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惡徒的醜事與惡報事例(2)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謀殺情婦與被情婦謀殺以及與情婦共同作案所得到的惡報

重慶市綦江縣三江鎮派出所原所長歐川,在其任職期間,積極追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八月由他帶一幫惡警闖進法輪功學員張某某、杜某某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大法講法錄音帶、煉功帶。歐川吃喝嫖賭俱全,曾雇黑社會殺手殺死他的情婦,並殘暴分屍,企圖毀滅罪證。但兇手的另案犯供出了歐川的罪行。歐川已於二零零八年被抓捕歸案,等待歐川的必是法律的嚴懲。

黑龍江佳木斯市順和派出所所長李大魏,上任後,大肆搜刮民財並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之徒。他不但騷擾、綁架自己轄區內的多名法輪功學員,甚至還跑到敖其鎮去綁架四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七月,他與本所一名惡警將他的情婦殺死並碎屍。在鐵一般的人證物證面前,李大魏對他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後來他被執行槍決。

安徽蕪湖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周其東,迫害法輪功最為賣力,他制定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控制和精神洗腦的迫害政策及株連制度。他曾指令出動警力二千九百多人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八次清查登記,利用當地媒體《大江晚報》污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

周其東個人生活極其敗壞,他為擺脫情婦孫某的糾纏,多次與繁昌縣南征水泥集團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趙征和密謀殺害孫某。趙征和指使上海能洋公司經理楊謀能糾集身負命案在逃的王長春、袁政實施兇殺計劃。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中午,他們在孫某家門前對其猛刺二十七刀,致其死亡。案發後,又查出周其東的貪污問題,貪污公款數額巨大。

吉林省黃泥河公安局徐連照在二零零三年前,緊跟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誹謗大法,罵大法師父,對法輪功學員抄家、罰款。在二零零三年新年前幾天死於情婦手中,被分屍後投進大河冰窟。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前進區十九委片警王月仁,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賣力,二零零一年底被提為前進公安分局奮鬥派出所副所長。王月仁在抄法輪功學員家時,法輪功學員勸他不要做破壞大法的事,免遭惡報。他卻說:「我就不怕惡報。」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晚本該他值班,他卻帶著情婦到當地農墾大廈包了一個標準間。第二天一早回局開會時,他把配槍忘在了枕頭下。其情婦發現後把槍帶回家了。因一夜未歸,那女人的丈夫追問她昨晚上在哪兒過的夜,話不投機,兩人就吵了起來。其情婦忙亂之中掏出手槍把丈夫打死,然後又返回大廈給王月仁打電話。王月仁到大廈後把手槍的撞針調了,又教她怎樣處理屍體。事後,其情婦仍覺得不安,又找另一個男的到飯店商量這事,結果被人聽到,舉報給公安局。後來三人都被抓了起來。

死前情婦要名份,死後情婦搶財產

山東省沂水縣電業局長梁志彥,十分歹毒。他曾私自開公車撞傷三人後逃逸,被人順著機油痕跡找到家,無法抵賴,只好讓司機頂包,賠償醫療費用。他迫害起法輪功學員來毫不手軟:開除留用、停發工資、分樓房時不給,直接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經濟損失數十萬元。

梁志彥在沂水中心醫院常年包一高級病房,平常就去療養、鬼混。他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患絕症,上濟南檢查,醫生說又是肺癌、又是胃癌。上北京301醫院醫療時,還不忘包著賓館的高級客房與情婦鬼混。

因為住院開支實在太高,保險公司想辦法,好不容易把梁志彥從北京騙回,他又住進沂水中心醫院,光醫療費用就幾百萬元,然後痛苦死亡。臨死前,其情婦抱著私生子,到沂水中心醫院找他要經濟賠償、要名份,鬧得沸沸揚揚。眾人對其無不唾罵。

廣東省吳川市副市長梁悍澤在二零零零年分管教育系統期間,強迫一中師生攻擊、誣蔑法輪功。過後梁悍澤在湛江猝死,八個情婦出來搶奪家產。

河南省漯河市南街村主任王金忠,生前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態度十分惡劣,將南街村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罰款,還曾將法輪功學員趕進豬圈。王金忠於二零零三年七月份突發心肌梗塞死亡。死後被人打開其專用的保險櫃,首飾、錢物、存摺、現金數目之大令人咋舌,光現金就有兩千萬,還有多本房產證。追悼會上,幾個抱著孩子的女子以「二奶」的名義要求分割財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