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心 用本性一面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最近我們大家參加小組學法碰到一些事情,通過交流和反思,感悟頗深。

某日,我們到一同修家參加小組學法,該同修不修煉的家人跟我們在一起聊天,遲遲不願出去幹活,該同修催他趕快走,我心裏也著急,心想趕快幹活去吧,我們好開始學法。就在這一剎那,我突然感覺不對,馬上調整自己想法,難道這個生命不應該更加深入的了解大法嗎?如果一個生命真的了解了大法的真相,他一定會走進來的,因為人就是為這個來的。

於是,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干擾他的因素,耐心的聽他說,慢慢引導他到大法上來,他說已看過《轉法輪》,覺得很好,但我感覺到他僅僅停留在表面。於是我們交流了很多事情,最後,我都歸結到《轉法輪》上,把我認識到的理深入淺出的跟他交流,他的態度和語氣馬上變了,變的謙卑了,甚至有請教的感覺。我說,我們學了很多遍法,我們還在學,裏面還有很多我們看不到的理,希望他有時間再看看書,他沒有反對,我說給他大法真相光盤,讓他工作之餘在家看,他表示接受,最後高興的離開了。

他走後,我們大家交流了此事,每個人當時的想法都不一樣,有趕他走的,有跟他抬槓的,有忽視他的,通過交流大家認識到我們以前忽略了家人,總是用人的想法對待身邊的人和事,讓家庭環境改變不大,甚至認為維持現狀就不錯了。「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1]

晚上,我們到另一同修家幹活,我們五個同修一邊幹活,一邊交流做三件事中的體會,這時該同修的家人過來,坐在我們對面剝玉米,離我們大概有五、六米遠,明顯跟我們有距離,要是以前的想法,我們就心安理得的交流我們的,不管他了,甚至認為這是師父安排的。因為下午我們交流了這一方面,所以我們改變了原來的想法和做法。

我笑著對該同修家人說:「你看我們五個人是一個拳頭,你一個人是一個手指頭,你過來跟我們坐一起剝,多好呀」。該同修丈夫聽了笑了。我馬上小聲的對該同修說,趕快喊你丈夫過來跟我們在一起幹,該同修馬上喊了,她丈夫高高興興地過來了。

這位同修在外面證實法,有時當面給人發《九評》,可不敢在家裏說,家人不太贊成,也沒看過《九評》。藉這個機會我們聊起來了,說了一會兒社會上的事,他知道很多,一同修說有一個破網軟件,通過它你能看到許多最新的資訊,一會兒給你的電腦裝上,他同意了。我接著說你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我送一張《九評》給你,你認真看就能了解全貌,他也高興的接受了。我們大家都感到只要在法上提高,周邊的人和環境就會變好。

又一次,我們去一老年同修家交流,該同修老夫妻倆和女兒都修大法,但女兒摔了跟頭,又有很難過的關,所以大部份精力用在賺錢上,老伴是邪黨黨員,受黨文化影響很深,障礙他精進。該同修讓我們去和她閨女交流,希望她女兒能從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來,以大法為重為大,不要錯過了這萬古機緣。作為同修,當然理解該老年同修的心情和願望,我們欣然前往。

大家剛坐在一起,該同修老伴提出了他心中的疑問,大家逐個交流各自的認識,她老伴狀態很好,可是這位同修不行了(因為她安排的今天要幫助她閨女),眉頭皺了起來,臉也黑下來,喊她老伴去幹活,她老伴不願意去,該同修命令的語氣就出來了。因為大家是同修,我們馬上指出該同修的問題,她閨女也讓她先把活放一放,重要的是大家好好交流一下。最後她慢慢平靜下來,她老伴心中的結也都解開了,他也知道是自己學法不夠,不能在法上認識邪黨問題造成的。她閨女一直在旁邊聽,覺得挺好,也就自然與我們交流起來了,很多問題也就在法中找到答案了,馬上想到救人了。

通過這幾件事,我們深刻體悟到:我們只是有救人的願望,如果我們能時時處處站在法上、一切用法衡量,而不是用我們的人心和觀念去做事,我們才能更好的圓容好師父所要的。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有責任正一切不正的,包括我們不修煉的家人和我們遇到的不修煉的常人,而不是把我們侷限在同修這個小圈子內。讓我們重溫一下師父的經文《再認識》

「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的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的錯過了。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我想到一位同修前一段時間遭受迫害的事了。這位同修也是經常在外面證實法、送神韻光盤、講真相。可是就是怕她的丈夫,丈夫是協警。有一天她丈夫帶著別的協警上自己家裏來了,說有人舉報她煉法輪功,要來搜查,別的協警還沒搜呢,她丈夫直接從抽屜裏找出大法的資料上交了,她一剎那不知所措,也幹出蠢事,把裝有大法資料的手機卡交了。

事後大家交流了,這是她一大關,必須衝過去,她和丈夫長談了一次,說了自己修煉大法後怎樣對待丈夫家人,怎樣對待財產,如果不修煉會怎麼樣,丈夫聽完後一聲不吭,因為同修這麼多年的所作所為他都知道,再也不阻礙了,同修也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了。

「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1]

這位同修長期沒有把家庭環境改變過來,給邪惡留下了空間,招致迫害,最後用法的一面,正的一面改變了不正的。很多同修提出,我們要主動去同化法,主動去清除迫害,不要被逼著向內找。

以上是最近碰到的幾件事,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道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