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和勞教所:不同的場所 同樣的狠毒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監獄與勞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兩類主要場所。就迫害的手段與殘酷來說,二者都十分凶殘。我們僅以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的文章《十指插針 黃成被盤錦監獄迫害致死》與三月七日的文章《黑龍江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來分析一下中共監獄和勞教所的殘暴。

黃成是原遼寧省錦州女兒河紡織廠職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被非法劫持到盤錦監獄迫害。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盤錦監獄強制他背叛對法輪功的信仰,遭到他的拒絕。管教科科長胡小東伙同獄警楊冠軍、李峰、于×,以及犯人孟祥林、王碩等幾人用八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黃成,把他的渾身上下電得沒有好地方。

八根電棍同時電擊一個人,那是甚麼滋味?酷刑的殘忍程度讓人不敢想像。那麼綏化勞教所使用電棍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時,又是一種甚麼情形呢?我們看《黑龍江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中的具體描寫:

酷刑演示:獄警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
酷刑演示:獄警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

「惡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劍、黃中良把於勇濤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條內褲,李喜春、石劍、田之政等人手裏各拿一個五千到一萬伏特的電棍,李喜春邊用電棍電擊邊惡狠狠地說:‘這是心臟’,隨著話聲,電棍向於勇濤的心臟電擊。‘這是脾、這是肝’,三個電棍一齊電向於勇濤脾、肝等各敏感部位,電擊到於勇濤身上冒著火苗、夾著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綏化勞教所的電棍在電擊法輪功修煉者時雖沒有盤錦監獄的多,可是對敏感部位的電擊又是盤錦監獄無法相比的。用電棍對著身體五臟進行電擊的方式也許不是綏化勞教所獨有的。

在這篇文章中還有一段關於綏化勞教所惡警燒法輪功學員手指的描述:

「法輪功學員彭樹權被高宗海、刁雪峰、龍奎斌、金慶副用煙頭燒十個手指,指甲被燙壞並流液體吃飯、上工地都靠別人背著去,背著回來。彭樹權後來十個手指甲都變黑了,蛻掉了。」

綏化勞教所的燒手指真夠恐怖的。誰都知道十指連心,那紅紅的煙頭雖小,可是就那樣在人的手指上一點點的燒,那該多麼痛苦啊!能將十個手指的指甲全部燒脫落,惡人的毒辣可見一斑。

而盤錦監獄在對法輪功學員的十指上插針的酷刑卻是另一番痛苦的景象。《十指插針 黃成被盤錦監獄迫害致死》一文中是這樣描述的:

「(大隊長)管鳳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將黃成雙手銬在牆上,將他每個手指尖插進一根醫用的大針頭,整整插了十根!針是從指甲與肉之間扎進去的,血從另一端流出,有的針從指甲縫扎進去又從另一指節背穿出,血就從針頭流出,有的針扎進針尖被堵塞拔出後出血。直到黃成離世時,他的指甲蓋內仍留有疤痕……」

在指尖插針(真人演示圖)
在指尖插針(真人演示圖)

這樣的酷刑能是平常人所能想像得到的嗎?醫用的針頭,一根一根地插進去,然後讓血再從針頭的另一端流出。此種情景,不要說在現場觀看,恐怕人們連聽都不忍心聽下去!

這兩種酷刑有一定的可比性,我們才將它放在一起。就電棍電擊與摧殘手指的酷刑相比,綏化勞教所與盤錦監獄真是一個比一個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