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丁璐醫生的遭遇看中共踐踏法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是完全非法的,可是中共偏偏要把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納入其所謂的法律程序之中,反而更暴露其踐踏法律的本質。我們借助一個典型的案件來分析。

大連造船療養院的醫生丁璐女士,現年六十歲了,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三月,她去一位有病況的大法弟子家和她的親屬商議如何照顧她,卻遭到了綁架。在無任何罪錯的情況下,當地警察將她勞教一年半,關進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

她去商議照顧有病的朋友怎麼就有罪呢?難道法輪功修煉者之間幫個忙就不行嗎?她幫朋友的忙,對朋友來講,人家當然是歡迎和感謝的。這種互幫互助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可是僅僅因為她們都修煉法輪功,這個權利就被剝奪了。不讓幫忙不幫不就得了,可是當地警察竟然因此勞教她一年半,把做好人的人勞教這不是非法是甚麼?

在中國,勞教制度本身就是非法的,因為它根本不走法律程序,直接由當地的勞教委員會就可決定。勞教是中共加強極權統治,規避法律約束以貫徹中共旨意的罪惡機制。而且就是因為它不走法律程序,使得被劫持進勞教所的人想走法律途徑為自己辯護都不行。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中共就是這樣利用所謂的勞教來大量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並以此迴避法律的制約與搪塞外界的指責的。

丁璐和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剛進勞教所就遭遇十幾天不讓睡覺的酷刑折磨。這種不讓人睡覺的酷刑叫「熬鷹」,是最為殘酷的酷刑之一,就是不讓人睡覺,不打你不罵你,就那樣沒完沒了地熬你,直熬到你精神崩潰為止。丁璐被熬得精神恍惚,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強制「轉化」了。所說的轉化,就是逼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再學會對中共的感恩。為了強化轉化的效果,被轉化者還要寫「悔過書」、「揭批書」之類的東西。甚至還要逼迫這些轉化者去當眾宣讀自己對法輪功的揭批和對中共惡黨的感恩。轉化的實質就是讓法輪功學員接受中共對他們精神的強暴!

二零零九年年底,馬三家勞教所舉辦誣蔑法輪功的大會,惡警讓丁璐在大會上做報告。講著講著,丁璐清醒了,她一下子明白了中共強制轉化的實質,於是話鋒一轉,轉向了對中共惡黨的揭批,有理有據地把中共邪黨的「假、惡、鬥」揭露得體無完膚。台下轟動了,掌聲經久不息,惡警發現不對勁,急忙上前把丁璐揪下台來。惡警對丁璐進行了更加慘無人道的迫害。這還不夠,到了二零一零年的二、三月間,中共惡警又氣急敗壞地將丁璐押回大連姚家看守所。丁璐接下來就是被逮捕、被秘密開庭、被非法判刑五年。

通常情況下,勞教人員被逮捕判刑的情況確實存在,這有兩種情況:一個是發現了被勞教者其它的罪行,另一個就是被勞教者在勞教所又犯了其它的罪行。丁璐犯了甚麼罪?為甚麼要對她判刑?在勞教所她只是講了自己的心裏話,難道這也能成為犯罪的證據?而且她講話時是勞教所警察讓她登台講的,她為甚麼沒有講出自己心裏話的權利?普天之大誰見過說兩句心聲就被判刑的?人不是有說話的自由嗎?須知她講話時是受到中共嚴密監管的,本身就在被迫害之中,難道被迫害者只有順從迫害才符合迫害者的要求?否則就要加重迫害。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無法律可言。

如果我們進一步深究就會發現,馬三家勞教所隸屬於遼寧省司法廳,即使以丁璐的言論定罪的話,也是要把她送往當地的看守所,由當地進行逮捕和審判的。怎麼又把她發回大連原地審判去了?誰在主使這場更加陰險的迫害?馬三家勞教所與遼寧省司法廳都不具備指使大連公檢法聯手劫持與誣判丁璐的權力,而出面協調這一切迫害的,是遼寧省專職迫害法輪功的罪惡組織「610辦公室」。

當然了,擁有對法輪功學員生殺予奪大權的省級「610辦公室」一出面,大連公檢法立刻就淪為了「610」的走卒,而所謂的法律,在這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眼裏,早已變成了一紙空文。不但程序違法,連使用的法律與依據判刑的證據都是非法的。

按照法律規定,秘密審判只有三種情況,要麼是有個人隱私,要麼是涉及國家秘密,要麼是罪犯年齡太小。可是丁璐這三種情況都不具備,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被逮捕了?又怎麼被秘密地開了庭?這五年的刑期是依據甚麼量的刑?中共公檢法司的聯合運作在迫害起好人時,怎麼就這麼的迅速?

丁璐醫生先被非法勞教,被施以酷刑,再因說了心裏話而被加重迫害,進而到被強加的勞教期未滿又被劫持回當地的無端判刑,中共肆意踐踏法律的邪惡殘暴可見一斑。

現年六十歲的丁璐,是一位大夫,為人真誠、善良,工作認真、業務精湛,人見人誇,口碑極佳。這樣一個好人卻因修煉法輪功而身陷囹圄,丁璐的遭遇是中共邪黨玩弄法律迫害好人的又一見證。中共對丁璐醫生的連續違法迫害,突出說明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時根本不講法律的邪惡本性,無論是勞教,或是判刑,包括她被勞教時受到的酷刑,被非法逮捕與指控的一切遭遇都是毫無法律依據可言的,都是中共惡黨在踐踏法律、肆意陷害好人的具體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