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赤劫(一)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十四年來遭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綜合報導)

序言
第一部份 龍江沃土大法洪傳
第二部份 黑雲壓頂血雨腥風
第三部份 名譽搞臭駭人聽聞
第四部份 經濟截斷怵目驚心
第五部份 肉體消滅慘絕人寰
第六部份 家破人亡山河同泣
第七部份 冤獄遍地罄竹難書
第八部份 酷刑慘烈令人髮指
第九部份 神目如電惡報頻發
第十部份 迫害元凶罪責難逃
結語

序言

黑龍江省是中國大陸最東最北的省份,面積為四十五萬多平方公里,北部、東部與俄羅斯隔江相望;西部與內蒙古自治區接壤;南部與吉林省毗鄰。全省共劃十二個地級市、一個地區、十八個縣級市、四十六個縣、一個自治縣、六十四個市轄區,省會哈爾濱。黑龍江省總人口二零一一年為三千八百一十六點八萬,有漢、滿、蒙、朝鮮、赫哲、鄂倫春、鄂溫克、達斡爾等多個民族。

黑龍江古時為肅慎地,漢朝時稱為挹婁、夫餘地;唐屬忽汗州和瀚海都護府(唐朝諸侯國渤海國);遼金為東京、上京二道(路);元歸遼陽行中書省和遼陽行省;明屬女真奴兒幹都司;清一六七一年沿黑龍江岸築城,名黑龍江城,清朝末期後改為黑龍江省。現在的黑龍江省只管轄原黑龍江轄區部份行政轄地和原吉林的部份地區。

黑龍江省土地肥沃,自然資源豐富,民風淳樸,清初以來曾吸引關內大量移民前來定居。然而自中共邪黨篡權建政以來,狂採濫伐,致使自然環境遭到極大破壞,民風日益衰敗。尤其是人渣敗類江澤民上台後,黑龍江省環境污染日趨惡化,土地貧瘠,社會風氣更是一日千里的往下滑。

就在這末法末劫之際,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吉林長春市傳出了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功。不久,法輪功便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傳入黑龍江。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七月二十三日,應齊齊哈爾市氣功科研會邀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齊齊哈爾市電業文化宮舉辦了為期八天的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約五百人。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至八月十二日,應哈爾濱市氣功科研會的邀請,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舉辦了為期八天的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達四千五百多人。學員來自全省各地,幾乎涵蓋了社會所有階層。自此,法輪功就在龍江大地廣泛洪傳,像滾雪球一般不斷擴大他的影響。至九九年上半年,無論城市鄉村,邊陲內地,都能看到法輪功的祥和煉功場面,聽到法輪功那悠揚悅耳的煉功音樂聲。法輪功學員修煉大法後身心得到淨化,道德提升,身體健康,其嶄新的精神風貌和生活工作態度在社會中有目共睹,廣受讚譽。

然而人渣敗類江澤民出於強烈的妒忌,與中共邪黨相互利用,發動了一場中外歷史上空前的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殘酷鎮壓,迄今已持續了整整十四年。十四年來,紅魔在黑龍江大地肆虐,黑雲壓頂,血雨腥風,冤獄遍地,慘絕人寰!期間黑龍江省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國安及監獄、勞教所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竟然動用了百餘種酷刑,慘絕人寰!據明慧網初步統計,截止到二零一三年三月,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四百七十六人,居全國之首。至於被迫害致殘、致瘋、致家破人亡的案例,幾乎各地都有,而遭非法綁架、抄家、拘禁、勞教、判刑、活摘器官的案例,更是遍及全省各地,不勝枚舉。

這裏,我們僅僅依據明慧網發表的揭露迫害文章,對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十四年來遭迫害的情況做個大致綜述,如下:

第一部份 龍江沃土大法洪傳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大師在吉林長春首次將法輪功(即「法輪大法」)介紹給社會。不久,法輪功便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傳入黑龍江,像滾雪球一般不斷擴大他的影響範圍。

一、李洪志大師在齊齊哈爾市傳功講法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七月二十三日,應齊齊哈爾市氣功科研會邀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電業文化宮舉辦了為期八天的法輪功學習班,每天晚上為學員講法。每堂課都提前半小時左右來到會場,解答學員提出的問題,正點時再講法。教功時還手把手的糾正學員動作。

在第四天,會場過道上有一個坐著輪椅的女孩,是高位截癱,人不能動。聽說她是外縣來的。休息時師尊走過去給她調整身體,當天她就站起來了。學員們都覺得這功太神奇了。

參加人數約五百人,八天下來,學員們的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過去疾病纏身的學員完全變了個樣,全身的疾病不治而飛,世界觀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期間有位梅大姐,身體得到康復,她無法表達她的感恩,便寄了二百元錢,可是李洪志大師卻按照原地址又把錢如數寄了回來。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場面。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場面。

圖:齊齊哈爾市電業文化宮。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李洪志大師曾在此傳法、傳功。

圖:齊齊哈爾市電業文化宮。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李洪志大師曾在此傳法、傳功。

圖:師尊於一九九三年在齊齊哈爾傳法時曾經下榻的五﹒一賓館原址。

圖:師尊於一九九三年在齊齊哈爾傳法時曾經下榻的五﹒一賓館原址。

齊齊哈爾市龍沙公園二號門。

齊齊哈爾市龍沙公園二號門。

李洪志大師當年來齊市傳法時,下榻於五一賓館(位於中環廣場北側),距離龍沙公園都很近,早晨常到龍沙公園走走。一天在公園散步時,看見一個婦女背著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兒,上前問道:「這孩子怎麼了?」婦女答道:「癱瘓了。」 李洪志大師說:「你把他放下。」婦女說:「他癱瘓了。」 「你把他放下吧。」婦女把孩子放下了,李洪志大師給他動了兩下,孩子就站起來了。很多人一下子都圍了上來,驚訝地說:「站起來了!站起來了!」那個婦女激動地說:「這不是神仙嗎!我得謝謝他。」回頭剛要說「謝謝」,一看那位恩人已經走了。

齊齊哈爾的人都知道,在龍沙公園二號門門前經常能看到一位拔牙賣藥的南方人,他藥攤上的那一堆牙像小山一樣高。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第七講中對此有所論述:「我在齊齊哈爾辦班時,看到街上擺攤的有一個人給人拔牙。一看這人就是南方來的,不像東北人的裝束。來者不拒,誰來他都給拔,牙拔出那麼一堆來。」「中國古代的科學和我們現代從西方學的科學不一樣,它走的是另外一條路,能帶來另外一種狀態。所以不能用我們現在這種認識方法去認識中國古代的科技,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

二、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市傳功講法

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至八月十二日,應哈爾濱市氣功科研會的邀請,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舉辦了為期八天的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達四千五百多人。他們來自全省各地,幾乎涵蓋了社會各個階層,有工人、農民、工商個體戶、國家幹部、軍人、教師、醫生、護士,也有公、檢、法人員,還有正在高校上學的大學生。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場面。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場面。

網絡圖片:一九九四年八月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舉辦地點──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

網絡圖片:一九九四年八月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舉辦地點──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

在八天的學習中,除多數人住宿在哈爾濱外,也有一些人通勤,他們有的坐火車,有的坐汽車,在晚六點前趕到哈爾濱飛馳冰球館。從晚六點到晚八點,學煉者在冰球館內先聆聽李洪志大師講課,然後再學煉功法動作。

自此,法輪大法便在龍江這方廣袤的沃土上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迅速傳開。各市(地區)、縣(市)法輪功輔導站陸續成立,煉功點遍布全省城鄉各地。不論春夏秋冬,每天清晨,你都會在城市的公園或街道旁,或是在農村的村口,看到法輪功學員煉功的感人場面。那優美動人的煉功音樂,舒緩整齊的動作,令人流連忘返。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在市政廣場集體煉功場面。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在市政廣場集體煉功場面。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在大慶體育場集體煉功場面。

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在大慶體育場集體煉功場面。

那時雖然絕大多數學員因對傳統修煉文化的認識模糊不清,對自己所修煉的法輪功一時還不能完全從祛病健身的理解層次中走出來。但是,隨著對《中國法輪功》(修訂本)、《轉法輪》的閱讀,在學煉法輪功的人群中普遍出現了道德昇華的現象。

幾乎所有學煉法輪功的人在學煉後,身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和從前判若兩人。人們從這些默默的煉功人身上看到了一種久違的精神:真誠、善良、容忍。做職工的,領導分派幹甚麼工作就幹甚麼工作,也不挑三揀四了,工作任勞任怨。是領導的,不收禮了; 當倉庫保管員的,不貪佔單位的便宜了; 得理不饒人的,變得能夠為對方著想了,即使自己受到了物質上的損失,也不向對方索賠一分錢。至於拾金不昧、助人為樂的事蹟屢屢發生,不勝枚舉,極大的淨化了當時黑龍江的社會風氣,提升了社會整體道德水平。

在大法修煉中,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都得到了淨化,特別是以前身患絕症的學員,更是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比如:雙城市有個女聾啞人,學了法輪功以後,不但能聽到聲音,還能講話了;還有一位經哈醫大二院確診患有骨髓異常綜合症的市民,花了近八萬元錢醫治,也沒甚麼效果。他學煉了法輪功後,僅僅煉了五十天,就能夠自己騎自行車上班了。賓縣有個經省腫瘤醫院確診患有肺癌的老石匠,通過學煉法輪功後,腫瘤不翼而飛,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他現在雖然年過六旬,仍在幹石匠活,紅光滿面,體壯如中年人。哈市阿城區有個患雙側股骨頭壞死二期的年輕婦女,久治無效,只能在地上爬,哈市阿城區有個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的少婦,為治病幾乎傾家蕩產,也沒任何效果,每天她只能在地上爬,對未來徹底絕望了,正打算自殺。學法煉功僅五天,就能正常走路生活了。

先走入大法修煉的學員受益了。他們親身體驗到大法的神奇超常,懷著對大法、對大法師父無比感恩的心情,熱心主動的去做洪法工作,不計報酬,不辭辛勞,完全是一種高尚無私的付出。例如:一九九九年春季,雙城市雙城鎮內有三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一個鄉鎮洪法。當時,是專門跑長途客運的同修出了五輛大客車。要去的同修還很多,五輛大客車實在是裝不下。那個鄉鎮附近的學員有騎自行車去的,有坐其它車去的,還有走著去的。

圖: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東門煉功點集體煉功

圖: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東門煉功點集體煉功

圖: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學法點集體學法

圖: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學法點集體學法

那天,學員們一共走了二十三個村屯,每到一個村屯,就集體煉功洪法。有要學煉的,就送一本《轉法輪》給他(她),並讓當地同修和他(她)保持聯繫。如果能煉,就把《轉法輪》給他;如果不能煉,就把《轉法輪》收回。經過那次集體煉功洪法,雙城市二十八個鄉鎮就全有法輪功煉功點了。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雙城市學煉法輪功的學員達上萬人,煉功場面盛況空前,蔚為大觀。

第二部份 黑雲壓頂血雨腥風

法輪功提倡的「真、善、忍」宇宙特性,不可避免的觸動了中共邪黨的「假、惡、鬥」的邪惡本質。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向社會公開傳出後,人傳人,心傳心,範圍越來越廣,人數越來越多,已遠遠超過邪黨黨員的人數,這就引起了宇宙邪惡勢力在人間的總代表、流氓小丑江澤民的極端妒嫉與恐慌。於是,江丑與邪黨相互利用,發動了一場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大規模的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殘酷鎮壓。一時間,紅色恐怖籠罩著神州大地,黑雲壓頂,血雨腥風,一幕幕人間慘劇令神佛震驚、山河同泣!

一、山雨欲來風滿樓

其實,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早就開始了,請看以下事實:

◇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中共官方媒體《光明日報》發表《反對偽科學要警鐘長鳴》的評論員文章,稱法輪功宣揚迷信,是「偽科學」。這是中共首次以官方媒體的名義公開攻擊法輪功。

◇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下屬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

◇ 一九九七年初,中國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搜集罪證欲定法輪功為「邪教」。全國各地公安局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調查就此停止。

◇ 一九九八年五月,北京電視台《北京特快》欄目利用本台記者在北京玉淵潭法輪功煉功點採訪煉功學員時的法輪功學員介紹煉法輪功的好處的鏡頭,來播放中國科學研究院所謂的院士、科痞何祚庥對法輪功的攻擊,稱法輪功為封建迷信。

◇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中共暗中指使人在《齊魯晚報》刊登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中共以中國公安部一局的名義,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稱法輪功為「邪教」,公安部並據此對法輪功實行了一系列「先定罪、後調查」的行動,包括對法輪功輔導員的電話、行蹤進行監聽和監視、取締法輪功煉功點、強行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財產等。

二、哈爾濱學員健康調查

一九九八年,哈爾濱法輪功輔導總站針對當時中共有關部門對法輪功的無端誣陷、打壓,為了真實反映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情況,對市區內的法輪功學員做了一次「法輪大法學員健康與精神文明調查」,由當時哈爾濱工業大學輔導站邀請的數位專業統計人員進行統計分析。

當時的調查僅限於哈爾濱市當時的道裏、道外、南崗、太平、香坊、動力等幾個區,不包括其它所轄區、縣、市。接受調查填表的人都是當時每天堅持在煉功點上學法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填報的姓名、家庭住址、工作單位和電話都是真實的。據有關老學員回憶,調查前後大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

此次調查是從兩個方面進行統計,一是修煉後身體的改觀,二是精神方面的變化,要求填表者從這兩個層面填寫調查表。當時填表的要求是:煉功前有病的概念,必須有當時市級以上醫院的診斷為依據;節省醫藥費的計算,如有的填寫「幾千或幾萬」而未填寫具體數字時,僅按一千或一萬計算。

有學員記得,調查表共發出一萬兩千份,實際收回一萬零一百七十二份。此次收回的調查表複印裝訂後,送達當時負責氣功管理的省、市公安一處、體委等有關部門。

此次調查分析結果:被調查總人數是一萬零一百七十二人。其中,煉功前:身體健康無病者一千一百六十五人,有病者九千零七人(均有市級醫院診斷的病歷);煉功後:痊癒者八千五百六十八人,身體有好轉但不明顯者四百三十九人;治癒率達百分之九十五點一。

修煉前後身體健康狀況的對比

修煉前後身體健康狀況的對比

修煉後各種疾病痊癒率

修煉後各種疾病痊癒率

從這些調查表中可清楚看出,那些實實在在的癌細胞、病毒、細菌,在修煉者煉功後不翼而飛,病灶部位康復了,整個身體全部恢復健康。這是現代人類社會的科學所難以解釋的,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不言而喻。

同時,被調查人還填寫了自己修煉後在精神面貌方面發生的變化。幾乎每一個學員都寫到,自己在修煉後去掉了不好的思想觀念,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改掉了吸煙、酗酒、賭博、打架等不良習慣,家庭和睦了,生活幸福了。一些學員還做了大量有益於社會的好事,如:拾金不昧、捨身救人、資助貧困學生、給災區捐款、義務照顧孤寡老人等。

哈爾濱法輪功輔導總站組織的這次調查,有力的駁斥了中共有關部門對法輪功的無端誣陷、打壓,起到了很好的證實大法的作用,用鐵的事實證明法輪功具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並能淨化修煉者的心靈,提升整個社會的道德水平。

三、四.二五上訪

誰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沒有政治訴求,他們只是希望有一個穩定的修煉環境。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日益嚴重,到了一九九九年春季,全省各地一些輔導站負責人和煉功點輔導員明顯感到被人跟蹤,家裏電話被監聽。而煉功點上卻突然出現一些陌生面孔,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來的。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何祚庥在中國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再次引述一九九八年在北京電視台用過的已被證明為不實的例子批判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法輪功實情。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毆打驅散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抓捕四十五人。部份法輪功學員流血受傷。

圖: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

圖: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餘名來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法輪功學員前往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所在地中南海外上訪。上訪代表提出三點要求:一、釋放天津被捕的法輪功學員;二、給法輪功修煉群眾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三、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出面接待了學員代表。天津被捕學員當天得到了釋放。上訪法輪功學員於晚九點左右離開。

據悉,當時黑龍江也有個別法輪功學員參加了這次具有歷史意義的上訪活動。

四、疾風驟雨襲龍江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哈爾濱法輪功輔導總站李洪奎等負責人突然被哈爾濱市公安局非法抓捕並關押。與此同時,黑龍江各市、地區法輪功輔導總站的負責人也被當地公安人員非法抓捕、關押,或被軟禁。一時間陰雲密布、暗流洶湧,紅色恐怖籠罩著龍江大地。

總站負責人被秘密抓捕的消息很快就傳出來,不脛而走。

接下來兩天,有些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清晨集體煉功時遭當地公安人員粗暴干涉,強行驅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大清早,全省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或坐火車,或坐汽車來到哈市動力區省政府門前大街兩旁的人行道上,默默的站立上訪,要求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被公安機關非法抓捕的總站負責人、恢復法輪功學員正常煉功的合法權利。

但省政府並未出面答覆。

法輪功學員越聚越多,人行道上排起了長長的隊伍,悄無聲息,秩序井然。

大約上午十來點鐘,鎮壓開始了!一隊隊手持盾牌的武警軍人伴著刺耳的警笛聲、口哨聲沖到隊伍跟前,不論老人還是小孩,見人就抓,稍有不從便拳腳相加。大多數法輪功學員被塞進大客車裏,拉到道外區運動場,有一些被劫持到雙城一所學校內,當天夜晚由各地公安局來車接回,連夜審訊,逼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天明被各街道、村鎮來人接走。

自此,一場疾風驟雨般的血腥鎮壓開始了……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