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庭審」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過去有個笑話,說是一個人請客,先來了兩個。大家等了一會兒,主人就說:「該來的沒來。」其中一個客人想:看來我是不該來的,就找個藉口走了。主人一看又隨口說了一句:「不該走的走了。」剩下的這個客人就想:看來我是該走的,沒打招呼也走了。

這個笑話是諷刺人不會說話。可是作為法官,要在審判時說出類似的話來,那能是笑話嗎?這只是一個不會說話那麼簡單的問題嗎?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河北省遷安市法院對李豔奎、趙明華、李青松、張賀文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這四位法輪功學員是二零零七年十月被非法抓捕的,四人已被非法庭審四次,後被唐山中級法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駁回。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遷安法院又進行了第五次非法開庭。

上午九點開始,不穿制服而穿白襯衫的審判長王子良嘴裏叼著煙捲,坐在寫有書記員標誌的位置上主持庭審。庭審一開始,王子良先講了一個笑話:你們煉法輪功,我沒礙著你們,我家樓房上下全是法輪功傳單、小冊子,從唐山中院郵來的真相信都寄到我這兒了,我家鄰居84歲老人見面對我說:「王子良你也太壞了。」引得全庭人員大笑。

庭審中,王子良接打四次手機,兩次離開庭審現場,多次用右手摸腦袋、理頭髮、擰鼻子,做出很不雅的動作。

李豔奎、趙明華、李青松等三位法輪功學員都在法庭上揭露警察刑訊逼供的情況。為李豔奎辯護的律師全雲革說:「根據法律條款,證人沒有出庭,法院僅憑證言不能定罪」。王子良蠻橫地說:「哪條法律,我怎麼不知道?」全律師就大聲宣讀了相關法律條款。王子良小聲說:「我聽明白了,該來的證人沒來,沒讓來的倒來了。」

這話是甚麼意思呢?王子良明知「證人」不會出庭,可是他卻分明看到了檢察院呈遞的起訴書中所涉及的另一個證人就在座位上坐著。這個人就是法輪功學員白雪霜。他當然知道起訴書上的證據是偽造的,到哪找證人?所以他才說:該來的證人沒來,沒讓來的倒來了。

檢察院的公訴科科長周文慶也未穿制服,穿的是黑、白、紅條T恤衫。在庭審過程中,用右手捂揉肚子,多次把上衣下擺往上卷,露出肚皮。周文慶在指控白雪霜給李豔奎法輪功真相材料多少份時,白雪霜當庭站起來揭穿謊言說:「我就叫白雪霜,我沒給他,我作證。」

法庭上當時的場面真是要多尷尬有多尷尬。這還怎麼庭審?先是法輪功學員揭露刑訊逼供,後是你說的所謂證人不露面,最後是你編造的證據中所涉及的人當場出面揭穿謊言,這不明顯的是栽贓陷害嗎?王子良哪還管得了這些,慌忙指使法警把白雪霜帶出法庭。

其它的咱就不說了,就單憑這一小小的插曲,您說這搞的是甚麼?給人定罪當然要有證據,這檢察院提供的證據怎麼就假到這種程度呢?憑這就能給人家定罪?憑這就關了人家三年?

看來84歲的鄰居說王子良「太壞了」還不全面,他一個人再壞也達不到這種程度,這得有公安局、檢察院和法院的相關人員的相互配合才能達來如此壞的地步。不過王子良的這句「該來的證人沒來,沒讓來的倒來了」的心裏話,卻深刻的反映出迫害法輪功者狡詐、卑鄙和心虛的變態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