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豔芳的死看中共的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報導了張豔芳在監獄中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消息。

張豔芳女士,家住東北大興安嶺區。一九九三年她因刑事犯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關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服刑,那年她三十七歲。在監獄中的前幾年,她對人生感到極度的絕望,幾乎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同時她還伴有各種疾病,如甲亢、氣管炎、風濕性心臟病等多種病症,生活自理能力差,勉強在病犯監區服刑。

然而一九九五年,這個對未來失去希望的人,卻意外的迎來了生命中的春天。

一九九二年開始,中國大陸開始盛行一種功法──法輪功。法輪功和其它功法的不同在於,他不僅僅要煉功,還要更重視心性修煉,也就是說他是佛法修煉。他有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同時教導學煉者按「真、善、忍」做好人,善待他人。由於其在祛病健身及提高人道德方面有極顯著的功效,所以一經傳出,便多次受到當時的中國社會各部門的褒獎,包括公安部下屬見義勇為基金會也曾親自頒獎給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民眾更是自覺自願地把這個讓他們身心受益的好功法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迅速傳遍中華大地。到一九九五年,法輪功的修煉者已經遍布全國各地的大街小巷、城市鄉村;修煉者覆蓋全國的各行各業,從高等院校到鄉村街道,從高級的黨政軍幹部到普通的平民百姓,從學識淵博的教授、專家到目不識丁的農村老太,各行業都有修煉法輪功的。連一向封閉最嚴密的監獄系統,從獄警到犯人,也有不少人走入法輪功的修煉。當時大陸的大媒體、電視台、電台、報紙等等,有不少對法輪大法進行過公正、客觀的報導。

張豔芳就是在這樣一種大環境下有幸聽到法輪功,並走入修煉的。她很快恢復了健康,覺的全身有使不完的勁;明白了生命的意義,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氣,對未來充滿信心,在監獄中也活得充實而快樂。這對她無疑是天大的幸事。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掀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政策。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今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至少有三千四百二十名(公安內部消息說這個數字要大得多),被非法判刑的成千上萬,被非法勞教的人數有數十萬人次,數千人被強制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幾十萬人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無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

正在服刑的張豔芳也不能倖免。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張豔芳因堅持修煉,做好人,先後十七次被關小號,累計時間長達四年之久。她遭受了上大掛(上大掛,即將雙臂反扭背後,用繩子掛在高處,僅能雙腳尖觸地,全身重量集中到肩骨節,一吊就是幾個小時或更久,讓人痛苦不堪。這種酷刑可以導致手臂殘廢),坐鐵椅子、毒打、冷凍、不許吃飯、不許睡覺、長期關押小號、野蠻灌食、灌白酒致口鼻出血、殘酷毒打等等各種酷刑迫害,最終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獄中被迫害離世,時年五十四歲。據報導,在離世前的最後日子裏,張豔芳已經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住院治療,院方不僅以各種藉口拒絕,二監區副大隊長董岩還在犯人的改造車間「淚流滿面」的對犯人說:「張豔芳病成這樣我們也很難受,可是她因煉法輪功拒絕住院治療,我們也沒辦法呀。」

張豔芳去世後,她在獄中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約一千四百元錢也被要求上繳監獄。

張豔芳被迫害死了。也許在大多數人看來,作為一個被判死緩、註定將在獄中了卻一生的人來講,她的生命如芥子之微,她的死只是一件極微不足道的事情,引不起更多人的同情。但從她的死中,我們卻看到了法輪大法超凡的威力及中共迫害的邪惡和瘋狂。

張豔芳出生在自詡「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邪黨統治時期,但並沒有被這個號稱「偉、光、正」的黨「教育」成一個好人,恰恰相反,在中共體制下成長的張豔芳靈魂扭曲,沒有道德的約束,並在三十七歲人生重要的時候成了死刑犯,被關進了監獄。而同樣在以宣傳「對犯人進行思想改造,使之成為有利於社會的人」的中共監獄裏,張豔芳也沒有被改造成一個身心健康的人,她還百病纏身,活得了無生趣,這難道不是中共監獄「教育」「改造」的失敗嗎?其實中共官員貪污腐敗,道德敗壞,怎麼有資格「教育」別人呢?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張豔芳。短短幾個月的修煉,就使張豔芳變的身心健康、她真正明白了人應該怎麼活著,人活著是為了甚麼;她發自內心的想要做一個好人,一個真正有益於他人的人;她變的樂觀、向上,即使在監獄中也活得充實而快樂且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張豔芳的巨大變化,也感動了監獄的獄警,她被允許在管制最嚴的深牢大獄中自由修煉。這就是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但是中共天生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見不得老百姓過好日子。在它統治的幾十年中,一直藉各種名目的政治運動殺害中國人民。據它自己統計,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它造成了中國至少六~八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如早期的土改、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大飢荒、反右傾、四清、文革,造成無數冤假錯案,全國近一半以上的家庭遭其迫害。近期如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造成的死亡人數至今仍然是個謎。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一樣。中共江澤民集團看到法輪大法被人民廣泛喜愛,它就受不了,不顧幾千萬人通過修煉使自己、家庭、社會受益的事實,非要徹底鏟除而後快,連一個完全被中共掌控的死刑犯也不放過,逼她放棄修煉,放棄做好人,甚至不惜以酷刑將其迫害致死,那也就更反映出中共極度的邪惡和瘋狂了。而且張豔芳在迫害前已經在同一個監獄服刑四年,獄方對張豔芳的為人及修煉前後的變化不能說不知情。但到迫害發生時,獄方一反常態,出爾反爾,跟從中共江氏集團,一定要將張豔芳置之死地,這就更印證了中共對法輪大法迫害的邪惡及毫無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