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骨傷自癒顯神奇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們學法小組智叔(化名)是一位老年同修,現年七十六歲。智叔修煉前經常腰痛,腰病一發作,他臉色就變黃,甚麼活都幹不了。腰痛嚴重的時候,他是坐立不安,無可奈何半夜三更去田間爬,實乃苦不堪言。九七年夏天智叔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他很快無病一身輕,幹起莊稼活簡直像個小伙子。家人從他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老伴、三個女兒、一個女婿先後都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智叔沒讀過書,念過幾天夜校,斗大的字不識半升,修煉後捧著寶書《轉法輪》看不下來,心裏非常著急,為了早日能夠學法,他不恥下問,老伴、兒子、兒媳、孫子都是他的認字教師,通過專心致志、孜孜不倦的努力學習,很快自己能夠學法了。如今智叔在小組學法能流利的讀《轉法輪》,令人稱奇。法輪大法開啟了智叔的智慧,他自己常說:「是師父給了我文化。」

一、骨傷自癒顯神奇

二零零三年,智叔的左胳膊被家裏的毛驢踢骨折了。他沒當回事,挎上繃帶該幹啥幹啥。智叔信師信法,堅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這時,大女兒回來了,見父親胳膊受傷非常著急,非讓父親去醫院檢查檢查不可。在大女兒的強烈要求下,智叔和大女兒去縣醫院檢查。醫生看完檢查結果問智叔:「你這胳膊原來有傷嗎?」「沒有。」醫生很驚訝:「真巧,長上了。」當醫生知道智叔沒有用藥更為驚訝:「你真能挺,你這骨頭長上了,沒事了。這真是奇蹟!」智叔挎著繃帶,煉功時傷胳膊能抬多高就抬多高,「疼的不行還堅持」,每天堅持煉功,一天不落;智叔繃帶撤下後,煉功時胳膊疼還堅持做到位,四個月後傷勢痊癒。智叔骨傷不治自癒展現了修煉大法的神奇,不修煉的人是不可能達到的。全家人、親戚朋友和熟人都親眼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巨大福份和收穫。

二、「法輪功真神」

端午節那天風和日麗、萬里無雲,來自四面八方的旅遊觀光者在我縣的旅遊勝地盡情的瀏覽,成千上萬的遊客們飽開眼福盡收眼底的是滿山滿樹的「法輪大法好」醒目的條幅。人山人海的遊客們暢遊於這迷人景色中,人們滿懷喜悅無不紛紛叫好:「昨黑夜這是來了多少法輪功,肯定少不了。」「法輪功真有兩下子,這麼高的山,黑燈瞎火的咋上來的。」「法輪功真行,法輪功真神。」「法輪功早晚勝利,法輪功一定能成功。」這是鄉親們旅遊回來後反映的情景。

這個真實的故事,伴隨歲月的流逝,已過去了十個年頭,這段歷史雖已時過境遷,但令我們一直難忘,現在回憶起來仍然記憶猶新、歷歷在目。

記得那是二零零一年端午節的前一夜,夜幕剛剛降臨,智叔帶著沉甸甸兩大包共六十條條幅,我帶著百餘份真相資料和數十張真相粘貼,我們兩人一起出發前往我縣旅遊區。本地有這樣一個風俗,這一天,不管城裏市民還是農村村民,無論男女老少,凡是身強力壯的都去逛山,快樂的好好玩上一天半日,能免除一年之中的病災。每年端午節都有上萬名遊客來本地旅遊區觀光遊玩。這一天是我們講真相、救眾生的大好時機,經同修們協商,因我熟悉通往旅遊區的路,我和智叔承包旅遊區這片。我村距離旅遊區大約有二十華里,我倆只能抄近走山路去旅遊區,在我們路過一條柏油路時,迎面開來了一輛巡邏警車,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停下來,刺眼的車燈四處探照,面對突如其來的邪惡干擾,只好迴避。我倆躲在莊稼地裏,禾苗不足一尺高,邪惡的探照燈「唰」的照了過來,我倆頓時臥倒,探照燈照在我倆的臉上,在師父的保護下,惡人愣是看不見我倆。

我倆一路爬山越嶺,終於到達了目地地,沿河畔一路走來一路把條幅掛在垂柳的樹枝上,走一段路掛上一條條幅;不知不覺到了旅遊區的山腳下,順山路一路攀登一路把條幅掛在松柏樹的枝叉上,登一段山路掛上一條條幅。六十條條幅終於掛完了,正好到了山腰的樹林盡頭,可謂一路順風。我倆立在山腰上,翹首仰望高高的山峰,智叔問我:「咱倆還上不上?」「上。」我回答道。智叔關切的說:「我擔心你上不動。」「沒事。上動了。」智叔看我信心十足高興的笑了。我倆大步流星沒走幾步,輕飄飄瞬間到了山頂上,仿佛在夢境中,感覺太神奇了。深知這是大法的力量,這是大法的神威,這是偉大的師尊在幫我們啊!

呼嘯的山風吹的我倆好涼,順風來到一座寺廟前,我倆圍廟宇走了一週,同時在廟宇的四面牆壁上都貼上粘貼。這是一座空廟,我倆終於鬆口氣,坐下來歇歇腳,準備從山前一條公路下山。這時,俯瞰山下,發現一輛警車在那條公路的山腳下巡邏,探照燈四面照射,燈光通明。只能改路從山的側面下山,卻碰到一座山崖,在峭壁中選擇三個平面貼上粘貼。然後開始下山,這裏沒有路、坡又陡,像打滑梯一樣我倆向下出溜著,連連摔跟頭。無奈只好你拽著我、我拽著你一起向下出溜著,這樣少摔不少跟頭。終於到了山下,這時才發現這山原來這麼高啊!我倆徑直向前走,過了一片玉米地,又翻過一座小山,走著走著意外的碰到了一條下山的公路,頓時我倆又驚又喜,高興之餘,馬上悟到了這是師父在幫忙啊!我倆便雙手合十向師父連連拜謝:「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順著山路向下走來,因路陡智叔連續摔了幾個跟頭,我一邊扶他起來我一邊心裏發慌:「這六十多歲的人了,一旦摔傷,我這個弱女子也背不動,這可咋辦哪?」心裏沒底好似懸著一塊大石頭。我攙著智叔的胳膊對他說:「咱們慢慢走吧。」智叔回答說:「沒事。走吧。」緊接著智叔又摔了一個大跟頭,我又一驚連忙扶他起來:「沒事吧?」智叔起來後一邊撲打身上的土一邊樂呵呵的對我說:「沒事。別害怕,咱們是誰呀?咱們來幹啥來了?師父能不幫嗎?」我終於正悟過來:「對呀!咱們是大法弟子,咱們是來救人來了,師父能幫,師父能幫。」我為自己的悟性太差羞愧難當。一路下山,智叔雖然摔倒七、八次,在師父的精心呵護下,智叔啥事沒有。順著一條公路,我倆一路朝家趕來,一路貼真相傳單,遇到電線桿貼粘貼,遇到村落發資料,所有真相做完後,我倆正好順利到家,這時天已大亮。感謝師父的一路慈悲保護,感謝師父的一路有序安排。

三、返老還童救人忙

十多年來,智叔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早已一頭黑髮、滿面紅光,比同齡人要年輕十幾歲,他渾身是勁,幹起活來不示弱,像個棒小伙兒。他自己種二十畝田,春播、夏鋤、秋收樣樣都能幹。鄉親們都羨慕他硬實的體格,鄉親們都讚揚法輪功好。

正法開始到現在,在同修們中智叔真相做的最多,他做出去的資料得用車拉。為多救人,智叔經常起早貪黑半夜出去掛條幅、貼粘貼、發資料。智叔能上樹,總是爬到樹的上端,把條幅掛到最高處;有一條他掛在國道橋下最高大樹上的條幅,邪惡摘不下來,在那裏一直飄揚半個月之久。智叔走路生風、健步如飛,無論多難,路程多遠,他也要把真相做到位。一次夜裏,他單獨一人徒步去離家八、九里路的村子發放大法資料,在他挨家挨戶發時,發現有一個人拿著手電在後面跟蹤,他快走那人也快走,他慢走那人也慢走,跟蹤了兩條街,這時師父正念的法打入了智叔的腦海,他回身立掌,念:「定」,沒定住,那人還走,他回身又立掌,念:「定」,這次定住了,那人站那動不了了,他繼續發,直至把資料全部發完為止。

講真相、促「三退」以來,智叔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他面對面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世人,同時做「三退」。為救度被中共謊言矇蔽的眾生,智叔趕集上店經常步行,近道要往返五公里,遠道要往返十公里。他一邊走路一邊救度有緣人,遇到村莊發資料。他在集市買東西的同時,經常把神韻光碟面對面發給世人,亦經常面對面講「三退」。他經常拿回「三退」名單。我們這一帶方圓十幾里的村村落落、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智叔的足跡。正如師父所說的那樣:「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洪吟二》〈如來〉)。

二零零三年,那時本地的邪惡勢力猖獗,村裏同修有的被邪惡綁架,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家人阻攔很難走出來,有的不敢走出來。與此同時智叔被毛驢踢傷了左臂,面對邪惡的迫害,面對嚴峻的苦難,智叔沒有倒下,在這裏撐起了一片天。他毅然決然挎著繃帶去救度眾生。多少個夜半智叔發完零點正念徒步於漆黑夜幕中,把大法真相資料送給千家萬戶,絲毫沒有耽誤助師正法的大事,履行著史前的誓約。正如師父要求的那樣:「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智叔不負師恩,心繫眾生,他不愧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光榮稱號。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