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粵紅禍(1)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綜合報導)

前言

廣東,別稱「南粵」,位於中國大陸最南端,南嶺之南,南海之濱。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由李洪志先生在吉林長春正式傳出。隨後,法輪大法傳入廣東,至一九九八年底,據國家體育總局調查統計,在廣東省內經常參加集體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已達二十萬人左右。而在全國範圍內,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法輪功學員則達到上億人。

法輪功學員按照李洪志老師教導的「真善忍」去修煉,既提高了道德境界,又獲得了身體健康。據有關專家於一九九八年對廣東省內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抽樣調查,法輪功學員疾病痊癒和基本康復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點九。

然而,一場「紅禍」卻不期而至……


前言
第一章 江澤民妒嫉興迫害 李長春攀附成巨災
一、「四二五」萬人上訪,江某某妒心大發
二、「七二零」全面迫害,廣東全省大抓捕
三、江某某到廣東推動迫害,李長春拿張孟業開刀
四、悲壯的大上訪

第二章 迫害機器組織嚴密 迫害機制可怕無比
一、中共迫害機器中的廣東黨政官員頭目
二、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組織體系
三、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制度體系
四、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貫徹執行機制
五、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反饋激勵機制

第三章 迫害手段殘忍至極 迫害觸角無所不至
一、中共的目的是「全面滅絕」
二、迫害手段無所不用其極,軟硬兼施,精神與肉體雙絞殺
1、媒體造謠,輿論造勢
2、禁絕真相,以維護謊言
3、耗費巨資、運用高科技,監控全社會
4、經濟迫害,抄家、搶掠、罰款、勒索、甚至搶棺材,卡執照……
5、全面限制,剝奪生存空間
6、出入境迫害與輸出迫害
7、綁架、關押(包括勞教和判刑)和酷刑
8、藥物迫害,慘無人道
9、肉體消滅,迫害致死
10、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三、迫害觸角無處不在,深入社會每一角落

第四章 綁架拘留無法無天 勞教判刑冤案如山
一、公安局派出所隨意綁架
二、公安任意拘留(行政拘留與刑事拘留)
三、公安勞教委任意決定勞教,阻撓律師辯護
四、公安推動,檢察幫兇,法院演戲,公檢法聯手製造冤案
五、反覆綁架關押,有學員被綁架十二次以上

第五章 遍地設獄濫用酷刑 身心摧殘草菅人命
一、公安操縱單位變相關押
二、派出所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三、收容所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四、戒毒所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五、拘留所、看守所、拘役所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六、勞教所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七、監獄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八、洗腦班(「法制教育學校」)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九、精神病院的非法關押與酷刑

第六章 迫害罪惡罄竹難書 惡有惡報天災人禍
廣東省被非法勞教和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統計
廣東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統計
廣東省參與迫害的大批惡人遭惡報
薩斯(非典)首發廣東,天災人禍發人深省
結語:清除「紅禍」,南粵回春

第一章 江澤民妒嫉興迫害 李長春攀附成巨災

一、「四二五」萬人上訪,江某某妒心大發

一九九九年四月,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期刊上發表文章誣蔑法輪功,法輪功學員於四月十八日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和其它相關單位反映實情,四月二十二日天津市公安局卻突然抓人,二十三日又再次出動防暴警察毆打、驅趕群眾、並逮捕四十五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約一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局和平上訪,向中央領導直接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據現在所知,當時廣州市、深圳市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聽到消息後也參與了此次上訪。

張孟業,廣東電力學校高級講師,原中共魁首胡錦濤在清華大學的同班同學(一九五九級水利工程系河川樞紐電力專業),曾患有嚴重的乙型肝炎導致肝硬化,各大醫院都無法醫治,他於一九九四年七月修煉法輪功後,頑疾得以徹底根治。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期間,清華大學老同學聚會,滿面紅光的張孟業以平靜的語氣,向包括胡錦濤夫婦在內的全班同學介紹了他因修煉法輪大法而獲新生的真實經歷,贏得了全體同學的掌聲。「四二五」當天,張孟業還去了中南海,親手將法輪大法的書籍贈送給胡錦濤夫婦。胡錦濤將張孟業送出中南海時,看到上訪的人群,還叮囑張孟業要小心。

「四二五」當天,當時中共總理朱鎔基接見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並說「這個煉功可以回去以後繼續煉,國家不干涉煉功」,上訪事件得到妥善處理,當晚法輪功學員即平靜散去。整個上訪過程非常平和,沒有任何非理性行為,法輪功學員散去時,連地上的煙頭都撿起來帶走……外國媒體對法輪功學員的高尚行為和中國政府的和平處理都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中國出現了新的希望。

但是,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某某卻妒嫉心大發,他沒有看到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高尚一面,卻反而因為看到這麼多人追隨法輪功(包括有穿軍裝的法輪功學員站在上訪隊列中)而忌恨不已,並決意迫害法輪功。隨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各方面準備行動即緊鑼密鼓的展開,形勢也日趨緊張。

例如,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後,華南理工大學輕工食品學院的院長、法輪功學員高大維所在單位的黨委書記告訴高大維,按照「上面」的命令,他曾親自到法輪功煉功點貓了三天,他們或趴在樹叢中,或躲在汽車裏或樓房上,觀察都是些甚麼人來煉法輪功,他發現,三天來的人都不同,也沒有誰是負責的,大多是附近的學生和居民,沒有壞人,一看就是個鬆散的群眾活動,他也搞不懂為甚麼羅幹要先給法輪功扣個壞帽子,然後挖空心思找壞證據。結果找不出一件法輪功幹的違法之事。

但是,中共江某某、羅幹之流,完全不顧事實,不顧民心,仍在一意孤行的加快籌備迫害法輪功。

二、「七二零」全面迫害,廣東全省大抓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某某正式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下令出動防暴警察、武警、公安及國安女子特警隊,全面綁架全國各地法輪功義務輔導員,這就是「七二零」事件。

七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大批法輪功學員分別到省政府、廣州市政府、深圳市政府和平請願,被警察強行驅散,部份學員被抓捕。隨後,大批法輪功學員赴廣州和北京上訪,前赴後繼。

七月二十二日,中共的「中央電視台」播出所謂「取締」法輪功組織的通告,隨後,全國包括廣東省展開了大抓捕行動,廣東各地區幾乎所有輔導站的輔導員都被公安部門綁架、關押。

法輪功學員張孟業,因從法輪大法中深深受益,所以他熱心擔任廣州市天河區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七二零」之後,他多次被綁架,包括二次「治安拘留」、一次「刑事拘留」、一次非法軟禁。

三、江某某到廣東推動迫害,李長春拿張孟業開刀

迫害法輪功完全是江某某一人的決策,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其他常委都不同意。在迫害之初,江某某曾妄想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但由於迫害極不得人心,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在發動迫害半年之後,全國很多地方對迫害都熱情不高。

李長春一邊執行江某某定下的迫害政策,在全省範圍內實施大抓捕,並且禁止法輪功學員上訪,一邊向中央上報說:「法輪功學員多數是好人,廣東沒有勞教一人。」

面對這種情況,同屬於「上海幫」的「狗頭軍師」曾慶紅向江某某獻計,要江某某借「三講」來推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三講」中搞「人人表態過關」,以此強迫中共官員參與迫害運動。

二零零零年初,江某某竄到廣東,又是責難廣東對法輪功「迫害不力」、「軟弱」;又是要李長春在政治局會議上做「檢討」;又是親自給深圳市委發傳真要他們「守住陣地」,等等。

江某某還竄到廣東省茂名市和高州市(茂名屬下的縣級市),並將高州定為所謂的「三講」教育基地。後來,幫兇文人還根據江某某此次「視察」廣東時所講過的幾句話,拼湊成貽笑大方的「三個代表」到處流毒。

江某某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誘逼李長春,要他在廣東省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李長春為權力出賣良心,決定攀附江某某,大力加強迫害。

李長春首先拿胡錦濤的同學張孟業開刀,將他第一批勞教,並當作重點迫害對像。

張孟業於二零零零年元月十四日被劫持至廣州市第一勞教所(在廣州市花都區赤坭鎮),非法強制勞教至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長達二年零三十七天,期間他的身心受到很大摧殘。勞教所使用各種酷刑強迫他放棄信仰,其中有一次,六旬的張孟業被勞教所銬在大樹上三天三夜……

張孟業曾被銬在這顆大樹上數日,許多學員都被銬過
張孟業曾被銬在這顆大樹上數日,許多學員都被銬過

四、悲壯的大上訪

李長春將張孟業非法勞教,相當於開了惡例,全省各地的迫害隨即升級,勞教、判刑大量出現,甚至開始出現不少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廣東遂成為迫害的重災區。李長春以良心換權力,在二零零二年的中共「十六大」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中共的宣傳,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廣東省的大權則由江某某的親信張德江掌控,繼續加劇迫害法輪功。

李長春禍害廣東的罪行很多,而最突出的,就是對上訪法輪功學員的截訪和殘酷迫害。

上訪被毒打──劉喜峰,深圳法輪功學員,從深圳步行去北京,在長城打二十米長的橫幅,在八達嶺上掛了好一陣,直到管那片的警察氣急敗壞趕來。劉喜峰遭到不法警察一頓暴打,被打得鼻青臉腫,面目皆非。

上訪被強制墮胎──李尉軍、王少娜夫婦,家住深圳蛇口,在進京上訪的途中被抓回,丈夫被關進蛇口看守所,妻子因懷有六個月的身孕無法坐牢,被從派出所強行送往醫院做了墮胎手術!父母煉功,中共殘忍扼殺孩子,可憐那沒有出世的嬰兒!(王少娜冤案後來在聯合國立案)

上訪被勞教──二零零零年二月,河源市曾雨文和沈雪梅、沈明軍、白靜等上訪被拘留,沈雪梅、沈明軍罰二千元。二零零零年三月,曾雨文又和沈雪梅、沈明軍、沈紅梅、陸波、吳平進京上訪,曾雨文再次被抓回紫金。吳平被抓回中山,被非法勞教兩年,沈雪梅、沈紅梅,沈明軍三姐弟被抓回羅定,雪梅、明軍被非法勞教一年,沈紅梅被扣留一個月並被罰款兩千元,陸波無音訊。曾雨文後來又經歷多次迫害,不久被迫害致死。

騎車上訪被判刑並迫害致死──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茂名市鄭保(茂名市退休幹部,當時六十多歲)、郭秀群(女,茂名石化公司退休工人,當時五十多歲)、楊明芬(女,五十多歲)和高州法輪功學員徐恩生(男,二十多歲)五位法輪功學員,不畏艱苦騎自行車去北京上訪。從廣東茂名到北京,公路距離至少三千多公里,不必說老年人,就是愛好騎車的運動員,也不敢輕易決定騎車到北京,何況從未受過運動訓練的老人……他們在河南被截訪、綁架,並分別被施用重刑:徐恩生被非法判刑三年,鄭保被非法勞教一年。楊明芬和郭秀群等被非法關押。他們釋放後仍遭受種種迫害,徐恩生、鄭保、楊明芬被迫害致死。

上訪被迫害致多人傷亡──二零零零年底,茂名數十名學員同時上訪,有十三名學員被綁架到茂名駐京辦事處,其中十二名學員在警察圍捕中被迫從四樓跳下逃生,陳麗文身亡,李建英等學員重傷,當局不但不施救治,反而將七名學員判以重刑,最長刑期七年。

大上訪的悲壯故事還有很多很多,難以盡述……

中共高層不但不接納上訪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反映情況,反而用盡一切辦法禁止上訪。江某某當局把地方官的政績與當地的上訪人數掛鉤──一個地方上訪人數越多,地方官就越受批評,上訪人數多的地方,地方官就地免職。在這種邪惡政策之下,對上訪學員的迫害程度,那就可想而知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