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五常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一)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

一、血腥的虐殺
二、非法判刑與殘害
三、邪惡的勞教和奴役
四、綁架和關押
五、五常洗腦班的罪惡
六、直接參與迫害者

(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五常原名歡喜嶺,清咸豐四年設「舉仁、由義、崇禮、尚智、誠信」五個甲社,取其「三綱五常」之意,得名五常。既有儒雅的古韻,又體現了城市文化品位。五常當地人自古就過著男耕女織、相夫教子的美好生活,這裏有著女媧巧施玉手煉石補天時墜石留下的鳳凰山、上八仙張果老為救金鳳凰留下的龍鳳山、有康德元年修煉人留下來的神仙洞,還有著孝感天地、得神護佑大災中保命的五龍山的傳說。這裏有著上天賜予的自然風光和肥沃的土地,不但盛產著全國最好的大米,更承傳著神的青睞。

鳳凰山的傳說相傳,盤古開天之期,遠代洪荒之時,女媧煉石補天。乃巧施玉手,將穹窿抹平,未留意指邊余石紛紛墜入東勝神州,疊於渤海北面。仙子乘騎白鵠(白鳳),陡見奇巒聳立,遂振羽歡鳴,戀戀回旋,由此遂稱鵠山。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名。一九九六年春夏之交,在五常市體育場悄然出現了一群面帶祥和、動作優美的晨煉者,大法煉功音樂聲吸引著所有晨練者的注意,這就是五常市法輪功修煉者第一個晨煉功點。由於李洪志大師的法輪大法修煉直指人心,教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從做好人做起,直至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更高境界的好人。所以,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普遍思想道德昇華,身體健康。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更是令人矚目。一時間人傳人,心傳心,口傳心授,發展速度迅猛遍及五常市內、鄉鎮、村屯。他們有黨、政機關幹部、工人、教師、學生、農民;上有八旬老人,下至三歲幼兒。無不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一九九八年春天,在五常市體育館成功召開四千餘人學法修心交流會。截止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僅五常鎮內室外晨煉功點就達十一個,得法修煉人數近五千餘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首江澤民出於極端的個人權力慾和妒嫉,以一己之私、以謊言欺騙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的滅絕性迫害,與「真、善、忍」為敵,霎時間黑雲壓頂,血雨腥風,對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了鋪天蓋地的血腥迫害。

面對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彌天的欺世謊言,本著對國家和人民負責的態度,五常市法輪功學員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自發去黑龍江省政府和平上訪,被大批荷槍實彈的武裝警察綁架後,當天大部份學員被分別非法關押在省政府體育場和雙城市第八小學。其中多人被拳打腳踢、打耳光、揪頭髮,非法拘押了十多個小時,期間連廁所都不許去。當天晚上,五常市出動十多台警車、和六七台大客車將和平上訪的四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劫持,一路上是前面有多輛警車開道,中間是拘押法輪功學員的大客車,後面是多輛武警警車壓陣,一路上,警車呼嘯,警笛長鳴。

半夜十一點車停在五常市公安局大門前,法輪功學員下車時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分三層著裝列隊「歡迎」的,五常市公安系統全體警察,警察們人擠人的從門外兩側一直延續到三樓的會議室。當時,照相機、錄像機閃爍不停,一片紅色恐怖。半夜被警笛吵醒來看究竟的群眾,被這陣勢嚇得膽戰心驚。非常可笑的是,當全副武裝的警察們看到從車上走下來的法輪功學員時,有人卻如卸重負地驚呼到:是不是誰腦袋有病抓錯人了?就這麼一幫手無寸鐵的老百姓,怎麼能反政府?在公安局會議室,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迫害,然後又搞人人過關到第二天早六點多,當天有十人(五常鎮內七人、拉林鎮三人)被非法強行辦洗腦班七天。被非法關押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十五天的有三人(五常兩人、拉林一人)。

在獨裁者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密令下,對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替別人著想」的法輪功學員實施了腥風血雨式的迫害,動用了全國的宣傳工具,廣播電台、電視台、報紙等製造和散布欺世謊言,對法輪功進行栽贓、誣陷、抹黑。五常市在市委書記肖建春的親自布置下,各部、委、局、辦、各鄉、鎮所有單位配合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會、610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並不斷的到學員家中騷擾、抄家、抓人,甚至採取強迫法輪功學員說假話,罵自己的師父、罵大法、踩李洪志大師法像等極其卑劣的手段;強制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即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威脅恐嚇法輪功學員的家屬。

在這種紅色恐怖下,堅定實修的大法學員頂著各種壓力,衝破重重阻力前仆後繼的進京證實大法,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著眾生。

一、血腥的虐殺

(一)張延超被殘酷迫害致死,器官被摘取

五常市拉林鎮西農民張延超,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善良、純樸、勤奮,樂於助人,深受村民的喜愛。

張延超
張延超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張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紅旗鄉派出所警察賈繼偉等人綁架,並強行搜身搶走二千八百多元現金。賈繼偉等對張延超拳打腳踢、電棍電,當天下午張延超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五常市610付彥春、朱憲福、黃佔山和公安局長陳樹森、政保科警察戰志剛等一夥的殘酷摧殘折磨。

三月三十日,已是遍體鱗傷、左腿被打折的張延超,被付彥春等拖上囚車押往設在哈爾濱江北張九屯(在廟台子火車站附近),由哈市610和哈市公安七處私設的一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窩點;一個不為人知的備有四十多種刑具的黑窩。次日,張延超就在哈公安七處警察、五常610付彥春、五常公安局戰志剛等毫無人性的惡徒們的酷刑的折磨和迫害下含冤離開了人世。

令人髮指的是迫害還在延續,張延超的妻子關英華又被這些中共的不法人員誘捕、綁架、非法關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後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非法拘押兩年,期間受到電擊、上大掛、毆打致昏等折磨。張延超女兒已被迫害的無家可歸,流離失所,惡徒們竟連一個十多歲的孤兒都不想放過,對其進行了兩次搜捕。

據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報導,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法輪功學員在東京外國人記者俱樂部舉辦了「停止迫害,還我親人」記者會上,在日留學的張延超的弟弟張延輝,曝光了一個警察親口承認參與將其哥哥張延超活體器官摘取的過程,令與會人士震驚。張延輝介紹說,家屬接到消息是在三十一日晚,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家人立即前去認屍火化,說哥哥是絕食而死。在哈市黃山嘴子火化場,趕去的父老鄉親被眼前的慘景驚得目瞪口呆:張延超赤裸的身體被打變了形,一條腿已斷,腦袋、臉的大部份和身體的很多地方都沒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一個沒剩;從下頜開始一條長長的刀口直到下體,刀口用麻袋繩縫著,遺體的內臟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腦蓋被揭開,眼珠沒了一隻,眼眶塌了一個大坑。當時火化場布了六十多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不准喊冤,誰敢吱聲馬上抓起來當反革命處理。五常市610的付彥春在迫害另外一位法輪功學員時曾威脅著說:到了這裏(張九屯)不老實你就別想活著出去了,張延超到這不到兩天就被整死了,還說是他們親眼見到「一個花錢雇來的地痞,用避孕套往遍體鱗傷的張延超脖子上一套就完了」。政保科的戰志剛當時也透露「迫害張延超的整個過程他都參與了」,那時他還只是政保科的一個普通警察。

據明慧網2006年8月7日消息,黑龍江省哈爾濱公安七處的一名警察耳聞目睹過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慘無人道的迫害與殺戮,他描述了這觸目驚心的恐怖:在香坊區鴨嘴圈有一處鑑定刑事犯人非正常死亡的解剖室。剛剛被打死的犯人被秘密送往那裏,法醫鑑定解剖後再進行處理。在一間不足百米的房間裏陳放著幾十具玻璃櫃,裏面分別裝著用藥水浸泡的經過解剖的屍體,陰森恐怖地散發著濃烈的藥水味和血腥味,平時這裏只有一個看門的老頭與之相守,只有那些獄醫法醫進進出出毫無畏懼,這裏就是一間地下人體解剖室。五常市有個叫張延超的法輪功修煉者就是在這裏被強行摘除臟器官的。在這間陰森恐怖的停屍室他被綁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隻眼球沒有了門牙沒了,一條腿斷了,渾身上下黑紫色。奇怪的是已死了十幾天的人身體還軟軟的,只是沒有呼吸,他被法醫強行解剖摘除了內臟器官,我們看到法醫拿出他的器官給大家看,只見鮮血嘩嘩直流,他的家人被迫在死亡證明書上簽字,然後強行送往黃山嘴火化場進行火化。這就是我親眼所見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公布於眾,目的是揭露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法輪功人員的虐殺,停止這場慘絕人寰的罪惡,也為自己贖罪,也希望了解情況的警察繼續揭露,更希望參與迫害的人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補過。

(二)高秀鳳在野蠻灌食中猝死

高秀鳳,女,一九七零年出生,五常市興盛鄉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在野蠻灌食中被迫害的含冤離世。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高秀鳳準備進京上訪,在背蔭河火車站被五常市一群警察上車強行綁架後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了一個多月,並被強行勒索現金一千五百元。二零零零年十月,高秀鳳進京上訪,在天津被綁架,後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絕食絕水一個多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高秀鳳去同修家串門,被惡人吳樹全盯梢舉報,再次被綁架、拘押。二零零一年二月,五常市610,公安局布置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大搜捕,興盛鄉派出所所長劉英帶三名手下,清晨闖入高秀鳳家,高秀鳳將其反鎖在屋裏,倖免被抓,但從此以後警察多次到家中騷擾,高秀鳳被迫流離失所。

三個月後,因家中農活沒人幹,高秀鳳只能回家,五月十二日再次被闖入家中的興盛鄉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高秀鳳以絕食絕水抗議迫害,五月十九日被強行灌食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一歲,致使年幼的兒子無人照顧。

五常市公安局將高秀鳳遺體直接送往火葬場,準備火化。五常公安局副局長陳樹森帶領數名荷槍實彈的警察,警戒現場,陳樹森公開叫囂威脅:你們不要以為不簽字就不火化了,不簽照樣火化,全國這樣的事多了,高秀鳳的遺體被強行火化。

高秀鳳火化之後,她丈夫被警察綁架拘押了三天,陳樹森親自對她丈夫威脅說:「你說你愛人是煉法輪功煉死的,我們給你六萬元錢。」她丈夫沒有出賣自己的良心。

(三)魏亞霞在非法大搜捕中墜樓身亡

魏亞霞,女,一九五三年出生,五常市運管站職工。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自九六年喜得大法。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魏亞霞道德回升,心性昇華,身心受益。

魏亞霞
魏亞霞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十一月十四日兩次進京上訪,均遭綁架和拘押。第二次因絕食絕水抗議四十六天無條件釋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被五常市610付彥春等綁架到五常市看守所關押,被付彥春敲詐勒索了四千元現金後又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楊松鵬、法制科閻友等劫持到哈市萬家勞教所繼續迫害一年。在萬家勞教所遭警察不讓睡覺、強行灌食、罰蹲、罰站,兩次坐老虎凳,每次長達一天一夜,手銬勒在肉裏。多次多天蹲小號,特別是二零零一年七月份,萬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不斷升級,魏亞霞長期被上大掛,每天都是同監舍的人幹活回來才能把她放下來一小會兒,別人去幹活之前惡徒再把她吊起來,有時被吊到男號去。後來魏亞霞因被上大掛時間太長而出現大口大口的嘔吐,因不肯放棄信仰被獄警下令繼續吊。後來,魏亞霞渾身長滿了疥,奇癢難忍。勞教所採取「刮疥」的惡劣手段,導致人渾身鮮血淋淋,疼痛難忍。

魏亞霞回家後,五常市運管站領導多次向她施加壓力,公安局、派出所、610的人經常到她家騷擾。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常市公安局、610相互勾結對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輪大搜捕。魏亞霞被單位停止工作,家中有警察、警車蹲坑,同時惡徒向家屬多方施加壓力,以停止其愛人工作,不讓其兒子正常接班相要挾,給魏亞霞及家人帶來極大的精神傷害,致使魏亞霞有家不能歸,有親不能投,再一次流離失所。

在四月二十五日晚五常市公安系統警察對全市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搜捕,二十六日凌晨被人發現魏亞霞已墜樓身亡,至今死因不詳。鄰居說頭天晚上聽到了從魏亞霞家傳過來的砸門聲。

(四)檢察院幹部王仁遭多年迫害離世

王仁
王仁

王仁,男,一九五五年出生,五常市檢察院幹部,家住五常市五常鎮內。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曾患有美尼爾眩暈症、膽囊炎、膽切除手術等多種頑疾,體弱多病,是親屬、單位同事、鄰居公認的病號,曾多次住院搶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使王仁重獲新生,從艱難度日的病痛中解脫出來,境界的昇華,身心的健康,他是人們心目中的一個大好人,不但給單位和周邊的人免去了很多的麻煩,也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這是熟悉他的人都有目共睹的鐵的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王仁被五常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到行政拘留所拘押了十多天,被迫違心地說「不練」才被放。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去北京上訪,被五常市公安局直接劫持到五常第一看守所,四十天非人的精神及肉體的折磨迫害導致王仁生命垂危,610和公安局仍不肯放人,在王仁妻子的強烈抗議他們才不得不讓家屬接人。對一個已奄奄一息的好人,但他們仍不肯放過,繼續派檢察院的人到王仁家每天二十四小時輪流監視。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王仁又被公安局國保大隊的戰志剛、劉英等強行綁架後劫持到哈市長林子勞教所進行預期三年的非法奴役迫害。在長林子勞教所,王仁經歷了嚴酷的強行「轉化」、強迫每天幹十一個小時的奴工、因遭受強行灌食等精神和肉體上種種酷刑的迫害。王仁身體出現了嚴重的不適,要求出外診,經省醫院確診王仁已是肝癌晚期。長林子勞教所對家屬和本人隱瞞了病情,他們為了推卸責任,伙同五常市610於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將王仁送回家。

期間王仁已被五常市檢察院開除公職,為了維持生活,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還要打工維持生活,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終因遭受不斷的長期迫害而臥床不起,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晚八時含冤離開人世。

(五)六位老者的冤死

曲鳳芹:女,一九二零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安家鄉燈塔村。以前患有心臟病、肺氣腫、氣管炎等多種疾病,常年打針吃藥。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百病全消,是李洪志大師和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使她獲得了新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瘋狂迫害法輪功以後,她為了證實大法好,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前門派出所警察綁架。回來後,由於迫害不斷升級,不能堂堂正正學法、煉功,心裏承受的壓力也太大,引起舊病復發,於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申春華:女,一九二零年出生,朝鮮族,家住五常市內。在修大法前曾身患有多病,癱瘓在床,需要專人護理,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所有疾病全部消失,不但能生活自理,還能承擔起全部家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先後兩次去北京上訪。由於老人正常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不能繼續學法煉功舊病復發,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底含冤離世。

王興常,男,一九二七年出生,家住五常市鐵西。以前患有嚴重的肺氣腫、由於喘氣十分困難所以走路非常艱難。一九九六年開始學法輪功,不但病痛消失,還紅光滿面,走起路來輕飄飄,無病一身輕。二零零一年初為了證實大法,進京準備向國家領導人反應自己的真實感受,被天安門廣場警察強行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警察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公安局、政保科利用老人的兒女的單位分別給兒女施壓,逼迫老人不許煉法輪功,老人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答應不煉了,之後羞愧交加,他知道是法輪功使他病痛全無,今天邪惡人員不但強行逼迫他放棄修煉,還逼迫他違心的說了假話。自此給老人造成了極大的心理負擔,又不能學法煉功所以舊病復發,二零零八年九月末含冤離世。

孔昭琴,女,一九二七年出生,家住五常市內,五常市商業系統職工,以前患有嚴重的冠心病、血小板減少、胃下垂,類風濕性關節炎;一九九七年九月下旬孔昭琴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打車去了五常小十街法輪功晨練場,由於當時站不住,就坐在他們的邊上,待一個小時下來,感覺全身心都特別舒服。孔昭琴通過修煉法輪功不但身體健康了,境界也在不斷的昇華,和老伴一起用自己的房子開浴池期間由於每次都把撿到的高價物品(手錶、手鏈、戒指、項鏈、鑽戒)原樣交還失主,使了解她的人都能體會到法輪大法好。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使孔昭琴不但失去了修煉的環境,還不斷的受到單位、社區,派出所的騷擾。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為了躲避綁架,同老伴一起坐車到了五常市龍鳳山鄉蔡家街屯的大姪子家。晚上半夜時突然闖進五六個警察,領頭的姓張四十多歲,將孔昭琴和老伴綁架到龍鳳山鄉派出所,當時的所長姓楊。第二天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五常市610頭目朱憲福、公安局國保大隊戰志剛是迫害的主謀。歷經三個月的迫害,朱憲福和戰志剛分別向孔昭琴的大兒子勒索了三、四千元現金後,於十月十九日給孔昭琴老兩口辦理了所謂的保外就醫。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公安局副局長陳樹森帶十多名警察開車去孔昭琴的家,砸門不開(老兩口當時在安徽淮北大兒子家)他們就調來升降機將窗戶撬開強行入室搶劫。

由於不斷的騷擾使孔昭琴身心也在不斷的承受著巨大的打擊,導致這位已恢復了健康的老媽媽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趙秋雲,女,一九四七年出生,家住五常市鎮醫院家屬樓。以前疾病纏身,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病痛全無,活得輕鬆快樂。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訪被前門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後,又被五常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拘押,家屬還被勒索了兩千元現金。二零零一年六月末趙秋雲到雙橋子去講真相,被雙橋子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又被五常市國保大隊戰志剛等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關押了兩個月,趙秋雲的丈夫被勒索了五千元現金。自此趙秋雲為了躲避五常市公安局、610的惡徒們不斷的上門騷擾,只好到南京市兒子家中居住,回來後也一直是過著不得安寧的日子,由於過份的思想和精神壓力致身心俱損,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含冤離世。

(六)高級機械工程師劉孝忠被迫害致死

劉孝忠,男,一九四五年出生,黑龍江省八二三三廠高級機械工程師,家住五常市拉林鎮東,廠家屬區內。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全家人和平去北京上訪後被五常市公安局陳樹森、政保科劉芳、楊松鵬、戰志剛和610等多次綁架並高額敲詐、勒索現金共計二萬多元,致家中負債累累。當時二女兒劉薇已有幾個月的身孕,因家中父母、丈夫都被綁架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自己又被當地公安監視居住,還不斷的遭到恐嚇和驚嚇又孤身一人,無人照顧,生活困難,巨大的精神壓力,經濟的窘困,造成體內的胎兒營養不良,羊水不足,於同年十一月提前做了剖腹產,使這個無辜的小嬰兒來到這個世上就只待了十二個小時。

為了躲避邪惡的不斷騷擾,只好舉家流落到洛陽大女兒家暫住,期間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中又被洛陽公安局警察綁後被劫持到鄭州監獄迫害八年;同時其妻徐淑坤,六十多歲,被劫持到河南新鄉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七年;次女劉微三十多歲,被劫持到河南新鄉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三年;劉微丈夫尹波,三十多歲,被劫持到鄭州監獄迫害四年。

由於十三年來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使用一切手段鏟除法輪功」的,殘酷的滅絕性的,精神、肉體和經濟上的摧殘迫害下,致使法輪功學員劉孝忠於二零零二年初含冤離開了人世。

(七)孫紹民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導致腦出血後含冤離世

孫紹民,男,一九五八年出生,家住五常市五常鎮內。孫紹民十三年來因多次遭中共綁架、監禁、非法勞教、非法判十年重判及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使身心俱損,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兩點三十分含冤離開人世,年僅五十四歲。

孫紹民
孫紹民

孫紹民於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法輪大法的修煉使孫紹民重獲新生,學法的第二天,他就戒掉了頑固的煙癮。不久他全身病痛、不良嗜好不翼而飛,思想境界不斷昇華,變成了一個遇事替別人著想的好人,這是熟悉他的人都有目共睹的鐵的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五常市委書記肖建春、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長陳樹森、五常市610頭目朱憲福的直接命令部署、指使、和操控下,孫紹民被迫到五常市公安局洗腦班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坐上五常至哈爾濱的火車準備去北京上訪,在背蔭河車站時,上來一群警察將孫紹民等強行綁架後被五常市政保科愛春明、楊松鵬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兩天後又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進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包圍後,強行綁架到前門派出所。當天被五常政保科的王志明等劫持到五常駐京辦,四天後被政保科的戰志剛等人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關押絕食絕水十四天後正念闖出了拘留所。期間已被五常市610頭子朱憲福、公安局局長陳樹森、主管局長宗藝文、政保科長劉方、法制科長閻有等勾結哈爾濱610、公安局、預謀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去杜家鎮發放真相資料,被杜家鎮派出所所長佐鳳和帶一群手下強行綁架,佐鳳和因此受到五常公安局的嘉獎,並得一千元的獎金,之後變本加厲地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佐鳳和勾結公安局、政保科人員將孫紹民強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清晨就被公安局強行劫持到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長期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孫紹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承受了巨大的對身、心的殘酷摧殘,在身上長滿了疥瘡、生活不能自理的情況下,還一直不允許家屬探視,就是換季的衣服也不許送,政策是「不妥協,就採取各種辦法治他。」二零零一年二月初,由於長期遭受酷刑迫害,孫紹民等一百多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於七月二日起集體絕食抗議,並要求無罪釋放。勞教所從七月四日起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行插管灌食,每天二次。孫紹民連續被鼻飼的次數,居然高達一百多次。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孫紹民在遭受了近九十天的非人的酷刑迫害下,被哈爾濱勞教局和長林子勞教所無條件釋放。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孫紹民去哈市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串門,剛到就被哈市610勾結哈市公安局將孫紹民和那位法輪功學員強行綁架劫持到哈市一秘密黑窩,慘遭刑訊逼供,最後被秘密關押在五常第一看守所兩個多月。後又被哈市610、哈市公安局,勾結五常市公安局陳樹森、政保科戰志剛、五常市610朱憲福、五常市法院等秘密非法重判十年,被劫持到哈市呼蘭監獄。

在呼蘭監獄五監區,孫紹民遭到殘酷迫害,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孫紹民曾自述遭迫害經歷: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獄警教導員李明君、中隊長王濱主使犯人對他進行暴力洗腦,犯人王瑜、梁海濤、於海、劉大壯、胡小豐、孫亮等六人三班看我,五天五宿不讓睡覺、吃飯、喝水,對、我又實行推、掰、蹶,逼迫寫下「三書」。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至二十九日,惡警李明君、王濱指使犯人張力、呂躍臣、王雨、毛文俊、宋兆龍對孫紹民實行殘酷的迫害,推、掰、蹶,往頭上套塑料袋(一共套壞了七個袋)、坐老虎凳、往鼻孔裏塞辣椒麵、灌鹹鹽面。孫紹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不能直,腿不能走路還被逼迫著做奴工。孫紹民被迫曾絕食反迫害達半年之久,期間因身體虛弱不能走路被拖在地上拽著到醫院去強行灌食。呼蘭監獄的獄警拿人命當兒戲,在孫紹民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不顧其死活,仍對他實施強行迫害,原來一百六十多重的身體,被折磨得只有幾十斤了,只剩下一個骨頭架子。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近晚八點時,孫紹民的姐姐突然接到呼蘭監獄五大隊大隊長喬某的電話,稱孫紹民因腦出血被送進呼蘭中醫院,等家屬到場簽字手術。家屬到醫院時,見孫紹民已不成人樣,瘦骨嶙峋、昏迷不醒,躺在醫院的走廊。當時監獄的一個監區長和大隊長喬某帶十幾名警察,監區長說是否手術由家屬做決定。醫院專家介紹說:是左腦室出血,出血量在五十毫升左右,通常這種情況下做手術後醒來也是植物人。第二天辦理所謂的保外就醫手續,監獄稱全部醫療費用都由家屬承擔,否則就得繼續回監獄,家屬為了救人只能承受;在辦手續的過程中,五常市崇仁派出所所長還百般刁難,不給簽字。

孫紹民於第三天上午出院回到家中。在全體五常法輪功學員的正念加持下,孫紹民到家後很快清醒,但右半身不能動,不會說話,不認字,大小便失禁。半個月後能坐起來,一個多月時能在攙扶下上洗手間了,後來能說出簡單的語言。但是由於十三年的酷刑摧殘和迫害,使孫紹民的整個身體機能全部紊亂,胸部肋骨骨折部位(脾的位置)有手掌大的一塊腫塊──是被迫害造成的,幾年前家屬就向監獄要求過外檢,但監獄一直沒給做,灌食導致只剩下下邊的四顆歪扭的牙齒,使他進食非常困難,吃得又少,又不消化,由於大腸部位已僵硬,肛門四週都是上下一釐米長的口子,三、四天才能大便一次,每次排便時都累得全身是汗,很痛苦。由於孫紹民脾胃功能嚴重失調,補充不進營養,而且更嚴重的是不認字不能學法、站不住不能煉功。一個非常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迫害的失去了年輕的生命。

(待續)
附:
下載五常市直接參與迫害者(17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