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為他人著想是大法對我的要求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年女大法弟子,文化不多。自從九七年的古曆四月初八很神奇得法的那天起,我的生命就與師父和法輪大法緊緊的連在一起了,任何力量都不可能將我們分開。我雖然理解不了大法究竟有多大、有多深,但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種種神奇和超常已深深的折服了我,我在修煉中的巨大變化,也讓認識我的人對大法升起了敬仰的心。我對師父的堅信和對大法的堅定真的像磐石一樣,狂風吹不倒,惡浪打不動。是大法造就了我,是師父托著我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下面向師父彙報一下我在修煉中的一點心得體會。

大法改變了我的外貌

得法前,我的外貌很一般,加上多種疾病的折磨使我面黃肌瘦,變得形像很不好看。得法後時間不長,不知不覺中,師父就把我的一身病全部淨化掉,使我變得無病一身輕,憂愁哭喪的臉換成了充滿陽光的燦爛笑臉。不僅如此,師父還把我的相貌給改變了,使我從一個醜人變成了一個讓人看了心裏舒服的人。師父也讓我見證了這個神奇的過程。

原來我的額頭比較窄小,兩腮骨向外突出,下巴又尖又外凸。在幾次煉功中,我明顯的感到有人給我向上抻額頭,有時向內用勁擠兩腮骨的,有時向下摁下嘴巴的。起初我也沒有在意,後來就不斷的聽認識我的人說我面目變了,變漂亮了,才引起我的注意,回家照鏡看了一下,才發現我真的變了:由原來的兩頭尖中間寬、皮膚粗糙灰黑色的特殊臉形,變成了一個方圓型、看起來比較大方自然的臉形,而且皮膚也變得細嫩白淨了,像換了個人似的。我感到真是不可思議,像神話一樣的事情,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了我的身上,使我聯想到不久前多次煉功中我臉部的感覺,我一下悟到:是師父的法身幫我整容的,好讓我今後能以一個好的容貌,健康的身體出現在眾人面前,展現大法的美好,證實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對師父的救度之恩感激的無法用語言表達,在心裏發誓:不管今後修煉路上有多大的艱難險阻,我對師父和大法絕不會有絲毫的動搖,我一定跟師父走到底,師父叫我幹甚麼,我會無怨無悔的用我的全部身心做好。師恩永不忘!

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在我的親人身上也展現了出來。我已九十四歲高齡的大姐,因患老年腰腿疼痛,多年在炕上不能下地,從六年前她按照我告訴的辦法,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時間不長,她的腰和腿都不痛了,能下地走動了,還經常去離家二里多路的市集趕集,還和鄰居搭伴秋後去農田裏收穫地瓜和花生之類的農作物,生活能自理了。鄰居的大媽看到她的變化後,也誠心的念大法好,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知道的人都覺得大法太不一般了,也認清了中共邪黨騙人的謊言。不再繼續受其毒害,越來越多的人在覺醒。

我三姐居住在偏僻的山村,全喝自家打的井水。村裏多數井裏的水都發澀、發苦,很不好喝,我三姐家的井也如此,沒有辦法處理,也只好長年累月的喝。那年,有一個大法弟子為躲避邪惡的迫害,在我三姐家暫居了一段時間,走後不久,我三姐家的水井就變成了一口甜井,水由原來的澀苦味道變的清爽可口。消息傳出後,好多人覺的好笑,根本就不相信。直到親自去喝後才相信了,這件事在周圍的村子裏成了一段佳話在流傳。其實,這樣的事實在大法修煉者中多的不計其數,只要真心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向善,大法的威力就會展現出來,因為大法是無所不能的。

師父怎麼說我就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發動對大法鋪天蓋地的迫害,我多次進京上訪,為師父和大法討還公道。因那時法理不清,對師父和大法只是停留在感性認識上,把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所以多次被惡警綁架,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全靠師父的加持和我對法的堅定一步步的走了過來。通過不斷的用心學法,法理逐漸的清晰起來,做事中能用法衡量,所以這幾年,路走得還算平穩,在救人的過程中,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

雖然在修煉中,我悟不出多麼高深的法理,但我守住一個原則:就是師父怎麼說,我就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迫害開始的前幾年形勢很嚴峻,不少學員因怕心不敢走出來,在家中偷偷的學法煉功,很多學法小組都解散了,我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因為學法小組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共同提高的最好形式,我們不能讓邪惡迫害我們的陰謀得逞。於是我最先參加就近的學法小組,一段時間後,我又和能接觸上的同修交流切磋,讓他們認識到參加學法小組的重要性,是走師父安排的路,我也主動幫助同修出主意,就近成立學法小組,使多數學員都能參加到了集體學法的大環境中,提高的都很快。因為這是師父要的,是我應該去做的。現在我們地區普遍的都成立了學法小組,又恢復了迫害前的那種狀況,環境越來越寬鬆。

四年前,我們地區被邪惡迫害的比較嚴重,幾個大資料點先後被破壞,損失慘重,後來成立不久的幾個小資料點也相繼遭邪惡迫害,做資料的同修幾乎都被惡警綁架,後來和我直接打交道、供給我資料的同修也被綁架,我失去了資料的來源,很焦急,這可怎麼辦呢?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一技術同修來和我交流切磋,讓我學做資料。

當時我的心情有些矛盾:眾生急待救度,資料突然短缺,我真應該擔負起一份責任來,再說我家裏的環境好比較清靜,就我一人獨居,丈夫早年去世,兒女們都成家立業在外地生活,家中經濟條件也不錯,我本人也有一定的修煉基礎,很適合家中成立小資料點。但我又覺得自己年齡大,沒有文化,怕學不會,還怕給同修添麻煩。我毫不掩蓋的和同修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同修聽後用很肯定的口氣,鼓勵我說:「你行!咱還有師父呢!師父教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覺者。」同修的一句話點醒了我,是啊!我怎麼能說自己不行呢?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法是無所不能的,我還有一個慈悲偉大的師父,時刻在我身邊看護和點悟著我。我平日口口聲聲做事為別人著想,可到了關鍵時刻就想不起為別人著想了呢?瞻前顧後的怕這怕那的,私心有多麼嚴重啊!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修煉上的差距,感到很慚愧。看到差距就趕快彌補,我痛快的答應在我家成立小資料點了。同修很快給我買來了打印資料的設備,從此,我又擔負起了另一個艱鉅而神聖的救人項目。為我那一片的同修救人創造有利的條件。

開始學做真相資料時,因對電腦打印機等東西一竅不通,一個小小的鼠標在我手中覺得非常沉重,老是不聽我指揮,把不准方向,剛打開電腦的畫面時,覺得真象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似的眼花繚亂無從下手。但我心中有堅定的一念:既然我已經選擇了這個救人的項目,說明是師父選擇肯定了我,這也是我史前立下的誓約,我是師父的弟子,我一定行!一定會做好的,我決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我真是從零開始,技術同修認真教我,我用心的學,一個個的名稱,操作步驟一點不落的都記在本子上,同修走後我抓緊時間反覆的練習,直到記住為止。

幾天的時間中,在師父的加持和技術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做出了第一批整潔美觀的救人資料。望著我的勞動果實,我發自內心的感動,感動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感動大法的威力!讓人很難相信這些資料是出自一個沒有文化、近七旬的老人之手。其實這樣的事情在大法修煉中並算不上甚麼。大法能起死回生,大法能改變人的本質,大法能開智開慧,大法能造就萬事萬物。大法的神奇、超常、偉大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表達。弟子唯有精進的份,做出更多更好的資料來救人,報答師恩。

在四年多的做資料過程中,我真切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偉大,也真切的體會到了這是一很好的實修過程。修去了很多平時不易去掉的執著心,如急躁心、歡喜心、顯示心、不讓人說的心、做事丟三落四、粗心大意的毛病等,一開始機器出毛病時,就光找機器的毛病,沒有和自己的修煉結合起來,就事論事。所以機器修時既費時又費力,耽誤了同修很多寶貴的時間,我感到心中很慚愧。後來從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我認識到了,機器出問題多數都是做資料的人心性出現了問題,影響了機器的正常發揮,所以再出問題時,我不急於找機器的毛病,而是認真學法向內找,很快就找出了一些需要修去的各種執著心,問題找對後,機器很快就修好,正如同修在文章中講的那樣:先修心再修機器。技術同修修機器的時候,我在一邊用心的看,一步步的記在心裏,往後一般不會有類似的問題出現。隨著我的心性不斷的提高,機器的性能也越來越好,很少再出毛病,我把它們已當成了我不可分離的伙伴,經常與它們溝通,很珍惜它們,每次使用時,我都輕搬輕放,仔細的使用,用後我把它們擦的乾乾淨淨,妥善保管好,不讓它們受到一點傷害,就是做資料用的每一張紙,我都不捨得浪費一張,因為它們都是大法的資源,它們都是生命,都想被大法弟子選中用於救人中。它們很有靈性,幾年來,它們都默默的配合我,在救度眾生中充份發揮巨大的作用。為自己都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我為它們而高興和驕傲。

在幾年的做資料中,我體會到了做事代替不了修煉,是在做事中不斷的修心。我也感悟到能為救人做資料是多麼的榮幸!是師父對我的偏得。自從建立家庭小資料點後,資料從未短缺過,及時的做出一些眾生比較喜歡的資料,既方便同修救人用,也方便自己外出發放。單張和小冊子搭配發放。今年有一份小冊子比較受歡迎,我做了不少,光我自己外出就發了幾百份。效果不錯。

我所在的地區,修大法的人數比較多,小資料點並不多,滿足不了救人的需要,我認識到明慧網提倡的小資料點遍地開花,是師父的意願,我是助師正法的法徒,就是要圓容師父所要的,光我做到還不夠,應讓更多有條件的同修參與進來,加大救人的力度。我只要認識到事情就馬上去做,因為時間太緊迫寶貴,不允許我們鬆懈慢騰騰的去做。在幾天的時間內,我抓緊時間分別去了幾位老同修家中,和她們交流切磋,從法上引導她們,鼓勵她們去掉年歲大沒有文化的顧慮,認識到自己的身份和責任。在師父的加持下,她們很快都提高了上來,不長時間,四個小資料點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順利的建成,在這幾年中都穩步的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各自發揮著巨大的作用。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技術同修的辛勤付出。

用法中修出的慈悲喚回昔日同修

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除用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貼不乾膠,發神韻光盤等各種方式爭分奪秒的搶人救人外,幫助找回昔日的同修,幫助困難中的同修排憂解難,形成整體共同精進也是我修煉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從中不斷的擴大著我心的容量,慈悲心也不斷的增強。

一位昔日的同修因邪惡的迫害神智不清,多年離開法不學不煉了,我心中裝著師父的法,始終不放棄她,多次登門和她推心置腹的交談。她生活在農村,有時去她家趕上農忙時,我二話不講撲下身子就一起和她幹活,不怕髒和累,把她當成自己的親人對待,真心關心體貼她,她有時忙的沒有時間做飯時,我碰上後不聲不響的給她買回可口的飯菜讓她吃,她很過意不去,發自內心的謝謝我,我總是誠懇的告訴她:是師父不放棄你,盼望你能趕快回到法中來,點悟我來找你,你好好謝謝師父吧!趕快清醒回到大法中來。我多次不厭其煩的奔跑她家,終於喚醒了她迷失的本性回到法中來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她提高的很快,穩穩當當的做著三件事。

還有一位我比較熟悉的同修,迫害前比較精進,在那一片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因幾年前被邪惡迫害,怕心使她離開大法幾年而去了其它法門。我很痛心,但我有信心找回她。開始幾次去她的家中不順利,有時明知人在家中就是不開門,有幾次被她丈夫很不友善的攆出了家門,但我沒有灰心,因為我知道這不是同修真正生命的表現,是邪惡迫害造成的,是同修人的一面後天形成的觀念表現,我不會被帶動的,大法給我智慧和信心,我一定要喚醒她,我求師父加持我,我發正念時一同清理迫害她的邪惡生命和因素,一次次的去,一次次的沒有甚麼效果,過程中我也找到了我自己需要提高的東西,我也能體會到了師父救人的不易。

大法能熔煉金剛,隨著我的心不斷的純淨,同修終於清醒回到法中來了。後來被邪惡又迫害幾次,在壓力下,同修承受不住,幾次都把我供了出來,但我對她沒有產生任何不滿和怨恨,我體諒同修心情,是這場迫害造成的,罪行應歸於邪黨身上,同修是受害者。我一如既往的和她保持著聯繫,師父每有新經文發表時,我都及時打印好儘早送給她,她平日裏救人的資料也都是我打印給她的,我們也經常在法上交流切磋,比學比修。這幾年,同修一直積極穩當的做著三件事。

幾年中,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喚回了幾位昔日的同修。但也有不少沒有叫回來的,我很痛心,只要正法沒結束就有機會,我就沒有理由放棄,我會繼續努力的。我深知這不能歸功於我的功勞,是師父都給我們鋪墊好了,我們動動嘴和動動腿就是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謝謝師父!

為他人著想是大法對我的要求

從師父的法中,我明白了修煉的根本是修去私心。在法理的指導下,我逐步的改變了過去那種做事先考慮自己的思維模式,遇事先考慮別人,在修煉中一步步的把自我放下。感覺活的很輕鬆愉快。真正體會到了一個融入法中生命的瀟洒自在。

每當聽說同修遭受病業的迫害,或者看到同修有解決不了的困難時,只要我能辦到的我都會盡心盡力的去做,不圖任何回報,心中牢記師父的教導,為整體提高盡上自己的一份力量,難中的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絕不叫邪惡任意的迫害,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今年六月份,一位九十六歲的老年同修,被病魔迫害的眼看要去世了,兒子怕老人死在家中,想送去醫院,被修煉的女兒拒絕,將老人接到了自己家中。我得知後,放下手中的事情,趕到了老人的女兒家,這時老人看起來很嚴重,但意識還有些清醒,我先和她女兒發正念,徹底解體清除迫害老同修肉身的一切邪惡生命,求師父加持老同修,讓她儘快恢復正常,證實大法。接著我對著老同修的耳朵,告訴她一定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們的生命是大法構成的,我們有偉大的師父管,誰也不配管我們,我們一定要跟師父走到底,正法還沒有結束,不能提前離開人間,我們要活著證實大法。老同修聽懂了我的話,明白的一面起作用了,很快有了起色,一天天的好起來了,她的家人親眼目睹了發生的奇蹟,都敬佩大法。現在幾個月過去了,老人的狀態一直不錯,意識清醒身體健康,也和女兒一起學法煉功。還和親朋好友講真相。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今年過完年後,我去一個腿有殘疾的老年同修家去,見到她在寒冷的院子裏洗菜,凍得直流鼻涕,我問她怎麼不用太陽能的溫水洗,她說太陽能壞了,家中的廁所也壞了,每天只好去牆外上廁所,腿不得勁很不方便,聽後,我馬上騎著電動車趕回城裏,找維修太陽能的幫忙。可是找了幾個人,都嫌活小不掙錢不願幹,都去維修比較掙錢的暖氣管了。好不容易找了一個人,我說了不少的好話人家才給修理好了,修理的人走後不久,同修打電話告訴我太陽能又壞了,我只好又去找人給她修理好。同時我購買了廚房的洗碗盆、廁所的坐便盆,水泥等需要的物品拿到同修家,按照老同修的意見,我費了一些時間給同修把廁所修好,抹光。廁所裏臭氣嗆的我無法喘氣,我堅持著做完,雖然髒點累點,但我感到心裏痛快。同修很感動,連聲說謝謝我,我說:我們是同修,是一家人,不用謝,你就謝謝師父吧!

我還有個整理火炕的好手藝,只要聽到哪個同修家的炕不好燒,我會立刻趕去幫助整理的好燒。那幾年,我們經常去我市洗腦班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黑窩,經常住在離黑窩較近的一個老年同修家,老人已九十高齡,小腳婦女,走路不太方便。非常歡迎我們去她家中,我們一去就是一天的時間,中午在老人家吃飯。一次我發現她做飯時,冒出來的濃煙嗆的人咳嗽流眼淚,老人只好用扇子不停的扇。我看在心裏。發完正念回家不久,我找了個星期天學法小組不學法的時間去老人的家。當時天還下著雪,但我不能因天氣不好就不去了,錯過這個時間,還不知甚麼時候再有時間,因為時間對我來說太珍貴了。我帶上幹活的工具,騎上電動車到離家二十多里的路給老人修鍋灶,老人歲數大走路也不方便,一點也幫不上忙,我一個人又刨炕,又扒灰送灰,又和泥理炕,大工小工就我一人承擔,忙了整整一天才把炕整好。老人再不愁做飯炕不好燒了。老同修感動的不知說甚麼才好,一連說了好幾聲謝謝我,我笑笑說:咱們可是同修啊,要謝你就發自內心謝謝師父吧!

能給同修幫忙解決一點困難,雖然有時累一點,但我感到心裏很輕鬆愉快。因為我們是新宇宙的生命,是為別人而存在的。這也是法對我的要求。我必須做到。

今年,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偶然在一貨攤上見到了一種體積較小、外形漂亮的小錄音機,名字叫老年伴侶,特點是:操作簡單,音量大,音質好,內存容量大,很適合老年人收聽,當時我想,周圍有不少年歲大的老年同修,有些因受視力的原因而影響學法,如果能把錄音機中輸入師父的講法,煉功、《九評》等,就可以解決她們學法困難的問題。師父多次講法中都讓我們整體提高。老年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也不能落下她們哪!既然叫我碰上了這個機會,我就有責任承擔起這件事。因為我對小錄音機的性能還不太了解,就先買了一個,委託同修給輸上了師父的講法、《九評》等相關的內容,我先熟悉一下,自己用了幾天,感覺效果很好,先送給了我九十四歲的大姐,我告訴了她簡單的使用方法,她很快就學會了。從此她每天都在認真的聽,她告訴我,她不光愛聽師父的講法,還愛聽《九評共產黨》,因為從惡黨建立以來發動的各個運動,她都親身經歷過,她姑父因被評為富農成份,而被邪黨指使的惡人活活打死,屍體都不讓家人拉走,說叫蒼蠅吃掉。悲慘的事實牢牢的印在了大姐的腦海中了,她深知惡黨的殘暴和不講理,她覺得《九評》很真實,很合她的口味,所以她很愛聽。有時間她就專心致志的聽,反覆的聽。近百歲的老人身體健康,思路清晰。她很自豪的告訴我們是托大法的福啊!

我又去買了兩個小錄音機,分別送給了我樓下一個還沒有修煉,每天念大法好的八十六歲的老大姐和一個剛得法的老人,她們聽後都說很好,都很愛聽。從此我就在同修中推廣開來了。很快這個要五個,那個要十個,接連不斷的買,買的多了也有出現質量問題的,這時就會伴有提高心性的事情出現。有的說:我可能買的是舊的東西等。聽到同修對我的誤解,想著自己每天東奔西跑忙碌不閒的付出,有時心裏也會產生出不想再幹的想法,我在心裏問自己,我幹這些事情是不是管閒事?是為了甚麼?靜下心來向內找,做這件事時,目地是為了整體提高符合師父的要求,不是管閒事,同修的誤解是幫我去不讓人說的心,我應該繼續把這事做好。我安排的時間很緊湊:每天上午外出講真相救人,下午去一學法組學法,晚上又去另一個小組學法,學完回家還要忙這些,為便於老年同修使用,我要把每塊錄音機內內容數碼找準確,寫好數碼後再用兩面膠整齊的貼在錄音機的反面,再把寫好的開、關、大、小音量的字貼在數碼面的標誌處,方便視力差的同修用。往往幹完這些後,都是半夜時分了。但我不覺勞累,我覺得能為整體提高盡上自己的微薄之力,感到很自豪。不修大法就沒有我,大法給了我一切,為大法做事其實就是為自己做事,是我應盡的責任。

大法造就了我

做好三件事是師父對大法弟子的要求,講真相救人是其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些年,我利用自己能利用的各種方式用心去救人,很多的執著心也在這個過程中不知不覺的修去了,說起來簡單,其實也是很不容易的,開始講真相時,甚麼樣的人都遇到了,有諷刺的、有謾罵的、還有打電話要構陷的,當然有更多的人是接受真相表示感謝的。望著眾人的不同表現,我的心也是由開始的怨恨、爭鬥、瞧不起、歡喜、顯示等,慢慢變得平靜祥和,多種執著心逐漸被慈悲心取代。我體會到:講真相的過程就像師父講的過去修煉人云遊的形式,在各種人心的碰撞、複雜的環境中錘煉大法弟子。只要無特殊情況,我都是每天外出講真相做三退,大法不斷的給我開發智慧,越講越會講,我也發現,隨著我的不斷提高昇華,眾生也在變,現在拒絕真相的已很少了,是師父正法推進的結果,因為眾生都是為法來的。我會繼續抓緊時間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

師父在講法中教導我們要「修煉如初」,我回顧了一下自己修煉以來所走過的路,我感覺,我沒有給自己留下甚麼大的遺憾,自始至終我把大法擺在了首要的位置,長年累月我不敢對自己放鬆一點,我不捨得浪費時間的一分一秒,盡心盡力的做著三件事。心裏想著眾生,盼望更多的眾生得救,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希望。我經濟條件很好,兒女每年都給我不少的錢,但我修煉以來,從不捨得花費時間調劑生活(除有親朋好友來),我的生活很簡單,不講甚麼營養之類的,也吃不出甚麼味道,每天一日三餐吃飽肚子即可,經常忙的不顧得做飯,餓了隨手從冰箱拿出乾糧就吃,也不覺的涼,吃的很舒服。我覺得把大法的資源多用在救人上值得。修煉人直接吸取宇宙中的高能量物質補充身體,所謂吃的好身體棒,那是常人的觀念,對修煉人不起甚麼作用。我儘管常年粗茶淡飯,但我的身體很好,一個七旬多的老人看起來還很年輕,身體輕飄飄的,騎著電動車像飛一樣,和那些年輕人相比毫不遜色。我現在對人間的甚麼東西沒有甚麼追求,只要求自己,能在正法最後有限的時間裏把三件事做的更好,抓緊時間多救人、快救人。真正稱得起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正兌現自己下世時立下的洪誓大願,堂堂正正的跟隨 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回到我們的家園。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共同助師正法的同修們!

以上所講的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