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再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我是浙江大法弟子,今年六十歲。一九九六年,我走入大法修煉,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得法後,真正明白了修煉的內涵,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做好人起,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身體不斷發生質的變化,精神境界在不斷的昇華。今天我把修煉中的變化借明慧網這交流平台寫出來。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喜得大法

談起修煉,這也許在冥冥之中和我的一生有著緊密的相連。修煉前,我也是邪黨的受害者。童年時,在苦海里長大,又趕上大飢荒,吃不飽,穿不暖。少年時,又逢「文革」騷擾,失去了讀書的機會。那時我是學校的尖子生,沒奈何,我被拒之在外,只讀了初中一年。

由於傳統觀念,成家後,又碰上了「計劃生育」運動。為了生個兒子,我又成了這個運動中的衝擊對像,家庭破碎,又失去了我的小兄弟,我的身心受到嚴重打擊,苦不堪言。到了一九九六年,我四個女兒都在讀書,在生活和經濟都處於極度困難,身心遭到嚴重打擊後,身體虛弱,病魔纏身。

同年下半年,欣喜我村傳來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福音,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給我這個在人生迷途上的迷茫者指明了方向。在修煉中,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從此,我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二、圓容

我們村的煉功點,由十幾人發展到幾十人,當時功友們信心很高,早上四點開始煉功,晚上學法。那時我的家庭負擔重,我還是擠時間參加集體煉功和學法。因為我懂得了法的珍貴,真是一部天書。

我先戒了煙、酒、麻將這些不好的癮好,修煉一段時間,我的頭部長滿了一個個包,全身發燒,整個晚上睡不好,頭痛難擋,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了。當時我想著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這樣堅持過了一個星期,我沒有吃藥打針,毒瘡化了膿,就好了。這次消業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了,體重也在逐漸的加重,臉色也變好了,走路一身輕,一天到晚在田裏勞動,也不覺得累。

修煉以來,我和妻子總感覺大法給予我們太多,全家身體健康,身心和諧,家裏一切都很好,就連田園裏的莊稼也長的特別好。許多鄰居都說法輪功真好,有的還埋怨自己的男人不肯學法輪功!

法輪大法的圓容,我身心的改變,我妻子也從內心裏感謝法輪大法好。妻子經常跟鄰居們說:「法輪大法真好,不修大法就沒有我們今天。」也很支持我修煉。

孩子上高中、讀大學一年需要二萬多的學費,在農村的一個普通家庭負擔是相當重的,可我在每學期繳費的時候,總能湊足幾個孩子讀書的錢,還建了兩次房子,村裏人都說:「你運道好!法輪功把你整個人都煉好了!」是啊!我真正體會到是法輪大法在圓容著修煉人。

有一次晚上八點光景,我妻子去城裏賣菜,騎著三輪車回家,從前面駛來一輛大汽車,一輛摩托車跟在我妻子後面,也許是大汽車燈光晃眼的緣故,後面的摩托車撞到了我妻子的三輪車上,轟的一聲把三輪車撞上了,車子撞破、鋼圈扁了,我妻子被拋出去很遠,人坐在地上,看了看只是腿上有點黑塊,沒有傷著。騎摩托車的人嚇得半晌說不出話來,這真是奇蹟。

當時,我在家做好飯,等妻子好久不見回來,我去路上看望,妻子和同村人一道把破車拉回來了,說起了此事。她還說我沒有傷著是大法師父護著我,所以我也沒有要人家賠一分錢。我很高興地說:「你做得很對!」

第二天,我們自己出錢把三輪車修好,照常去城裏賣菜。通過這件事,我妻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煉,經過煉功,她醫治幾年不好的耳鳴病也好了。

三、正念正行,邪惡自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大法後,我們煉功點散了,負責煉功點的輔導員也被關進了洗腦班,被迫不煉了,鄉派出所幹警逼迫每個煉功人寫「保證書」,上繳了大法書籍。許多功友在高壓下放棄了修煉,寫了「保證書」,上繳了大法書籍,不煉了。

一天夜裏,我在屋外乘涼,治保主任找到了我,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說:「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我沒做壞事,怎麼要寫保證書?」治保主任說:「派出所不准你們煉,你就寫一張吧,寫了就沒事了。」我說:「我們煉法輪功鍛煉身體,做好人,有甚麼不好?派出所有甚麼事,我自己找他們說去。」我理直氣壯的對治保主任說,治保主任聽我如此說,隨口應了聲:「那好吧!你和他們說去。」我和治保主任一道到了派出所裏。派出所長講了一套不准煉法輪功的謬論,最後說:「煉過法輪功的都要寫保證書,寫了就沒事了,今後也不追究了。」

我在一旁聽完所長的邪說,反問道:「所長,你們派出所是管壞人的,只有壞人做壞事要寫保證書,我們煉法輪功做好人、鍛煉身體、去病健身,做更好的大善人,有甚麼不好?這樣的保證書我是不會寫的。」派出所長聽完我的話,平和了口氣,說:「這是上面的意思,寫一張沒事了。」他說著拿出了筆和紙往我面前送。「這種保證書我是肯定不會寫的!」我斬釘截鐵的說著走出了派出所大門。所長看著我的背影無可奈何,只是自言自語的在辦公室裏說:「你不寫,天天叫你來寫!」

這次回來後,治保主任和派出所從此沒有來過我家,我也悟到這是我堅信大法是正念正行,邪惡自滅。奇怪的是,我們村裏寫過「保證書」,已經不煉了的幾個人,派出所反而還要騷擾,可惜的是他們從此被迫放棄了這美好的機緣。我也曾勸說過叫他們不要放棄這難得的機緣。這是對師對法不能堅信,正念不足,走入了邪惡的安排之中,險啊。

集體煉功的環境失去了,在邪惡謊言的那些日子裏,冷靜,這對修煉人來說也真是大浪淘沙的檢驗。我知道大法是好的,師父是被邪黨誣陷的。師父在《走向圓滿》中很明確的指出了「目前所發生的事是久遠歷史前就安排好了的」,因此我更堅定了正念,給親朋好友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真、善、忍」是宇宙修煉大法;講「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是政府誣陷法輪功一手導演的假案,有的人聽了相信大法是好的,有的人被邪惡矇騙太深。

隨著正法的進展,師父在海外發表了多篇經文和各地講法,如《正念清除邪惡》。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三件事,學法修煉,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在做好三件事和證實法中,雖然有正念,有時也存在著許多的人心、怕心、私心。因此對證實法,講真相救度眾生帶來了障礙,在講清真相中有人不肯聽。回想起來,這和自己學法不夠,正念不足都有重大關係。

四、深挖根、去人心、救度眾生

前兩天,我看了師尊的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在紐約《曼哈頓講法》,師尊非常明確的指出了正法形勢到了最後的最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的重大責任。回想起我在正法修煉,證實法和做好三件事的要求相比,使我感到自己的責任重大,也感到非常著急。在今後的修煉中如何解開讓世人得救的心結,尋找自己的不足救度眾生。

1.在學法方面

師尊把我們學法放在修煉的重要位置,在各地講法中曾多次提到這一問題。師尊告誡我們:「注意: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我認識到帶著常人心學法,沒有把學法修煉放在第一位,忽視了學法的重要性,有時候放鬆了自己,認為自己是家庭的主要勞動力,把常人的生活,常人的工作放在第一位,有空了再學法,自認為這樣是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常人的事是做不完的,常人的慾望是不會滿足的。不少人有了錢,他還要為子孫後代打算。只有修煉的人才能知道做人的真正目地。

其實,我在放鬆自己的同時,已經不知不覺地上了舊勢力的圈套,是它叫你做不完的常人事,後來我通過學法,警覺到這是修煉人的一漏。

2.發正念方面

我覺得發正念和做好三件事是相輔相成的,《明慧週刊》裏許多同修也談到了此事。如果一個修煉人法學得好,正念足,對講清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也一定做得很好。

我在講真相時,沒有很好的運用好正念的無邊威力。在全球同步發正念時,有時走神,有時掌握不好,不知不覺的超過時間。即使在發正念時,明知道要集中念力,可是不知不覺在腦海裏浮現出許多雜念干擾,待警覺到自己在發正念制止胡思亂想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二、三分鐘。這樣就會造成念力不集中,正念威力就不大,對清除自己空間和另外空間邪惡作用就小,造成對講真相,勸三退受到影響。

3.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

開始講真相總覺得自己嘴笨,開不了口,我先找熟人講,找親朋好友和身邊的鄉親們講,有的聽了真相很快三退了,有的願意聽真相但不願意三退,不信善惡有報。講真相中,我也試探著用自己的直覺看人講,看這個人聰敏、善良、有文化、有涵養。認定這樣的人能聽真相,願三退,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甚麼也不相信,他只相信他自己,認為自己有資格、有見識、比你還聰明。相反,你以為這個人不太和你聯繫,也不多語言,甚麼也不見得的人,你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非常高興的接受願意三退。

我認識到看人講真相的背後隱藏著很重的人心和怕心,師尊在法中很明確的指出了在我們身邊和周圍的人都是救度的對像。師尊說:「在這條路上最容易出現的問題就是放鬆自己,混到常人中去,特別是在證實法期間,而在壓力面前、在各種困難面前就更容易灰心喪氣。當然你們畢竟是有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你們的生命畢竟是與大法同在的。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曼哈頓講法》)

師尊的話講在我的心坎上,通過學法修心向內找,我認識到了在做三件事中的差錯,更使我認識到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救人的緊迫性。是啊!該清醒了,也該精進的時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