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用法衡量 路儘量一次走正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因為還是學生,沒有經濟來源,在買完電腦後,有同修給我五百元錢做打印耗材的費用,我當時想都是證實法用,大家配合起來,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於是錢保管在我這兒,一個假期才花了一百多元。但師尊安排我在假期做了一份兼職也得到了五百元,開學後,我去找同修跟他說,我現在有錢了,先前從他那兒拿的錢要還給他,畢竟我這是小資料點,完全可以靠自己維繫的。而同修說留作別的用吧。我就想應該再添些設備,可是由於學習任務重和家庭環境的關係,最後還是把錢閒置下來。我想,那就多打些資料給同修發吧。可同修說他工作忙沒有時間,後來坦誠說自己有怕心,多次交談都沒有解決他的障礙。而我當時也是錯誤地想,同修既然沒時間又不敢發,那麼他出錢,我做資料我去發,我們這樣也應該是配合好了。可是,我的心裏總是不舒服,又一時悟不明白。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三個星期,每週回家打印資料和明慧週刊,然後返校,再找時間坐車給該同修送週刊。(其實這位同修離另一位同修更近,要看到週刊更快捷,只需用U盤和手機或電腦即可)。但是我覺得是同修拿錢做的資料,我應該給他送週刊,而且,如果我不送,他基本上是不會主動看的。但是,這樣使我每天團團轉,感覺累和分心,覺得自己做的都是有為之事。「三教修煉講無為,用心不當即有為,專行善事還是為,執著心去真無為。」(《無為》)對自己,對同修,對大法,都沒有做到真正的負責任。

於是,一天上完課,我就從卡中取出五百元錢,給同修送去了,開始同修不理解,又一時沒有時間解釋。回去後的第二天清晨,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拿著一張五元紙幣去菜店買豆腐皮兒,錢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這時出現一個長的如精密儀器一樣的生命打量著我,它的眼睛就像攝象頭,恰好這幾天學校裏安裝了大量攝象頭,我就覺的它很像舊勢力,給我的印象就是冰冷無情的。這時候又出現一個老頭,是這家店的主人,他很嚴格的對他老伴說,不能把豆腐皮賣給她(指我),並把錢退給我說:「這不是你的錢。」我說:「是啊,這的確不是我的錢,那就再給你一張好了,這是我的。」他接過錢馬上笑逐顏開,讓他老伴拿東西給我,我又要買別的菜,他還因為老伴拿一般的菜給我而嚴厲的訓斥了她,並親自下廚給我做最好的。

夢醒之後,我覺得是師尊通過夢境點化我做對了。確實,當我們猶豫不決的時候,多用法來衡量,儘量一次把路走正,法對我們的要求是越來越嚴格了,偏一點都不符合要求,當我們做好的時候,那周圍一切都會變化的。另外,要真的為同修好,就不能給同修加大執著的機會,不能用做事掩蓋自己修煉中欠缺的不足,而在法上共同提高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助法》)願和同修們一起越做越好,不愧對恩師的救度和新宇宙對我們的重託。個人認識有限,偏頗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