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電」休庭與加班開庭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根本就是非法的,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可是中共卻偏偏要利用法律的形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既然迫害非法,那又怎能使迫害合法呢?有一個例子很能說明中共在利用法律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的違法行為,我們不妨拿來看一看。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吉林省松原市法院非法開庭審判六十多歲的法輪功修煉者程秀華。北京來的兩個維權律師在非法庭審過程中,就公訴人提供的對老人非法控訴的證據向老人詢問核實,發現所謂的證據存在捏造、嚴重失實的問題。公開開庭過程中,維權律師為程秀華老人做了正義的合法辯護,從中國現行法律上證明了修煉法輪大法合法,令所有在場人員受到極大震撼。正當律師進一步為「修煉法輪大法就是依據現行中國法律的合法行為」辯護時,法庭卻突然「停電」了。這一停電,法庭也就很自然地宣布休庭了。

這電怎麼停的這麼巧?真的是線路或者其它故障出了問題嗎?我們從稍後程秀華家人所遇到的蹊蹺事情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先是中共公檢法人員專門找到程秀華老人的老伴,追問老人是通過甚麼渠道聘請的北京律師。過後,老人還接到一位極似庭審法官李秀梅的女性聲音的詢問電話,說她家人的情況與程秀華老人很類似,也想聘請敢為法輪功打官司的維權律師,想知道可以聯繫上那些律師的渠道。法院官員還說,此次開庭,許多事實還沒有經過核實,受到了上級的批評;嚴厲批評李秀梅等人連律師的情況都沒有弄清楚就匆忙開庭,弄得他們十分被動等等。

這樣看來,當時法庭停電的背後原因很可能是人為的,看來是因為律師的正義辯護使庭審完全不能按照既定的路子走了,有關人員在收不了場的情況下才拉下電閘的。

隨後,法官李秀梅竟然親自找到程秀華老人的親屬,要求他們退掉為老人聘請的律師。遭到程秀華家人的拒絕後,松原市有關方面竟然利用其它手段,一方面向上逐級反映,直接導致北京地方當局對兩個律師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施壓;另一個方面探知了辯護律師的日程安排後對開庭時間作了調整。四月二日,律師身在浙江為另一起案件出庭。松原市法院通知律師開庭時間時,律師要求在四月五日星期一開庭。這是正當要求,因為往後的兩天正是星期六和星期日,也是法定的休息日,怎麼開庭?可是法院人員蠻橫的回答說:上面已經定了,就在星期六開庭。律師在浙江處理代理的案件,即使坐飛機也得有個訂票的過程啊,他怎麼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趕到東北松原市?

下面的發展就是預料之中的了。程秀梅的案子在因「停電」而擱置了四個多月後,終於選在四月三日的星期六「加班」開庭了。

即使這樣,開庭的這天上午,路經松原市寧江區法院所在地的扶余大街一段重要交通要道兩端被交警拉上警戒線嚴密封堵,不許任何車輛和行人通行。上午九點,非法庭審開始,寧江區法院如臨大敵,被封堵進入法院的必經之路上,法院內外,大廳裏,樓梯上,門裏門外到處都是戒備的警察,大約有一百多人。

沒有了律師的正義辯護,加上眾多警察的裝腔作勢、耀武揚威,庭審工作進展得「異常順利」,僅僅半個小時,就把這樁停滯了四個多月的案件審理結束了。

這樣的審判能是合法的嗎?巧妙的停電,陰險的加班,加上威逼家人辭退律師,以及通過上級的上級對律師施壓的舉動,都使這場非法的審判平添了幾分醜陋和荒唐。另外,我們也分明看到,拉下電閘和指令加班的幕後黑手根本就不是松原市法院,而是法院的上級。這個上級不但能決定休庭和開庭,也能通過它的上級對北京律師事務所施壓,還能調動其他的民警和交警。這個上級的權力可是夠大的。除了那個專職迫害法輪功、具有超越一切黨政軍系統權力的「六一零」有這個特殊權力之外,其他的組織誰還會有這個權力呢?

法律在「六一零」手裏,完全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工具。不過,「六一零」在利用這個工具時,那莫名的「停電」和別有用心的「加班」,不也是在逃避遲早必將面臨的正義審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