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觀念 用法衡量一切

擺正修煉、家庭、工作的關係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丈夫最近與一個同修配合做事,在這個過程中,常常對於同修的艱難處境很同情,並給予其幫助,但在幫助的過程中,體現出的是一種人的善,有時執著於自己的善的方式,而忘記了大法的原則,在我與丈夫交流這件事時,丈夫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甚麼不對,還覺的自己很善,那一瞬,我發現不僅僅丈夫有把自己理解的善當作是法的標準的問題,自己在修煉中認為自己符合真、善、忍的那一部份,很可能與大法的真、善、忍是有差距的。

由此我想到自己對周圍同修的指責,是把自己對真、善、忍的理解當成了標準,來衡量同修,而不是用大法去衡量。在協調同修的過程中,把自己在法中的證悟強加給同修時,也是同樣的原因。

當我們一味的忍受邪惡對我們的迫害,而堅定大法時,是一種不符合法的消沉的忍,而不是符合大法的包含著忍無可忍法理的大忍,是對被邪惡利用來迫害法的這些生命的不負責任。當我們在常人中,為了讓別人認為我們是好人,而縱容人對大法弟子善的利用,怕得罪人時,是一種摻雜著私心的善,背後是對生命未來的不負責任,而不是法中完全為了別人好的無私的純善。當我們不分對像,將同修的事到處亂說,不修口,或對邪惡講一些不該講的話,給法和同修造成損失時,也是一種不負責任的真,而不是符合大法的,不給眾生提供行惡的機會,真正為法、為眾生負責的理性的真。

當我們把我們對法中的證悟擺到大法之上時,容易讓我們證實自己,向外看,挑剔別人不符合自己觀念的東西,而瞧不起別人,在這時我們就沒有做到敬師敬法,用謙恭的心態對待師父,就看不到同修的長處,無法站在別人的角度理解別人,無法把大法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原則擺在第一位,從而影響整體配合,不能有效的救度眾生。

寫到這兒,我不由的聯想到最近接觸的同修,很多同修都對如何擺正修煉、家庭、工作的關係而倍感苦惱,不是把工作的事看重了,就是被家庭中的事糾纏,而不能更好的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也存在對真、善、忍的誤解。為了工作中讓常人說一句好,讓家人說一句好,而放棄大法的原則,這裏面摻雜了多少名、利、情的東西,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應付常人的事上,沒有時間學法,沒有精力煉功,發正念或少或犯睏,講真相顧不上,或是有心也沒有時間做,有的同修在別人指出來時,還覺的自己沒有錯,只是等忙過這段時間再說,結果左等右等,一件事接一件事,不知等到甚麼時候是個頭,人也漸漸的求安逸,不知不覺中偏離了法。

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歷。不是從大局出發,而是從小我出發;不是以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大任為根本,而是忙於應付人中的各種牽扯名利情的人事。這都是需要我們向內找、把基點擺正和重新調整的。

我的做法是,將一天二十四小時分成不同的時間段。當家事或是單位的事與大法弟子的三件事發生衝突時,都以三件事為主,再來安排家中的事。在保證三件事儘量不被干擾的同時,如果完成不了家事或是工作的事,我就會找不修煉的家人或是同事協商,幫助我解決常人中的事,使自己的時間、精力能更多的用在三件事上,同時還兼顧了家中和工作的事。實踐中,雖然一開始會慢一點,有時也會因別人著急而抱怨你,但當這三個方面協調好之後,真有一種路越走越寬的感覺,每一個方面的責任也都能承擔好,各個方面的人也都會越來越滿意,但在這個過程中,堅持不懈和持之以恆的狀態卻取決於不斷的學法和向內找,真正在法中理性的昇華和勇於實踐的決心,在法中生出的堅定正念才是一切的根本保證。

總的體會是大法永遠都是我們追求無止境的標準,只有把大法、把救度眾生的事放在第一位,大法弟子的助師正法責任的正念的不動,才能真正的以不動制萬動。不論在任何環境中,任何條件下,做好三件事都是我們不能動搖的,持之以恆要做好的重中之重,這也是在法中金剛不動的另一面的體現。

個人的一點淺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