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世姻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弟子,在修煉的路上,我三天打魚兩日曬網,特別不精進,對於人世間的一切都割捨不下,特別是對名利的追求,對人世間的幸福更是執著追求。在我生活的困苦中,常常抱怨自己的丈夫沒本事,怨恨他、瞧不起他,正當我死死抓住名利不放,痛苦不堪的時候,慈悲的師父在夢中點化了我前三世與丈夫的、孩子的緣份。

第一世

當我從天上一層層下來的時候,每下一層就聽到上一層將鐵鍋蓋蓋住天說:「不能讓她回來啦。」當下到地上時,大大的鐵鍋蓋緊緊扣在天上,且有個聲音對地上的人(當時地上的人,都是戴著「文革」時的紅袖章手拿紅纓槍的「紅衛兵」,好像是抓從天上下來的人)說:「抓住她,要嚴厲問清楚:若她將來學法輪功,就砍她的頭,若不學就放了她。」地上的「紅衛兵」抓住我後,我表示將來要學法輪功,砍頭也願意。天上又來了個聲音:「遠點砍頭,將頭和身子離的遠遠的。這個人有本事,一年之內,頭和身子接起來,她就能學法輪功了,在這一年內看緊她,別讓頭和身子接起來。」就這樣,劊子手砍掉我頭後又踢了一腳,這樣頭和身子離的很遠,並且有障礙物,根本接不起來。

在睡夢中我意識到春夏秋冬都經歷了,夏天風吹日曬,蚊蟲叮咬,冬天寒風刺骨,凍的都失去了知覺。就在到一整年的前夜,「紅衛兵」們很興奮的說:「明天就到一整年了,前面接不起來,後面就更沒那個本事了。」於是就圍著火堆打起麻將,喝起酒來,放鬆了對我的看管。

有個叫花子住在北邊的山洞裏,半夜到「紅衛兵」處討水喝,經過我的頭摔了一跤,我對他說:「你把我的頭與身子接起來吧。」他驚訝的說:「你還沒死?怎麼接?」我對他說:「把我的頭與身子放在一處就可以了。」這時紅衛兵罵罵咧咧的問他:「她還在嗎?」叫花子說:「還在。」並將我的頭踢到身子邊,就這樣我又從新活起來了。

叫花子喝完水後,我便跟他爬到他的山洞裏了,但身子軟弱無力,這時有一個赤著腳蓬頭垢面的小女孩捧著一碗熱水來了,(她是個孤兒,不是那叫花子的女兒)說:「阿姨喝水吧!」我喝水後有了力氣,便向那叫花子發誓:「你救了我,我們生生世世為夫妻。」又對小女孩說:「我們生生世世為母女。」於是我們三人離開了山洞,危險解除了。

第二世

我出生在宋朝的一員外家,是個大小姐,十八歲那年,有許多富家子弟來求婚,我就是不答應,父母很著急。一天傍晚,我在閨房的窗子向外張望,這時院子大門開了,進來了一個趕著牛羊的青年,(他是員外家的長工)我心裏一震:「這就是我要嫁的人。」於是晚上背著父母叫著那個青年私奔了,私奔後父母氣的要命,發誓不讓我進門。我跟那青年過著貧苦的日子,就在要生產的時候,母親可憐我,背著父親給我找個破房子,生下了一個女孩。

上一世

我的上一世是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德國特務,在大海上執行任務,有四男四女,到了二十八、九歲了,接上級政策,四男四女結為夫妻,有三對已結為夫婦,就剩下我和一位長官,但我討厭那長官,人品不好,死活不願嫁他……,於是我選擇了跳海自殺。我在海水中泡了一夜,被浪推到了一個海灣邊,第二天早晨,一個獨身男人將我撈起,我做了他的女人,從那時起,我咳嗽嚴重,一年後,便死去了,那男人後來也死了……。

我從一陣劇烈的咳嗽中醒來,淚水也濕透了枕頭。是慈悲的師父點化了我,讓我看到了我與今生丈夫的前三世緣,從那時起,我不再怨恨丈夫了,反而感激他將我的頭與身子接到一塊,使我今生能學到大法。丈夫也知大法好,我和女兒都學大法,家庭和睦了。

弟子感謝師父生生世世牽著弟子的手走過了漫長的歲月,感謝師父把大法傳給我,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叩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