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二零一三年九、十月間,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機構和部份地區的中共頭目依然在極力推動迫害活動,綁架法輪功學員到各地的洗腦班;捏造罪名、偽造證據、阻撓律師正義辯護的所謂「庭審」遍及全國;在各種非法關押場所,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殘、致死案例仍在不斷增加。

一、中共「六一零」與地方頭目極力推動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中共遼寧省朝陽市委書記王明玉密令朝陽市公安局,迫害法輪功要「周密部署,加強打擊力度,務求實效,堅持‘只打只幹不說’」。早在九月初,該市公安局長李超與政法委「六一零」就在全市警察會議上,驅使警察迫害法輪功,後又炮製一份名為《全市公安機關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項計劃》(朝公[2013]44號)的文件,下發到各警種部門,督促迫害行動,使朝陽地區再度成為迫害法輪功重災區,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無故綁架,連正在哺乳期的母親都不放過。

從十月份開始,四川省宜賓市「六一零」大肆脅迫宜賓市九縣一區的街道、社區、企事業單位迫害法輪功,日前又將二十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到該市洗腦班摧殘迫害。中共宜賓當局此前每過一段時間,就強行劫持一些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每期迫害約二十人左右。為推動迫害,又耗費巨資新建了大型洗腦班,近來開始投入使用。

十月十七日、十八日,吉林省吉林市各級公安局、派出所統一行動,綁架了吉林市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包括兒童與兩名不修煉的人。其中,吉林市「武漢鴨脖」總店老闆朱玉君、妻子和五歲的女兒被綁架,在該店各分店工作的、來店上貨的、辦事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綁架並非法抄家。據證實,這是中共吉林市委書記張曉霈與「六一零」頭目白岩等人親自策劃、指揮的迫害行動之一,先由便衣特務跟蹤、監視,然後按照「名單」大規模抓人。目前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位於船營區越北鎮曉光村四隊,對外稱「吉林市法制教育培訓基地」)三樓已關滿了人。十月二十日下午,張曉霈還親自到該洗腦班現場督促與推動迫害。

二、各種藉口荒唐的綁架仍在各地普遍發生,典型案例令人髮指

1、依法遞交法律文件卻被綁架

九月二十三日,貴州省貴定縣七十六歲的周姓老太太等四位法輪功學員受遭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李霞家屬的委託,到貴陽市檢察院遞送申訴書、控告書和律師辯護書,後按程序送到公安局信訪辦,對方也收下了相關法律文書。而當四人又去當初綁架李霞的責任單位--貴陽市小河區長江路派出所說明情況時竟被警察綁架,其中,四十多歲的李姓法輪功學員現下落不明;曾女士仍被駐地派出所劫持。

2、藉口中共頭目要來,大肆綁架搶劫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建華區建設路派出所一夥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陳宏家中將其綁架,後兩次到陳家非法抄家,搶走大量私人物品、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主機、打印機等等。同時被綁架抄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陳秀珠(在北局宅居住)等,警察把家裏人買的麵包也掠走了。警察聲稱這是按省廳下的命令行動,他們已經抓了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只因中共頭目習近平要來齊齊哈爾。

3、預謀大規模綁架迫害,安插特務跟蹤、監控

九月九日,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文雅小區孟巧蓮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據悉此為鄭州市國保局、鄭州市公安局豐產路分局等策劃的迫害法輪功「專案」,四個月前就不惜勞民傷財,安插十多名國保特務對這些學員跟蹤、監控,伺機下手迫害。

十月二十三日,瀋陽雄獅現代美術設計學校校長及老師、學生二十多人被瀋陽皇姑分局綁架。早在兩年前,瀋陽市國保就不斷騷擾並監控調查該校,及一些師生住宅,並以學生身份安插線人進入學校,該校師生、學生家長手機長期被監控。

4、見錢眼開,綁架同時不忘搶劫

九月三日,雲南昆明市法輪功學員葉春燕、葉金燕、劉曉英在昆明圓通山被綁架,當地中共警察在抄家時,強行搶走超過人民幣三萬元的現金與私人財物。

十月十六日,重慶市渝北區龍溪鎮花園新村法輪功學員趙時芳與丈夫周昌森被龍溪鎮國安、國保、公安、派出所及社區共七、八個人,闖進家中被綁架、抄家。夫妻倆以開理髮店為生,他們十多年來靠理髮掙來的全部積蓄三十多萬元,遭警察洗劫一空。現家中僅有一名孤苦伶仃的小女孩。被抄走的東西有:刻錄機八台、電腦三台、打印機三台、平板、MP3以及大法書籍資料等。同時被綁架、抄家的還有花園新村法輪功學員周玉坤(女)、張君(男)和杜學琴。中共人員聲稱要將這些法輪功學員送到洗腦班,逼迫每位學員的家屬每人每天交錢一百五十元錢。據說三位法輪功學員都被打得很慘。

5、派出所所長:「拿來五萬元馬上就放人」

九月十一日上午,河北省深州市王家井鎮派出所警察黃根旺、高志永、徐奔三人,將王家莊村正在家中榨油的法輪功學員王瑞華綁架並抄家,下午把王瑞華劫持到深州市看守所。王瑞華的家人去王家井派出所要人,所長黃根旺張口就和王瑞華的家人要五萬元,說:「拿來五萬元馬上就放人」。

6、暴力綁架,打傷親屬

八月二十九日,瀋陽市國保警察會同北鎮市警察在北鎮市強行綁架瀋陽法輪功學員于溟,過程中警察非常野蠻,使用的全是黑社會流氓手段,將于溟的一位親屬身體打傷,眼睛打壞。九月二十三日,走脫的于溟再次被中共警察綁架,關押到瀋陽市看守所小號內,警察至今以「正在提審」為由不許家人與律師會見。

7、惡警把好人折磨精神失常仍不放人

現年六十歲的原內蒙古通遼市金融系統職工趙淑雲,曾六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洗腦班,三次被非法勞教,受盡了各種酷刑迫害,總計被非法關押迫害近九年時間。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又被瀋陽大東區警察綁架,關押到瀋陽市大東區看守所折磨。目前趙淑雲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但瀋陽大東區國保大隊不顧家人與律師的強烈要求,至今扣押不放人。

8、好端端的人被長期劫持在精神病院摧殘


湘潭法輪功學員趙湘海,從湖南長沙新開鋪男子勞教所被綁架到湘潭市第五醫院(精神病院),銬上手銬腳鐐迫害已經六年,至今仍被關押在精神病院。趙湘海在香煙盒子上寫好求救信和上訴書,成功的托人帶出。母親、家人和同修也不停曾向一些部門申訴,卻石沉大海。醫院的人說:要接人可以,先付醫藥費三萬八千元。這對於一個農村婦女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老人求告無門,絕望的回了老家。

河北省邯鄲市法輪功學員劉勇,剛剛結束在保定精神病院十二年的迫害還不到兩個月時間,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晚在家中再次遭到綁架,據說又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三、為「轉化班」湊人數,政法委「六一零」操縱不法之徒劫持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即中共所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培訓中心」、「法制教育所」、「法制教育基地」、「思想轉化學校」等等,其實是可以避開法律程序肆意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短期黑監獄。由於勞教所的解體,洗腦班變成中共惡徒們更加倚重的迫害工具。近期在明慧網曝光的仍在劫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至少有:石家莊省會洗腦班、衡陽市洗腦班、益陽洗腦班、永興縣龍形市洗腦班、武漢洗腦班、武漢江漢區「法制教育(洗腦)班」、濰坊寒亭朱裏洗腦班、東營勝利油田「勝採洗腦班」、集輸洗腦班、黑龍江雞西市密山洗腦班,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洗腦班、鶴崗洗腦班、重慶渝北區回興鎮「雙裕原度假村」洗腦班、歌樂山千竹溝洗腦班、北京房山區良鄉安莊洗腦班等等。以下是一些典型劫持案例:

1、「你幫我個忙,我現在「轉化班」裏還差一個名額」

不久前,黑龍江省雞西市密山市密山鎮中心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李長華(女)和另一個女的到法輪功學員小麗(化名)的服裝店裏,說現在要辦「轉化班」,裏面沒人省裏來檢查不好交代,你去一段時間,我給你錢。被拒絕後,改由連珠山鎮政法委書記陳偉來找到小麗,要她寫份保證書,證明自己不煉法輪功。被拒絕後,密山洗腦班的頭頭王曉萍又來了,騙小麗說:和你商量個事,你幫我個忙,我現在「轉化班」裏還差一個名額,完不成任務。小麗說這種事情你不要找我。王曉萍就威脅說,到時候他們一幫人來抓你,看你怎麼辦?幾次威脅騷擾後,中共人員企圖綁架小麗,但沒有得逞。

2、「只去兩天,應個數就行」

九月十六日,重慶市奉節縣奉節中學教師廖天碧,被奉節教委、奉節中學、奉節縣國保大隊隊長鄭洪泉等一幫人,連哄帶騙綁架到重慶歌樂山千竹溝洗腦班。

「十一」長假過後,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政法委「六一零」在全區範圍內,攤派「指標」任務,強逼著各地派出所、「610」工作人員、村幹部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軟硬兼施逼她們去劉集洗腦班呆幾天,甚至有的還許諾每天發一百元錢等等,如三店學校的丁汝良老師就是在學校被強制綁架的,而且哄騙說只去兩天,應個數就行了。十月十二日,舊街新集的法輪功學員梅建英、潘塘的鄭尚玉也都被當地派出所警察和村幹部強行綁架到了劉集洗腦班。

3、把在勞教所、監獄被長期迫害到期的人再度劫持

江蘇省無錫市法輪功學員孫驍,男,四十二歲,今年一月下旬從江蘇省方強勞教所回家。七月二十二日,回家還未滿半年又被無錫市濱湖區公安局、「六一零」綁架至無錫市第一看守所,關押二十八天。回家後不足一個月,又在家中被劫持,直接送到了江蘇省興化市的江蘇省洗腦中心基地。

黑龍江建三江管局前進農場中學教師蔣欣波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結束冤獄,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出獄當天上午,遭建三江前進農場女政法委書記李俊立、公安局長王利、「六一零」主任石平等八人綁架,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眾多家屬沒有見上一面。

大慶市第六十五中學教師魏珺,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迫害五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冤獄期滿,當天卻被「六一零」不法人員劫持到將近八百公里外的密山市洗腦班。洗腦班人員還威逼魏珺簽寫「三書」:「你再不簽字,就把你大開膛,把你的器官賣了」。隨後折磨魏珺三天三夜不讓睡覺,遭受毒打、上一週大掛等酷刑迫害。魏珺幾次絕食反迫害,身體出現嚴重症狀,目前魏珺被中共當局轉至雞西市洗腦班被繼續迫害,生命堪憂。

4、破門而入,強行劫持

十月二十三日晚十點左右,武漢市新洲區邾城街道「六一零」及社區不法人員二十餘人,先後闖到法輪功學員徐建英、曹秀榮家,房前屋後圍攻騷擾,並破門而入,將兩家老人、小孩嚇得直哆嗦。徐建英不在家,曹秀榮被連夜綁架到新洲區劉集洗腦班。

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左右,六十多歲的北京房山區良鄉昊天家園法輪功學員王秀鳳被突然闖入的良鄉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北京房山區良鄉安莊洗腦班進行迫害。

5、媽媽沒要回,把回家僅一個月的爸爸再次綁架

黑龍江勃利縣第七中學教師王躍今年八月十三日被縣政法委「六一零」主任趙鵬飛和賀威帶領六名特警綁架到鶴崗洗腦班。王躍的女兒被趙鵬飛威逼:快讓你爸爸「轉化」,不「轉化」就停你爸和你媽的工資,看你們咋生活。九月初,王躍的妻子劉玉美也被非法囚禁到洗腦班,後來王躍被放回家。正當他們的女兒想方設法想要回自己被綁架的媽媽時,十月十八日,王躍再一次被趙鵬飛綁架了。

6、一家被抓走三人,百歲老母以淚洗面

九月十五日,重慶法輪功學員周有容和她的兒子周士傑、兒媳謝勤都被綁架,周有容的母親已是百歲老人,生活起居都是由女兒照顧,孫子、孫媳經常過來看望。這一下女兒、孫子、孫媳都被抓了,老人心裏難過,整天以淚洗面。

7、電擊、毆打暴力「轉化」,連去見媽媽的孩子都被逼寫「保證」

九月六日,黑龍江省鶴崗市南山區居民任秀雲再次被中共人員劫持到農村信用社樓上的洗腦班,遭洗腦及酷刑迫害二十四天。為達到「轉化」目的,中共警察張子龍,以及石某、李某等幫兇對任秀雲拳打腳踢,兩次用電棍電擊她的胳膊、胸部。天天進行精神摧殘,逼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逼迫寫所謂的觀後感。連去送衣服的任秀雲姐姐也被惡警打罵。任秀雲的女兒去見媽媽,也被惡警逼寫保證,孩子只好流著淚離開。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8、協助家屬到洗腦班要人,中共「六一零」竟然將正義律師綁架並非法拘禁

十月十六日上午九點多鐘,北京律師唐吉田陪同虎林市楊開成,到雞西市勞教所洗腦班尋找被綁架的楊開成的妻子於金鳳。當時洗腦班的人讓找「六一零」主任。唐律師和楊開成找到了「六一零」主任王某,王某態度惡劣,還叫來巡警把二人綁架,隨即將二人非法拘禁。

四、殘存的勞教所依然劫持法輪功學員不放人

目前,中共邪惡的勞教制度已在罪惡中基本解體,但一些原勞教機構的頭目依然極力延續勞教所編制,對被劫持其中的法輪功學員維持迫害,拒不放人,妄圖以此與其上司討價還價,撈取政治資本。如:

江西省女子勞教所,於五月份從南昌市博覽路遷往高新南大道的強制戒毒所以後,依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目前還有進賢縣的李芳蘭和玉山縣的朱蘭慧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那裏。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自九月七日該勞教所就只剩下唐山法輪功學員李珊珊一人,家屬兩月來一直在各有關部門間奔走要人,勞教所都被以沒有到期為藉口敷衍搪塞,後又從外地轉來一名年輕普教人員,試圖維持勞教體制。

河北省第一勞教所(位於唐山市開平區)已於七月中旬摘掉勞教所的牌子,掛上戒毒所的牌子。六、七月份,勞教所大批放人,到八月下旬,法輪功學員只剩張憲、李洪文、徐濤三人,普教只有兩個人。

陝西虢鎮勞教所,仍非法關押著陝西漢中法輪功學員陳寶漢。

五、中共法院踐踏法律、大耍流氓,對法輪功學員肆意誣審、誣判,兩月間發生的典型案例

1、對律師恐嚇騷擾,避開律師悍然開庭,匆忙宣布審結並宣判

十月十八日,四川簡陽法院要非法開庭審理王紅霞、葉建國等七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聘請的律師依法辦手續時,法院人員大耍流氓,先是稱:「親友辯護人必須是近親屬,我們這就這個規矩。」等律師離開簡陽後又通知律師閱卷。十六日、十七日,五位律師分別去資陽看守所會見當事人,均被看守所橫加阻止,說要辦案單位同意。律師到市檢察院進行了控告,才得以正常會見,但國保大隊卻派人到看守所駐守威脅。並且在十七日深夜,一幫男女警察以查房名義闖到律師下榻的酒店騷擾,時間竟達近兩小時,態度囂張下流。到十八日開庭時,不僅交通管制,特警整裝出勤,連裝甲車都一旁伺候,「治安維穩」紅袖標遍布各處,法院大門外還派有警察對人群攝像。同時刁難律師,非法強迫律師接受安檢,且不許帶進電腦手機。後竟然在沒有律師到場的情況下,悍然開庭。僅僅四個小時後,這個有著七位被誣告人、兩千多頁案卷的大案竟被法院宣布審結並宣判,非法判王紅霞十二年,葉建國十一年半。

2、律師面前理屈詞窮中斷庭審,過後強行誣判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陝西蒲城縣法院對渭南市七十八歲的王進財、七十三歲的楊蓮英、六十九歲的鄭敏,和六十二歲的王鳳琴等四名老年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因律師將在場的法官和公訴人駁斥的理屈詞窮而使庭審不了了之。但近期,蒲城縣法院突然宣布誣判楊蓮英刑期五年。蒲城縣公安局還在網上通緝王進財、鄭敏、王鳳琴等為免於迫害被迫離家出走的法輪功學員。

3、三編證據、改罪名,誣判好人

二零一三年九月底,在三次更改罪名、編造假證據、非法關押十七個月後,保定市南市區法院非法判法輪功學員王滿紅三年,宋國彬二年。宋國彬是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早晨出門經營布匹生意時,被當地國保警察和片警劫持;王滿紅在同一日被保定市北三環譚莊村韓莊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綁架他們的理由是:共產黨要開十八大了,開完會就把他們放出來。結果,警察不但不放人,還在長達十六個月的非法關押期間,三次編造「證據」、更改「罪名」,兩場非法庭審不到兩個半小時就匆匆結束,上演「庭審秀」,對其非法判刑。王滿紅上訴後,保定市中級法院讓律師遞交辯護詞,試圖迴避二審開庭,以掩蓋其製造冤案、迫害無辜、執法犯法的罪行。

4、「他再說,就把他的脖子勒上」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早晨六點三十分,長春市朝陽區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旁聽及其代理律師到庭辯護的情況下,非法開庭審理於英傑等四名法輪功學員,從開庭到審理結束,整個過程僅用了十幾分鐘,完全是走過場誣審。庭審期間,於英傑向法庭抗議審判長陳曉靜不通知律師閱卷和出庭辯護的行徑,法庭門口竟有一男子高喊:「他再說,就把他的脖子勒上。」庭審亦匆匆結束。

5、既不許律師接見當事人,也不許律師出庭辯護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一點,農安縣法輪功學員王亞娟被縣法院非法開庭,審判長是農安縣法院刑庭的副庭長郭慶璽。當天,開庭消息被封鎖,沒有通知家屬,也未通知律師。法庭外三米處設立了警戒線。庭外有六名特警把守,警車在四周圍擋,不允許靠近。三點半庭審結束,一警察透露,王亞娟可能被非法判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六、在各種非法關押場所對法輪功學員肆意濫施酷刑,不惜將好人折磨致殘、致死

1、辦案警察為構陷逼供,對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法院未經開庭,即冤判王有江六年、葛青春四年、陳潔五年、盧月玲三年。在此之前,中共蘭州城關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將王有江捆在「老虎凳」上折磨四天三夜,還用「熬鷹」酷刑,不讓睡覺、強光燈照射、熱烤雙眼等刑訊逼供,導致從未有過高血壓病史的王有江血壓從此居高不下。

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劉偉,自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當地警察綁架後,多次被中共酷刑折磨,導致小腿骨裂。家人請律師介入。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律師按照法律程序,要求與劉偉會面,遭到農安縣看守所所長李清國的無理阻撓。律師表示要控告李清國。待律師走後,警察又對劉偉進行酷刑折磨,慘無人道的將他鎖地環一天,上抻床一天。

酷刑演示:銬地環
酷刑演示:銬地環

山東青島城陽區西女姑山村法輪功學員楊乃健,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因模擬演示中共黑牢的殘暴酷刑並拍攝圖片,被中共「六一零」及警察綁架、誣陷,目前與母親劉秀貞以及陸雪琴、崔魯寧、李浩、袁紹華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被綁架以來,楊乃健遭到警察多次酷刑逼供。惡警用棒球棍搗心臟、鐵窗吊銬、不讓睡覺……輪番使用暴力、誘供、威脅、恐嚇等殘忍手段強迫他放棄信仰,無中生有的羅織所謂證據,並威逼其承認。短短幾個月時間,楊乃健整個人瘦了四十多斤,原本身心健康、面容紅潤的年輕棒小伙被折磨得瘦弱不堪,心臟經常疼痛,並伴有胸悶憋氣、大量便血、腹痛等症狀,幾次昏死過去。目前楊乃健仍在被惡警殘酷折磨,生命危在旦夕。

四川簡陽中共「六一零」及國保人員為誣判王紅霞、葉建國等七名被長期無辜非法拘禁的法輪功學員,妄圖以刑訊逼供製造所謂證據,這些法輪功學員有的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有的被吊銬。國保警察還兇狠地威脅王紅霞:「不交待,把你打死拖到後邊去埋了。」「這次我要打斷你一條腿。」

2、監獄警察草菅人命,對法輪功學員肆意凌辱摧殘

酷刑演示:手銬腳鐐
酷刑演示:手銬腳鐐

「死刑鐐」是將受害者的雙手,雙腳分別被銬在一起,手和腳中間連一條鐵鏈。戴上此鐐行走一會腳脖子就磨爛,走一步路都很艱難,無法穿、脫衣服,吃飯、解手都得靠別人幫助才行,晚上也無法睡下。在河南省鄭州監獄,教師李傑因拒絕「轉化」,多次被戴「死刑鐐」殘酷迫害。獄警及其操縱的犯人還曾把他拖到廁所毒打,以致昏死,然後惡人們拖拉著他的手腳抬到小號,說李傑是裝死,繼續拿高壓電棍電擊,再次給他戴上死刑鐐。目前,李傑被非法關押在鄭州監獄三監區被逼做奴工。

在遼寧省溪湖監獄,瀋陽法輪功學員劉德服自二零一三年六月以來,一直遭受暴力「轉化」迫害,被迫害的出現血壓高(達二百五)、腦血管堵塞、心臟痛。入監三個月,迫害手段不斷升級,近日又對他採用「砸地環」,並用刑具將他的頭打破,縫了二十一針。現在他身體十分虛弱。

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山東籍五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斌已於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與趙斌同時被綁架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龐光文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龐光文目前所表現的吃甚麼吐甚麼,同樣發生在已被迫害致死的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馬新星、張志雲身上,他們之前都曾經被在食物中下毒。而上海浦東法輪功學員馮興吉,只因堅持申訴,目前已遭到關禁閉迫害兩個月,連續三個月不允許家屬會見。

在瀋陽東陵監獄,遼寧鳳城法輪功學員焦林,因拒絕「轉化」,剛進監獄就在牆上被「大掛」三個月。走路時,一個惡人把他的一隻胳膊用勁扛在身上,另一個人把他另一隻胳膊使勁反擰背後往上提,推著他往前走。據十月中旬消息,焦林目前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腫,皮膚顏色發灰,生命出現危險,獄警惡人卻仍不肯放過他。

3、殘酷的奴工摧殘從未斷絕

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呼蘭的張慶生、佳木斯的商西平等被非法關押在集訓大隊的法輪功學員,一直被強迫和刑事犯一起做奴工,勞動時間每天長達十五個小時左右,晚上很少睡覺,並且是六、七個人擠在一張雙人床上。有的學員被迫害得頭髮都白了,眼睛裏有血絲,目光呆滯,反應遲鈍。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關押人員不管身體情況,被強迫完成極大量的定額勞動任務。每天早上五、六點鐘起床後就開始各種勞動。如摺疊紙盒等,每人每天分配定額要疊兩千個以上,一直工作到半夜,完成不了的甚至被逼通宵工作,不讓休息。很多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明顯消瘦,有的甚至接見時都體力不支。

七、兩月間新確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

1、趙斌,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日出生,家住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北宮東街。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南匯區三灶鎮做生意期間,被上海市長寧區江蘇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長寧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十一日下午兩點,上海長寧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趙斌、龐光文非法庭審,所謂法庭人員罔顧律師及當事人的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當庭強行非法判決趙斌四年、龐光文五年徒刑。九月三日趙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該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殘忍:熬鷹不讓睡覺、多根電警棍電擊、惡警授意包夾犯的暴力毆打。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趙斌即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八歲。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2、丁文斌,現年61歲,原射洪縣青堤鄉農民。在被遂寧「六一零」洗腦班迫害三十天後,突然被洗腦班人員主動送回家。丁文斌在接下來的一百零四天內,身體迅速惡化,最後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晚遽然離世。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丁文斌去仁和鎮給民眾講法輪功真相,被縣國安大隊警察劫持到縣看守所關押十五天後劫持到遂寧洗腦班。有關人士稱,丁文斌在遂寧洗腦班遭到了藥物毒害(據中共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教唆:「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3、李躍進,北京石景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第五次遭中共當局綁架,並又一次被勞教,期間突然出現嚴重症狀,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保外就醫回家後,經其內部醫院治療不久,周身血管成段狀凝固發硬,與心臟相通的三大主血管被堵,於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早晨故去,疑遭勞教所藥物毒害。

4、馬昌月,六十歲,遼寧瀋陽市法輪功學員,被大東區法院判三年,因被迫害嚴重,臥床不起,「在家監外執行」,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離世。馬昌月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在給路人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後被關押於瀋陽市看守所,因被迫害得十分嚴重,出現生命危險,取保候審在家。據悉,瀋陽市大東區法院於三月二十八日到馬昌月家中對其審判。

5、曹靖宇,男,一九七三年八月六日出生,家住湖北武漢市礄口區解放大道717號海軍工程大學家屬樓,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七年冤獄,造成身體巨大傷害,出獄後又常遭到「六一零」人不斷騷擾,導致身體狀況惡化,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離世,年僅四十歲。

6、劉清梅,女,山東省安丘市石堆鎮大下坡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法院誣判十二年,因高血壓症監獄拒收;二零零八年被非法關入山東女子監獄,被扒光衣服,屢遭酷刑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能走路,高血壓,腎病;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晚八點多在安丘市醫院被迫害離世,年僅五十四歲。

7、包文君,新疆喀什麥蓋提紅光農場法輪功學員,今年六十歲左右。曾多次遭受中共迫害,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二零零七年被麥蓋提縣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出獄後又被當地派出所綁架。這期間,他的八十四歲的老母親曾去到麥蓋提縣委去要兒子,回家後即含冤離世。被非法關押的包文君本人也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症狀,後含冤離世,具體時間待查。

8、徐德存,女,五十二歲,山東省棗莊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走出勞教所時,從身體症狀懷疑獄警在其食物中下了毒。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情況嚴重,被家人送入棗莊市市立醫院。醫院問家屬:「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煉法輪功的,就按煉法輪功的下藥」。九月六日早五點被送入重症監護室,一分多鐘後,醫生出來宣布徐德存「腦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