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五)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接上文)

五、五常洗腦班的罪惡

(一)、曝光五常市洗腦班及其首惡

五常洗腦班,是由中共中央政法委、610授權,黑龍江省政法委、610直接操控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610是凌駕於憲法之上的非法組織,相當於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是中共邪黨專門利用來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直接工具。五常洗腦班所用的迫害手段花樣繁多,且陰險殘忍至極,而且多年來不斷的向外地傳輸著邪惡的「經驗」,因此多次受到中共中央、黑龍江省、哈市,政法委、610頭子們的表彰。中共中央政法委的610頭子曾親自到該黑窩進行所謂的慰問指導,所以該黑窩以付彥春為首的惡徒更加殘忍、猖狂和肆無忌憚。五常洗腦班就是一座人間地獄,罪惡累累,罄竹難書。

該黑窩成立於二零零零年,由財政直接撥款,先後搬遷過四處,現在該黑窩藏匿於五常市計生局院內的後樓,為了掩蓋其罪惡,對外掛牌是「五常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五常洗腦班多年來不僅大量迫害黑龍江省內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外省、市、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該黑窩遭受迫害。

五常洗腦班2000年--2002上半年在五常市委黨校院內
五常洗腦班2000年--2002上半年在五常市委黨校院內
五常洗腦班2002下半年─2003年在五常市審計局二樓
五常洗腦班2002下半年─2003年在五常市審計局二樓
五常洗腦班
五常洗腦班 2004年 - 2009年在五常市種子公司三樓
五常洗腦班2009年
五常洗腦班2009年 ─ 現在在五常市計生局院內

五常洗腦班首惡付彥春,男,五十來歲,現住五常市內。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是直接迫害者。付彥春,任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專職是五常市610主任,主抓「黑龍江省五常市洗腦班」,任校長。

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首惡
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首惡 付彥春

付彥春心狠手辣,邪惡凶殘。本是五常市牛家鎮興家村牛家窩棚,一個不學無術的小二流子,結婚後在五常市紅旗鄉坎楞村東,李家磚廠幫他的岳父呂振方管理磚廠。因該惡徒流氓成性,驢脾氣暴躁,常打妻罵子。一次在毒打妻子之後,又一頓大耳刮子,致使結髮之妻口吐白沫兒,倒地身亡。其岳父呂振方一方面心疼自己的外孫女兒,不想讓一個已經沒了媽的孩子再沒爹,另一方面攝於付彥春的淫威,只能含恨忍下了這口怨氣。

付彥春僥倖躲過此劫後,不但毫無悔意,還繼續作惡。後來被在市財政局工作的哥哥付彥俊弄到市裏。九九年7.20正在市政法委當司機,因與江氏流氓集團惡性相投,為達到其升官發財的目的、專營投機、上竄下跳,專門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每次迫害法輪功學員之前,他都酗酒,光著膀子,叼著煙捲兒,滿口髒話,不堪入耳。他自己都說:「我是牲口,不是人」。在洗腦班,他公開叫囂:「我這裏就是流氓集團!」侮辱謾罵法輪功學員時,語言粗魯、卑鄙下流。酷刑折磨手段極其殘忍囂張。常說:「我就是惡人榜上的惡人」「打死能咋的?」「我不怕遭惡報」。

朱憲福在任期間付彥春與其勾結,狼狽為奸,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不計其數。據知情人透露,零八年初,付彥春從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的錢中拿出十多萬元,賄賂當時在任的五常市委書記裴軍,從而由一個打手魔變成了市政法委副書記,專職五常市610頭子,五常洗腦班惡首。付彥春的惡行也隨之越演越烈,緊緊跟隨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在黑龍江省610的直接授意下,與哈爾濱、大慶等省內各地610、公安系統相互勾結、瘋狂綁架和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人殘暴成性,手段恐怖之極。對綁架來的大法弟子無論男女老幼,都進行威脅、恐嚇、大打出手,把法輪功學員當作發洩自己魔性的對像。滅絕到了人性皆無,禽獸不如的瘋狂地步。據五常市醫院醫生透露,五常市610曾多次,把因忍受不了酷刑而吞進釘子,吞進手錶等鐵器的,法輪功學員送進醫院搶救。

據不完全統計十三年來,被付彥春直接操控、綁架、關押、酷刑折磨、殘毒迫害、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已超過四百多人。其中有被逼瘋的;有被致殘的;有被迫害致死的;還有被勞教、判刑的;還有的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還有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也有被敲詐勒索的傾家蕩產的。

付彥春 辦公電話 0451-53526327 手機:13936017177

* 五常洗腦班 首惡 朱憲福

朱憲福,男,六十多歲,轉業軍人,家住五常市內。是一九九九年在任的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七二零」之後,就專職五常市610主任,五常洗腦班書記,緊緊追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組織、策劃和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是五常洗腦班的組織者,也是五常洗腦班成立以來從始至終的直接責任人。直接操控、指使付彥春、劉曉玲、荊棘等人酷刑摧殘迫害法輪功學員,然後再以偽善的面孔出現,放出風或捎出口信,暗示交錢放人,從中達到勒索錢財、撈取政績的目的。在職期間曾直接策劃和勾結十多位法輪功學員的在職單位領導,簽字給市財政局下達扣發工資的通知。是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的密令的,直接實施者。

洗腦班首惡
洗腦班首惡朱憲福

朱憲福退休後仍在610、五常洗腦班當謀士,名義上管理食堂,表面上拿補貼月薪一千元,實質一直是五常洗腦班的謀士,直接掌握、參與密謀綁架、迫害、勒索法輪功學員,從中漁利、分贓。明慧網曾多次曝光其惡行及偽善嘴臉,不但不知悔改卻變本加厲的與惡人付彥春等狼狽為奸,新的惡行不斷。

朱憲福 手機號為: 13115456599

(二)、法輪功學員遭五常洗腦班迫害的部份案例

* 韓志恆:女,三十五歲,家住五常市牛家鎮二屯村,零八年得法修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又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羈押了五個月後,再被劫持到五常洗腦班,在洗腦班裏付彥春、劉小玲等惡徒,強迫看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錄像,又找來從萬家勞教所裏被轉化的邪悟人員對她們進行欺騙和所謂的「轉化」。

* 曹學文,男,六十來歲,五常市牛家鎮人,九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得法修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五常市610劉曉玲、付彥春勾結牛家鎮政法委、派出所、村幹部半夜三更讓當地老百姓叫門,把二屯、四屯、孫家屯煉過法輪功的二十多人綁架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大搞人人揭批過關表態,非得把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昧著良心反過來說成不好才算罷休。四屯有兩人就是因為誹謗大法,當晚舊病復發而送醫院搶救。每個人都被勒索三百三十元現金才能回家。二零零二年秋,曹學文正在家中幹活,被牛家鎮派出所所長任忠帶手下,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曹學文自述被迫害經歷:我在那個邪惡黑窩裏被迫害時,每天被強制灌輸邪黨炮製的那套造謠誣陷的把戲,惡徒付彥春顛倒是非地大放厥詞,隨意刁難、打罵法輪功學員,罰蹲罰站,使用手銬電棍逼迫談歪認識、寫揭批。付彥春酒後更是兇相畢露,十足的流氓惡棍習氣。有時又裝出一副偽善面孔,軟硬兼施。晚間時常聚眾賭博,為了輸贏竟大打出手,鬧得烏煙瘴氣,晝夜不得安寧。法輪功學員長期與世隔絕地被關押在這種黑窩內,精神上所承受的巨大壓力與傷害,外界是難以想像的。

那麼這個臭名昭著的所謂邪惡洗腦班,就是把按照「真、善、忍」 修煉、道德高尚、身體健康、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再洗腦「轉化」成抽煙喝酒、打架罵人、不再學好了,脫離大法後,喉嚨氣喘、舊病復發才算合格,最後還得簽字畫押寫「三書」,敲詐勒索你交上一大筆錢,還得感謝他們的這種所謂「挽救」。

* 劉鳳蘭,女,五常市牛家鎮一位農村婦女,九七年十月得法修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五常市稽查大隊和牛家派出所一群警察,到孫家屯一次綁架了四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何淑蘋、任海霞、王俊英,都被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被每天強制洗腦「轉化」。第三天時劉小玲和付彥春等幾人都到場,還有人錄像,逼迫每個人誹謗大法師父和大法。到了下午四點多鐘,劉小玲說:「劉鳳蘭,你不是不轉化嗎?你一期學不好我叫你學兩期,如果你再不轉化,我把你送監獄。」付彥春也邪惡地說:「如果你不誹謗你師父,下次我叫你踩你師父的法像。」在邪惡的威脅下劉鳳蘭堅持正念,沒有動心。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正念闖出了邪惡的洗腦班。

* 唐淑賢,女,六十三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內,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十月被拉林鎮派出所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家屬還被勒索現金兩千元。

* 關雲華,(張延超之妻)女,三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西黃旗村,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多,關雲華在家中被五常610、國保大隊伙同拉林鎮派出所李洪宇、玄立志等五人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劉宏儉,男,七十多歲,家住五常市牛家鎮二屯,九八年得法修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牛家鎮派出所一幫警察突然闖到劉宏劍家,把劉宏儉綁架到牛家鎮派出所,逼他寫所謂「轉化」書,或說「不煉了」,否則不放他回家。劉宏儉沒配合就被強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家屬被牛家鎮派出所任忠強制勒索了現金五千元,被付彥春強制勒索了一元現金。

* 許豔玲,女,五十多歲,五常市廣播局職工,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下旬,付彥春帶領手下開車到市廣播局將正在上班的許豔玲強行綁架,付彥春抓著許豔玲的衣領,並踢許豔玲,強行把她硬塞進車裏,非法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杜國平:女,牛家鎮農民,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半夜,牛家鎮派出所所長任中,帶著大林子等幾個警察闖入杜國平家,把杜國平強行從屋裏像拖爬犁一樣拖了出來,邊拖邊用手打,用腳踢。拖了一百多米遠,將杜國平的腳趾甲拖掉一個。然後付彥春等人趕到牛家鎮,把杜國平劫持到五常洗腦班,付彥春連續兩天對杜國平進行迫害。當時五常洗腦班正在搞轉化攻堅班。用猶大周合珍、侯樹芝、成傑具體實施迫害。

* 薛貴傑,女,黑龍江省化工建設總公司職工,九六年得法,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薛貴傑從黑龍江女子監獄回家還不到半個小時,就被五常市610、化建公司書記、當地派出所綁架,她拒絕配合,警察就把她從家裏拖到車上,劫持到五常洗腦班。付彥春開始擺出一副偽善的面孔,看她不寫三書,就開始折磨她,三天三夜不讓她睡覺、毒打她、用電棍電她的嘴。一群邪悟者把她按到地上,掐她、掰她的胳膊,造成骨骼錯位,致使手臂轉動困難。最後看她就是不寫,就拿出洗腦班事先寫好的「三書」,四五個人把她按住,掐住她的手往上簽字。

* 何耀鐸,男,家住五常市牛家鎮,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在工地幹活,被牛家鎮派出所大林子帶三名手下,伙同民慶村村長陳波強行綁架到牛家鎮派出所。惡警大林子把何耀鐸用手銬銬在床上,拳打腳踢約一個小時。當天牛家鎮派出所所長任中和村長陳波等將何耀澤強行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在洗腦班連續兩天,付彥春和莫振山對他進行折磨,打耳光,用腳踢,長時間蹲在地上用電棍電,用手猛摳腮幫子。何耀鐸堅定正念,惡人沒有達到目的。付彥春還把他的嘴撬開,用電棍電,逼寫「三書」,放棄信仰。說如交五千元錢就留下,不交錢就送勞教。何耀澤被逼迫的從三樓跳下,腿和腳摔傷不能走動,得雇人護理。付彥春仍不罷休到處搜捕,迫使何耀鐸有家不能回,流離在外。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牛家鎮派出所所長梁春旭、610副主任莫振山,國保大隊隊長戰志剛帶領一群警察,突然闖到何耀鐸家,把他綁架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一個月,然後轉入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十多天、又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十五天,後再將他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 那維臣,男,家住五常市拉林鎮,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九月八日在家中被莫振山等一夥惡警強行綁架劫持到五常洗腦班。當天晚上,付彥春就對那維臣進行了毒打,先是打耳光,然後用穿皮鞋的腳猛踢胸部和臉部,見不起作用就用電棍電,後又逼迫用雙手攥住電棍電,否則就電得更加厲害,最後看沒收到效果就逼著長時間蹲在地上不讓起來。

* 毛瑞華,女,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內,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拉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了三個多月。

* 劉亞輝,女,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九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莫振山等人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了四個多月。

* 梁科榮,男,哈市開發區工商局幹部,家住哈爾濱動力區,哈市法輪功學員。在外地做真相資料時被當地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付彥春強迫六名法輪功學員全部蹲在地上看誹謗大法的錄像,一直看到晚上,然後叫每個人說看到的內容,當問到梁科榮時見不回答,付彥春非常惱火,連續兩個晚上對梁科榮進行迫害,用手銬把梁科榮的雙手反扣在身後,打耳光,用腳踢,用電棍電。

* 王玉榮、趙明、王永濱等,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軸承廠職工,哈市法輪功學員。哈爾濱市軸承廠610王玉濱伙同哈爾濱香坊區委610人員,於二零零四年初將本廠法輪功學員趙明,王永濱,軸承成品九分廠描圖員等多人綁架至五常洗腦班。又在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將正在工作的法輪功學員王玉榮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

* 劉豔春,女,五十多歲,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春季被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轉化」迫害,被勒索了現金六千元。

* 李景成,男,一九五五年出生,五常市酒廠退休工人,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正在自家開的小超市中,付彥春帶著莫振山和國保大隊的幾個惡警突然闖進將李景成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魏秀蘭,女,六十三歲,家住五常市興盛鄉,九七年得法,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610莫振山帶猶大周和珍等人闖進家中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至第八天就吐血送醫院搶救。

* 於麗華,女,五十多歲,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被五常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戰志剛伙同五常市610人員闖進家中搶劫並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被勒索現金四千元。

* 姚麗軍,女,五十多歲,五常市紡織廠職工,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被五常市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610莫振山等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鄒大夫,男,六十多歲,張樹青,女,五十多歲,夫婦,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被戰志剛、莫振山帶手下闖入家中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被勒索現金一萬六千元。

* 李秀梅,女,五十多歲,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被五常市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610莫振山等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張淑文,女,五十多歲,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被五常市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610莫振山等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張亞莉,女,五十多歲,中國銀行五常分行職工,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上午被戰志剛帶手下在張亞莉單位將其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王亞興,女,七十三歲,汪連學,男,四十多歲,母子,拉林鎮人,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被戰志剛和莫振山勾結拉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馬俊華,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內,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戰志剛和莫振山勾結拉林鎮派出所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王汝江,男,四十多歲,牡丹江市鐵路局橫道河子奇峰火車站職工,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初在單位工作時被綁架到五常洗腦班,據說是黑龍江省洗腦班基地在操縱。這次被綁架的有綏化地區、大慶地區、牡丹江地區的法輪功學員,王汝江不配合邪惡,承受了嚴重的非人迫害。

* 張振仁,男,黑龍江省尚志市原北方商場樓層經理,尚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六日上午,尚志市邪惡之徒又開始了新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張振仁在本市北方商場自家承包的櫃台中,大白天被近十來個派出所警察和商場保安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王玉光妹妹等,女,哈市賓縣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她們幾位,被停止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多次去找當地政府、縣610、縣委有關負責人講真相,要求上班,惡黨人員都說必須寫出所謂的「三書」才肯安排工作。王玉光妹妹和妹妹的同事認為上訪符合憲法,沒有錯,她們堂堂正正到單位上班,被當地政府、派出所和縣610勾結提前躲在各辦公室,等她們一到就實行強行綁架,把他們在工作單位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進行強化「洗腦」。在五常洗腦班她們遭到了非法的迫害,付彥春揚言到這裏沒有不「轉化」(放棄信仰)的等等。他們用膠皮管子抽打法輪功學員,用銬子把學員銬在鐵床扶手上,罰蹲等。在身心難以承受的情況下,逼迫寫了「三書」,做了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使她們痛不欲生。

* 常雨,男,家住尚志市一面坡,黑龍江省尚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月末,黑龍江省尚志市在緊鑼密鼓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安排各鄉鎮610人員抓捕綁架大法弟子送五常洗腦班。一面坡610賈全、鄒雲、廷華、大隊書記董廣賢四人於八月十日早七點左右闖入常雨家中,把常雨強制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預謀洗腦三個月。

* 付豔霞,湯華香、李磊新,寧遠鎮中(小)學教師,黑龍江省賓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上午九點,三人在學校上班突遭賓縣610和公安局國保科人員綁架並暴打,慘不忍睹,明白真象的老師和學生紛紛譴責。之後又將他們強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

* 那玉書,女,三十多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香坊區建成機械廠職工,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那玉書正在上班被香坊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林詠梅,女,哈市製藥二廠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迫害後,家屬還被強制敲詐勒索上萬元,因林詠梅家庭貧困,丈夫還在被迫害中,孩子又殘疾,拿不出錢來,付彥春等惡徒就向其單位製藥二廠敲詐。

* 苗豔君,女,哈市軸承廠職工,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苗豔君被劫持到五常洗腦班後,因不配合邪惡,不放棄信仰,只幾天時間就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其中兩次被打得非常厲害。苗豔君在六年前,腿做過手術,有鋼板在腿上沒取出,修大法後一直都很好。第一次遭毒打之後她的腿基本就不能下地,第二次毒打之後就已完全不能行走,去醫院拍片子,鋼板上有九個鋼釘被打出八個,需要手術,苗豔君本人和單位來人都要回哈爾濱住院。洗腦班的惡徒不同意,堅持送五常醫院住院手術,術後還得回洗腦班繼續「轉化」迫害。還被付彥春向其丈夫和所在單位軸承廠敲詐勒索了現金上萬元。

* 谷秀榮、白恩,哈爾濱水泥廠退休職工,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哈爾濱水泥廠的邪惡之徒把兩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期間單位每月要為每個人交四千元現金到五常洗腦班。

* 石 波,男,三十多歲,哈城市規劃局下屬單位哈勘察測繪研究院的工程師,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下午,在吳殿成的指揮下石波在江北施工現場工作時,被單位領導叫回,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石波工作勤奮,技術過硬,是大家公認的好人,他被綁架,給他的父母造成巨大的身心傷害,他的母親千里迢迢從外地趕回,給付彥春打電話,要見兒子。付彥春說見兒子可以,但必須把家中的大法書等全部帶來,家屬未配合。

* 張玉坤,女,五十多歲,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付彥春、莫振山、朱憲福等一夥,翻牆非法闖進張玉坤家,鞋和外衣都不讓穿就將她連拖帶拽塞進警車,劫持到五常洗腦班。付彥春指使打手把張玉坤兩隻胳膊拉直用手銬銬在兩張床中間,強迫她蹲著,還把大法師父的法像放在她腳下讓她踩,對她進行殘酷的精神迫害。

* 王金英、陳晶,女,五常市牛家鎮農民,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被牛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李敏,男,呼蘭區財政局幹部,哈市呼蘭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李敏和妻子杜秀珍被中共當局不法人員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非法迫害了五個半月。

剛到李敏和妻子就被分別用手銬吊在兩個屋裏,不由分說就是一頓毒打,李敏與妻子相互能聽到慘叫聲。後來知道,那裏就是五常市所謂的轉化學校,打他們的是校長付彥春、莫振山、朱憲福、韓光、荊棘等。李敏被折磨了一天一宿,打的李敏死去活來,當時全身都被打成紫黑色。付彥春最為狠毒,手段非常殘忍,並且他還給哈爾濱市公安六處的辦案人員打電話,說李敏三次企圖自殺。他們想逼迫李敏寫悔過書及交待材料。

期間,因李敏在呼蘭財政局上班,他們認為李敏一定有錢,付彥春經常跟李敏說「只要你們肯花錢就能獲得自由」。哈市公安局六處的張耀彬、邢建武、吳儉、李樹欣等人先後幾次到五常洗腦班,每次去時,張耀彬都單獨找李敏所謂的談話,其實就是恐嚇、勒索錢財;哈市610辦頭目祁加民、省610張金鳳先後兩次去那裏,每次他們都對李敏實施恐嚇與誘騙,聲稱如何配合他們,就可以幫忙使他獲得自由。

付彥春三次給李敏兒子打電話約去洗腦班,說要怎麼給張耀彬、祁加民等人送錢,並把他們的電話號碼告訴了李敏兒子。但是,李敏沒有按他們的要求去給他們送錢,他們就惱羞成怒。在二零零五年把李敏非法判刑八年。歷經殘酷的迫害,李敏的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李敏被轉入大慶醫院,在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八時左右與世長辭。

* 張玉娟,女,五十多歲,五常市紡織廠工人,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戰志剛伙同付豔春帶手下在張玉娟單位門口將她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張玉娟不配合「轉化」就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羈押迫害。十天後戰志剛等又將張玉娟非法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在勞教所體檢不合格、被拒收,戰志剛為了邀功領賞,不惜一切代價,請客、送禮、拉關係,硬將張玉娟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迫害兩年。

* 樊玉生,男,哈爾濱雙城市單城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遭強行綁架後被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遭受迫害。

* 苑婷,女,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晚十點多,苑婷單位領導王建民伙同道裏公安局好幾個人到她家,強行綁架了苑婷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了三個多月。在這期間王建民曾經從單位的小金庫拿出現金兩萬元賄賂付彥春,企圖不讓苑婷回來,怕給他單位帶來麻煩,預謀將苑婷送勞教所迫害。

* 盧振香,女,家住五常市雙興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四時,莫振山伙同當地派出所常玉青等四人去雙興綁架法輪功學員。當時很多村民在村中道上拉家常,莫振山等人上前就問誰是盧振香?盧振香看到此景一時不知所措,就被莫振山等人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康秀敏,女,山河鎮刀具廠出納員,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被五常市610莫振山勾結山河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侯雲傑,女,三十多歲,家住興盛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莫振山等人再次流竄到興盛鄉,在邪悟者何燕帶領下到多名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將侯雲傑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付彥春強迫她放棄信仰,寫「三書」,侯雲傑不寫,就用手銬把她銬在兩張床中間,使她蹲不下也站不起來,還不讓睡覺,被連續折磨了兩天一宿,威逼恐嚇強迫罵大法師父、罵大法。

* 張林傑、女,六十多歲,五常市山河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九月,張林傑正在家中幹活,五常市610莫振山帶領手下,伙同山河鎮派出所盧洪福帶手下,開著兩輛警車,一窩蜂的闖進張林傑家。將張林傑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惡徒付彥春強迫她寫「三書「,看誹謗大法的錄像、付彥春每次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時都叫囂:「你們不寫三書,第一步「轉化」,第二步勞教,第三步監獄,再就是上大刑」。

* 王立新、男,三十多歲,哈航集團微發公司職工,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中午,在哈航集團微發公司二零四車間上班時,被平房區公安分局李明洪、郭寶祥及保國派出所一幫警察強行綁架,被非法抄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盧清傑,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長山鄉七星村,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七月盧清傑被莫振山等從家中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付彥春對盧清傑強制轉化沒能得逞,還不罷休,於八月十六日勾結五常市國保大隊戰志剛將盧清傑劫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盧清傑在集訓隊期間被迫害的體重只剩六、七十斤,十二月二十八日人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放回。

* 王永珍,女,家住山河林業局紅衛林場,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被五常市山河屯林業局公安分局三、四名警察到紅衛林場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卞維香,女,六十多歲,家住志廣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十月在家開小賣店,付彥春、朱憲福見有機可乘,看卞維香有錢,就想藉機敲詐勒索,跟土匪綁票兒一樣把卞維香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勒索錢財。付彥春威脅其家屬,如果不拿四千元錢就送勞教。家人無奈,只好把錢給他,才把卞維香接回。

為了邀功領賞,討好上司往上爬,付彥春更是欺上瞞下不擇手段。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五常市委書記肖建春領著哈市七區十二縣派來的人到黑窩參觀學習迫害經驗。付彥春提前就給關在黑窩裏的法輪功學員開會說:「如果來檢查的話,我讓你們怎麼說就怎麼說,你們一定要說吃得好吃的飽,不打不罵,都是說服教育「轉化」的。」檢查來時,付彥春逼迫法輪功學員唱歌頌惡黨的歌曲,戰志剛站在旁邊給錄像。法輪功學員卞維香被用一輛黑轎車拉出去錄像,惡徒們擺放一桌酒席,強迫卞維香必須說法輪功學員吃的好,有肉有魚,強迫其他的法輪功學員手拿著筷子笑。610的李紅、荊棘在黑板上寫誹謗大法的話,強迫大家跟著念。他們在前面看著誰不嘎巴嘴,就記到本上。檢查期間,把焊製的鐵門全部撤掉,怕露餡兒,看出破綻。

* 劉文偉、王秀娟、吳楊,哈爾濱鐵路房產段職工,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八月,黑龍江省哈爾濱鐵路房產段三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付彥春連續三四天半夜上關押女法輪功學員王秀娟的房間,裏面傳出慘叫聲,付彥春還勒令不許叫。他所採用的惡毒的迫害手段,致使有些法輪功學員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產生了恐懼心理,回來後都不敢說。

* 劉慧芹,女 四十多歲,家住山河鎮鄭家屯,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早七時左右,五常610的莫振山伙同鄭家屯村幹部白輝、山河鎮派出所韓曉寧、帶手下開兩輛警車,到五常山河鎮鄭家屯企圖綁架三名法輪功學員,因兩人不在家,陰謀未得逞。就非法闖入劉慧芹家抄家、抓人,劉慧芹因拒絕綁架被惡人揪著頭髮強行拽上警車,劉慧芹在未穿外衣的情況下被強行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迫害。

* 霍常旺,男,哈爾濱鐵路局人事室幹部,哈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上午,哈市610、哈鐵路局政法委610書記張為,伙同哈鐵房產段安全室朱子全,綁架了霍常旺,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同時綁架到洗腦班遭迫害的還有牡丹江車站的一位女法輪功學員。五常洗腦班二十四小時連續酷刑強迫「轉化」,一進去就全部上抻刑,兩手分別被銬在兩邊床上,半蹲不蹲,讓你蹲不下、起不來,強制寫「三書」。

* 張金鳳,女,牡丹江鐵路車務段職工,在橫道河子車站上班,牡丹江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張金鳳在單位被警察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當時五常洗腦班每次綁架三個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叫做五常教育轉化攻堅班。用猶大迫害大法弟子,現在有三個猶大周合珍、侯樹芝、成傑,五常610有李紅、吳爽。

* 夏月華,女,家住紅旗鄉趙家窩棚村,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晚六點多,五常市國保大隊伙同五常610勾結紅旗鄉派出所一行十幾人,突然闖進夏月華家將其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迫害。

* 趙長江,男,大慶天然氣公司機修廠職工,大慶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趙長江的妻子在大慶天然氣公司機修廠領導的威脅與欺騙下,被迫配合他們把趙長江劫持到五常洗腦班。一個多月後,趙長江從洗腦班回來,人們發現他講話不合邏輯、顛三倒四,思維處於極端混亂狀態。一個意志堅強的修煉人出現了這樣的狀況,可想而知他在五常洗腦班經受了多大的摧殘與刺激。

* 石孟昌,男,黑龍江農墾總局建三江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七點多鐘,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的袁新堯、孟繁華等十幾個警察,到石孟昌家中將他和妻子韓淑娟強行綁架到七星拘留所。次日下午四點多,建三江警察孫振軍等人強行給石孟昌戴上背銬腳鐐,經過十多個小時一千多里路的顛簸,於二十一日凌晨四點多劫持到五常洗腦班。

建三江警察孫振軍等人離開之後,付彥春、莫振山對石孟昌進行非法審問,付彥春威脅石孟昌說:這地方是「轉化」基地,不「轉化」也得「轉化」。石孟昌告訴他,修煉法輪功是在做好人。惡徒不但不聽還叫手下拿來電棍「啪啪」閃著藍光高聲恐嚇、威脅著說:「不寫「轉化書」就上大掛,四十分鐘叫你大汗淋淋,電棍在全身上下全部排滿,這時叫你說你就得說、叫你寫你就得寫、叫你罵你就得罵。避孕套給你套頭上,一分鐘你都過不去。還有釘牙籤,不轉化我們有的是辦法,叫你家傾家蕩產,讓你老婆改嫁、叫你家破人亡。每天給你打六十元錢的藥,會算你八百元,不打針幾個人按著給你強行打,一個月就是幾萬元;不轉化整死你,一火化再開個病例條。 中國十多億人少你一個也不算少。」

見石孟昌還不寫「轉化書」,四個人蜂擁而上,電棍閃著藍光,搧嘴巴子、拽著胳膊、把頭按在桌子上,把筆強行塞到指縫裏,強制寫「轉化書」,寫完後,又強行按手印。接著,幾個人獰笑著說:「這回你掉下來了,我們會把它發到明慧網上, 叫你師父不要你了」,等等一些嘲弄、羞辱、詆毀之類的話。幾分鐘後,幾個人又蜂擁而上,又強迫寫「悔過書」、按手印,幾分鐘之後,再次用同樣的辦法強制寫「決裂書」。在這種高壓、恐嚇、威脅、恐怖中,石孟昌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每況愈下,出現冠心病、高血壓、十二指腸潰瘍等多種疾病,無法進食,吃啥吐啥,人瘦的皮包骨頭,行走艱難。就在這樣的狀況下,付彥春還叫囂:「這裏不是養病的地方、不是養爹的地方」。

二十八日晚,莫振山又逼石孟昌寫「三書」,見他不寫,四個人蜂擁而上,按著頭、肩膀、胳膊、手強制寫「三書」,又暴力按手印。這時付彥春進來了,高聲恐嚇道:「把他師父像拿來,讓他自己紮」。這幾個人又撲上來,把釘子塞到石孟昌的手裏,他們拿著李大師像使勁往釘子上捅,付彥春還來扇著嘴巴子,石孟昌被折磨的歪倒在床上,莫振山用釘子扎石孟昌的人中,後給灌救心丸。

就這樣過了十天,石孟倉就被迫害出現冠心病、 高血壓、十二指腸潰瘍、末梢神經炎等症狀,人骨瘦如柴,直到他不能行走,命在旦夕,洗腦班頭子付彥春才讓警察將石孟昌抬回家。

四月三十日晚七點多鐘,石孟昌年近八旬的老母親和妻子看到石孟昌被警察拖架到院內,嚎啕大哭,說:「人在家時好好的,十天的時間就給折磨成了這個樣子,你們怎麼給迫害這樣的?」警察趕緊推責任說,不是他們給迫害的,他們只是負責把人給接回來,其餘的事和他們沒有關係。家人不接收,就僵持了二十多分鐘,石孟昌的老母親禁不住嚎啕大哭,無奈的大聲悲呼著:「是誰這麼缺德把我兒子害成了這樣?」妻子韓淑娟抱起僅剩八十多斤的丈夫說:「這叫我怎麼活啊?屋裏還有七十多歲半身不遂的老父親,這是甚麼社會呀?!」

* 常萍,寶清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寶清市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張新傑,女,鶴崗市蔬園鄉政府公務員,鶴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張新傑在綏化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即將期滿之際,鶴崗市東山區610授意鶴崗市蔬園鄉政府,將張新傑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對家屬謊稱是去學習一個月後再回家。

* 張鯤,男,三十多歲,大慶天然氣公司器材站的經警,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早八點半,大慶天然氣總公司保衛科人員伙同長青一小區警察在單位強行綁架了張鯤後又劫持到五常洗腦班。張昆在五常洗腦班遭受了整整一個月滅絕人性的迫害,妻子前去探望卻不允許見面。張鯤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六十多歲,身體不好,他的孩子才三歲。張鯤被非法羈押、強制洗腦期間,他的家像天塌了一樣,多病的母親哭泣著要兒子,年幼的孩子哭喊著找爸爸,妻子既要照顧老又要看護小,不能正常上班,時常以淚洗面。家人及親朋好友都擔憂張鯤的安危,不解這好端端的家怎麼就被惡黨搞成這樣了?

* 齊長印,男,現年二十多歲,被迫害前是黑龍江大學在校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齊長印在校讀書期間被綁架,中共邪惡之徒對一個剛滿二十歲的學生非法判九年重刑,劫持到呼蘭監獄遭受九年的非人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期滿,當家人去接時被告知,齊長印已經被五常610劫持到五常洗腦班繼續迫害。齊長印剛脫離九年冤獄迫害,又陷入了人間地獄,繼續遭受摧殘迫害。

* 黃維超,男,四十多歲,大慶採油十廠準備大隊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功後一直以「真、善、忍」的理念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在單位、親友、鄰里間人緣極好,但卻長期遭受單位各級領導的威脅和精神上的迫害。每逢節假日,尤其「五一」、「十一」長假單位領導宋曉達總讓他一人沒完沒了的值班,即使正常下班後也要給他加班。從九九年底就一直強迫他「轉化」,說不轉化就送五常洗腦班。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早,採油十廠準備大隊書記李豔輝伙同610人員到黃維超的住所附近攔截、綁架他,要送他去五常洗腦班。黃維超走脫後被迫流離失所。二十天後單位騙他,讓回去上班說不送洗腦班了,但他到單位後就還是被強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何彪,男,大慶市龍鳳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何彪與妻子韓雲華被綁架到五常洗腦班強制迫害。

* 陳岩,男,黑龍江省雙鴨山煤礦職工,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被雙鴨山市610副主任和雙鴨山煤礦610人員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錢厚民,男,大慶薩中二醫院外科醫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醫生錢厚民是一名老法輪功學員,熱心為患者服務,從不收患者的紅包,患者說:「醫院的大夫都煉法輪功就好了」。就是這樣一位好人,一位好醫生,只因為有對「真、善、忍」的信仰,惡黨就多次迫害他,非法關拘留所、看守所,並被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在哈市呼蘭監獄遭受殘酷迫害。錢厚民出獄一年多了,因為他一直不寫所謂「悔過書」,又被警察綁架後強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在五常洗腦班期間惡徒把他弄到裏屋,整天黑暗不見光,把兩手反扣,銬上手銬,站不住蹲不下,直至承受不住,而且還不給飯吃,強迫寫「三書」才能給放下來。錢醫生在被迫害的血壓高至一百八,腿腳有一根筋沒知覺的情況下還要繼續承受著非人的迫害。

* 鐵志傑,男,大慶銀浪庫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早晨,大慶市610人員伙同乘風公安分局警察共六人,闖到鐵志傑的工作單位,強行把鐵志傑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黑龍江省610,向石油公司下屬各單位指定名額,強行把法輪功學員送五常洗腦班轉化。每綁架一名法輪功學員都要由單位出資一萬元給五常洗腦班。

* 王奎,男,讓胡路區井下作業分公司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上午,在黑龍江省大慶市油田公司610授意(分配給一名綁架的指標)下,大慶讓胡路區井下作業分公司宣傳部主任王成、維穩辦主任馬耀強、副主任劉傑伙同下屬綜合配液站的書記范義、小隊隊長楊曉峰等數人,以去前線(通河)上班的欺騙手段,開兩輛車(其中一輛車尾號為:黑E2811,據說是宣傳部的車帶頭)將法輪功學員王奎強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以付彥春為首的惡徒用酷刑連續折磨了王奎好幾天,王奎被迫害的半個身子不好使,一隻腳拖著地,王奎的女兒看後回來總是傷心的哭。王奎的女兒原定於夏天舉行婚禮,就急等著王奎回來擇日完婚。省610和大慶石油管理局610頭子劉希平也都知道王奎被迫害的幾近癱瘓,害怕王奎單位的同事都知道他們的惡行,因此它們三家私下串通好用各種藉口和陰招拖延,迫害王奎幾個月都不放人。

* 葛振明,男,大慶採油三廠工技大隊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八時,葛振明被大慶市採油廠610人員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遭受迫害。

* 丁吉珍,女,林業局職工。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被林業公安局綁架後劫持到黑龍江五常洗腦班遭受迫害。

* 楊建慶,男,四十來歲,大慶市頭台油田有限責任公司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點多,楊建慶被大慶市頭台油田有限責任公司李金文、黃永喜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非法羈押。該培訓學校以付彥春為首的人員私設公堂,嚴重侵犯楊建慶的人身權利,對楊建慶施行各種酷刑,比如給楊建慶上大背銬兩個多小時等,致使楊建慶的身上留有明顯的傷痕,兩隻胳膊全都腫了,皮膚有擦皮傷,整個左側肋骨內外都疼痛難忍。付彥春等人的行為不但給楊建慶本人及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精神傷害和經濟損失,也給整個社會帶來了災難。他們的所言所行完全是黑社會性質的。

* 李業泉,男,原大慶射孔彈廠分廠二車間技術工程師,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上午,李業泉被大慶油田裝備製造集團保衛科、邪黨書記闞德平、射孔彈廠610主任鄭東升等人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姜福林,男,六十五歲,五常市山河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姜福林在興旺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惡意構陷,上午十點,姜福林被山河鎮派出所警察王彥平、鐵牛等綁架到山河派出所。下午四點半山河派出所的韓小寧與董姓警察到姜福林家非法搶走大法書籍。戰志剛將姜福林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三月八日,戰志剛與付彥春勾結又將姜福林劫持到五常市洗腦班迫害。

* 李俊英,女,五十歲,大慶採油一廠工技大隊退休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李俊英開車出去辦事,被採油一廠穩定辦人員綁架後強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私家轎車也被扣留。

* 劉芳,男,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志廣鄉,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清晨劉芳在五常鎮內去工地上工的路上,被五常市誠信派出所的警察強行綁架。戰志剛與付彥春勾結非法拘押迫害劉芳。 戰志剛不但將劉芳綁架到拘留所迫害,還伙同誠信派出所所長齊闖、志廣鄉派出所所長徐海洋等,帶領其手下到劉芳家進行非法抄家,並強行逼迫劉芳的妻子簽字,戰志剛還威脅說,如果不簽字就將其帶走。五月二十三日,戰志剛又與付彥春勾結,將劉芳劫持到五常洗腦班繼續迫害,同時被五常洗腦班殘酷拘押迫害的還有雙城市的法輪功學員徐勝利。

* 楊秀麗,女,大慶乙烯法輪功學員。楊秀麗幾年來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一直流離失所在外,在她生活無助有家不能歸的情況下,大慶610人員又將她綁架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李桂香,女,四十多歲,大慶石油公司物資裝備公司公共事業服務中心職工,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上午,李桂香正在單位上班,被公司公共事業服務中心書記李鳳明伙同本單位與上級610人員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三)、五常洗腦班 惡人錄

* 劉曉玲,女,四十多歲,洗腦班第一任惡首,五常市610辦公室成員。劉小玲,掌管洗腦班期間,是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首,是政法委、610屬下的邪惡工具,心狠手辣,利慾熏心,極力「轉化」法輪功學員,毫無人性,已被迫害的說「不練」的不算數,還要逼迫這些學員寫「三書」,罵大法師父、罵大法、踩大法師父法像,這些還要錄像後,拿到五常市電視台播放,然後還要勒索家屬錢財。二零零二年初,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劉小玲就已遭現報,渾身疼痛難忍,也似乎意識到一些,可過後不思悔改,繼續作惡,不久就得了腦出血,從樓上摔下來,躺在病床上起不來。後來上班時,雖然有所收斂,但惡習仍不改,對法輪功學員破口大罵,後來導致病情加重已不能上班,一條腿已拐。

* 莫振山,男,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莫振山,五常市610副主任,五常洗腦班積極參與迫害者,本性凶殘爆裂,邪惡至極,偽善狡猾兇狠,直接參與綁架、毒打大法弟子,為了私利不惜出賣良心。利慾熏心將自己的女兒安排在洗腦班『幫忙』,妄想著能有一天轉正,成為國家正式公務員。莫振山 手機號 13945764423

* 韓光,男,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第一小學家屬住宅樓,是五常市接替朱憲福的第二任五常市610主任,五常洗腦班頭子。二零零八年調入五常市糧食局黨委。付彥春是第三任。

* 荊棘,女,三十多歲,五常洗腦班副校長。是付彥春的主要幫兇,誹謗大法,打罵摧殘法輪功學員,當上所謂的「副校長」後,積極參與迫害不知天高地厚,十分邪惡。打起人來,能連續打二十幾個耳光子,罵聲不絕於耳,不分男女老少,很多被打的學員比她的父母年齡還大得多。

* 李紅,女,五常市610成員 五常洗腦班成員

* 關爽,女,五常市610成員五常洗腦班成員

萬文博,小名阿名,男,(付顏春的女婿),洗腦班的主要打手。 手機號:13634507000

* 劉維平,男 ,洗腦班雇用的打手 手機號:13100838085

* 付彥伯,男,付彥春的二哥,洗腦班雇用的打手。

* 付建國,男,付彥春的姪子,洗腦班雇用的打手。

* 史興富,男,洗腦班打手

* 黃佔山,男,洗腦班打手

* 周和珍,女,六十多歲,姜佔海,男,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 八二三三廠家屬區。二人是夫婦,周和珍一九九五年前已得了直腸癌,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不但癌症好了,身體恢復健康了,還令原本一個大字不識的她,在幾天內就能通讀三百多頁的法輪大法《轉法輪》這本書。可是由於周和珍沒有真修,被名利心驅使,在哈市女子監獄被「轉化」後,被名利心驅使主動邪悟,用離婚要挾姜佔海同她一起昧著良心作惡,被邪惡利用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作惡多端成了猶大之首。周和珍已知自己已在惡人榜上名列前茅,卻毫無羞恥之心,為了洗腦班給的區區幾百元月薪,領著一群猶大圍攻迫害好人,此人在五常洗腦班非常邪惡囂張,不但逼迫法輪功學員殺雞、殺魚、喝酒,還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就裝成可憐的樣子,跪在地上求其「轉化」。姜佔海在幾年前已遭惡報,癱瘓在床,住在哈市呼蘭區他兒子家,但二人仍不知悔改,還到處亂串,主動協助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

周和珍的手機號是:13804594831

* 佔常增,男,六十多歲,邪悟者。該人曾學法輪功,二零零四年被綁架到五常洗腦班後,被邪惡轉化邪悟後,主動到五常市610迫害法輪功學員,據知情人講周和珍已到外地去參與迫害,現在佔常曾是五常洗腦班邪悟者的頭,正在積極主動的參與迫害。

附:五常市直接參與迫害者下載(17KB)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