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粵紅禍(2)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接上文

第二章 迫害機器組織嚴密 迫害機制殘暴無比

中共的整人機制包括權力核心(中共自黨魁至省市各級頭目,高度集權、掌控著社會一切資源,幾乎可以為所欲為)、組織體系(深入到社會的每一個細胞,其中的暴力機構尤為重要)、政策制度體系(包括以「政治」劃線、一票否決、株連政策等)、貫徹執行機制(包括大小會議、上傳下達、「群眾運動」等)和反饋激勵機制(如逆向淘汰機制等)。

中共這套經過幾十年中無數次大小政治運動歷煉「成熟」的整人機制,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就像一台複雜龐大的絞肉機,一旦運轉起來,可怕無比,沒有非凡勇氣的人根本無法與它抗衡。例如,在迫害法輪功之前,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是非常反對迫害的,可是當江某某啟動中共這台迫害機器之後,連一向以大膽著稱的朱鎔基也曾不得不公開「表態」支持江迫害。

一、中共迫害機器中的廣東黨政官員頭目

1、江某某安插一批賣力迫害的惡官到廣東當黨政頭目

因為迫害「真善忍」是違背人性的,幾乎沒有誰會發自內心自願去參與迫害。所以,迫害的動力只能來源於自上而下的層層指令及相應的利誘威逼。首惡江某某因此而極度重視廣東省頭目的安插。

江某某軟硬兼施,使李長春在廣東加劇迫害,二零零二年,李長春因迫害取悅江某某而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江某某安排親信張德江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此前已因在迫害中的賣力表現而得到江的賞識,把持廣東之後,更是加劇迫害,後來,張德江與李長春都在國際上被多處起訴。

深圳的地位無論對廣東還是對全國而言都異常重要,江某某首先安插親信張高麗任邪黨市委書記,繼而安插情婦黃麗滿任市委書記,江的親信李鴻忠則任深圳市長。此三人為禍深圳甚烈。後來,張高麗因賣力迫害而持續升遷,至遼寧、天津任第一頭目,最後於二零一二年「入常」。黃麗滿以江情婦之「尊」升任邪黨廣東省委副書記,李鴻忠繼任深圳第一頭目,其後則升調至湖北省任省長、省委書記。李鴻忠為禍湖北,使湖北的迫害也異常劇烈;且李鴻忠一次在全國人大記者招待會上竟公然搶奪記者的錄音筆,因而得到「奪筆書記」的劣稱。

張德江因迫害法輪功而升任副總理,由汪洋接任,汪洋雖不是江某某的親信,但面對中共巨大的迫害機制也沒有足夠的良知和勇氣叫停廣東的迫害。

2、中共頭目控制著社會一切資源,用於「維穩」的經費超過軍費

二零一一年,在中共年度財政預算中,用於迫害無辜百姓的所謂「維穩」費用首次超過軍費開支。另有報導說: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費用,超過國民經濟的四分之一……

《光明日報》文章說:「廣東廣州市財政報告顯示,該市二零零七年維穩費為四十四億元,比當年用於社會保障就業資金三十五點二億元還高出差不多十億元……

中共控制著社會一切資源,不但可以隨意揮霍巨額的財政收入,可以隨意使用龐大的國有資產,而且可以通過流氓方式變相控制私有財產和外資企業。中國人的出生、入學、工作、結婚、育兒、養老、醫療以至於死後火葬,全都控制在中共手中。中共各級頭目掌控著極大的權力和龐大的社會資源,才使得中共啟動迫害機制的動力源源不斷!

例如,廣州市第三勞教所每次來一個法輪功學員,都會得到上面八萬元的撥款,給迫害法輪功學員作經費和獎金。

二、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組織體系

1、成立「六一零」系統作為迫害指揮中樞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某某成立類似於「中央文革小組」那樣的超權力機構──「六一零」領導小組,作為迫害法輪功的指揮中樞。「六一零」直接聽命於江某某,同時凌駕於黨、政、軍、政法、宣傳、外交等所有部門之上。「六一零」首任組長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嵐清,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其權力遠遠超過其他黨委,實際上相當於僅次於江某某的「第二總指揮」。

在廣東省內,「六一零」則直接聽命於中央「六一零」和邪黨廣東省委書記,其權力凌駕於廣東省內各系統各部門之上,甚至包括中央駐廣東省的單位的迫害事務都要聽從其指揮。

「六一零」及其辦公室,至少直達縣、區一級,甚至鄉鎮和街道辦一級也成立有六一零,即使沒有成立「六一零」機構,也必然任命專人負責迫害事務,並與上級「六一零」對接。

各部門,如政府的廳、局;各事業單位,如學校、報社;各國有企業,如石化公司、電廠等,都成立有「六一零」機構。

二零零二年,因為六一零辦公室在國外名聲狼藉,中共將其改名為「防範與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清遠市各地區六一零辦公室也紛紛改名,但在內部,六一零的名稱一直沒有改。

如今,只要在網絡上輸入該關鍵詞一搜,馬上可以看到廣東省內還有該機構存在和活動的許多信息。

廣東茂名政法委書記呂曉,因賣力迫害法輪功,而被上級頭目選中,擔任廣東省「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

2、廣東省內用於迫害的暴力機構體系

中共的暴力機構原已非常龐大,為了迫害法輪功,又增加了所謂的「法制教育學校」(實質是集中營式的洗腦班)。

加上各級洗腦班之後,廣東省內的暴力機構體系就可以這樣描述:

政法委是所有暴力機構的總頭目。雖然政法委與「六一零」有很多地方重合在一起,但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實際上,政法委要服從於「六一零」,「六一零」除了有權指揮政法委這類暴力機構外,還要指揮協調政府、宣傳、軍隊、外交、企事業單位等各類機構。

政法委直接指揮公安、檢察、法院、司法、武警、國安等這幾大部門。

公安系統的本身也相當龐大,包括各公安分局、各分支警察(如國保警察、交警、巡警、刑警等)、各派出所、收容所(如廣州沙河收容所等,後收容所被撤銷)、拘留所、看守所、戒毒所等。公安局派出所下面又有片警,分區管控。

司法機構的體系也相當龐大,包括各勞教所和各監獄都隸屬於司法機關。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洗腦班也歸屬於司法局管理。

──其中,廣東省內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有:廣州槎頭勞教所(關押迫害廣州的女學員),廣州第一勞教所和第三勞教所(位於花都區赤坭鎮,又稱花都赤坭鎮水泥廠,關押迫害廣州的男學員),深圳市第二勞教所(前些年曾關押迫害過深圳男學員),廣東省三水勞教所(其中的婦教所關押迫害除廣州之外的所有女學員,男所關押迫害除廣州、深圳的男學員)。

──其中,廣東省內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獄有:四會監獄、陽江監獄、韶關北江監獄、韶關武江監獄、梅州監獄(又稱廣東省第三監獄)等關押迫害男學員,廣東省女子監獄(起初在韶關犁市鎮,那裏曾發生過對法輪功學員「鋼尺抽臉」和「飯加大便」等酷刑事件,後遷到廣州市郊)則關押迫害全省的女學員。

──其中,廣東省內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有:廣州、深圳和各地級市一般都設有本級的洗腦班,其中,廣州黃埔譚崗洗腦班、深圳西麗洗腦班、珠海民富酒店洗腦班、湛江洗腦班、茂名洗腦班等均以殘酷而臭名昭著。廣東省三水洗腦班(即所謂的「廣東省「法制教育學校」」)是省級的洗腦班,位於廣東三水勞教所附近,專門針對全省下屬各市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所以它的迫害手段往往比下級的洗腦班更為殘酷而無人性。

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暴力機構甚至包括一批精神病院和醫院,如廣州增城的康華醫院(曾經將一嚴姓青年法輪功學員毒打致死)。

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暴力機構中還有一類特殊的組織,即特務系統,全面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跟蹤、監控、網上監控、電話竊聽、混入內部等。中共的特務組織有多龐大、特務人員有多少,目前還難以得知,不過可以肯定,其數量一定驚人。

3、六一零操控黨、政、軍、群、企事業單位等而使迫害觸角遍及全社會

例一、六一零操控教育系統參與迫害。廣東潮州的韓山學院以一代文豪韓愈為豪,韓愈曾說,「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然而潮州教育系統及韓山師院卻公然踐踏為師之道,恐嚇學生遠離「真、善、忍」。韓山師範學院協同邪黨惡徒,積極迫害學院修煉法輪功的教職工和學生,多人被綁架、洗腦、遭受開除學籍、工職、非法勞教的迫害。韓山師範學院的校長更是在數千人的開學典禮上,聲嘶力竭的誹謗法輪功,實在有辱為人師表的名號。在中共暴政體制中,教育從來就是一種政治工具。中共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滅絕法輪功政策,竟要「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流毒無窮。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惡首江某某就安插其情婦兼親信陳至立長期掌管教育部。

例二、六一零操控基層政權參與迫害。中共基層行政單位直接掌管著人們的戶口、住址等基本信息,所以迫害起法輪功學員來非常方便,其對法輪功學員的騷擾是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可以說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戶口所在地、工作所在地或居住所在地的行政單位的騷擾迫害,其事例之多,之普遍,難以細述,只舉二例。例一、深圳當局利用各居委會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排查和登記,要求居委會監視法輪功學員,甚至上門進行所謂的了解情況,從新記錄資料,連那些迫害發生以後不修煉了的人都同樣被列為調查的對像。其它城市如佛山、肇慶等也有此種情況。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深圳市公安局舉辦新聞發布會,竟公開宣布所謂「不受深圳歡迎黑名單」,七類人員不能辦理居住證,法輪功學員被列入其中第二類。例二、茂名等各市搞所謂的「承諾卡」活動,拒絕簽名者就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例三、六一零操控工作單位參與迫害。中共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所有大小企事業單位都受中共控制,所以,單位出面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是一個最普遍的迫害形式。例如,茂名石化公司是茂名市最大的國有企業,多年來,吳亦雄、林秋雲、王玉蘭等法輪功學員被茂名石化公司「六一零」迫害致死,梁少琳、張振飛、梁錦春、詹廣岩等至少數十人遭受過停職、扣工資、監控(軟禁)、開除、拘留、勞教或判刑等各種迫害。又如,中共六一零的魔爪甚至伸到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和在外國的中國企業之中,例如,二零零八年度,深圳市曝光了兩起企業受裹挾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性案件。一起是深圳知名企業(華為)將迫害延伸至海外,在自由社會非法解雇一名信仰法輪功的德國雇員劉光榮。另一起則是世界知名企業(家樂福超市)在深圳的分支機構參與迫害信仰法輪功的職員陳恆梅。一起國內,一起海外,足見中共迫害法輪功之無遠弗屆。(詳情請參看明慧網相關報導)

例四、六一零煽動仇恨,懸賞利誘普通民眾參與迫害。中共通過層層下發文件,大會小會不斷的開,搞人人表態、人人過關,這樣做了之後,迫害運動就好像成了一場「群眾運動」,好像全民都贊成迫害了,從而製造一個高壓的恐怖氣氛。例如,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報導:深圳市用解決下崗工人為由,找了五百多名下崗工人,有專人給他(她)們培訓後上崗,讓他們分地段看管,每人發一部手機,一輛自行車,看到有人粘貼和甚麼情況馬上彙報。有人舉報立即向上彙報。據說深圳第一個作為試點。

4、廣東省與全國各地迫害機構相互勾結、串通迫害

例如,二零零二年八月,廣東省司法局可能是統一組織了廣東三水勞教所、廣州市槎頭婦教所、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所等三個勞教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惡警,上北京「學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手段。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所派去北京學習迫害經驗的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專管大隊」(二大隊)副大隊長何桂潮、教員黎偉成、大隊長周建宏、管教畢德軍等人。「學習」回來後,惡警言談中都流露出興奮,「你們要是再不「轉化」,遲早有你們好受的。」

又如,二零零八年,廣東湛江當局將法輪功學員曾秀梅送到海南省總局勞教所迫害,曾秀梅遭毆打和灌食,身體被打得黑紫,肺部受重傷。四月三十日,被迫害的皮包骨的曾秀梅由惡人送回家,沒到家門,就將她拖下來,倉皇逃走。

曾秀梅遭受迫害後照片
曾秀梅遭受迫害後照片
曾秀梅遭受迫害後照片
曾秀梅遭受迫害後照片

三、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制度體系

1、中共一直力圖將迫害合法化、制度化

中共為使迫害法輪功披上合法的外衣,在中央一級弄了個不倫不類的人大常委會「反邪教」決定,還弄了個「兩高」對刑法第三百條的「解釋」,弄了個甚麼公安部「六條」和民政部「決定」等。同時,中共自身以及政府、軍隊、企事業單位等也紛紛出台各項制度,全面封殺法輪功。廣東省地方,則將迫害法輪功的指令、規定進一步細化,細化到公務員「政審」、升大學和考研錄取「政審」、學生守則、社團章程等,一切的制度、規定之中,都加入了迫害法輪功的內容。如果你在百度上輸入法輪功關鍵詞搜索,馬上可以看到充斥於各種制度中的迫害條文。

2、中共株連政策:「一切與法輪功掛鉤」與「法輪功一票否決」

中共為綁架全社會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做出野蠻規定:一個單位成績再好,只要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上訪,就不能評優……諸如此類的規定,總體上叫作「一切與法輪功掛鉤」或「法輪功一票否決」。

例如,綁架法輪功學員成為深圳警察的首要任務。深圳市一女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被抓,其家屬到公安局要人,某處長說:「現在誰也不敢放人,北京六一零工作組在深圳剛開完會,說殺人放火可以暫時不管,先抓法輪功。」

中共此政策起到導向、激勵、威逼和株連的作用,是對法輪功迫害中最具殺傷力的一項規定。

深圳南山區看守所採用株連法。只要某一個人不吃飯,罰全倉所有犯人都不許吃飯。餓昏了頭的犯人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洩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瘋狂毆打虐待學員,達到了挑動群眾鬥群眾的目的。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王曉東就是被李管教是用這種方法挑動一倉全體犯人的「全面專政」,最後被迫害致瘋。

3、中共官員利誘警察迫害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十月,幾名法輪功學員到公園煉功,被湛江中華派出所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其間受到惡警們的折磨。惡警把一位學員的雙腳用腳鎖固定在床上,還讓犯人對她再次百般的折磨。她問惡警公園是公開場所,各種功法都在這煉,為甚麼就只是抓我們煉法輪功的呢?惡警說:這是江某某的命令,他給我們錢,叫我們幹甚麼,我們就幹甚麼,你們要說就上北京說吧!

例如,廣東地區邪黨對迫害採取重金獎賞,廣州市和深圳市規定抓住一個法輪功學員獎賞三萬,其它地方也都比過去高出幾倍的獎金獎賞。由於當前物價飛漲,人們普遍感到生活壓力加大,有不明真相的警察,為了得到獎賞,瘋狂的找一切可能的信息綁架大法弟子,如他們通過儀器定位電話和電腦,通過監聽他們所掌握的大法弟子之間的電話和查找他們之間電話記錄獲得信息等,然後進行綁架。

四、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貫徹執行機制

1、精心策劃,周密部署

例如,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抓捕行動來看,當局為了迫害法輪功,顯然經過精心密謀和周密組織,從媒體報導、抄家毀書、抓捕關押、解散煉功點、操控各單位參與迫害等,各方面同時行動、緊密配合,當局的用心程度決不亞於一場戰爭。

又如,二零零六年十一、中秋前夕,廣東惠來縣下發機密文件,強迫各地各單位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共縣委書記黃少寬做批示,中共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領導小組」副組長洪少民參與迫害。

2、各級頭目親自「蹲點」推動迫害

例如,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發動迫害的中共黨魁江××到達廣東韶關,當時,韶關當局明顯加強了警力。

又如,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廣東省省長黃華華去到韶關,把韶關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地區,韶關「六一零」及其下屬遂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加劇迫害。後來,黃華華因迫害法輪功罪行嚴重而被告上國際法庭。

再如,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揭陽八名法輪功學員成功闖出洗腦班,震驚了整個廣東省,省「六一零」即派工作組進駐揭陽部署迫害。二零零二年八月法輪功學員在明慧網上披露了揭陽市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事實後,揭陽市政府圍牆正門處被法輪功學員印上了幾十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標語。揭陽市長林木聲、丁偉斌等人下令國安局在國慶節前「破案」,警察隨後瘋狂搜捕法輪功學員。

3、中共通過各種會議傳達指令布置迫害

例如,中共廣東省政法委每年都會召開一次迫害法輪功的總結大會,各地六一零則必須在大會之後根據大會精神在各地布置落實相關的迫害工作。各地六一零還有互相學習考察的機制。中共還有邀請迫害法輪功的「專家」到迫害現場做專題報告的機制。

五、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的反饋激勵機制

在中共治下,一個人越壞、越惡就越容易受獎和升遷,這就是中共反人性、反社會的惡性激勵機制和逆向淘汰機制。

楊華維,一九四八年出生,廣東龍川人,一九九八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任中共河源市委書記,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後,追隨中共江某某集團,對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大肆迫害,製造了大量冤案,因其迫害「政績」,後遷任廣東省民政廳長。

梁偉發,一九五二年出生,廣東羅定人,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七年四月,任中共河源市委書記,對轄區內法輪功學員大肆迫害,特別是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人數眾多,在全省各地級市中尤為突出。二零零七年四月,梁偉發接任陳紹基的廣東省公安廳長職務。陳紹基是廣東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頭目之一,在國際上受到控訴,在國內則因遭惡報而被查處。梁偉發能升任廣東省公安廳長,顯然是因其迫害「政績」而被中共高層選中。

陳建華,一九五六年出生,廣東陸豐人,二零零七年四月接任梁偉發的中共河源市委書記職務,一上任就開始大力迫害河源地區法輪功學員。凌王正等五位法輪功學員刷寫了幾條真相標語,當局竟派出七十多名特警實施非法抓捕,並出動軍犬和開槍,對凌王正、葉志堅、鄧仕娥、肖美蓮、盧春燕分別非法判刑六年、五年、四年、四年、三年。陳建華還通過加倍收費和全面攔扣摩托車等搜刮河源市民的血汗錢,用於所謂創衛生城市和安裝路況攝象頭,實質是為了對付河源地區法輪功學員發傳單和貼真相標語。在其在位期間,河源非法抓捕了大批法輪功學員。陳建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二十四小時監控系統及各種特務手段,流毒至今。因其迫害「政績」顯著,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升任廣州市長。(接任的中共河源市委書記是何忠發)

萬慶良,一九六四年二月生,廣東五華人,現任廣州市委書記。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八年三月歷任中共揭陽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揭陽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對揭陽市迫害法輪功負主要責任。萬慶良於一九八四年畢業於梅州嘉應師專中文系,在校期間思想偏激,很左,畢業後靠走後門拉關係,分到梅州市宣傳部,先後擔任過宣傳部副部長、蕉嶺縣委書記、廣東省團委書記等職。萬慶良任省團委書記期間(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為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賣身充當中共的急先鋒、馬前卒。在廣東青年、學生中大搞各種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宣傳和活動。由於萬慶良在迫害法輪功上不遺餘力,深得廣東邪惡勢力歡心,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黃華華提拔到揭陽市主政。在揭陽,萬慶良領導和指揮著當地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勢力,授意肆意拘捕、關押、騷擾、酷刑折磨和司法外殺害揭陽法輪功學員。

楊華維、梁偉發、陳建華、萬慶良,一個比一個狠,一個比一個升官升得快,這是甚麼道理?他們在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法輪功無論在提升道德方面還是在祛病健身方面都有顯著功效的情況下,為了權力和升遷,賣力執行上頭的迫害政策,顯然是出賣良心。他們的升官之道,可用一句話概括,那就是「用良心換權力」。越狠毒越能升遷,中共這種「逆向淘汰機制」正是中共反人性的本質體現。

中共逆向淘汰機制的例子還有很多,如:

廣州市委書記黃華華因賣力迫害而升任廣東省長,後來,黃華華在美國聯邦北加州被起訴,嚇得魂飛魄散,出訪行程才走了一半,就趕緊逃回廣東。

廣東省公安廳長陳紹基,因賣力迫害而升任廣東省委副書記,後惡報被以貪污罪查處。

茂名市委書記周鎮宏因賣力迫害而升任中共廣東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後惡報被查處。

還有茂名市委書記羅蔭國、高州市委書記鄒繼海、揭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孫潮列、普寧市政法委書記王少鴻、揭陽市公安局國家安全保衛支隊王榜金、揭陽市紅十字會慈雲醫院院長黃宏漢等,都是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表現越惡,升官越快。

中共的逆向淘汰機制,使越惡的人越容易上升至權力頂峰,成為中共迫害機器的權力核心,這個權力核心又開始層層加強邪惡組織並安排更邪惡的親信,制訂各項目更邪惡政策制度,以更邪惡的方式加以貫徹執行,在貫徹執行中開始新一輪的「逆向淘汰」,從而產生更邪惡的頭目……如此循環往復,所以中共整個機器和體制就像癌細胞瘋長一樣,越來越壞,決無自我改良的可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