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揭示造業還業輪迴情景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6日】三年前我曾做過一個奇怪的夢,至今夢中情景記憶猶新,歷歷在目。

夢中大致的年代是三國時期,「我」是一名「火燒戰船」的參與者,似乎是直接指揮的一員戰將。此生我不曾看過《三國演義》等故事書,也不曾看過關於三國故事的電視劇。因為我從小就對三國時期的故事莫名其妙的感到厭倦和乏味。而當時「火燒戰船」的情景在那夜夢中活脫脫的,聲色鮮明的展現在我的面前。那簡直如同看電影,但又不同於電影,比電影情景真切,具體細緻,還有親自參與時的那種心情。留在頭腦中記憶最清晰的是那一幕:火光沖天,染紅了天空。煙霧騰騰,殺聲四起,與那慘叫聲,兵器碰撞聲,火苗和風的混合聲交織在一起,那場面,那情景既淒慘又壯烈,還有參與指揮者的那種痛快淋漓與豪邁之情。

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過有的弟子以為自己是歷史名人就高興了。並指出:你是名人你也殺過人造過業,歷史上你也得償還。確實如師父講的那樣,大法弟子生生世世輪迴轉世,也在無知中,迷惘中造了數不清的罪業。如果不是今生逢大法,師父為我們消除罪業,為我們承擔一大部份,恐怕我們自身是永遠也償還不了的,只能最後走向毀滅。當年(僅那一世)「火燒戰船」一幕,死了多少人吶!那次的罪業就如山如天高了。造業能不還嗎?

2006年1月初我的夢中又展示了某一世還業的情景。像電影屏幕一樣,鏡頭中出現某外國一座普通的城市。住宅基本都是平房,木製結構較多。在臨街邊「一」字排開的眾住宅中,中間一座高出其他房的平頂,木板房特別破舊,兩扇對開的門也破損的幾乎要掉下來。這是一戶貧苦家庭,屋裏除了連著炕的一口鍋,一個破木櫃和一個小板凳之外別無他物。

在這個貧困的三口之家,年輕的夫妻瘦弱多病。他們膝下有個天生麗質、漂亮的小女孩。不幸的是,小女孩剛三、四歲時,其父母相繼病逝。從此,孤苦的小女孩只能靠鄰居或哪個好心人扔來一塊麵包或幾口香腸或揀些垃圾食物充飢度命。逐漸長到十幾歲時已出落成一個美麗窈窕的少女。貌美超群,穿著一件連體的草綠色的舊紗裙,因是別人送的不太合體,但也顯的特別漂亮。大白天她不輕易出門,出門要帶面紗罩臉,她還沒有一塊完好的面紗。那一日大白天,她正在破舊的房屋裏坐著。虛掩著的破門「吱」的一聲被推開了。進來一個滿面鬍鬚髒兮兮的惡棍。少女趕緊躲在破櫃後。惡棍像尋找獵物一樣很快找到了她,惡狼捕食般的把她強暴了。從此,少女多次遭其蹂躪。

夢中似乎又有解說員做簡介,說這個少女後來不在這生活了,又飄流外國他鄉。曾去過英國、法國、意大利等國家。但始終躲不過被強暴的噩運,直到死亡為止。這一輩子,她在極其痛苦中走完她的一生。

夢醒後我想:為甚麼在夢中像電影一樣這麼詳細的給我展示了這個少女悲慘痛苦的一生經歷?她與我有甚麼關係?通過學法,聯繫三年前「火燒戰船」那個夢,我明白了,那個少女可能就是這一世的我。她一生中的悲慘經歷正是還她前世所造的惡業。

如果不是今生得大法修煉了,師父替眾弟子承受了如山如天的巨大業力,恐怕生生世世永遠也還不完!真可謂人生渴望,輾轉迷茫,一朝得法,豁然亮堂。

偉大的師父啊,即使弟子用海水作墨,用藍天作紙,也寫不完道不盡您的洪大聖恩。在背誦您的詩詞《志不退》中,我堅定了「堅修到底」、「志不退」、「越到最後越精進」、「助師世間行」、「圓滿隨師還」的決心。

寫到這兒,《得度》這首歌縈繞在我的腦海中:「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途。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苦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我對此又有了新的體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