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轉化、教育」與「轉化、跳樓、屍檢」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今年七月初,在美國新澤西北部希爾頓逸林酒店召開國際教派研究協會的年度國際會議,中共派出三人與會。此三人分別是中國反×教協會副秘書長程寧寧、中國心理學學者王文忠、中共陝西省委「六一零辦公室」(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的非法機構)特聘專家陳青萍。這三個人做了所謂「關愛、轉化、教育中國邪教成員」的「研究報告」。但是隨即即被與會者當場揭露是以法輪功學員為研究對像進行迫害的,違背了會議的要求。此一事件在國際上造成了廣泛的影響。專家們普遍認為這是中共企圖把對法輪功的迫害通過欺騙手法,滲透毒害世人,並以此使迫害讓國際社會接受的操作。但是陰謀被揭穿,世人也藉此認識到了中共「關愛、轉化、教育」法輪功修煉者的實質。美國會議主辦方明確表示,以後不會再接受這些替中共迫害宗教信仰者的「研究報告」。

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了十一年,罪惡罄竹難書,如今卻還要以「關愛、轉化、教育」的偽善面目欺騙國際社會。甚麼是「關愛」?把人綁架進監牢就是「關愛」?如何「教育」?不就是酷刑折磨加強制灌輸嗎?「轉化」到哪去?「真、善、忍」何錯之有?非得像中共一樣對法輪功展開誣陷才是「轉化」?

我們還是通過一個案例看看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手段。

明慧網九月二十日報導,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優秀公務員蔡福臣,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並被非法劫持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今年九月初,蔡福臣和家裏人通電話。家人問他的情況,他說不好。僅隔四天,他就被迫害致死。

九月十六日蔡福臣的家屬到監獄,監獄安排了檢察院及其他相關人員。這些人對其家屬講,最近一直在「轉化」蔡福臣,但蔡福臣怎麼也不轉化,蔡福臣還說到最後也不轉化,然後就從二樓跑到三樓跳樓了。

顯然,這些人都是在替監獄說話。那麼監獄又是怎樣做轉化工作的呢?這篇文章作了這樣的介紹:多個刑事犯在獄警指使下不分晝夜地包夾蔡福臣,包括上廁所等一切日常生活都被多個包夾監視著,不允許他與任何人接觸。蔡福臣被迫害得很虛弱,整個面部已經脫相,獄警依然對蔡福臣進行著殘酷的「轉化」(即強制放棄信仰)。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蔡福臣因寫申訴書,被獄警關在一密室裏迫害。惡警把他綁在床上吊起來,不讓睡覺,用電棍電脖子、下肢等部位,整整折磨了一個月。

這就是中共「轉化」的實質。就蔡福臣來講,他受到酷刑的過程,按中共官方學者的說法還有「關愛」和「教育」。對於公主嶺監獄來說,這伙人說「轉化」蔡福臣時的口氣中沒有絲毫的愧疚,明顯包含著的是「關心」和「教育」的語氣。

把酷刑用「愛心」來包裝的「轉化」真是邪惡至極。所以,很自然地,蔡福臣的死亡也同樣會被相關人員定性為「咎由自取」。這樣,他們就非常順理成章地把蔡福臣的死說成了「跳樓」自殺。

當然了,蔡福臣跳樓的可能性是沒有的。他要麼是被動跳樓,要麼是被迫害致死後扔下樓去,卻絕不會是他自己「從二樓跑到三樓跳樓了」。為甚麼這麼說呢?前面已經交待了,多個犯人對他包夾,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他絕對沒有跳樓的機會,更不用說「從二樓跑到三樓跳樓了」。其實警察也非常清楚,從二樓跳下去是摔不死人的,所以蔡福臣也就只能是「從二樓跑到三樓跳樓了」。

蔡福臣跳樓是因為他不轉化,這是官方的說辭。無可置疑,中共把謀害他的罪惡換成了他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採取的自殺行為。也就是說,中共把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統統歸到他修煉法輪功上去了。

明慧網報導中說,獄方要求家屬簽字做屍檢,家屬告訴他們事情沒調查清楚,不同意。他們就說如果家屬不到場或拒絕簽字,他們自己可以強行屍檢。是不是在監獄中所有的死亡都需要做屍檢?獄方為何如此忙著做屍檢?不就是為了把戲演的更完滿,也好藉此把監獄的罪行完全推脫乾淨嗎?這樣的屍檢做不做都是一個樣,屍檢的結論絕對和獄方的結論一致──跳樓身亡!

通過這個案例,我們看到,中共喬裝的所謂專家學者在世界公眾面前宣稱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關愛、轉化、教育」的實質:把人迫害死了,還要把死因推到他本人身上。中共的「轉化」何其的邪惡、「關愛」何其的陰毒、「教育」何其的殘酷啊!但是這些冠冕堂皇的詞語卻在蔡福臣的「被跳樓」,以及獄警趕著做「屍檢」的過程中把它們的本質暴露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