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世」不是修煉人應執著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每個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修煉之路,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有的同修在繪畫領域有特長,有的擅長音樂創作,有的在電腦技術方面貢獻力量,有的人用舞蹈來表達大法弟子的善與美,有的用文學創作的方式來證實法等等。這些用自己特長來證實法的方式都是得到師父肯定的,很多同修都在穩定的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掌握的技能來做好這一切。

然而近來我發現很多同修對個別大法弟子寫的輪迴轉世的文章特別感興趣,包括我自己在內。比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去正見網的第一件事,經常就是看看有沒有同修最新發表他用天目也好、夢境也好、催眠也好,所看到的「輪迴」而寫成的輪迴故事。有時想,如果我也能看到自己的前世,我也拿起筆像誰誰一樣記錄下來證實法多好。

因為丈夫的天目是開的,有時我也提醒他,如果你看到了你的前世,或者看到了甚麼可以用筆把它記錄下來啊。其實,在說這話的時候我雖然能夠隱約感到自己的這一顆好奇心,但是一想又覺的自己說的也沒有甚麼錯啊,這也是為他好,多一條證實法的方式。深挖一下自己的心,我對丈夫說的這番話最根本的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不是真正的心很純無私的為他著想、為法著想,這已經是在偏離法了。然而,因為覺得自己並沒有那麼強烈的執著,就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就說過:「在我們思想界歷來就存在著物質是第一性的,還是精神是第一性的問題,老在議論、爭論這個問題。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那麼,你放鬆了修去執著,執著在另外空間是一種物質,這種物質就在阻礙著你往高層次上突破甚至反過來干擾你的修煉。由於自己當時有執著沒有抓住這顆心來修這顆心,於是我就在一點點、一步步的偏離法,直到今天晚上釀成大錯我才醒悟,充滿了懊惱和悔恨。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博客,有的時候會寫點東西,於是點擊率挺高,很多同修和常人也都在看,我也在用自己認為安全的方式引導常人明白真相。晚上我去了一個甲同修的博客空間想去看看他是怎麼做的,我就開始瀏覽這個同修的界面。甲同修的整個界面做的非常吸引人,當我看到其中一篇文章的時候,我也被吸引了。文中是介紹如何利用催眠來使自己回憶起自己的前世,於是我叫丈夫一起來看,因為前一陣子有同修交流的時候就提到過催眠,當時我和丈夫聽了也沒有在意,正好看到此處也有同修在博客中寫到這方面的問題,就開始認真的看起來。

其實甲同修寫這篇文章是為了給普通的常人看,以啟發人相信輪迴從而比較容易聽真相,但是現在國內外博客都有加好友、發小紙條和圈子等功能,因此同修間偶爾也會用這些博客功能來相互聯繫,這就不免有很多同修在博客空間相互走動,同時看看別人的文章也借鑑一些經驗。大家形成一個整體想要發揮更大更好的作用,這一切的出發點本來都是好的,關鍵是我們每個人做事的心態是否有漏被鑽了空子。

當我看到甲同修關於催眠的介紹時,也看到有其他同修留言問是否可以一試,甲同修持中立態度沒有支持也沒有反對。於是有幾個同修就進行了嘗試,我和丈夫也體驗了,但沒有成功,因為在體驗的過程中,我的大腦一直保持非常清醒的狀態,催眠對我沒有起任何作用,丈夫卻睡著了,雖然催眠師說催眠和氣功沒有任何關係,但是那個在常人中很有名的催眠師也是個常人,他不得法再會催眠他也無法弄清催眠到底是甚麼,這不就像被附體、或者返修與借功的人並不知道自己的功具體是怎麼來的嗎?

然而就在體驗失敗幾分鐘後,我偶然看到網頁中一個常人在談催眠後的心得體會中,讚美催眠說催眠蘊含了氣功的因素在裏面。當時我就警覺了,覺得催眠這個東西不好──催眠是一種術類的東西,可能是一種技巧承傳,但是不可否認,它一定會存在某些低層的信息。我們是在高層次修煉的煉功人,怎麼能夠接受低層次中那些東西對我們的作用呢?一個神會讓低靈那些東西給他做催眠嗎?絕對不會!

我覺的即使催眠師是大法弟子,也不要給大法弟子做。這不是法要求的,師父更是從來都沒有告訴我們這樣去做。氣功本身很低,而我們是修宇宙大法的,更不能摻雜著看和學,所以我將所有下載的催眠音樂刪除了,也非常迫切的在第一時間告訴了甲同修。通過交流後甲同修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他也承認自己刊登這篇文章時潛意識裏有考驗同修的一念,也是自己的心態不正造成的。

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我很後悔。師父費盡心機將我們從地獄裏撈起來然後洗淨,給我們宇宙中最好的一切,然而我就這樣糊裏糊塗的在自己的功中加其它的東西,我太對不起師父,太對不起同修,也太對不起自己的眾生了。當我醒悟後我也在想,雖然我此刻明白了,但是為甚麼自己當時就沒有真正的用法去衡量?雖然說丈夫也不對,沒有用很強的主意識否定這件事,沒有用法來衡量該做還是不該做,但是向內找,還是我的場不正,帶動了別人也和我一樣。

在此,我也想提醒同修,千萬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這件事說小了是因為執著心的驅使而犯錯,說大了這錯誤和師父最近的講法《淘沙》中的那種情況又有甚麼不同?這也是破壞法的一種形式而且是非常不易察覺的形式啊,就好比西方社會的人看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浸泡在黨文化中,可是作為中國人自己卻很難察覺到是一個道理。

從同修的角度來講,我希望大家在任何時候也為同修們想一想,同修們整體的心性雖然都提高了但執著之處也都有所不同,都有常人心在,而且每天都有新學員得法,有的人可能求安逸心很盛,有的人可能色慾之心很盛、有的人顯示心很盛、有的人怕心很盛、有的人是好奇心很盛,做到理智全面的走好我們的路的確不容易。我們平時因為救人,關注常人要多於同修,我們儘量做到最大限度的包容常人,因為常人沒有得法或者拒絕知道真相實在太可憐了,但是請同修們也要最大限度的包容同修吧,同修的墮落有時也可能在你的一念之間。無論任何時候,我們大家都能夠形成一個有力的整體,無論任何時候大家都相互幫助不落下一個弟子,師父看著我們才會笑啊……

以上均是個人所悟,層次非常有限,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在此我將感激不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