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緣結伽蘭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在一個非常非常久遠的、也不知是哪一劫的一個久遠的年代,一匹很像現在麋鹿的七彩錦神犴,馱著自己的主人,在浩瀚蒼茫的大穹中,不知穿越了多少空間,也不知走過了多少歲月,最後來到了伽蘭山。

伽蘭山是毗藍菩薩的修道山所,寺院上空祥雲繚繞,鳳鳥齊旋,山中青松翠柏,奇樹參天,千籐繞綠柳,百花襯紅顏,芳草吐異香,仙溪流潺潺。

一天,毗藍菩薩領著守山的童子飛雲和侍院的女童飛天在山門外虔誠的雙手合十迎接著這位從大穹遠方來的客人。客人下了坐騎,向菩薩單手立掌還禮,雙方問詢之後,從神犴角上解下用金線織成的韁繩,在韁繩中間繫了一個扣,交給了飛雲,就順菩薩向寺院走去。飛天給客人與菩薩上完香,端上山果,沏好茶後,飛也似的從寺院跑向神犴。

該神犴身高九尺,身長丈五有餘,頭上長著兩隻角,每隻角上各長著像打著大蓮花手印的七個杈,不時的發出赤、橙、黃、綠、青、蘭、紫七種顏色,非常豔麗,在空中交織成非常漂亮、非常絢爛的彩環。兩隻忽閃忽閃的大眼睛中間上方,也就是天目的位置上還立長著一隻眼睛,不時的睜開一下,閃出雷電一樣的光。背上的皮毛簡直像用彩色繽紛的絲線織成的軟緞,非常柔軟、光滑,不難想像出騎在神犴背上的愜意、舒適的感覺。

神犴神通廣大,能上天入地,駕霧騰雲,水火不侵,除邪妖,滅魔怪,吼一聲山搖地動,搗海翻江,千禽息氣,百獸銷魂。不止是無上人間,就是曠宇中也是絕無僅有的神獸。

大約兩盞茶的功夫,客人離開寺院,在菩薩的奉陪下來到神犴邊,慈祥的用手摸了摸飛雲的頭,又摸摸飛天的頭,語重心長的說:「我要去辦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不能帶著它,要暫時把它寄養在這裏,過一段很長時間才能回來把它帶走,你們要好好照管好我這匹坐騎,千萬別把這絲扣解開,這絲扣把它的功能鎖上了,否則這山就呆不下它了。」客人難捨的撫摸著神犴的角,捋了捋神犴背上的皮毛,然後和菩薩會意的點了點頭,就駕起了祥雲,離開了伽蘭山。就這樣,七彩錦神犴就成了伽蘭山的一員,每天飛天侍候完菩薩,打掃完庭院就牽著神犴到山澗喝一頓甘甜的泉水,再吃幾口清香的小草,飛雲每天都駕著雲頭巡視一遍山中的一切,看有無不符合的山規的跡象與外來邪祟的侵襲,一旦發現,飛雲就會立即銷毀這些邪惡的因素。

一天菩薩又要外出去參加五百年一次的神仙大聚會,就對飛天說:「每次出遊我都帶著你,這次你就別去了,好好在家照管神犴吧。」。飛天執意要去,因為她覺得侍候菩薩是自己的天職,就暫時把照管神犴的任務交給了飛雲,菩薩又叮囑飛雲幾句,愛撫的摸了摸神犴的頭、角,就帶著飛天踏上了祥雲。

一天,神犴似乎突然悟到了甚麼,為甚麼這麼長時間沒見到主人了,主人去哪裏了,主人幹甚麼去了,是否主人不要我了。一種失落、悲愴、迷茫的思念情緒交織在一起了,它決定要去找主人了,可是神犴運用不了功能,它知道很難離開這山了,望著璀璨的星空,望著茫茫的雲海,望著大穹的盡頭,神犴流出了淚水。更加思念,更加想念主人了,這種焦急的心情,使它的情緒有些暴躁,角上的彩光也逐漸的暗淡了,飛雲也不知神犴為甚麼會突然出現這種狀態。飛雲和神犴對話,神犴只是呆呆的看著飛雲,眼裏噙著淚水,而神犴打出的意念,由於層次的懸殊,儘管是仙童,也無法接到神犴的意念。

飛雲非常著急,怎麼辦,菩薩又不在,也不知菩薩甚麼時間能回來,長此下去,一旦有甚麼意外,怎麼向菩薩交待,怎麼向神犴的主人交待。

已是第三天了,神犴角上的七彩光又淡了許多,飛雲知道,一旦彩光完全消失將意味著甚麼,就試探著對神犴說:「你究竟為甚麼,是否想念你的主人了,如果是這樣,你就喝一頓泉水,我就放你出山,去尋找你的主人吧!」神犴似乎聽懂了飛雲的話,收回了遠眺的目光,感激的看看飛雲,就喝了很長時間的泉水,又吃了幾口嫩綠的小草,角上的七光又逐漸的開始妍麗起來。飛雲知道神犴的心意,為了兌現自己許下的諾言,決意放神犴下山,他也顧及不了如何向菩薩交待,就把神犴牽到山門外,讓神犴走,可神犴看著飛雲直搖頭,不肯走。

飛雲突然想起了神犴的主人臨走時交待的不能把絲扣解開的話,他明白了,絲扣不打開神犴走不了的。飛雲現在面臨著非常痛苦的抉擇,放走神犴自己將意味著甚麼,不放走神犴,自己失約又將意味著甚麼,關鍵這一環,就是解不解開絲扣的問題。看著神犴期盼的目光,想著對神犴許下的諾言,望著遠方的大穹盡頭,飛雲終於放下猶豫的心把絲扣解開,又把絲繩盤在神犴的角根上,用臉在神犴的頭上緊緊的貼著。他不知以後是否還能見到神犴,也不知它下步的命運如何,就閉上眼睛,他無法睜眼看著神犴離去的情景。神犴用嘴在飛雲的身上拱了幾下,這可能是用它最親暱的動作向飛雲表達的感激之情吧,又向山上的寺院點了幾下頭,這可能是對菩薩的一種遙拜方式吧,它不知道一旦離開自己曾經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伽蘭山要去哪裏,也不知道去哪能找到主人,更不知道朝哪個方向走才能找到主人,也無法知道以後能不能有機會回伽蘭山看看,更無法知道還能不能見到毗藍菩薩、飛雲童子、飛天童女。就這樣,神犴懷著一顆要找到主人的心離開了伽蘭山。

不知穿越了多少空間,也不知道走過了多少歲月,一天,一位長者擋住了它的去路:「你從何方來的,要到哪裏去,為甚麼擅自在天宮中行走?」,神犴就把自己前前後後的經過說了一遍,又反問了一句:「你是誰,幹甚麼的,能否幫我找到我的主人哪?」它覺得離開自己的主人是自己最大的失職,是對主人沒盡到自己的責任,更是對主人最大的不忠、不敬!長者說:「我是太白金星,天上的星宿都歸我管,你的主人是萬王之王,是宇宙的主佛,因整個宇宙都變異了,不正了,宇宙將有一場大的劫難,這是末劫的整個宇宙的大毀滅,主佛為了拯救這一切,就把你留在伽蘭山,既然你離開伽蘭山了,就不能再回去了,正好我掌管的二十八宿裏的井木犴因故調離天宮,該位置還空缺著,我給你就成人形去那裏任職吧,等以後主佛傳法、正法時你再隨著諸天神下界去助主佛正法吧,現在還不是時候,只是主佛結緣階段,為以後傳法、正法做基礎的準備階段。太白金星望了望遠方的天宇,憂心的說著:「也只有主佛的三字真言能拯救這個大穹了。」就這樣,神犴在太白金星的加持下,隱去了真身演變成人形,就成了二十宿裏的天將井木犴,他恪守著天宮的規矩,忠實的執行著自己的職責,也只到這時,他才知道自己主人的身份。

二零零八年新年,得半身偏癱的一位患者,在曾經和他一起生活過很長時間的妻子的洪法中,得了大法,他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當他第一次看到《轉法輪》上師父的法像時,他的眼睛流出淚水,不知為甚麼,似乎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又不知在哪裏見過,他得法不到兩個月,就能下地踱步了,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自己以前的主人,給他打開了塵封許久的這段時光的記憶,那個曾經和他一起生活一段時間的,又把大法傳給他的,而在他病中又來護理他的妻子就是當時伽蘭山的女童飛天,在她引見來的和自己經常切磋法理、交流修煉心得的男同修就是伽蘭山上的飛雲,也常來的和他共同學法的原單位的一位陳姐,也是在天宮任職時,二十八宿裏的一位星宿,名字記不不清了,後來又有一位常來學法、切磋、交流的一位張姐,不知是毗藍菩薩的哪一世修煉的化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