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去人心 走好修煉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我是一名山區農村的孩子,二零零二年到北京打工,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看到《自焚》真相光盤後走入法輪功修煉的。兩個月後結婚,一年後生子,現在孩子五歲了,在相夫教子中走過了六年的修煉歷程。剛得法四個月就與引領我得法的同修失去了聯繫,後來得知同修被迫害,至今不知道消息,周圍也沒有聯繫上的同修,我就一個人默默的修著,直到零七年與兩位老年同修聯絡上,我的修煉狀態也得到了很大的改變。

二零零九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建立了資料點後,一老年同修就搬家到其它城市去了。下面就在做真相資料過程中心性修煉與丈夫同修間的矛盾中提高的點滴體會,與同修們交流。

我剛開始做資料時,拿同修的經驗當成了標準;機器有毛病了,就是自己心性有問題了。所以我非常緊張機器的狀況,結果越緊張越出問題,要麼紅色不出來,要麼藍色不出,今天清洗完了,明天黃色又不出來了。反正是一有問題了就緊張的捧起書學法,在開電腦前也學法,可還是小問題不斷。明白是自己的修煉有問題了,可就不知道問題在哪兒。當靜下心來找自己時,嚇一跳,把做資料的成功與否當成了學法修心的目地,以做出資料的好壞當成了證實自己、顯示自己的資本,還有就是一種專行善事的強烈的幹事心。認識到這些執著心後,我發正念徹底清除掉,靜下心來學法,背法。在開始做資料時心態純淨了,機器也順暢了。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心裏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達到以純淨心態做事。也給資料發正念,想著真相資料所到之處邪惡全滅,無條件配合同修發到有緣人手中,讓眾生明白真相得以救度,任何邪惡生命與因素看不見。這樣思想也越來越清淨了,資料點在師父的慈悲點悟與呵護下平穩的沐浴在法光中。

丈夫於二零零五年走入修煉,我們一家三口走到現在,無處不體現著佛法的偉大力量與師尊的浩蕩洪恩。我們整個家庭的開支都是丈夫上班來維持,丈夫下班後一般情況下都回來的晚,回家吃了飯就上床睡覺,或者看一會大法書,一般也不到半小時就睡了。丈夫早出晚歸,弄得女兒在一歲前都不認識他。我也知道向內找,可心中的怨氣一直不斷,就說丈夫業力大等等不好的話,就強迫他看書學法,表面看是為他好。剛開始他也學也煉,可是非常被動,看我心情好時他就不學,看著我不高興的樣子就趕緊學法;後來一叫他學法他就反感。有一天他生氣的對我說:哪有強迫人修煉的。一下點醒了我,是啊,我這是幹甚麼呢。明明是為他好,怎麼越弄越糟了。靜下心來找自己和丈夫得法的整個過程;丈夫心腸好、脾氣也好,就是家在比較貧困的山區,結婚時我的想法就是能讓他得法就足矣。而後就開誠佈公的說他要不修煉就離婚。後來看到師父的講法才改變了這種觀念。隨著女兒的出世,生活的艱難,我對安逸的生活產生了嚮往,要求他學法的目地是想要在人中得好,是在利用大法。自己學法的動機也是想得到大法的保護在常人中得好。

想到此我淚流滿面:多麼不好的心啦,這是對法犯罪呀,是對名、利、情的強大執著。明白法理了,心也就亮堂了,不再有那麼多的怨恨、氣惱了,丈夫也變得理智了,有空就學法,該休息就休息,也沒有爭吵了。沒過多久丈夫工作崗位也得到了升遷,工資待遇也高了,生活環境也隨之變好。我明白了,我首先要修好自己,人各有命,一切都在安排中。

孩子是我一手帶大的,我對她的情比較重。在懷孕時她就隨著我一起聽師父講法錄音,出世後非常乖,從不哭鬧,我讀法時她不時的點頭。她六個月大時,一天我在做飯把她放在嬰兒車裏,車子放在桌子旁,我在桌子上切菜,切完了就去炒菜,菜刀的把兒就放在了桌子邊上,她一把就抓住菜刀把兒拖下來,當我回頭看時,正看到菜刀向她頭頂滑下,當我回過神來時,孩子手搭在車邊,手裏拿著菜刀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我明白了,是師父保護孩子過了一大關。

隨著孩子的長大,我的執著心也在浮現,買菜時總是用人心在想買甚麼菜對孩子身體有好處,甚麼菠菜補鐵啦、油菜補鈣啦等等,結果越是用心,買來的菜做的飯菜她越不吃,反而隨便的買點做出的飯菜她吃的更香。看著她今天吃青菜,下回再買青菜想著她喜歡吃,結果她就不吃飯了。仔細想想,原來是自己執著心太重了,總擔心她會吃不好、穿不暖的,把她當常人看待,而沒有從法理上引導她,她每一種不符合我想法的表現,其實就是我有問題的地方,她是在幫助我提高呢,而我卻執著心不去,障礙著她在法中的昇華。

真的很慶幸有這樣一個修煉環境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回顧這六年的修煉過程做的不好的地方還很多,最慚愧的是沒能堅持每天晨煉和夜間整點發正念,很多人心沒去。今天寫出這些漏子我要徹底清除它,抓緊有限的時間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與使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