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迫害法輪功的官員、惡人遭惡報實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善惡有報是天理,是真實不虛的,從下面一個個實例中,我們也看到了,作惡者的下場也是很慘痛的。在中共迫害修煉佛法「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帶動了那些不分善惡和為著自己的利益不敢分善惡的人隨從,下場是可悲的。我們真心希望所有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能正視以下這些惡報事實,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的安危當玩笑。一旦惡報,後悔晚矣!

「上海幫」主力幫兇黃菊:高升未滿一屆 即惡報死亡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江系「上海幫」的重要成員、中共政治局常委黃菊,在北京病亡,年69歲。黃菊連一屆「常委」都沒做滿就病死,這無疑是江澤民集團的一大凶兆。黃菊是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特別是在上海當權期間,賣力迫害法輪功,曾於二零零四年在愛爾蘭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告上法庭。

「上海幫」主力幫兇陳良宇:二零零六年遭惡報入獄

二零零六年,江澤民親信、江系「上海幫」重要成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中共政治局委員陳良宇被查處。陳良宇在上海當權期間,也賣力迫害法輪功,真是惡報來的快。

寶山區公安局國保處警察魏志耘夫婦暴斃

魏志耘,女,二零零五年,自寶山區看守所調入寶山區公安局國保處,專司迫害法輪功,同年加入中共邪黨,因迫害法輪功得力,後提升為國保科長,年薪十多萬。二零零六年,上海開「六國峰會」期間,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志耘獲邪黨獎勵一萬元。

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認識魏志耘的法輪功學員對她講真相,勸誡與救度她。魏志耘卻魔性大發,叫囂:「我不相信因果,共產黨給錢就為它辦事,人總要死的,無所謂。」並惡言詆毀法輪功創始人,認為自己年輕,口出狂言要和法輪功創始人比比「看誰活得過誰」。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也就是魏志耘口出狂言二十多天後,她正常開車到單位上班。上午開例會之前,她正撥打著手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隨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睜,暴斃而亡,死狀慘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腫脹,屍體變形膨大。包括魏志耘在內的任何人都不會想到,惡報來得如此快,如此慘,當年魏志耘四十二歲。

魏志耘的暴斃在上海寶山區警界引起震動,上海中共黑惡勢力為掩飾心虛,也為了給手下打氣壯膽,以繼續維持迫害形勢,於是以重金「安撫」家屬。魏志耘的丈夫在上海寶山區某單位擔任領導工作,在妻子作惡遭報後,他不但沒有從中反思吸取教訓,反而欣然接受了上海邪黨拋給的十五萬元所謂撫恤金,享受著所謂烈士家屬的名頭。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魏志耘的丈夫對一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惡言相向,並咒罵。兩天後,他下班回家,到住宅樓下欲取鑰匙開門時,突然身體失控,幾乎不能動彈。後送醫院搶救,被診斷為腦溢血,隨即進行手術。醫生打開其顱骨後,積血噴出,不治死亡。

上海市提籃橋監獄惡警成玉標遭惡報暴死

上海市提籃橋監獄是凶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惡警成玉標是上海提籃橋六監區獄警,中共邪黨黨徒,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後遭惡報,殃及他的妻子。二零一二年三月,其妻在小區門口突遭車禍,人被撞飛六米遠,當場死亡。

上海閔行區610施文清遭惡報得癌症

上海610惡人無法無天,閔行區610的施文清遭惡報得癌症,仍狂妄至極:「管甚麼法不法的,有權就是法!」

上海原國保副處長杜建明遭報得血癌

杜建明,原上海市徐匯區國保處副處長,主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後調任徐匯區田林派出所指導員。杜建明迫害了很多的法輪功學員,現遭到惡報,得了血癌。

上海市普陀區居委會書記遭惡報患癌症

韓玉琴,上海市普陀區清澗八街坊居委會中共邪黨書記,其丈夫是公安人員。該地區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文件都有韓玉琴的簽名。現韓玉琴已遭惡報,身患惡性癌症,家人可能對她隱瞞了病情,她還在該崗位做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希望韓玉琴能早日悔改,不再做壞事。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腎移植科負責人遭惡報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因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遭惡報。副院長、泌尿外科主任王國民,因心臟病入住心內科監護室,按照心肌炎治療無效,於2007年4月6日植入人工起搏器。王國民是中山醫院泌尿科和腎移植科的總負責人。現在該科的腎移植已基本停止。

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活摘器官被國際起訴

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因參與非法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牟利,於2006年7月,在美國波士頓參加2006年「世界移植大會」期間被起訴。

上海徐匯區看守所惡警丁雋遭惡報被判刑

丁雋,上海徐匯區看守所三樓(關押男性人員)惡警,經常威脅、折磨、毒打被綁架的大法弟子。2000年10月,丁雋拿來一根約束帶(牛皮),將大法弟子張勤雙手一前一後銬住,然後罰站。三天三夜後,張勤的腿又粗又腫,後來送提籃橋監獄醫院急診。醫生說快送外面大醫院治療,可能要鋸腿,晚來一天,腿就保不住了。丁雋為了推脫責任,告訴張勤家屬說是張勤自己生重病,讓送醫藥費。後來張勤的腿爛了大大小小三個孔。天天送醫院治療,過了兩個月才好。

2000年12月,大法弟子蔣業祥在一進看守所,就遭到丁雋的毒打,在嚴寒的冬天裏,丁雋讓蔣業祥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後,拿來冷水,一遍又一遍的往蔣業祥身上澆水。然後,又拿來手銬,反銬蔣業祥的雙手,用腳踹著蔣業祥的背,雙手反覆向上拉手銬,一邊拉還一邊說,「我就是魔鬼,你只要在我這兒,我就讓你的半條命死在我這兒。」後來,蔣業祥絕食,看守所把蔣業祥吊銬三天,然後丁雋強行帶蔣業祥到監獄醫院灌食,在醫院裏,丁雋對蔣業祥張口就罵,抬腳就踢,當時在場還有很多警察和醫生,但都熟視無睹,好像就是應該的。當蔣業祥提出要小便時,丁雋說了一句,「忍著」。

蔣業祥第二次絕食時,丁雋把蔣業祥雙手反銬在欄杆上,找來被幾個關押人員,用鐵調羹撬開蔣業祥的牙齒,捏住蔣業祥的鼻子,然後,把飯強塞進去,然後,用髒的抹布堵住蔣業祥的口,幾乎使蔣業祥窒息。蔣業祥在被吊銬三天後,雙手全部浮腫。

看守所讓大法弟子楊育暉在上級檢察時,說一些生活條件好之類的假話,楊育暉拒絕配合,丁雋當眾威脅說:「我要讓你只剩半條命。」

丁雋在2002年把被關押人員打死,後被判刑六年。

上海提籃橋監獄惡警傅克琥因惡報入獄

傅克琥,上海提籃橋監獄惡警,五監區(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監區)教導員,在迫害大法弟子高峰時,調到該監區。主張暴力逼迫大法弟子「轉化」,一手策劃和實施對大法弟子楊育暉的極端暴力迫害(詳見明慧網其它有關報導);他還衝進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復旦大學研究生何冰鋼和英國留學歸來的李亮的禁閉室中,直接暴力威脅和恐嚇,要讓他們「開摩托車」(一種暴力折磨)。平常,他勾結他的親信沈言榮(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青年實驗中隊的中隊長),變換招數折磨大法弟子。監區養過一隻蟈蟈,他曾每天掐掉蟈蟈的一隻腿,最後再看著沒腿的蟈蟈慢慢死去。那個替警察養蟈蟈的刑事犯說:沒見過這麼狠的人。罪惡終有報,後來,傅克琥因收受周正毅家屬賄賂的一輛九成新轎車而被刑事拘留。

中共酷刑:開車拖拽
中共酷刑:開車拖拽

上海女子監獄惡警運用心理實驗邪術搞迫害而遭惡報

上海女子監獄惡警非常邪惡的運用心理實驗邪術,傷害和控制法輪功學員。害人終害己,無論是犯人還是警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心理變態,例如,一天深夜,淒厲的慘叫聲劃破死寂的監區樓面,一個犯人趁另一個犯人熟睡,把一瓶滾燙的開水兜頭澆下去。牢門都鎖住了,鑰匙好半天才拿來。在這個不短的空隙中,又一瓶滾燙的開水淋下去。行兇者還用椅子打對方。所有的人眼睜睜看著無能為力,只聽見受害者撕心裂肺的嚎叫,極其恐怖。這一起嚴重的獄內犯罪案件,究起原因來,二人並無深仇大恨,也無明顯矛盾,僅為不值一提的生活小事犯案。而行兇者本也不屬於暴力類型的犯人,相反都認為她相對比較老實。監獄方面有意淡化事件的影響力。其實,犯人們都知道,整天生活在整人和害怕被整的環境裏,遲早會發生這種事。經常的,你會看到某個犯人突然就歇斯底里了,比瘋人院還可怕。因為這件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骨幹、該分監區姚中隊長被調離。

閘北區「六一零」方建榮參與迫害 禍及家人

方建榮,上海閘北區「六一零」人員,多年來一直指揮並直接參與對閘北區內眾多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如馮蓉霞、喻培英、金惠珍等的監控、綁架、抄家、勞教、判刑等迫害罪行。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方建榮講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但他還是一味地作惡,如今殃及家人,他的兒子突然死亡,死因不透露;他自己則精神崩潰。古人云:「犯罪達不到極點,刑罰就加不到妻子兒女身上;作惡達不到頂端,殃禍就落不到子孫身上。」受到禍延後嗣的最重懲罰,還不驚醒?

上海居委書記誣陷法輪功學員 惡報殃及妻子

余俊群,上海市徐匯區石龍路佳麗苑居委書記,家住徐匯區百色路匯成四村9號樓101室,長期利用職權誣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袁秀芳等,大法弟子和其講真相,他也不相信,終遭惡報,殃及妻子,他的妻子才五十三歲就得了肝癌,五個月後死亡。

上海「老娘舅」系列節目編劇人夏袁壽遭惡報 禍及家人

夏袁壽,男,近70歲,為上海滑稽劇團編劇本,妄信惡黨對大法的誣蔑造謠,肆意構造誹謗大法的不實劇情,通過上海東方文藝頻道「老娘舅」節目毒害世人。近期,他次子夏某某過年前因身體不適住進醫院,診斷為肝癌,暴病死去,年僅41歲。

上海和全國各地一樣,惡人惡報的事例越來越多。法輪大法弟子真的是為你們好。還在參與迫害的官員們啊,請冷靜下來吧,做官是一時的,做人是一世的,生命是永遠的,請好好想一想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