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利用法律打親情牌掩蓋不了中共的殘暴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近聞中共正在修訂《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強調子女應「常回家看看」父母,否則父母可以起訴兒女。這一「法律」一經出台,就受到廣大網友的質疑和嘲諷。

為了籠絡人心,中共一直在打「親情牌」,甚至讓法律干預道德,強制人們「常回家」。一方面用法律做秀,標榜自己「強調」人倫道德;另一方面,公開踐踏公民的基本權利,利用法律,製造並不斷製造著長達十一年的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冤案。中共的偽善和邪惡可見一斑。

利用法律打親情牌無法掩蓋大規模迫害的血腥

在過去長達十一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共在全國範圍內製造了無法計量的家庭悲劇,多少和睦的家庭被迫骨肉分離;多少年邁的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幼小的孩子失去雙親,成了孤兒;有多少流離失所或在海外漂泊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信仰,無法和年邁的父母、親人團聚……

一隻手在殺人,另一隻手卻打出法律「親情」牌。然而再美麗的謊言也掩蓋不了一個事實,就是,中共才是打壓善良、毀滅人倫道德、製造人間悲劇的罪魁禍首。

下面的例子只是刊登在明慧網上無數迫害案例中幾個典型的案例:安徽省亳州市法輪功學員楊金英,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中共惡警迫害致死,身後留下兩個當時還在讀中學的兒子。日前,楊金英的大兒子王磊就母親被迫害致死一案,控告亳州市譙城區公安局,要求依法查處直接責任人。

楊金英是一位安分守己的普通農婦,修煉法輪功後更成了人們讚揚的好人。然而因她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當地譙城區公安局惡警綁架,遭受酷刑逼供,被折磨得全身癱瘓,大小便失禁……在她生命危在旦夕時,中共還宣布判她三年刑,之後才通知她兒子簽字保外就醫。楊金英出獄幾天後,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三歲。

楊金英的大兒子王磊在控告書中對比了父母修煉法輪功之前的悲慘生活狀況及修煉法輪功後的幸福,列舉了中共惡警對他母親種種令人髮指的罪行後說:「食人民俸祿的警察成了執法犯法、殘殺無辜百姓的劊子手,把我一個仁愛、忠厚、善良、健康的母親折磨得遍體鱗傷,不言不語、直至一具乾柴般死不瞑目的屍首。」

雲南昆明居民羅永承,日前向雲南省政府控告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對他的母親、法輪功學員王蓮芝施以不明藥物,導致其母親「精神失常」,身體狀況日漸惡化,整口牙齒鬆動脫落,持續劇烈頭痛,最後幾乎成了植物人。監獄為了推卸責任,才勉強讓她辦理保外就醫。但王蓮芝已因遭受嚴重的虐待迫害,於2010年11月27日含冤去世。

2004年5月初,瀋陽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瀋陽龍山勞動教養院警察連續電擊近七個小時導致嚴重毀容,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年僅37歲。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後,她的家人四處申冤,奇冤至今未得昭雪,惡徒們仍然逍遙法外。2006年,在高蓉蓉慘死一週年之際,她年邁的雙親要去看望高蓉蓉被冷凍的遺體,結果中共惡徒竟連高蓉蓉飽受摧殘傷痕累累的遺體也藏匿起來,聲稱高蓉蓉的父母要看高蓉蓉遺體必須有瀋陽市司法局的人在場,最終兩位老人未能看到女兒的遺體,失望而歸。高蓉蓉的老母親張素坤老人及家人不僅申冤無門,而且持續遭中共「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公安及國安特務的騷擾、迫害。張素坤老人在痛失愛女5年後淒然於2010年7月16日離世,終年78歲。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公布後,人們對迫害後下落不明的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更為關注,他們的親人又遭受了怎樣的痛苦和煎熬可想而知。付貴武,家住遼寧大連金州區二十里堡鎮後半拉村,畢業於四川成都理工大學,在遼寧鞍山市環保部門工作。於1999年7月法輪功被迫害初期失蹤,下落不明。付貴武修煉後,為人友善,從不與人爭鬥。其母稱:我敢保證,我兒子絕對是好人。付貴武是家中獨子,老父母每天無時無刻不掛念自己的愛子,談起他時便淚水長流。

許多海外法輪功學員有這樣的經歷,因為想回國探望重病的父母或為去世的父母奔喪,被攔於國門之外。有的護照被吊銷、被拒簽,有的剛下飛機即被攔截,被遣返。

正如北京的一位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維權律師指出的:「(中共)司法機關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和處以的刑罰,是對法律的褻瀆,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冤案之一。」

迫害導致的司法公正被踐踏、普世價值被顛覆是社會問題的主因

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打壓,導致了中國司法公正被嚴重踐踏,也導致基本道德觀顛覆。這是中國社會道德下滑的主因。

在非法打壓法輪功期間,惡黨黨魁江澤民制定的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最為臭名昭著。當權者為了自己一己私利而隨意制訂非法之惡法,導致嚴重的社會不公,造成了中國社會許多複雜嚴重的問題和隱患。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中國傳統的道德理念,但長期對基本價值觀的漠視和打壓,造成了中國社會的嚴重倫理危機。不久前,中國各地出現的小學、幼兒園的殺童案、以及殺親案就是證明。

長期被偽劣產品和造假宣傳包圍的民眾感受到嚴重的信任危機,人人自危,中共喉舌新華社下屬的《國際先驅導報》近日自曝,懷疑和警惕已經成為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文章質問:「當懷疑一切成為整個人群的集體意識,中國人與幸福的距離又該有多遠?」

中共想通過立法強制人們採取行動「表現」出倫理道德範疇的境界,只能讓人感到虛偽和荒唐可笑。

中國民眾越來越意識到,惟有自救方能救國,而這種自救的方式是了解真相、還原真相,重拾傳統道德,認清和摒棄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