州市南山口西河村孟榮耀的妻子,受中共的謊言迷惑,二零零一年打黑報告陷害本村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後來法輪功學員勸善,香菊不聽,結果,香菊遭惡報,一隻手殘廢,還殃及孫子得骨癌。之後,香菊還不醒悟,二零零九年她又誣陷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再次被綁架,送往鄭州白廟勞教所。香菊最後遭報,因癌症死亡。

六十五、任小旦,鄭州市常莊村治保主任,誣陷法輪功學員,還勾結派出所騙開法輪功學員家門,把人綁走。最後此人遭惡報而死。

六十六、張五,鄭州市北山口村村民,在菜市場賣菜。一天他看到賣菜的水泥台子上有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由於受中共謊言矇騙,就罵法輪功,結果不到一星期,自己開車壓傷了腳,把腳上的筋掛斷了,有好幾個月都不能做生意。

六十七、王愛蘭,鄭州市郊區人。某法輪功學員多次給她講真相,她不但不聽,反而舉報該法輪功學員,不久王愛蘭就遭了惡報,眼睛突然失明。雖長期治療有所好轉,但她仍不思悔改,去年九月份又舉報該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家裏被查抄。一個星期之後,王的女兒便遭車禍而亡,其子又患癌症住院化療。

六十八、付瑞林,鄭州市郊區人。某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向中原區公安分局打電話舉報該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遭惡報:突發心臟病死亡。

六十九、李留振,男,現年四十六歲,老家在新鄭市辛店鎮周灣村二組,現在鄭州市工作。由於受惡黨毒害太深,他夥同辛店鎮初中教師周來福逼迫學大法的女兒寫不修煉的保證,女兒不寫,就用棍棒毒打,還叫嚷給女兒灌辣椒水、大糞。李留振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遭惡報得了食道癌。

七十、王芳,女,三十多歲,開封市宋門辦事處工作人員,九九年後一直追隨邪黨流氓集團敵視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幾年來法輪功學員多次給她講真相,她也不知悔改,甚至懷孕時還住在法輪功學員家中監視法輪功學員。她於二零零三年患白血病,經多方治療無效於二零零八年六月死亡。患病時家裏花光所有積蓄,本人也遭受極大的痛苦。

七十一、王銀安,許昌保險公司經理,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邪惡政策,經常誣蔑法輪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二零零三年至今扣發法輪功學員工資,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在外出旅遊時出車禍,被從車內甩出,頭正好摔在石頭上,當時腦漿崩裂死亡,死時五十三歲。

七十二、張貴州,男,現年六十六歲,南陽市社旗縣人。自一九九七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他聽信邪黨的造謠宣傳,多次協同惡人,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又不聽法輪功學員對他的勸告。二零零七年三月,突發心肌梗塞而死。

七十三、葛存,女,六十六歲,博愛縣寨豁鄉白坡村人。她貪圖錢財,接受村邪黨支部僱用,監視、跟蹤、彙報同村堅修大法的法輪功學員趙榮華。零六年底的一天夜裏,葛存暴死家中。有人說她是燒木炭取暖時煤氣中毒而死,但知情人都說,木炭煤氣中毒的可能性極小,是她跟隨邪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遭了惡報。

七、自己作惡殃及家人

一、高國防,杞縣公安局國保科長,迫害法輪功群眾十分賣力,親自上大法學員家中抓人,殘酷虐待迫害法輪功學員、敲詐法輪功學員巨額錢財。高國防作惡太多,殃及家人,其女兒因肚子痛在床上翻來覆去,高和其妻心痛地哭,後送開封和鄭州醫院檢查不出病因。沒辦法只好去求那些所謂的「迷信」,看後「迷信」就問他女兒她爸是幹甚麼工作的?讓她爸以後別幹這個工作了,對他們家不好。以後他不敢罵法輪功了,但還是很邪惡,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後來高身上的白癜風越來越厲害。

二、竇彥懷,周口市拘留所所長,利用職務之便,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次他非法送法輪功學員去鄭州十八里河勞教,因兩位法輪功學員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竇彥懷便喪心病狂地將這兩位法輪功學員硬塞進後備箱裏,途中竇彥懷停車吃飯,法輪功學員要解手,他大吼:「憋死你們!」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竇彥懷在北京政法學院讀書的獨生子,因北京網吧失火被燒死。

三、何鋒,淮陽縣臨蔡鎮大何村村長,橫行鄉里,多次夥同鄉派出所綁架法輪功學員。其父何明靜曾是屠夫,一次大罵大法後,突發心臟病,險些傷命。其弟何向陽遊手好閒,二零零一年八月從看守所出來後半個多月暴病身亡。其子何小偉十三四歲,先天弱智,數九寒天丟失,何鋒本不想尋找,在家人及外界輿論的壓力下,才迫不得已張貼尋人啟事,找到時已奄奄一息,全身多處凍爛。

四、閻震業•任高強,閻震業,河南第三勞教所所長,作惡多端,殃及家人,其父親於二零零二年夏天患癌症死亡;任高強,第三勞教所三大隊教導員,作惡多端,患肝硬化,其母患肝癌二零零二年春天死亡。

五、朱海兵,新鄉市新鄉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不法官員,他將散發傳單的醫院護士趙巧敏綁架送入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不久,朱海兵的妻子患了直腸癌,這是迫害法輪功學員遭的惡報。

六、衛安國,三門峽市開發區南關村大隊支書,經常配合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監視在家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並在街上貼誣蔑法輪功的標語。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告訴他要善待大法和善惡有報的道理,他說他不信,結果累及他的家人,今年二月四日他的二兒子在麻將場上遭到報應,全身不會動,眼看不見,不會說話,送醫院搶救,生命垂危。

七、張清勝,南陽社旗縣城關鎮尚營村委副主任,緊跟江氏,迫害大法。今年正月初一,張正在打牌,聽說他的「責任區」內出現了「法輪大法好」等標語,急忙放下牌,提一桶漆就去抹。抹完回來就說:「我渾身難受,胳膊疼得抬不起來。」不久,他兒子住進南陽醫院,岳母(在他家裏住)從床上掉下來癱瘓,母親病死。不出正月,災難迭至。家人遭受的苦難想必是因為他對家人誹謗大法,造成家人仇恨大法所致。

八、付開一,男,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曾任漯河國保支隊政委,是當地迫害法輪功的指揮和直接參與者,在一次次對無辜善良的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中,犯下了滔天罪惡,最終殃及家人。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間,他老婆因子宮肌瘤在省城鄭州做手術後大出血不止,一星期內被三次打開腹腔查找原因,光輸血就花了一萬多元。子宮肌瘤現在是一個外科小手術,當時請的又是專家主刀,咋會這樣呢?當時有許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九、劉慶森,中共淮陽縣委書記,在淮陽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一,作惡太大,殃及兒子,車禍身亡。

十、趙松偉(音),漯河國保支隊警察,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前夕,報應再次降臨到趙松偉頭上。二零零五年臘月二十幾,漯河剛下過一場大雪,到處是冰天雪地。趙的老婆因單位農曆新年辦福利,在騎車途中,從車上面朝天摔倒在地,送醫院後經搶救無效死亡。天要滅中共,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如果再一意孤行的走下去,這不幸的一切,僅僅是噩夢的開始。

十一、高峰,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邪惡成性,自七二零以來,一直充當迫害大法的黑爪牙。他經常像一個幽靈一樣,白天黑夜在周口大街小巷遊蕩,時刻覬覦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盯梢、跟蹤納入他視野的法輪功學員。每一次對大法學員的非法騷擾、抄家、劫持,都是他親自帶隊。高曾同其他惡警一起,多次侮辱、毒打依法赴京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打得遍體鱗傷,有的被打的終生殘疾,女法輪功學員楊秀勤被用皮鞋踢成腦內傷,血壓高達二百六十,兩年後含冤離世。高十分狡詐、陰毒,有多副面孔,在一般人面前滿臉堆笑,而在不屈服的大法學員面前則如兇神惡煞,用天底下最下流、最狠毒的語言侮辱、詛咒法輪功學員,他多次在看守所裏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惡毒的咆哮:「你知道這是哪裏?這裏就是人間地獄!我就是閻王爺。我不叫你死你死不了,我不叫你活你活不成!」在迫害中,高更不忘受賄、勒索。六年多來,周口法輪功學員有五百人次以上被非法劫持,在此期間,高除了大量收受法輪功學員家屬送來的錢物外,還厚顏無恥的硬向經濟條件略好的一些家屬勒索現金,每次都在千元以上。高多次肆無忌憚的揚言:「你們煉法輪功的把我上了惡人榜,我不還是我嗎?你們發正念想叫現世現報,我不是還好好的嗎?」這話說後不到半年,高峰才六十多歲、身體一直健康的父親突然患絕症而死。

十二、高崗頂,男,現年六十歲,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任西華縣東夏鎮政法書記期間,積極按照江羅流氓集團的指使,配合縣六一零綁架東夏法輪功學員十一人(其中勞教二人),非法拘禁、非法勞教,非法勒索法輪功學員現金四萬五千元,三人被迫流離失所。與此同時高崗頂又親自主持舉辦四十多人的洗腦班,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對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在三書上簽名。其門婿趙小偉書寫大量誹謗大法,攻擊和誣蔑大法的標語和會標,播放攻擊誣蔑大法的錄音,非常邪惡。幾年來法輪功學員一直給他講真相,送《九評》、大法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盤讓他看,始終不醒悟。二零零九年一月,有一個人到高崗頂的文具店買學生作業本,因找給這個人五十元假幣而發生矛盾,高崗頂妻子與女兒又打人家耳光,受害者忍不下這口氣,買壺汽油,於一月十七日燒了其文具店。高崗頂和妻子逃出,其上大學的兒子和十二歲的外孫(趙小偉的兒子)不幸被燒死。

十三、朱海兵,新鄉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邪黨書記,二零零零年初將散發真相傳單的新鄉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護士趙巧敏綁架到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迫害。不久,朱海兵妻患直腸癌。

十四、文秀江,新鄉市北站區化纖廠幹部,配合中共積極迫害法輪功,強迫走出來證實法的法輪功學員交罰款,每人三萬元,他把災禍帶給兒子,於二零零三年底,過大年前遭惡報死亡。

十五、計澤田,衛輝市李源屯鎮派出所所長。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計澤田的女兒在漯河上大學,這一天計澤田和妻子,還有他女兒的男朋友一起送他女兒去上學,四個人坐在一輛汽車上。到許昌的地段,把車停了下來,當天霧很大,看不清前面的路。計澤田下車看前面能不能過去,過來一輛汽車撞到了他的車,計澤田的妻子、女兒、他女兒的男朋友三人都在車上被撞死。計澤田痛苦得生不如死。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前,計澤田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看到桌子上有一本《轉法輪》的書,就非法拘留法輪功學員,罰款五千元,才讓法輪功學員回家了。

十六、任佔榮,濟源市五龍口鎮逯村二組人,在二零零九年六月,曾幾次打電話惡意誣告法輪功學員。而後,沒過多長時間,其子在樹上掏鳥窩時,摔下,腿骨折。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其丈夫張根苗在濟源搞創衛塗白牆時,從腳手架上摔下,在濟源人民醫院一個多月一直昏迷不醒,後拉回家中,於七月二十四日(農曆六月十三)結束了短暫的生命。幾個誣告電話,殃及家人一死一傷。

十七、徐昌德,原光山縣教育局局長,男,五十七歲。任職期間,正是邪黨迫害法輪功瘋狂之時,徐積極參與、配合當地「六一零」對教育系統的法輪功學員「嚴管」迫害,幾十人進洗腦班,綁架教師三人。其中青年教師簡學富被單位開除,先後遭五次綁架,兩次冤獄共十年,現仍在獄中遭迫害。徐的惡行殃及他二十七歲的兒子。二零零六年底,其子酒後駕車,撞上路邊一輛停放待修的大貨車上,其子當場死亡,兒媳花幾十萬元才撿回一條命。

十八、李剛,光山縣法院某庭長,四十多歲。專管非法審理法輪功案件,幾年來,他經手錯審、冤判法輪功學員十多人。零八年九月,李的妻子從自家二樓樓梯上摔下來;當時摔成粉碎性骨折,住院數月,才能坐輪椅。妻子這一跤摔醒了李剛,才聽進了法輪功學員講大法屢遭中共迫害的真相,自此他再也不管這一類案子了。

十九、周茂盛,新鄉市保溫瓶廠廠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自己作惡殃及家人,兒子結婚不久,出差到外地突然死亡。

二十、衛安國,三門峽市開發區南關村大隊支書,經常配合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監視在家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並在街上貼誣蔑法輪功的標語。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告訴他要善待大法和善惡有報的道理,他說他不信,結果累及他的家人,某年二月四日他的二兒子在麻將場上遭到報應,全身不會動,眼看不見,不會說話,送醫院搶救,生命垂危。

二十一、周玉蘭,新鄉市利民公司家屬院居委會負責人。某年正月十五日晚,法輪功學員在新鄉市利民公司家屬院內貼了幾十張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可到天亮,居委會負責人吩咐有關人員把大法標語全部撕掉。第二天正月十六早上,她老伴老吳突然從機動三輪車上摔下,當時不省人事,趕快送醫院搶救,至今住院未癒。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之流誣陷迫害法輪功以來,周玉蘭身為居委會負責人,不顧本公司家屬身心受益於法輪大法的事實,為自己一己私利協助迫害本單位法輪功學員,經常辱罵大法與師父,罵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學員送派出所,帶領邪惡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騷擾,逼法輪功學員交罰金等。

二十二、田勤,淮陽縣北關派出所所長,跟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其惡行已禍及其子。其兒子得了一種怪病,檢查不出是甚麼病。

二十三、丁某某,滎陽縣某村組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他在一位法輪功學員面前說:「我敢罵你師父。」這位學員勸他說:「你罵對你自己沒有好處。」他說:「我看你的師父會對我怎麼樣?」那幾日,他一看到法輪功學員就罵大法。他看了中央電視台報導四二五的造謠後,他說:「法輪功的人老多,怎麼不用機槍把這些人都打死,看他們還去不去中南海。」沒多久,他的女兒在去學校的路上被一輛摩托車給撞死了。二零零零年七月,當地幹部怕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丁某和村幹部一起監視法輪功學員,並每天彙報,最後鄉派出所把八名法輪功學員誘騙關押在拘留所裏十五天。同年八月,他的妻子的闌尾炎做了手術,之後他本人又得闌尾炎也做了手術。後來他養狗想發財,財沒發成,卻賠了萬元左右。二零零一年他因土地糾紛,他的一塊地至今還荒著。二零零一年七月,又因選村支書被人持刀恐嚇,告狀也沒人管。

二十四、毛廣才,鄭州市管城區城東路派出所原指導員,四十五歲,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帶領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和拘留,並因此而「立功」,被提升到管城區「六一零辦公室」工作。法輪功學員多次勸說並告訴他「善惡有報」的道理,但他依舊執迷不悟。「一人作惡,全家遭報」,其父親在二零零零年得病成為植物人,已死亡。

二十五、秦金鑄,原周口市交通局副局長,充當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工具,暗中指使人舉報監視,縱容兒子秦衛東(周口市隆達發電有限公司熱工部職工)監視打罵法輪功學員。秦氏父子為了保住官職地位,勾結公安不法人員,重判法輪功學員三年勞教,並毒害年幼的孩子,灌輸仇恨,剝奪正常的探望權。秦衛東因此遭到報應,得怪病,頭髮、眉毛成塊脫落,眉毛至今未長出。秦金鑄之妻縱子行惡,並造謠誣陷,事後不久,哮喘病發作,又差點遭車禍。

二十六、楊元濤,周口市交通局長,曾多次配合邪惡,助紂為虐,對本單位及下屬機構的法輪功學員非法監控、抓捕、關押、勞教、停薪、停職。特別對從勞教所回來的法輪功學員暗中指使惡人監視,不讓上班,不發工資,並提出不寫保證不讓上班的無理要求,使法輪功學員一直處於經濟困境,楊元濤還曾說過把師父的法像放在讓人上車的地方。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晚楊元濤的兒子楊××的二十三歲生日,在宴請賓客的喜慶中,酒後駕一摩托車外出送朋友,在回來的路上,撞在別人停在路邊的汽車上,當場身亡。這是老子行惡,兒子遭殃。

八、天災人禍

(一)蝗災與劇毒污染

二零零一年夏天,河南省八個市三十五個縣出現嚴重蝗災,發現大規模蝗群二百三十個,各地全力以赴治蝗減災。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十一噸劇毒品氰化鈉流入河南洛河,洛河河水氰化鈉含量立即超過標準三百倍,受污染的河水以每秒鐘三千立方公尺的流量順流而下,嚴重威脅洛河沿岸數百萬民眾安全。氰化納毒性極大,常人誤食零點三克即可致命。十一噸氰化納流入河水,非同小可。事故發生後,據新華網報導,中共洛陽市委和市府緊急動員,出動數千人趕赴現場,在洛河宜陽縣甘棠村段和洛寧長水鄉長水大橋,建了兩道臨時堤壩,向河中撒石灰、漂白粉,以防被污染的河水進入市區。但已有家畜中毒死亡、村民中毒,只是據稱沒有發現人員中毒死亡。

事出有因,絕非偶然。二零零零年聖誕節洛陽大火慘案發生後,河南省委、省政府不思己過,卻企圖以陷害法輪功向江澤民獻媚來立功補過。不久就發生了駭人聽聞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天安門自焚事件」早已被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各國際組織認定是一起嫁禍於法輪功的偽案,而主角是來自河南開封的王進東、劉雲芳、劉春玲等。此事河南省委省政府決對脫不了干係。

(二)滎陽市不法之徒招致連連惡報與災禍

據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至二零零二年元旦,河南滎陽市因破壞大法及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報應的就有三十八人,有政府官員、商人、警察。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滎陽市高村鄉法輪功學員進京依法上訪,七月十九日法輪功學員在北京被非法抓捕,滎陽市公安局接到駐六一零辦傳真後,急匆匆進京接法輪功學員。有個惡警行車到黃河橋南頭看到一輛轎車誤認為是抓回高村法輪功學員的車,瘋狂的大叫:我要撞死你們!並急速向轎車撞去。結果自己車毀人亡,暴死在黃河橋頭上。而滿載高村法輪功學員的車與該惡警的車是在三分鐘之前相遇。後來滎陽市各派出所接到暴死通知,秘密在市局開了追悼會。這個惡警把自己送進了地獄,做了江氏的陪葬品。

二零零一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滎陽市供銷社土產商場發生火災。在這場大火中有四十八人喪生。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大概是九點多鐘,位於萬山路北中段路東電纜廠著火,經濟損失上百萬元,據內部透露,此電纜廠是政法委書記馮松茂等人的私營企業。

二零零二年元旦,滎陽市政府官員以出差為名用公款開轎車遊玩途中發生車禍,有三人當場死亡,其餘重傷。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滎陽市公安局四名警察開車到劉河鄉鞭炮廠搜集鞭炮,在返回途中,鞭炮突然起火,司機傷勢嚴重,送醫院搶救,醫藥費十六萬元人民幣。據透露四人中一人殘、三人亡。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鄭州市區及周邊突降冰雹,滎陽也同樣遭受冰雹之災,峽窩、小官、王村受損嚴重;鞏義市米河與滎陽交界處多人死亡,農作物幾乎全毀。

(三)周口市警察集體中毒、洗胃

二零零二年九月七日,周口市七縣二市一區的各公安局負責人及各縣市區派出所所長,在周口市川匯區大酒店召開為期兩天的全區治安工作會議。會議結束的最後一頓飯分別在川匯、天運兩個大酒店就餐,就餐後,參加會議的警察(除幾個人之外)在回家的歸途中均出現了頭暈、上吐下瀉「食物中毒」的症狀,紛紛下車買治拉肚子的藥吃,到家後就急忙到醫院洗胃、掛吊針輸液。周口電視上報導了此事。這次中毒人數達七十二人之多。據說是因為食物不新鮮所致。

究竟是食物中毒還是思想中毒?是倒霉還是集體遭報應?近幾年這些警察的頭頭腦腦們追隨其主子迫害真善忍信仰,動不動就打罵煉法輪功學員。鐐銬、警繩、電棒、插胃管……所有的酷刑全用在煉功人身上,這不遭報了吧,先讓他們嘗嘗胃管的滋味。

結語

在整理這份遭報案例資料中,筆者的心情一直很沉重。生命是珍貴的,作為萬物之靈的人,更是尤其珍貴。看到如此眾多或因為無知受騙作惡而遭報,或為一己之利、一己之偏見、一己之麻木而遭報,或故意為惡而遭報,確實觸目驚心。雖說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遭報都是自己作惡的必然結果。可依然為這些生命的沉淪感到深深的遺憾和惋惜。《西遊記》中講到人生三大難:人身難得,中土難生,佛法難聞。這不是小說家的戲談,而是有深刻的寓意在裏邊。就今天而言,我們是如此幸運,我們真的都遇上了:得到了人身,生在了中土,而且適逢法輪佛法洪傳於世。可是,萬幸中的大不幸卻是,在真的遇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最珍貴最美好的東西時,自己卻錯過了,而且不只是錯過了,反而在邪黨的欺騙宣傳和利益誘惑下犯下了迫害正信、迫害佛法修煉者的彌天大罪,有的因此而墮入地獄,將承受永無止息的天懲。悲哉!惡報,並不是我們修煉者所願意看到的,整理出來不是為了宣洩仇恨。一個個用生命、健康、幸福為代價,告訴給我們的善惡有報的天理,人們沒有理由不去正視;上蒼賜給我們及家人生命,我們應倍加珍惜。古往今來,迫害正信的哪有一個落得好下場?我們為這些生命的悲劇而嘆息,同時希望還有機會贖罪悔過的人,抓住所剩不多的機會,盡力彌補自己的罪錯,為自己有個好的未來創造理由。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珍惜他人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被無神論障礙了你的雙眼,不要被眼前的一時利益影響了你的是非判斷,面對善與惡、正與邪,以自己的理性和良知,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份美好的未來吧。

(全文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