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寬容大度走向覺悟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修煉中給我體會最深的是寬容,寬容能夠消除間隔,寬容能做好協調工作,寬容能使不正的因素和邪惡解體,說白了寬容是境界、是慈悲的體現,也是大覺者的風範,更是大法弟子應該具備的胸懷,所以在實踐中我就儘量的用寬容來對待他人,不斷修正自己。下面從三個方面談一下自己的體會:

一、受冤枉是好事

修煉之前我是一個寧叫身子受苦不讓臉上受熱的人,愛面子的心特強,無論幹甚麼活和做甚麼事都得要個樣,唯恐幹不好怕被別人說三道四面子過不去,所以無論在孩提時、上學時、參加工作和為人處世都是如此,可以說在當常人這大半生中都是在讚揚聲中走過來的。至於說自己被栽贓冤枉那就更受不了了。

我是當地負責購買設備、耗材的協調人,自從我地開始大量做神韻光碟以來,經我手花出的資金每年都有十幾萬元。可是有一次,一位同修在某一件事情上與協調人發生了矛盾過不去關,把我給說上了,當著另一位同修說我是當地最大的蛀蟲,還說我的孫子去世是因為我花大法資金遭報了。我當時聽到後那種憤慨、激動、委屈的情緒簡直無法形容和控制。當時就想找她算賬,跟她「起誓發願」做對證去,如果我花了大法資金,我就遭天打雷劈,如果我沒花大法資金你栽贓陷害就得如何如何。

後來經同修的勸解,氣當時是消了,可還是耿耿於懷,打那以後就不想接觸和看到那個同修了。在相當一段時間裏一想起這件事心裏就堵的慌,感到委屈,自己節省下的資金不時的往大法項目上填補,邪惡瘋狂迫害下自己冒著危險證實法還被誣陷冤枉,真的是心理難平。當我學法學到《曼哈頓講法》時,師父說:

「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鼓掌)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笑)(眾笑,鼓掌)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兒。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

這時自己才覺醒,認識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向內找啊!這事是針對我哪顆心來的,經過反思向內找驚出一身冷汗,竟然找出那麼一大堆執著:愛面子心、求名心、怕被別人冤枉的心、抱怨心、妒嫉心、強調自我的心等等,歸結起來還是心胸狹窄,不能包容同修,慈悲善心沒修出來,也就是說自己的容量該加大了,心性境界應該提高了。海納百川,以容為大。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這常人也能做到;你對我不好,我還能無怨無求的為你好,才是修煉人的境界。這時我才認識到受冤枉是好事。當我的心性觀念轉變之後真的是另一番景象,心清氣爽柳暗花明。

後來我發自內心的感謝這位同修幫我提高了心性,就主動接觸這位同修,和往日沒甚麼兩樣,自己就當沒那碼事一樣,可是看得出來她在我面前很不自然,有一種內疚的感覺,後來我們之間合作還很好。通過這件事使我體會到寬容能化解矛盾,寬容是善的體現,寬容是慈悲的胸懷,寬容大度是走向覺悟的心境。是師父的大法解開了我的困惑和心結。面對紛繁世相,面對委屈不公,我能否以慈悲、寬容的胸懷對待,是我修煉的嚴峻課題。我要向師父向曾對我寄予無限希望的無量眾生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二、了卻人情善待眾生

在修煉之前,在生活中和工作中難免結下了一些冤怨,有時想起來不時的也在洶湧翻騰,在講真相救人中有時也有分別心,但一想起師父的法就打消了選擇的念頭和不善的想法,寬容大度、慈悲油然而生。

記得二十五年前一個常人,(現在在邪黨的司法部門工作)這人的品行不好,在某件事情上曾經誣陷敲詐過我,在常人時一想起他我就恨之入骨,修煉後這十多年來把這個事幾乎都忘到腦後了。可是前年一位同修拿來我們當地司法部門的十幾人名單及電話號碼,讓我給發到明慧網上叫海外大法弟子用電話給他們講真相作三退,可我當時第一眼就看到那個曾經誣陷敲詐過我的那個人的名字,心裏仍舊難受,不想發他的名字。我想到師父的話:「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1]這下又把我警醒,我怎麼和常人一般見識呢,過去的恩怨都是輪迴報應,有可能是我哪世欠他的,或者是傷害過他,這世還他了,了結了,應該感謝他才是,說不定我們之間還有大緣份呢,如果是這樣豈不是更應該救度他嗎,想到這裏慈悲寬容的心就出來了,當即就把他的名字和電話號碼一同發往明慧,此時的心境又是一種歡快和欣慰。

還有兩位世人,在常人時都曾經一起在領導崗位上共過事,他倆都曾經在名利地位上傷害過我,為了他們的既得利益變著法兒的把我調離或整我,都是不擇手段,那時有許多好友和知己都氣不過的給我出主意叫我反過來想辦法治治他們,後來由於種種原因就把這些事給擱下了。修煉大法後這些事也都不想它了,近幾年我一直在尋找那些曾經與我相處和一起工作過的老同事,包括那兩個傷害過我的人,為了拉近距離有時還買點水果去看望他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當我去看望傷害過我的人時,看到他們有一種難過的感覺、愧疚的感覺,通過相互接觸和溝通,距離拉近了,間隔破除了,我的怨恨不知不覺的都一掃而光。「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2]個別人雖然沒能三退得了,但也給以後救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我決心有機會還得找他救他。

近一段時間明顯感覺自己心性在提高,身體被一股強大的能量包容著, 寬容真是一種美好,他會給人真正幸福愉快的感覺。

三、慈悲心生化解魔難

二零一二年十月末,我被國保大隊伙同派出所綁架到當地洗腦班,「六一零」工作人員和邪悟的猶大找我談話,利用不實之詞誣蔑誹謗大法和侮辱大法學員的人格,除了吃飯睡覺整天叫看誣蔑大法的光盤和佛教那些東西,以達到「轉化」學員的目地。特別是「六一零」頭目天天找我談話,早午晚有空就找我,引誘、欺騙、威脅、恐嚇等各種手段逼迫「轉化」,持續八天沒能奏效。同時我也在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但也效果不好,我正在找原因為甚麼效果不好,這時「六一零」頭目又到我房間找我談話,並且指著我的鼻子說:「你們法輪功把我的照片滿大街貼,給我曝光,恨我整我,你說說,反過來我不得狠點收拾你們嗎?」這時我方才清醒,問題的癥結找到了。

在我被綁架到洗腦班之前正在寫揭露當地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綜合報導,在整理的過程中看到大法弟子遭受惡警、拘留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等的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觸景生情,動了人念,特別是對「六一零」頭目更是恨上加恨,甚至看到他氣就不打一處來。之所以被綁架,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師父說:「人體只要是有氣,這個人就是在祛病健身這一層次中,所以還不算是個煉功人。人只要有氣在,說明這個人還沒有達到身體的高度淨化,就是有病氣的,這是肯定的。」[3]「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3]

這時我悟到,怪不得他對我那麼兇惡、耿耿於懷、窮追不捨呢,原來是我的氣恨心和妒嫉心導致的。這個頭目雖然窮凶極惡,但他也是個人,他是被邪黨邪靈操控才顯得那麼兇惡,其實他本身也是被迫害者,是個多麼可憐的生命啊。當我的觀念一轉,不再恨他了,清除他背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時,他的態度突然就變了,立即到我的監室說:「某某某你不是不轉化嗎?我再也不找你談了。」打那天開始真的不找我了。

當地洗腦班拿我沒有辦法了,他們就將我送往省城洗腦班,到那裏邪惡又進一步升級迫害,十來個從勞教所、監獄出來邪悟的猶大輪番上陣洗腦迫害,威脅、恐嚇、罰站、不讓睡覺、長時間強行看誣蔑大法的光碟等。這期間我雖然天天背法和發正念,可還是效果不好,這時我又向內找,發現自己在內心深處還是有氣恨、爭鬥和看不上瞧不起他們的心,還有一點微妙的怕心,又往深挖,怕是私,無私才無畏。這時我又想起師父講的:「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夠化解一切,只要敞開心扉,只要能夠寬容,我想甚麼都能夠改變。」[1]經過背法、發正念清除不好的思想和執著,求師父加持,寬容善念油然而生,真的再看這些人太可憐了,心裏在替他們的眾生流淚。

經過幾天之後對我的迫害形勢急轉直下就變了樣,在後期洗腦班解體前半個多月的時間裏,無論是獄警、邪悟人員以及看護人員,沒人管我了,可那些被所謂「轉化」的學員臨回家那天邪惡都不放過他們。

最後獄警主動到我的房間聽真相,並且朝我要師父教功錄象光盤,還告訴我,你也將和他們(指被所謂「轉化」的)一起釋放回家。省「六一零」主任在洗腦班解體前找我們沒「轉化」的幾位大法弟子到一起說:「你們也可以切磋一下感想」。當然我們幾位也都心照不宣、此時無聲勝有聲。特別是他在單獨找我談話時用商量的口吻說:「你就不能靈活一點嗎,先表個態,不煉了回家再煉誰知道啊。」我說:「法輪功講真善忍,首先應該做到的是真,怎麼能說假話呢?」接著話茬我就給他講起了真相,雖然沒能使他三退,但看得出來他已經明白了真相,最後他唉聲嘆氣的說了一句:「真拿你沒辦法,你感覺好你回家自己在家煉吧!」

這其中使我體悟到師父講的「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4]的深層內涵,同時也感悟到作為一個修煉人能夠修出寬容大度慈悲為懷的心態與境界,就能解體邪惡,就能化解魔難。更使我體悟到師尊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的偉大境界與內涵,真是無以言表。此時我才真正的領悟到是師父博大法理引領我化解了魔難。我決心用寬容心去善待自己的親人、朋友、同事、相識與不相識的人、曾經傷害過我的人、乃至曾經迫害過我的人,寬容善待身邊的每一個生命,用心去救他們,珍惜時間,珍惜緣份。

最後用我的一首不成詩的幾句話來鞭策自己真正達到覺者的寬容境界:

古人寬容名世傳 海闊有容納百川
韓信容忍胯下辱 宰相肚內能撐船
法徒修煉境界高 包容大度甭計較
冤枉傷害心平靜 無怨無恨樂逍遙
覺者寬容浩蒼穹 念在方外慈悲洪
無私無我且無敵 層層天宇納胸中

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網第十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