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我就拎著腳鐐走出去了

一位農村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農村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得法。當時一天有個人給我拿了一本《轉法輪》,說這書挺好的,你看看吧,我也沒當回事。直到後來的一天有兩人拿著師父法像,我就問你們幹甚麼去呀,他們說去買個相框把法像鑲進去,我說拿來給我看看。剛一接到,就覺得全身像被電打了一樣,從頭頂一直到腳後跟。後來他們甚麼時候走的我也不知道,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於是我就開始找這本書,請到了全部九本大法書,我用了一個禮拜就看完了。從那以後我就開始修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打壓法輪功,我就去了北京,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就是這個法這麼好,不應該遭到迫害

一次我在看守所絕食,嚴重缺水,情況很不好,被送到醫院,那時還戴著腳鐐。後來我覺得應該出去,醫院的人也說,你快想辦法把腳鐐鋸開就出去吧。我就讓女兒給我帶了一根小鋸條,沒多長時間就鋸開了。我就拎著腳鐐那麼走出去了,走廊裏那麼多人,誰也沒看到我。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用正念闖出。

我曾經兩次被送去勞教,都被退了回來。第一次,在送勞教所的路上,我沒有怕心,一直給送我的警察講真相。停了一會,其中一警察問:老太太為甚麼不講了?我挺願意聽的!送到勞教所,那兒人就問,誰是法輪功?我說我是,他說,法輪功的都不要。這樣我就回來了。第二次,到勞教所體檢,我心想著讓那個儀器對我不起作用,做心電的時候,我攥著拳,把能量打出去,只聽儀器不停的叫,醫生都嚇壞了。做透視的時候,醫生說,老太太喘氣啊,我說我在喘啊!儀器就沒有顯示,血壓也不是正常值。後來要回來的時候醫生對送我來那人說,你慢點走,這老太太活不多久了。結果回來甚麼事都沒有。

這十多年來,我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也不知勸退了多少人,也不知道給出了多少真相資料。無論到城裏坐車,還是在村裏的集市上,只要有人的地方,我就講大法真相,送真相資料,勸三退。我也沒有多少文化,可是遇到別人提出的疑問,我都能夠給他們講的心服口服。我知道這都是大法給我的智慧啊!例如有一次碰到有一個人問到關於在肚子裏找法輪的問題,我就問他:這兒有空氣嗎?答:有。你看得到嗎?答:看不到。空氣裏有水嗎?答:有。你看得到嗎?答:看不到。物質是由分子、原子、原子核組成的,那麼分子、原子、原子核你能看得到嗎?如果法輪是由原子、原子核組成的,你把肚子割開,能找得到嗎?聽我這樣一說,他徹底明白了。

有一次我去送真相資料,一個人當我面就把資料扔了。我當時想:大法雖然是慈悲的,但也有威嚴啊!我就嚴肅的對他說:「你不要你可以給我,不能給我扔在地上。給我撿起來。」那人趕緊撿起來了,說「我要我要」。

我在村裏是開小賣店的,這也成了我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有利條件。平時來買東西的人我都把真相送給他們,有新唐人電視台以後,屋裏的電視就整天放著新唐人電視節目。上小賣店買東西的、村裏的人都很喜歡看。後來新唐人電視台受到阻撓,我就放神韻和《九評》影碟。有一次,碰到一些上訪的常人,我就把他們請進屋裏,給他們放《九評》影碟。我發了一個念,不讓外人進來,結果這些人從上午十點看到下午四點,沒人出去也沒人進來,這些人就這樣得救了。

一到趕集的日子,我就帶上資料去發或者帶上小音箱放「希望之聲」。偶爾有時去了沒放廣播,就會有人問:老太太怎麼沒放廣播呢?

這些事情還有很多,我悟到這些都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我的所有都是師父給的。我現在七十多歲了,家裏的活甚麼都能幹,身體健康,有力的證實了大法。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