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四代同堂家主婦 走街串巷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我今年六十五歲,於一九九八年八月喜得大法。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將那個原來渾身是病、性格孤僻暴躁、過完今天再說明天的對付混日子的我,變成了一個紅光滿面、健康快樂的大法弟子。下面向師父彙報一下我的修煉體會。

我小時候家裏貧窮,只讀了小學二年級,就棄學幫家裏幹活了。剛開始學法時,我《轉法輪》讀不下來,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學法點,學了三個月,剛把《轉法輪》裏的字學會,江澤民就開始迫害法輪功了。

我家四代同堂,同住一個院子裏,上有婆婆,下有孫子、外孫子,我既是婆婆,又是兒媳;既當奶奶,又當姥姥,失去了學法環境,當時也認識不上去,從早到晚圍著這一大家子人轉悠,學法煉功就是掛個名。

大約二零零二年,遇到一位原單位的職工,才知道她也學大法。她問我《明慧週刊》能看到不?真相資料有沒有?我說沒有。她答應以後給我送來,又和我切磋了一會兒,我才知道,大法弟子得做好三件事,大法弟子得走出來,發真相資料是救人。

從此以後,我們一直到現在都聯繫著,開始她把《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等給我送過來,後來我自己去她那拿。我看完一本《明慧週刊》也挺費勁,開始叫小姑娘給讀,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後來讀《轉法輪》就流利了,真相資料自己都能看了。

開始時,我整天整天的出不去這個家,不到五點就得給學生做飯,白天這一大家人的事都忙不過來,晚上黑天就得睡覺,老婆婆不讓點燈,說費錢,不如她意,就跺腳罵人。我為了讀法,就買了個手電筒,等孩子們睡著了,我就用手電看書,還得防著點隔壁屋的婆婆;半夜兩點半多鐘就得起來煉五套功法,如果偷點懶不起來,白天根本就補不上,所以我要求自己必須半夜起來煉功,都堅持近十來年了。

自從有了真相資料,我就開始走出家了,每次出去我都把準備好的真相傳單、小粘貼帶上,適合貼就貼,適合放就放。家裏的日常生活用品,我都是一樣一樣去買,今天去這買包味素,明天到那再打瓶醬油,目地是為了發放真相資料救人。

我有個妹妹住在離我不遠的一個小鎮裏,那裏的真相資料很少,有時我花幾元錢坐一站火車,以去看她為由,挨家挨戶的發真相資料,記住下次再來接著發,當天去當天返回,還不耽誤做晚飯。幾年下來,在她的小鎮及周邊的村屯,做了好幾遍。

有時晚上我也出去做,一次晚上,我正在往一個電線桿上貼真相粘貼,一個人從我背後喊叫:「你在幹甚麼?」我轉過身來對他大聲說:「我正法呢!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此人立刻蔫了,也跟著說:「好!好!好!」轉身就走了。過後跟同修說起此事,同修說我那時念正。後來學習師父的法:「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1]我就更明白了。

還有一次,星期六的下午,我帶著真相光盤、小冊子等資料,領著孫子、外孫子從大市場的東頭往西頭走,有合適的地方就放一個,無意中發現後面有個人,我們走到哪兒他跟到哪兒,但和我們保持一定距離。我也沒當回事,繼續往前做,這個人跟著我們好長一段路,當走過這個市場時,還剩下兩張光盤,孫子說:奶奶,這兩個給我。他把背心放到褲腰裏,再把光盤裝到後背背心裏,拉著我的手,拐了個圈回家了。

三年前,婆婆去世了,孩子也大了,我自己也有屋了,想上哪兒就上哪兒。我主要以發放真相資料為主,配合郵寄真相信,同修把整好的真相信送給我,我負責每週郵寄十多封信,已經堅持了近八年了。

我婆家的侄媳,常年有病,我告訴她多念「法輪大法好」對她有好處。她根本聽不進去。去年她去瀋陽醫院查出子宮瘤,當時就傻眼了,來我家講她的病,我對她說:你看我以前整天緊鼻子瞪眼,渾身都是病,黑瘦黑瘦的,伺候這一大家子人,要是不學大法,也許早就累死了。我告訴你的都是好話、真話,把入過的黨、團、隊從心裏退了,誠心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肯定好。我又把真相資料給她看,她就同意退出了惡黨。

去年三月她去瀋陽做完手術後,來我這又住了一週,臨走時,我又告訴她,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把二零一二年的神韻光盤帶上,讓家人、鄰居都看看,有好處。今年二月份我去看她,她說病都好了。現在她可願意看真相傳單了,還把她爹媽、哥嫂、姪子都勸「三退」了。我給她二零一三年的神韻光盤,她又要了一套,說留給她大姑姐。

還有一回,我坐車去鄉下串門,和一個與我相仿年齡的女人坐在一排座上,我和她閒嘮了一會,談起了法輪功,她說法輪功不是國家不讓煉嗎?甚麼甚麼的。我說,電視上說的哪能信呢?法輪功現在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就中國不讓煉,你自己說好還是不好?我又跟她嘮到政治運動,共產黨說你是反革命,說你是右派,一句話就把人鬥死了,等平反時又把整別人的人抓起來,就這麼兩頭害人,誰跟它走誰就倒霉了。共產黨是個邪靈,你沒聽說現在的人都退黨保命嗎?最後她說:「我是黨員,鄉里的婦女主任,本不聽這些事,聽你這麼一講,我還是退了吧!我不能替共產邪靈死。」

二零一二年,孫子去當兵,他的六個同學來看他,我為他們做了一桌菜,給他們讀了一會兒有「藏字石」內容的真相傳單,還放了一會兒神韻。在孫子的配合下,兩個團員、四個隊員全部退出。

就向師父彙報這些吧,在最後最後的寶貴時間裏,我要好好學法,去掉執著心,做好三件事,跟著師尊回歸到自己的家園。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一路呵護!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