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三)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接上文)

三、邪惡的勞教和奴役

* 趙玉霞,女,六十多歲,五常市拉林一小學校的優秀老教師。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趙玉霞正在家準備過年的東西,突然闖進三個拉林鎮派出所的警察,以談話為名將趙玉霞欺騙到拉林派出所後,將其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趙玉霞又遭綁架,挾持至萬家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奴役和酷刑迫害了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被綁架後又被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非法奴役迫害了一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早八時左右,趙玉霞在哈市粘貼不乾膠貼時,被尾隨其後的警察攔腰抱住,不容分說的強行綁架到哈市道裏公安分局。 家人非常焦急,無數次的掛趙玉霞的手機,都是無人應答,四處找人也不知去向。直到第三天接電話的人才吞吞吐吐的說是哈市道裏公安分局的,叫閆世偉。見面時惡警閆世偉態度非常惡劣,已答應的去取手機等私人物品不但不給,還野蠻的對家屬拍桌子瞪眼,扯脖子亂嚷亂罵,氣燄極其囂張。警察明確說趙玉霞同意做內線特務就放人,否則就勞教。老人因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又被強行劫持到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再次被迫害了兩年。

期間,單位停發了趙玉霞的工資,她給邪黨幹了一輩子,到頭來,六十多歲的老人還要靠打工維持生活。

* 劉芳,男,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志廣鄉,九八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八月初被志廣鄉派出所所長帶人闖進家中強行綁架到志廣鄉派出所,之後警察又到家中搜查,之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在此期間劉芳遭受了惡徒們的酷刑迫害,肋骨被打折,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家屬被看守所勒索了五百元現金。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瀋陽公車站警察劫持後,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劉芳絕食反迫害十天後,被政保科和拘留所勒索了一千七百元現金。回家後一直被志廣鄉派出所監視居住,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五常國保大隊戰志剛帶佟偉寶、劉波等人謊稱法輪功學員董曉東出車禍。騙劉芳前去探望。後將劉芳等三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拘押後,再被劫持到哈爾濱長林子勞教非法奴役迫害一年半。

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和基地之一。長期以來,大法弟子在那裏遭受非人的折磨。特別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新來的所長鄭雲峰更無人性。他上任後以「整頓」為名,給所有獄警施壓,讓他們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那以後,奴工勞動時間延長了,從早上六點一直幹到晚八點,完不成他們規定的定額或不幹活的,就按所謂「抗拒改造」加期處理;不許法輪功學員隨便說話;不許走動;規定去廁所時間,否則不許上廁所,二零零九年四月四隊隊長郝微命令法輪功學員到操場掃雪,法輪功學員衣著單薄,不配合,他就指揮手下把劉芳和另一同修綁在凳子上,用膠布封住嘴,其他人都逼迫到操場上凍著。

* 劉亞輝,女,六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八二三三家屬區。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被拉林鎮派出所警察在家中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後又被政保科楊松鵬等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兩個多月。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進京上訪,被前門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又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四個多月,又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了四個多月。

* 魏亞雲,女,一九五一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內,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準備去北京證實法,當火車到背蔭河車站時遭一群警察強行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零年六月末前進派出所三個警察到魏亞雲打工的修理部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一個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兩個月,家屬還被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被前進派出所四個警察堵在路上,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個月後,又公安局國保大隊戰志剛等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了將近三年。在萬家勞教所期間,開始在集訓隊三個月遭受了610趙守慶、隊長姚福倉等操縱的惡警和犯人的各種酷刑的迫害;之後在十二大隊被隊長趙秋雲、翟淑萍等人用電刑、上大掛、蹲板凳等等酷刑迫害的不能自理。

王玉傑,女,四十多歲,家住興盛鄉七戶村,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被廣場警察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後劫持到五常市駐京辦,再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遭受了戴五十斤的重腳鐐等酷刑迫害。之後又被政保科勾結法制科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一年。

* 符相傑,女,四十多,家住五常市興盛鄉,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冬季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楊松鵬等勾結興盛鄉派出所所長劉英在家中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之後又被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一年。

* 張淑文,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去北京證實法,遭廣場警察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駐京辦,辦事處頭目王志明對她又打又罵,強行搜身、翻錢,三天後又被戰志剛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家屬被公安局政保科劉方強制勒索工資款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晚,張淑文等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被杜家鎮派出所一群警察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長宗藝文的唆使下,張淑文遭受了戴腳鐐、強行野蠻灌食,用鐵勺子打及拳打腳踢等酷刑折磨,一個多月後又被劫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奴役迫害。在萬家勞教所期間,五常610指使其單位非法扣去她一年的工資。單位紀檢頭目宋德旭還把她的工資降了兩級。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為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被五常市常堡鄉派出所一群警察綁架,次日上午被戰志剛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期間不許家屬見人。八月四日又被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遭受預期兩年的迫害。在勞教所張淑文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受著迫害,一次惡警劉暢用拳頭打她眼睛,打得她眼冒金星,導致視力下降。

* 何耀鐸,男,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牛家鎮民興村三小隊,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年前,何耀鐸去北京證實法,被前門派出所一群警察綁架,連踢帶打,把他打倒在地,然後解下他的褲腰帶,綁架後關進一個大鐵籠子裏。晚上又把他劫持到郊區一個大圈裏,把他關進鐵籠子裏吊起來,非法關押四天,連餓帶凍,他幾乎被凍僵了。後來五常牛家鎮大隊書記陳波,派出所所長任忠帶兩警察把他從北京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對他進行多次毒打,折磨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二十多天。四月份又轉入長林子勞教所繼續迫害。長林子一隊隊長李金華、教導員楊金堂令犯人對他進行包夾、逼背監規、寫三書,不寫就上刑,上大掛、逼坐小凳、罰蹲,從早上一直蹲到半夜,蹲不住就打;天天被迫聽造謠誣蔑法輪功的錄像;有一次普教犯人逼他穿獄服,他不穿,惡犯就對他左右開拳,打得他兩眼腫的甚麼都看不見了。 一次四隊隊長石倉竟把他關進小號迫害,不讓睡覺、坐小凳、罰站等。一個月後把他轉五隊加重迫害。對他進行的迫害有:罰蹲、不讓上廁所、電棍電、犯人毒打,之後又把他在四隊五隊之間來回轉換,反覆迫害。在非法關押期間,牛家鎮派出所所長任忠還向何耀澤家人勒索了現金七千元。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牛家派出所警察突然闖進他家非法抄家,陳波、任忠合伙到工地,把正在幹活的何耀鐸綁架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牛家派出所所長梁春旭、610副主任莫振山,國保大隊隊長戰志剛帶領一群警察,突然闖到何耀鐸家,把他綁架到五常洗腦班進行迫害一個月,然後轉入第二看守所迫害十多天、萬家勞教所迫害十五天,最後非法將他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繼續迫害。他在勞教所整天被逼幹奴工--挑牙籤,幹不完不讓睡覺、不給吃飽飯。 一天何耀鐸煉功,惡犯在獄警授意下把他打得鼻口出血,並逼他出賣法輪功學員,說給他減期一個月,他拒絕,勞教所給他加期一個月。何耀鐸被迫害一年零一個月。

何耀鐸回家後,大隊邪黨書記張波、派出所所長籐言等帶領警察經常上他家去騷擾,弄得全家老少不得安寧。何耀澤為了還勒索後欠下的外債,把全家唯一能活命的地賣掉了,妻子也離開了他,何耀鐸無家可歸被迫流離失所。

* 李景成,男,一九五五年出生,五常市酒廠退休工人,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李景成坐上五常至哈爾濱的火車準備去北京上訪。在背蔭河車站被上來的一群惡警強行綁架,又被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非法拘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兩天後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去五常市杜家鎮發放真相資料,被杜家鎮派出所所長佐鳳和帶幾名手下強行綁架,佐鳳和又勾結公安局、政保科將李景成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清晨又被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關押迫害。李景成在勞教一次被警察打倒在地後拽著腿從樓上往下拖,李景成的頭不停地磕在樓梯的台階上,導致腦部受傷。二零零二年六月五常市曙光派出所警察邵立中等在晚七點突然闖進李景成家中,搶劫了真相資料後,強行將李景成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後又將其劫持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奴役迫害。

* 石淑清,女,一九五六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準備去北京證實法,當火車行駛到背蔭河車站時,上來一群警察強行遭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非法拘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後被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一年多。

於桂芝,女,七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證實法,被長春市鐵路警察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劫持到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三輪車主構陷,後被政保科警察綁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被看守所的王姓指導員和劉雪峰戴上重腳鐐後逼迫睡在地上進行迫害,一個月後又被戰志剛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了半年多,兒子怕高齡老母被迫害致死就多方奔走,先後被勒索了兩萬多元現金,最後還被五常市610勒索了五百元現金。

* 南粉玉,女,鮮族,七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夏季,被派出所警察騙到派出所,被警察強行逼迫誣蔑法輪大法。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三輪車主構陷後被五常市政保科警察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一個月後又被戰志剛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了四個多月,兒女被勒索了一萬多元現金。

* 張玉坤(梅):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去農村講真相遭五常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她絕食抗議迫害,遭到東升派出所所長侯偉英和他手下的迫害。惡徒們用頭套蒙住張玉坤的腦袋,拳腳相向,打得她眼冒金星。公安局副局長宗藝文指使犯人給她戴腳鐐和手銬,並利用暴力插管灌鹽水折磨她,犯人打來一盆熱水,倒入二斤鹽和一小點兒的玉米麵,攪和攪和把她雙手反扳背後,揪著頭髮按到椅子上就灌。一次她被灌的出不來氣,眼睛憋的大大的,差點就背過氣去。每次遭插管迫害後都造成她大口吐血、便血。 為達到非法勞教張玉坤的目的,610主任朱憲福怕勞教所因張玉坤身體不合格拒收,特地給勞教所送去了三千元現金行賄,把她非法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了一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五常市常堡鄉派出所綁架。次日被戰志剛等非法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間不許家屬見人。之後又被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遭受預期兩年的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張玉坤被劫持到勞教所的當天一隊惡警王敏、劉暢強迫她寫「三書」,並逼迫她說侮辱法輪功以和法輪功創始人李大師的話,張玉梅拒絕。劉暢、王敏兩人窮凶極惡的毒打她、踢她,逼迫她蹲著,劉暢把張玉梅的衣服撩起來,王敏用電棍電她肚皮。張玉梅承受不住違心地念了邪惡提前準備好的說辭。十一月初張玉梅被從一隊劫持到二隊,十一月二十八日隊長王曉偉、警察王美英把張玉梅用手銬把她銬上,用電棍電。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張玉坤(梅)在前進勞教所再次遭到迫害,直接參與人有大隊長王小偉、副隊長吳寶雲;警察王敏英、盧淑彬、叢志麗、李佩環。

* 徐長青,女,五十多歲,五常市安家鎮人。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五個半月,在這期間因煉功被惡警戴上腳鐐子折磨五天,家屬被強行勒索了一萬多元現金。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又被安家派出所警察用欺騙的手段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家屬被強制勒索了一千四百元現金。自此警察經常去家中騷擾,使孩子和丈夫整天提心吊膽、怕被抓,導致十幾歲的兒子在恐懼中不幸夭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去北京證實法,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八個半月,期間,被打、罵成了家常便飯。曾被看守所警察戴上腳鐐折磨十天,政保科還逼迫徐長青的丈夫同她離婚,否則就停止她丈夫的工作。之後又被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非法勞役迫害了三年。

* 孫淑華,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一個多月。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七日,五常市東升派出所一群警察突然闖進孫淑華家,將孫淑華強行綁架到東升派出所,後被強行劫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非法奴役迫害了三年。二零零九年一月孫淑華在山河鎮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被山河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又被戰志剛等人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得知消息後來五常看望孫淑華,戰志剛及他的家人都謊稱已經送到哈爾濱前進派出所去了,不許家人見面。

* 呂志范:男,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二河鄉雙富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河鄉派出所所長孔凡清和雙福村大隊王姓書記對呂志凡進行追捕攔截後被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呂志范的妻子被孔凡清強行勒索了四千元現金、政保科勒索了三千元現金,看守所勒索了一千元現金。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由於三番五次的遭受騷擾,父母妻兒的身心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被勒索的錢都是向親屬借來的,呂志范多次被綁架拘押,受盡酷刑,先後被勒索現金三萬多元,導致其負債累累。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預計奴役迫害三年。呂志范在這裏遭受了長期的酷刑折磨,他被上大掛,大蹶,就是把人雙腿分開,臉朝下強行按倒在地,把胳膊擰到後背蹶到頭部,腿彎處夾上木方兒,惡人握住小腿向下猛壓,幾個人一起站到人身上猛踩,當時就能使人髖關節脫位、骨盆骨折、韌帶撕裂,疼痛難忍、立時昏迷,此種酷刑使呂志范兩次昏死過去,導致一個多月不能動。另外早五點至夜裏十二點蹲方塊兒,木板子打臉,後門踹,拳打腳踢只是家常便飯。長林子勞教所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繁多:針扎手指、火燒指甲、牙刷把刮肋骨、踩手指、強行灌食、上背扣等。呂志凡被迫害到神志失常、不會說話,腿部肌肉爛到骨頭,腿腫脹得褲子都脫不下來。

* 許連芝,女,八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區。二零零三年五月,鎮郊派出所警察再一次到許老太太家強行將她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期間被折磨的身體極度虛弱,一個七年來身體完全健康的老人,被邪惡迫害得送到醫院搶救,警察還強迫家屬拿錢治病,而公安局、610看勒索不著錢財,不但不放人反而將她強行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由於身體狀況極差,勞教所拒收,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繼續關押,後經公安局拉關係、走後門,再次送往萬家勞教所奴役迫害了兩年。

* 曲傳路:男,三十多歲,五常市牛家鎮二屯村人,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牛家派出所的警察到曲傳路家抄家,搶走了全部大法書。二零零零年一月被闖進家中的警察綁架到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八十六天,身上因潮濕的環境長滿了疥瘡。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被五常市610和公安局綁架拘押迫害,三個月後又被強制勒索了現金八千元。二零零一年二月被牛家派出所強行勒索了五百元現金。二零零一年四月被610辦公室劉曉玲勒索四百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五月被五常公安局政保科勒索了一千五百元現金。

二零零四年四月牛家鎮派出所的警察到村裏挨家挨戶的搜查,到曲傳路家看到了《轉法輪》書放在炕上。第二天早九點五常610的付彥春還有荊棘帶了牛家鎮派出所的警察,開了兩輛麵包車有十幾個人把曲傳路家包圍,見門被反鎖就開始砸門撬鎖,把廚房的窗戶和門鎖撬壞了,僵持了一個多小時,因來看熱鬧的人太多,他們只好走掉。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曲傳路和朋友在哈爾濱平房區老五屯打工,晚上十點多本村的村長劉佩軍伙同牛家鎮派出所警察們將曲傳路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兩個多月。期間每天從早上五點到晚上九點坐在板鋪上不許動,兩個月後戰志剛伙同五常市610的付彥春又將曲傳路劫持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迫害。

曲傳路到萬家勞教所集訓隊的第一天,就遭到了一群人的毆打,讓寫「三書」,不寫就遭受了叫開飛機的酷刑。第二天又被送到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非法關押。當天晚上被五大隊的大隊長趙爽指使一些在押犯人把曲傳路的上衣全都扒光,用高壓電棍電擊他的上身和後腦還有脖子,一直電了二十多分鐘。曲傳路在長林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一年零十個月。期間經常遭受奴役和普通犯人的毒打與折磨。惡人用牙籤扎頭、坐鐵椅子、用煙頭燙手指、還經常遭到趙爽的恐嚇、威脅和謾罵,從早上五點起床挑牙籤一直到晚上九點,每個人都有定額,如果完不成任務就加班到後半夜三點,一天只能睡兩個小時的覺。

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曲傳路從勞教所回家,五常610企圖再進一步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曲傳路沒有配合。之後的六年中牛家派出所的警察還是經常到曲傳路家去騷擾。期間曲傳路的妻子也因此被綁架並劫持到勞教所迫害,曲傳路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 張玉娟,女,五十多歲,五常市紡織廠工人,家住五常市內,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六日,張玉娟為了證實法進京上訪,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長陳樹森、政保科科長劉方給張玉娟所在單位的保衛科施壓,把她從北京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迫害了七天,被敲詐勒索了一千元現金。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五常市政府、公安局利用天安門自焚偽案對當地境內所有法輪功學員實施又一輪的綁架迫害。公安局通知張玉娟的單位「如果不寫保證,就送勞教。」為了避開迫害,只好忍痛離開丈夫和兒子流落在外。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戰志剛帶領一夥手下開車去張玉娟單位實施綁架,預送洗腦班迫害,並直接向其單位施壓。戰志剛揚言:「不送洗腦班就開除她的工職。扣她的工資和獎金。」由於張玉娟沒上班,惡人的行惡未能得逞。二零零三年六月,邪惡的610頭子付彥春伙同莫振山到單位,以不讓孩子上大學相要挾逼迫張玉娟寫「保證書」。

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早八點,戰志剛伙同610付彥春、莫振山等四人在張玉娟家附件蹲坑監控,張玉娟下午四點下班回家,發現後沒進家門。這伙惡徒一直呆在她家門口監控跟蹤,伺機綁架。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戰志剛、付彥春帶人在張玉娟單位門口將她強行綁架後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迫害。從勞教所回家後,張玉娟被單位開除工職,從此失去工作,只能以打工為生。二零零八年七月份,惡黨奧運前夕,街道居委會和片警又多次上門騷擾,因張玉娟外出打工不在家,才未能得逞!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張玉娟為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被五常市常堡鄉派出所綁架。次日上午被戰志剛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不許家屬見人。現正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前進勞教所遭受預期兩年的迫害。

* 李素雲,女,三十七歲,五常市龍頭鄉馬安村人,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李素雲在吉林省舒蘭縣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惡人構陷,被舒蘭縣北城派出所警察綁架,北城派出所從長春市雇來四個打手對她進行迫害:坐老虎凳、灌芥末油、抓住頭髮往牆上撞;四惡徒連踢帶打折磨她一天一宿。李素雲被綁架的第二天,警察又去她家非法抄家。 李素雲又被劫持到舒蘭縣南山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一個月後再被劫持到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迫害了一年。勞教所將她封閉迫害三個月後才讓她下樓,不讓吃飽飯、不讓上廁所、不許說話、幹不完規定的奴工活兒就不讓睡覺。她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一年零七天。 李素雲被綁架後,兩個年幼的孩子整天哭著喊著要媽媽,受到極大傷害。在有冤無處伸的情況下,她丈夫帶著八歲的女兒和四歲的兒子到黑嘴子勞教所要人,孩子胸前掛著「我要媽媽」的大牌子,警察強行用車把他們拉回家。

* 於曉華,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在五常市大市場講真相,被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二月下旬又被戰志剛等非法劫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

* 徐曉燕,女,一九六八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安家鎮南孟屯。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突然闖進家中的五常市國保大隊警察強行綁架至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家中的電視衛星接收器等物品也被搶劫一空。之後又被戰志剛等構陷強行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迫害了一年半。在哈爾濱前進勞教所徐小燕遭受了以隊長郭萍為首的獄警及其犯人長期的殘酷迫害、被上大掛吊至雙手黑紫還要在腳尖下加上搓衣板,直至昏迷還在繼續吊。徐小燕還遭受了加期迫害。

* 許豔玲,女,一九五七年出生,五常市廣播局職員,家住五常市內。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許豔玲和同修去杜家鎮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杜家鎮派出所所長左鳳河帶領一群手下強行綁架到杜家鎮派出所,一個多小時後被又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在看守所裏,許豔玲因絕食抗議,遭到獄警、刑事犯灌食迫害,看守所所長白雲飛還指使人給銬上了三十八斤半重的腳鐐,被迫害十天後才給取下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下旬,被付彥春帶領手到單位將許豔玲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迫害了兩個月。付豔春還給許豔玲單位領導施壓,不許給許豔玲開工資,廣播局的領導配合邪惡,停發了許豔玲的工資。從零四年開始戰志剛就叫囂「如果許豔玲上班,就上她的單位去抓她。」致使許豔玲有班不能上,有家也不能回。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戰志剛與付彥春相勾結,謊稱法輪功學員董曉東出車禍騙許豔玲等三人前去探望。公安局副局長馮志民,刑警隊的佟偉寶,國保大隊的劉波還有誠信派出所的警察,開著三、四輛警車包圍董曉東家的外圍。惡徒們事先藏匿在屋內,讓董曉東的弟弟去開門。許豔玲等三人一進屋就遭到惡徒圍攻綁架,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二十天後許豔玲又被強行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奴役迫害了一年。 在哈市前進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姓霍,副隊長是臭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調過去的張波。許豔玲遭受了邪黨的奴役迫害,糊紙袋、挑牙籤、挑筷子,每天被強迫幹十三、四個小時的活兒。完不成任務還罰,打罵更是家常便飯。

* 盧清波,男,六十來歲,家住五常市長山鄉七星村。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晚九點多,五常市長山鄉派出所所長梁慶德帶領一群手下突然闖進盧清波家砸門,還沒等盧清波家人穿上衣服,他們就破門而入將一家四口人都綁架到派出所,把盧清波雙手銬在辦公桌腿上,讓他蹲著,梁慶德就開始拳打腳踢,打了一個多小時,把盧清波打得遍體鱗傷,右側軟肋給踢斷。然後梁慶德雙手叉腰氣勢洶洶開始問盧清波的妻子康秀芝煉不煉,她說「煉」,話音剛落,梁慶德一腳踢去,康秀芝被踢的倒在正在辦公桌前作筆錄的警察身上,警察也被砸倒在地。緊接著梁說:我讓你煉,又一腳踢過去,正踢在康秀芝的肚子上,當時被踹的小便失禁,褲子被尿濕了。邪惡的梁慶德還不算完,接著又拿起一寸半寬,半寸厚,一米半長的木板開始在她頭上、臉上亂打,把下面中間二顆牙給打活動了,臉被打得腫起很高,頭被打起很大的包,就聽那板子打得啪啪作響,站在一旁那名警察也驚的目瞪口呆,康秀芝被打得嘴中鮮血直流,邪惡的梁慶德卻不讓吐,硬逼迫康秀芝嚥下去!直到他打累了才住手。這些邪惡之徒連他們十歲的小女兒盧佳佳也不放過,問煉不煉,說煉,就拳打腳踢。小女孩的臉都被打得變了形。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兩點多鐘,戰志剛伙同長山鄉派出所和七星大隊書記張樹春,將盧清波綁架到國保大隊。後又強行劫持到綏化勞教所繼續迫害 。綏化勞教所是黑龍江省集中關押迫害法輪功男學員的黑窩,一大隊是綏化勞教所專門集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一大隊的石劍、金慶富、范曉東、畢飛等警察是綏化勞教所培訓出來的「職業打手」,這些警察專門強制高壓迫害法輪功學員。幾乎每一個被綁架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不論年齡大小,都會先經歷被石劍、金慶富、范曉東、畢飛等警察長時間的吊銬、毒打、電棍電。一次盧清波,只說一句:「我們一點人權沒有嗎?」金慶富就開罵,盧清波說:「你怎麼罵人呢?」警察金慶富就讓刑事犯姜俊偉將盧清波架出去,後遭金慶富毒打,盧清波當時臉被打腫,腿被打得瘸了好長時間。

* 郎淑英,女,五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內。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五常市戰志剛帶領手下伙同拉林鎮派出所警察突然破門闖入郎淑英家,搶走郎淑英的私人財物後將郎淑英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數天後又將郎淑英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預期非法奴役、迫害兩年。

* 喬麗華,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興隆鄉。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喬麗華進京上訪,被五常市政保科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六天,家屬被拉林鎮派出所先後強行勒索了三千元現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喬麗華被戰志剛帶一群手下在家中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拘押,後又被強行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預計非法勞役、迫害一年。

* 關雲華,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拉林鎮西黃旗村(張延超之妻)。二零零二年四月因張延超下落不明,關雲華四處打聽,被中共不法人員劫持後秘密非法拘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後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了兩年,期間受到電擊、上大掛、毆打致昏等折磨。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多在家被五常610、國保大隊伙同拉林鎮派出所李洪宇、玄立志等五人強行綁架到五常洗腦班遭受迫害。

* 劉慧芹,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山河鎮內。二零零零年一月五日去北京證實法,被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十五天,家屬被五常市國保大隊勒索了現金四千三百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山河鎮派出所一群警察強行闖進家中,將劉慧芹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了三個多月,遭強行灌食等酷刑迫害,家屬被強致勒索了二千三百五十元現金。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劉慧芹又被警察騙到山河鎮派出所,說是取材料,被綁架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這期間絕食抗議二十多天要求釋放,被戴上腳鐐子折磨四天也沒放,後又因煉功被戴上腳鐐子折磨十天。

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早七點多,五常610伙同山河鎮派出所韓曉寧等人糾集鄭家屯村幹部白輝,共去兩輛警車,到五常山河鎮鄭家屯企圖綁架、抄家三名法輪功學員,另兩人不在家,再闖入劉慧芹家將其強行劫持,並搶走了劉慧琴的大法書籍等物品。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上午,劉慧琴在樓道口迎面碰到山河鎮派出所副所長趙俊民和警察盧洪彥,他們又叫來一輛警車和幾名警察,將劉慧琴強行綁架到山河鎮派出所,然後又勾結戰志剛等,將劉慧琴非法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關押。後戰志剛又勾結山河鎮派出所張姓所長,再將劉慧琴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奴役迫害。

* 沈秀麗,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沈秀麗在回家的路上被巡禮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家人幾次去要人都不放。沈秀麗現被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預非法奴役迫害一年。

* 孫強,男,三十多歲,家住五常市內。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被常堡鄉派出所綁架,第二天被戰志剛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不許家屬見人,後又被劫持到黑龍江綏化勞教所預計非法勞教迫害兩年。

* 高洪霞,女,四十多歲,家住五常市興隆鄉。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戰志剛帶人將高洪霞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迫害了十五天。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中午興隆鄉政府幾個人到高洪霞家沒見到高,後來惡黨書記來一趟,後不到一小時五常市政法委,610、國保大隊,興隆鄉政府,派出所大約十來人到高洪霞家將其綁架後劫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非法關押。現已被非法劫持到哈市前進勞教所正在遭受迫害。

附:五常市直接參與迫害者下載(17KB)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