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四)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接上文)

四、綁架和關押

* 姜淑芳,女,近八十歲,五常市拉林鎮人。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省政府和平上訪,被哈市公安局特警綁架到雙城市第八小學,晚十二時被五常市公安局劫持到公安局會議室,後被非法拘押在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一週、並強行勒索五百元現金。自此警察騷擾不斷。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北京證實法,在北京被五常市駐京辦警察搜去一百八十元現金,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四十七天,家屬被政保科勒索了五百元現金,又被拉林派出所勒索了八百三十元現金。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姜淑芳在回家的途中,被拉林鎮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當時兒媳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之前已被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家裏只留下了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和一位老人無人照顧,老人有病,走路十分困難。

* 卞維香,女,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志廣鄉。九九年七月末志廣鄉派出所警察,把卞維香開的小賣部的門給踹碎後強行闖入,進行非法大搜捕,貨物被揚了一地,搶走了個人所有的大法書。二零零零年十月,卞維香去北京證實法,被廣場警察強行綁架到前門派出所,為了不給當地政府找麻煩,拒報姓名後堂堂正正返回。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被志廣鄉派出所強行綁架到派出所非法拘押了兩天,被迫寫了過年期間不去北京上訪的保證書,還被志廣鄉派出所強行勒索了三千元現金。二零零一年大學生運動會期間,志廣鄉派出所的警察又到家中,強迫寫下了「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二零零二年卞維香正在家準備過年,被突然闖進的惡警們再一次綁架到志廣鄉派出所,威脅要將其送進勞教所,一天後卞維香正念闖出派出所,之後被迫流離失所二十多天才回家,家人又被派出所強行勒索了一千元現金。之後長期被監視,電話也被監控。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又被志廣鄉派出所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兩個多月。在此期間,卞維香被看守所的警察戴腳鐐手銬銬住,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由別人幫助。二零零八年卞維香被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遭受迫害。

* 陳春蘭,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省政府證實法,被強行綁架到雙城後,連夜被劫持到五常市公安局非法拘押一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去北京證實法,遭強行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五天,家屬被強制勒索了五千元現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到五常市駐京辦後被搜身搶走一百七十元現金,十七日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五十多天,家屬被強制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之後派出所警察不斷的到家中騷擾,被迫流離失所十多個月。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陳春蘭到一同修家串門,被一群突然闖進的警察強行綁架後,被劫持到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曾被帶重腳鐐十多天。

* 王連棟,男,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興盛鄉,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九九年十一月,進京證實法,被天安門廣場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駐京辦,又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五天。

* 劉華國,男,四十來歲。九九年十二月份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把眼角、 臉打得鮮血直流,並死死卡住脖子,把他打倒在地後還騎在身上繼續毒打,拖著他的身子在地上拽,在前門派出所被打咽喉,踢下腹;當晚,被劫持到北京東城區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他的棉褲、棉襖被強行扒下,只允許穿襪子不准穿鞋強迫在地上走,並遭犯人毒打,強迫背監規,七天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戴上手銬,強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一個月,期間強迫寫保證書等。還被尚志市葦河林業公安局金慧生,叢培義、孫雲福,勒索現金三千五百元,街道、片警騷擾不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晚,被當地公安非法抄家後強行綁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被警察強行壓住注射麻醉藥,並將他手銬在床上強行輸液,還被打耳光。被非法拘押一個多月後,又將他異地拘押繼續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被尚志市葦河林業局 610辦公室張振學、叢培義,勒索了現金六百元,回家後為躲避迫害被迫流離失所。

* 李玉華:女,三十多歲。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進京上訪,被強行綁架到五常市駐京辦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五十多天,被五常市政保科艾春明勒索四百三十元現金。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進京證實法被廣場警察強行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又被劫持到天壇派出所非法拘押兩天後,又被劫持到崇文區拘留所非法拘押二十天,遭到惡警毒打、恐嚇。又被五常市政保科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一個多月,被政保科科長劉方勒索了七百元現金,之後一直遭警察上門騷擾迫害,被迫流離失所。

* 王春秀,女,六十二歲,五常市紡織廠退休職工,家住五常市內,九八年六月得大法。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王春秀坐上五常至哈市的火車,準備去北京上訪,當火車行駛到背蔭河車站時,上來一群警察將王春秀等法輪功學員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強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團結派出所的一群警察,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四十多天,家屬被公安局政保科等,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進京上訪,被廣場警察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駐京辦拘押,期間被政保科的警察搜身,搶走現金一千元。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晚,被五常市團結派出所突然闖進家中的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兩個多月,家屬被朱憲福、劉方等人強制勒索了四千元現金;還被610勾結紡織廠停發了工資。

* 魏秀蘭,女,六十三歲,五常市興盛鄉法輪功學員,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準備去北京上訪。當火車行駛到背蔭河車站時,上來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非法拘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三十五天,家屬艾春明被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興盛鄉派出所所長謝敬忠派一群手下,在家中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六十五天。家屬被610莫振山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610莫振山,帶猶大周和珍等人闖進家中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

* 候雲傑,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興盛鄉,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坐上五常至哈爾濱的火車,準備去北京上訪。當火車行駛到背蔭河車站時,上來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興盛鄉派出所所長謝敬忠,派一群警察在家中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四個多月。

* 徐淑蘭,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興盛鄉,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準備進京上訪,在中途被一群警察從火車上綁架,之後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半個月。

* 武鳳華,女、五十多歲,五常市工業局退休職工,家住五常市內,九八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一日進京上訪,在國務院信訪辦門口時被警察盤查,武風華堂堂正正說明來意,就被強行綁架到雞西駐京辦後,又被劫持到哈市駐京辦,期間她被騙填寫了一張,所謂向上反映情況的表格,留了真實姓名後,被五常政保科劫持到五常駐京辦關押了三天,第一天被戴一夜手銬鎖在床上。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七日,在室外煉功被東升派出所警察,綁架到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自此家中經常遭警察騷擾。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上午,被工業黨委書記呂振芳派人找到單位談話,下午被政保科科長艾春明、楊松鵬等,強制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九天。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六日,被楊松鵬帶張小東和一名女警闖進家中,非法搶走了大法書、講法帶後綁架到五常市公安局,之後又被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八天,家屬被政保科勒索了現金一千五百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進京上訪。在火車上被強行綁架到長春車站拘留所,第二天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十三天。回家八天後又得知公安局預將其綁架勞教,自此警察不斷的上家中騷擾,導致武風華被迫流離失所。期間被五常市610付彥春勾結市工業局通知市財政局,非法停發了武風華的退休工資。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五常國保大隊戰志剛伙同佟偉寶、劉波等用欺騙手段將武風華,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拘押。三十日下午又被戰志剛一夥套上黑頭套,劫持到哈市江北張九屯的,一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黑窩。到那裏付彥春就強迫寫「三書」叫囂:「不寫‘三書’,我就折騰死你扔到河裏去,這裏荒郊野外沒人知道!我還能給你打一種藥,讓你稀裏糊塗甚麼都說!我還讓你的女兒輟學,讓學校退回來!我還可以向你家要十萬、二十萬!」之後就是拳打腳踢,並把筆硬往武風華手裏塞。未遂後強迫武鳳華坐鐵椅子、把手銬鎖在椅子上罰蹲,就這樣折騰一宿。並揚言說:「樓上甚麼刑具都有,甚麼鎖地環、上大掛、灌辣椒水都可以給你用;你們說我是惡人,我就是惡人!現在我已經升為政法委書記、610正主任了」。期間戰志剛與付彥春還說他們就是參與謀害大法弟子張延超的兇手。在大法的呵護下,武鳳華從黑窩裏正念走脫。之後戰志剛不斷的到武鳳華家騷擾,伺機迫害。導致武鳳華再一次流離失所。

* 姜麗梅,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和二零零零年九月為證實大法,先後兩次進京上訪,均被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十五天和九天,家屬還被五常市政保科楊松鵬等,強行勒索了兩千和五千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晚,被突然闖進家中的五常市前進派出所的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二十多天,家屬被國保大隊強制勒索了五千元現金,被法制科閻有勒索了五千元現金,被五常市610頭子朱憲福,強制勒索了五千元現金。

* 蔡信,男,七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上午,去市商業局白副局長的辦公室,準備和他講法輪功真相,因不在,只好將材料放在辦公桌上。下午五常市政法科張曉東、楊松鵬強行將蔡信,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二十五天。期間有一天張曉東將蔡信帶到拘留所的樓上辦公室,謊稱鎮郊派出所的兩個警察是哈市來的,蔡信剛進屋他們就上來將蔡信的背心、白襯衣撕壞,讓蔡信盤腿坐在水泥地上,逼問材料來源。一個警察將一瓶礦泉水從蔡信頭頂倒下,蔡信不說,上來一個胖子使盡全身力氣打蔡信一個耳光,打完後躺在南邊床上。另一人手拿訂書機說要往蔡信身上釘,床上警察突然說:別整這老頭子了他有功。家屬被政保科強行勒索了三千元現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蔡信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五常市駐京辦,又被國保大隊的王志明、戰志剛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四天,被戰志剛強制勒索了七百元現金。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蔡信和老伴孔照琴去龍鳳山鄉蔡家街,看望蔡信已患了胃癌的二哥,被龍鳳山鄉派出所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到龍鳳山鄉派出所,第二天被王志明等人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三個月,家屬被戰志剛強制勒索了現金四千元,被五常市610頭子朱憲福強制勒索了現金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四日,蔡信在五常市北掛條幅,被東升派出所一群警察強行綁架(所長當時是侯偉英),當晚被強制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三個多月後被戰志剛等,劫持到勞教所預迫害三年。因檢查身體不合格被拒收。十一月份又被戰志剛、王志明等,劫持到哈爾濱公安醫院檢查仍不合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押到年底,還被戰志剛強制勒索了八百元現金。 期間五常市610勾結五常市商業局,非法扣押了蔡信的工資,並開除了蔡信的黨籍,工資也被降一級(大約三十元左右)。後來蔡信老伴孔昭琴去商業局,要蔡信工資被610莫佔山知道了,又將蔡信老伴工資也扣發了,十個月後蔡信大兒子去要父親的工資,被610強制勒索了三千元現金。

* 張亞莉,女,五十多歲,中國銀行五常分行職工,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上午,張亞麗去市商業局講真相,被政法科張曉東、楊松鵬,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 期間有一天被張曉東帶到拘留所的樓上辦公室,謊稱兩個刑警是哈爾濱來的人找談話,他們對張亞莉酷刑逼供,將張亞麗頭部套上兩個塑料袋,不讓其呼吸,在遭到反抗後又猛擊其頭部,並惡毒謾罵侮辱她。二零零四年六月初五常市委、市政法委下達了,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百天的邪惡指令,張亞莉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都被五常市公安局警察強行綁架、抄家和搶劫。張亞莉被非法拘押了近三個月。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上午,被戰志剛帶人在張亞莉單位將其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被戰志剛帶領手下在張亞莉丈夫的公司,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自九九年‘720’起,八年間,張亞莉遭五常市不法人員強行綁架了七、八次,家屬被勒索現金近八萬元,還不斷的遭受騷擾,曾被迫流離失所不能上班和回家。

* 敖榮學,男,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紅旗鄉。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去北京證實法,被警察強行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後,被五常市公安局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四十五天後,又被五常市政保科科長劉方,勒索了一千四百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被紅旗鄉政法委人員和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到紅旗鄉派出所,非法拘押了四天四夜,期間被毆打,被非法抄家,之後又被紅旗鄉政府楊春光,強制勒索了五百元現金。

* 曹喜峰,男,五十七歲,五常市牛家鎮農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訪,被前門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後將他的衣服扒光,進行非法搜身,身上僅有的一百多元現金被搶,後被劫持到哈爾濱駐京辦。幾天後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牛家鎮派出所周所長等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十五天。被戰志剛強制勒索了二千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一月,牛家鎮派出所周姓所長,強制勒索一千元現金後,被政保科科長劉方勒索一千二百三十元現金。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牛家鎮的610人員曹學峰和牛家鎮派出所所長任忠,帶一群手下,闖到曹喜豐家準備綁架他,他及時發現而走脫。雖然沒有抓到人,可是警察卻三天兩頭,就到曹喜豐家來騷擾與恐嚇,因常年在恐懼中度日,曹喜豐的妻子於二零零五年秋得病,因沒錢治療病情日趨嚴重。二零零六年正月十六,張金龍等又到家中騷擾和恐嚇,導致曹喜峰之妻在驚懼後不幸身亡。之後為了避開騷擾曹喜豐只能流離失所。

* 曹學文, 男,一九五一年出生,五常市牛家鎮鑲黃四屯農民,九七年一月二十三日起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遭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後劫持到五常駐京辦。次日駐京辦的人把曹學文省吃儉用僅剩的八十二元現金給搶去。而在曹學文離開家後,牛家鎮派出所的警察先到家中,利用其家人怕曹學文受苦的心理,恐嚇勒索了一千元現金。姓周的所長帶人,於十九日從北京把曹學文,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了四十五天,家屬又被拘留所所長吳洪章,勒索了現金四百六十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五常市政法委610的劉曉玲、付彥春,伙同牛家鎮派出所、村幹部以欺騙的手段,將在家的曹學文綁架到五常市洗腦班迫害。後因不斷的遭到牛家鎮派出所周姓所長,帶領手下多次上門騷擾,曹學文被迫流離失所。

* 高亞玲:女,近六十歲, 九九年三月六日開始修煉。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兜裏僅有的一百八十元現金和兩支鋼筆被搶走。兩天後又被五常市國保大隊,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拘押迫害了近二十天。期間絕食反迫害,被警察強制灌食,用塑料管往鼻孔裏插,十天後被迫害的送進醫院搶救。政保科強迫家屬來寫「不上訪保證書」,還被強制勒索了兩千元現金。

* 金長鑫,男,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是駐京辦,次日被駐京辦的人非法搜身,搶走了二百四十元現金。之後又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半個多月。被牛家派出所周姓所長,強制勒索了一千元現金,又被五常市政保科科長劉方,勒索了現金一千四百多。

* 陳晶,女,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牛家鎮鑲黃四屯村。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進京證實法,被前門派出所警察綁架到五常駐京辦,次日被非法搜身,搶走現金一百五十元。後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經絕食十三天後被拘留所勒索了現金二百三十元,被五常市公安局白局長、拘留所的閆姓警察勒索了現金兩千二百元。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牛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迫害了一百零七天。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三日,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劉方,強制勒索了現金二千七百元。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被牛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牛家鎮派出所所長滕岩、四屯村長一行四人闖入陳靜家裏非法抄家,綁架了陳靜。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陳靜等人在牛家鎮韓家窩棚,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構陷,牛家鎮派出所所長滕岩帶姜維庫、於廣洋綁架了陳靜等三人,陳靜又一次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

* 關鎖芬,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被天安門廣場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駐京辦,幾天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來天。

* 韓志恆,女,三十五歲,五常市牛家鎮二屯村,九五年十月得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進京和平上訪,被前門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駐京辦兩天。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四個月零三天,期間被非法強制參加五常洗腦班。因室內陰暗潮濕,韓志恆身上長滿了疥瘡。二零零一年二月,被牛家鎮派出所強行勒索了現金五百元,二零零一年四月,被610辦公室的劉曉玲強制勒索了三百五十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五月,又被五常公安局政保科勒索了一千五百元現金。回家後,經常遭拉林鎮派出所警察到家中騷擾、監視,失去人身自由。

* 鄒志遠,男,四十來歲,五常市山河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元旦,進京證實法,被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非法拘押了半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一群警察,搶走了資料和大法書,將鄒志遠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了三十六天。回家後的第二天,政保科以事實不清為由,再次將鄒志遠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期間曾被惡警刑訊逼供,受到嚴重的精神摧殘,家屬還被公安局、政保科強制勒索了現金一萬多元。

* 高玉芹,女,七十多歲,五常市紡織廠退休工人,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五常市團結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幾天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兩個多月。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晚,在五常市杜家鎮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杜家鎮派出所所長佐鳳和帶一群手下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遭受公安局副局長鐘藝文等戴腳鐐、用玉米麵強行灌食等酷刑迫害。

* 張國軍,六十九歲,五常市糖酒公司退休職工,妻子白玉芹,六十八歲,家住五常市內。夫妻二人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張國軍不但祛掉了頑固的皮膚病而且還改掉了以賭博為樂的惡習,以「真、善、忍」為做人的準則,去面對周圍的一切。九九年「720」之後,街道、前進派出所、糖酒公司單位書記,輪番的到家中逼迫寫不煉的保證書,不寫就拿開除工作進行要挾。由於迫害不斷升級,為證實大法,二零零一年二月,張國軍坐上火車準備去北京上訪,在背蔭河站被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拘押,在拘留所公安局政保科的楊松鵬等人,將張國軍已凍傷的雙手撅斷,鮮血直流。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四十天,被勒索了一千五百元現金。回家九天後,前進派出所來人又將二人騙到前進派出所,非法拘押了二十四小時。之後一直被非法監視居住。

二零零一年十月進京上訪,張國軍在天津火車站被綁架,白玉芹在廣場被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二人先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一直睡在水泥地上,在遭受著非人的鼻飼等酷刑的折磨下,奄奄一息的張國軍被送五常市醫院搶救,四十天後在家屬的強烈抗議下才被放出。二零零二年八月中旬,戰志剛帶領王志明及團結派出所的多名警察闖進家,將夫婦二人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被非法拘押的五個半月期間,遭受著公安局副局長陳樹森、戰志剛等惡徒的酷刑折磨。戴手銬、腳鐐,睡濕水泥地,強行鼻飼、藥物摧殘。

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公安局國保大隊伙同團結派出所惡警們,突然將張國軍家的樓房的窗戶砸破,強行闖進室內非法搶劫、綁架,張國軍被迫跳樓後,腿被摔成粉碎性骨折、骨盆摔裂,在他昏迷的情況下,惡警還將他兜裏的一千八百元現金偷走。白玉芹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下,白玉芹的身體狀況惡化,出現了肺腹水和窒息,在生命垂危時,戰志剛還向家屬勒索了二千元現金才允許接人。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張國軍、白玉芹到五常市循禮派出所給女兒取身份證,被戰志剛等非法拘押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半個月。

* 張林傑,女,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雙興鄉,九六年十二月得法修煉。二零零零年四月下旬,雙興派出所警察趙偉東和王建輝等三人闖進張林傑家中騷擾,到處亂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去北京證實法,在廣場被強行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後,被五常市政保科人員劫持到五常駐京辦,三天後被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長陳樹森和政保科戰志剛,劫持到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十六天。家屬被看守所勒索了三百元現金。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被雙興鄉邪黨書記肖傑,帶派出所所長王戰果,警察趙偉東、王建輝闖進家中,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四個月零七天。張林傑被摧殘的身體極度虛弱才通知她的家人來接。五常610 、政保科和看守所各自從她的家人手中勒索五百、二百和四百元現金。

* 張冬華,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晚,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跟蹤,第二天上午在單位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迫害。公安局的人還去抄她的家,搶走了講法帶和大法書等。

* 劉鳳蘭,女,五常市牛家鎮一位農村婦女,九七年十月起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被乘警綁架到瀋陽站前派出所,非法拘押了四天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關押,在這期間家屬被牛家派出所勒索了現金一千元,被五常市政保科勒索。二零零一年七月,牛家派出所關紅玲和五常610付彥春,又帶人到劉鳳蘭家中綁架和抄家,搶走了劉鳳蘭家所有的大法書和煉功磁帶。然後又到法輪功學員寧文舉家把他和劉會芬綁架到村支書孫昌棟家,逼迫他二人看洗腦錄像,對沒在家的法輪功學員,由村裏治保孫召君向每個人強制勒索了現金五十元。從此以後,一到所謂的敏感日,牛家派出所所長任忠就指使手下任斷林、郎勇山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給家庭和孩子都帶來極大的傷害,劉鳳蘭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 張喜華:女,一九五六年出生,五常市文化局會計,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去北京證實法,被廣場上密集的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後,被五常市公安局王志明等劫持到五常市駐京辦,四天後又被戰志剛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二十天,家屬被610朱憲福強制勒索了現金兩千元,被政保科劉方強制勒索了現金兩千元。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晚七時,張喜華正在家中輔導兒子寫作業,突然遭五常市曙光派出所十來個警察破門,闖入室內搶劫後強行綁架到派出所,家中只留下了被嚇的大哭的九歲的兒子,派出所的所長劉雷等為了趁機撈取政績,派手下從派出所拿了一些東西,放到張喜華家去製造假現場,進行栽贓錄像。然後在五常電視新聞上播放,製造謊言,因此得到了市公安局的表彰。後來才知道這是五常市委、政法委、公安局為了配合製造自焚偽案而進行的一次大搜捕,三個看守所一夜間塞滿了法輪功學員。

在被非法拘押期間,五常610的劉曉玲、公安局的局長、政保科的劉方、楊松鵬等各自帶著他(她)們自己的一群手下,每天都到看守所向走馬燈一樣,輪流穿梭不停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迫害,採取各種方式企圖強迫這些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放棄自己的信仰,被迫說不練的人還得被錄製說謊話、罵人的錄像在地方電視台播放。在拘留所期間張喜華是被他們首先看中的「轉化」對像,他們認為只要她被「「轉化」了」就能帶動一大批,所以就被確立為專案者,說是由上面專審。後來他們見陰謀不能得逞就揚言「張喜華壓死也不能放」。

在殘酷的精神迫害下張喜華在後頸部對稱長了兩個大癤子(俗稱砍頭),疼痛致使她十來天不能閤眼、食不甘味導致一個好好的人瘦得皮包骨頭。張喜華承受了八十天的迫害,在她哥哥們的強烈要求下劉曉玲才答應放人。但劉曉玲和楊松鵬還對她哥哥說,「出去也沒用,十天不到就得抓進來」。期間張喜華還被五常市紀檢委非法開除黨籍,降工資兩級,扣除年終工資一個月。家屬還被勒索了現金近一萬元。自此張喜華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張喜華被五常市610朱憲福、政保科戰志剛等串通五常市文化局局長徐華,簽發了通知到五常市財政局,扣停了張喜華的工資。曙光派出所的警察還到張喜華兒子的學校勒令不許給開轉學證書。

* 高金玲,女,四十歲,衛國鄉保家村農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五常市前進派出所警察以查戶口為名,突然闖進高金玲在五常市內臨時租房的室內,得知高金玲是法輪功學員,就將其戴上手銬綁架到前進派出所後,又返回抄家,他們將煉功音樂帶,新錄音機一台都搶走,回來後又逼迫高金玲罵人,不配合,它們就打。又將高金玲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

* 閩證國,男,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被五常團結派出所的一群警察以查戶口為名強行抄家,搶走了大法書,一部影碟機,一部錄放機和一個小CD機,還有講法帶等私人物品。之後又被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迫害。

* 高景波,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農墾一隊。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因向世人講清真相,被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迫害。

* 那彥波,男,四十多歲,五常市拉林鎮紅旗鄉堤楞子屯農民。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在客車上被拉林鎮派出所和紅旗鄉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又劫持到哈市公安七處非法拘押。

* 白玉芬,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五年四月,遭五常市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五常市610付彥春等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十四個月。

* 關勇,男,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內。二零零六年十月拉林鎮派出所警察郝國富、宋東生,突然闖進關勇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兩本大法書後又將關勇強行綁架到拉林鎮派出所,惡警們還逼關勇罵法輪功師父、強制讓說不煉了,關勇不配合邪惡,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

* 劉會,男,四十多歲,五常安家鎮民樂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個夜晚被一群非法入室的警察強行綁架。

* 張淑芬,女,家住雙城市青嶺鄉。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兩點多,在牛家鎮韓家窩棚向世人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構陷,牛家鎮派出所所長滕岩帶姜維庫、於廣洋將張淑芬強行綁架後,又勾結國保大隊戰志剛,將張淑芬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五年五月被國保大隊戰志剛勾結610頭子付彥春,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迫害。

* 姜福林,男,六十五歲,五常市山河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姜福林在興旺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上午十點多,被山河鎮派出所的警察王彥平、鐵牛等綁架到山河鎮派出所。下午四點多派出所的韓小寧與董××到法輪功學員姜福林家非法搶走大法書籍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數日後戰志剛勾結付彥春又將姜福林老人劫持到五常洗腦班進一步迫害。

* 王穎,女,五十多,家住五常市內。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王穎在五常市農貿市場向世人發放神韻光碟時,被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後被劫持到五常市公安局,被國保大隊戰志剛非法押拘在五常市公安局地下室內。第二天又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

附:五常市直接參與迫害者下載(17KB)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