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 那份自豪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記的在得法的當初,那個發自內心的自豪感就別提了,每天都覺的很充實,就是發自內心的感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最幸福的人。

在十年殘酷迫害的現實面前,由於邪惡的造謠,由此而被世人的誤解、由於怕心不去、由於對法的理解的不足等等諸多因素,漸漸的失去當年的銳氣,慢慢的有了一點消極的心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被迫害的陰影一直揮之不去,好像真的有點抬不起頭來的感覺,把自己定位在一個弱者、被迫害者,在別人眼裏好像成了一個可憐的人。這是由於自己人心不去而帶來的困惑。

實際上大法莊嚴而又神聖,是永遠不變不動的,為甚麼就找不到以前那種自豪的感覺了呢?是環境變了,自己的心跟著變了,是自己在巨難面前變的膽怯了,變的渺小了,根本因為是自己對法的理解太膚淺,忘了這一切正法的過程都是在師父的掌控之下,即使舊勢力表現的很瘋狂,人間的惡人表現的很猖獗,其實那甚麼都不是,都沒有跑出如來佛的手掌心,恰恰是自己把這個迫害看的太重了,所以才會覺的很壓抑、沉悶。

人心重,正念就弱,而關難就表現的越難過,長時間過不去,或者不能突破,就會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

心裏老想著迫害的事,也不能夠靜下心來學法,老是停留在人對大法的認識上,看不到法理,那就一定會陷入困境,表現在方方面面。修煉的人如果沒有大法法理的指導,那是一步也前進不了,就困於常人狀態。

時間長了,不知不覺就形成了一種幹甚麼都是帶著一種消極、被動的情緒。知道這種狀態不對,雖然一直在思考,但是一直沒有突破出來,隨著自己不斷的放下各種人心,這種不好的物質也在一點點的消除,直到最近,才有了較大的改觀。

前不久到銀行去換零錢做真相幣,以前每次換錢都感覺好像有點為難,怕被人拒絕,怕甚麼甚麼監控,那一天我突然轉變了以前的想法,換錢做真相幣是在做好事呢!如果那個人給我換,那人不也是間接的做了一件好事嗎?我為甚麼不樂呵呵的呢?即使被拒絕,那也沒關係,我再換一家,這樣一想,心裏非常的輕鬆,感覺做這件事情是非常自然的,沒有了以前為難冒險的感覺,結果我去那兒還沒有換錢呢,就看見那人也是樂呵呵的,換錢非常的順利,自己心裏也非常坦然的。當時悟到,你心裏緊張那人家也緊張,你的心裏一轉變,非常的輕鬆自然,人家也會非常的輕鬆,大家一起來做一件好事,何樂而不為呢?

後來我又想到發放真相資料,這是在做大好事,世人明白真相、獲得救度,而且千百年的眾生等待的就是這件大事。既然是在做大好事,那為甚麼要緊張兮兮,為甚麼老是心裏不踏實?這麼擔心那麼擔心是不是都是人心呢?當然我們是要注意安全是對的,但是我們的內心一定應該是堂堂正正,不要老是膽膽突突的。為甚麼老是覺的不安,根本原因是在殘酷的迫害面前產生了一種錯覺,認為做資料、發真相、勸三退會成為被迫害的原因,會成為被迫害的證據。還是沒有從根本上扭轉人的觀念,還是停留在用人心來看待這場迫害,無形之中默認了舊勢力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而實際上大法弟子做這些事情舊勢力也是不敢阻攔的,關鍵的問題是我們做事的心態,是我們的一些執著是否真的放下了。我記的看過一位同修用天目看到的被迫害的原因,誰誰有甚麼執著,就會被舊勢力記著,如果積攢到一定的成度,那麼就可能招來迫害。

所以說真正在法上的,誰也動不了,心性沒問題,那就甚麼都沒問題。概括的說,被迫害和大法弟子做資料、發真相、勸三退之間是沒有因果關係,二者之間沒有必然的邏輯關連。看清了這些,就可以輕鬆的、自然的、自豪的做這些事。那完全是另外一種心態,我覺的這種心態才能夠配得上做這麼神聖的事情。

法理上清楚了,做這些事情就不再像以前那樣硬撐、完成任務、為難、冒險的去做,恰恰相反,帶著純淨的心態做這些事,那種久違了的自豪的感覺又油然而生,又找回了在被迫害前那種修了大法後幸運、幸福、自豪的感覺。

大法不變不動,是自己的人心動來動去的,離法遠了,就會感覺孤助、無力,那當然就會覺的壓抑、愁苦;把自己溶於大法之中,自然就會正念十足,就會體會到大法的威力,那當然就感覺幸福、榮耀、自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