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六噸鍋爐爆炸後……

我經歷的大法神奇二、三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

九九年前:六噸鍋爐爆炸後……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國企一家化工廠工作,由於工作在危險環境裏,又常倒夜班,工人們熬夜比較辛苦,是不允許有半點差錯的,每天天將亮的時候是最難熬的,迷糊惡心,心直往外翻,別人都可以偷偷打個盹,而我不可以,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是大法修煉者,自己得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生活中要高姿態,時時處處表現出大法修煉者與常人不同。

我實在睏極了我有一個辦法,我能想起師父講的法,不管是哪一段或哪一句話。再有一個就是到無人的泵房煉一套動功,睏意頓消,直到晚間十二點下班還不睏,那就回家繼續打坐,完全能靜的下來,只剩思維的那種狀態。

記得是九八年六月份,由於生產上需要,車間主任安排我與一名司爐工啟動6噸鍋爐,由於沒有引風機及安全保護裝置,誰都不願啟動它,但領導安排的工作,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就應該去做。我與司爐工同時站在一米多高的平台上操作,不想發生瓦斯爆炸,震耳欲聾,三層樓頓時濃煙滾滾。

人們驚呆了,只有個別人知道向外跑。

爆炸的這種衝擊波並攜帶著從燃燒室內崩出來的一寸粗一米長的油槍(鋼管製成)打在我的後腦上,一下就把我從一米多高的平台上掀了下來,臉火辣辣的疼痛,頭發燒焦了,眉毛也沒了,眼睛根本就睜不開。當時就想:我與別人不同,有師父保護。我努力的睜開眼睛,周圍的人都圍著我看。車間主任嚇壞了,安排別人送我上醫院,我卻直接回了家。

回家之後,同學聽到這事來看我,非常擔心。我說我是修煉人沒事,他不信,說「都這樣了 還不上醫院?」礙於情面,去了縣醫院,可縣醫院停電。同學又拉著我到中醫院,中醫院也停電。又到另一家醫院,還是停電。這時我悟到不應該去醫院,可同學就是不依我的想法,又把我拉回縣醫院。這回來電了。眼科醫生給我滴上點麻藥,給我刮了幾次,最後告訴我,趕快到哈爾濱眼科醫院,在咱們這是治不好的,眼珠深層有雜物。這時我也沒動心,心想:回家幾天就好了。同學嚇壞了,我就安慰他,假意告訴他明天去哈爾濱。

我在家待了三天,奇蹟出現了,眼睛不停的流淚,最後睜開了,基本正常,只是感覺不太舒服,後腦的一個包基本也消了,面部肌肉裏不知打進些甚麼東西,都變成黑色的結晶體返出來了,用指甲一摳也都出來了,面部的坑坑包包也平復了。

幾天後我上班了,他們都好奇的問這問那,我跟他們講我沒上醫院的全過程,都非常驚訝,我告訴他們,凡是真正修煉法輪功的都有師父保護。

我回去看看這台發生事故的鍋爐(已經報廢了),把我也嚇一跳:整個鍋爐周圍向外膨脹著,就像麵包一樣,6毫米厚的鋼板焊接處已經崩裂,真是不可思議呀!其實能在這次事故的危難中走過來,完全是師父的慈悲呵護,眼睛傷到那種程度,不到醫院也完全是靠堅定的一顆信師信法的心哪,是大法挽救了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恩之情真是無法言表!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大法弟子行神事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之後,瘋狂的邪惡形勢使人感到窒息。走出來散發真相傳單是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對邪黨造謠中傷欺騙中國人的有力揭露。我根據自己的情況,安排好時間,決定晚間出去。《九評》、小冊子、傳單一應俱全,晚間六點發完正念,騎上自行車就奔農村出發了,幾十里外甚至更遠,都是沒有去過的地方,走村串戶,儘管是黑夜,在師父的安排下從來沒有迷失過方向。

有一天將近午夜12點的時候,我剛從一鐵路口下來,村莊的第一戶人家的一條狗「呼嚕」著竄了出來,直奔右腳而來,我知道農村的狗一般一隻叫起來就會連成一片,那樣的話對我極不方便,我沒加思索脫口而出:「閉上你的狗嘴,回去。」就看這只來勢洶洶的狗蔫蔫的「哽哽」著領著另一隻回去了。我當時很感動,感覺師父就在身邊,也感覺到萬物皆有靈,一切為法來。我一直把資料全部發放完畢順利的往回返,這時,已經是早晨六點多。

我與妻子(同修)晚間出去貼真相貼來揭露當地惡人惡警,從惡警的家到派出所、公安局、公安局家屬樓都貼滿,使其不敢行惡。每次張貼後,他們都要緊張幾天,增加警力巡邏,到處亂竄。我們正在路燈下貼最後一張,我一抬頭看見一輛警車不知甚麼時候停在了離我們幾米遠的地方,車裏四個人抽著煙說笑著,當時我一驚,但馬上鎮靜下來,求師父加持解體邪惡干擾。就這樣我與妻子大大方方從他們前面走過,這樣的事很多很多。我堅信:堅定信師信法,堅定正念,穩定的走好每一步證實法的路,邪惡不敢對大法弟子做甚麼,它們只有逃跑躲避的份。

吹了兩口氣火勢全然熄滅

由於工作調動,我由車間來到調度室成為一名生產調度,休息時間多了,工資也上調了。我知道此番調動是師父有意安排,因為在這裏能接觸更多的人,是讓我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

2010年11月14日,午夜11點左右,自己突然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牆壁電源處向外竄火,馬上意識到這是電失火,不能用手,下意識的用口去吹,明知道這不合常理,可還是做了,只吹了兩口氣火勢竟全然熄滅!我坐在沙發上心驚肉跳了好一陣,這時才想起關電源。心想:剛才發生了甚麼?怎麼發生的?怎麼結束的?這火呼呼的向外竄,吹兩口就滅了,這太神了。我又一次真切的體悟到師父的呵護、師父的加持、師父允許你啟用你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神通來處理危難。

過了一會,我打電話給電工來查找原因。他告訴我室內的電器太多,電源線又老化,容易引起火災。

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因為沒造成甚麼影響,室內也沒有火燒火燎的痕跡,明線的電線都沒損壞。

事後,我向內找,這麼大一件事不是偶然的,原來最近的安逸心帶動著幾方面的執著,多睡一會了,多睡這麼一會就把晚間12點的發正念錯過了,再接下來就靠別人叫醒,再發展下去,別人叫也不願起來。還有一個:最近的電視劇、電影流連纏綿。真有不盡興不罷休的架勢。自己感覺到這種執著在向外膨脹著,人的東西在故意縱容。更有甚者,時常想抽煙,戒了這麼多年了,這一年來斷斷續續想抽根嘗一嘗,等到特殊場合有人給半推半就的也接受了,津津有味的品味,抽過之後覺得太丟人了。可是每次去掉它、去掉這物質,都沒有做到乾淨。

找到這些毫不遲疑的去掉它,加強自己的主意識,我們不是要修的執著無一漏嗎,任何一個執著任何一個人心都是回天的障礙,修煉是極其嚴肅的,我及時的看清了自己。真正感到恐懼的是自己與精進的同修拉開了差距、自己在救度眾生中在緩慢前行,真正恐懼的是執著再不去、回天而無門,因為沒有從頭慢慢做好的時間,留給我的修好自己和救人的時間已是十萬火急。

無論修煉的初期、中期、後期,修煉這麼多年親身經歷著、感受著,無時無刻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之下,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神奇都在向世人展現、訴說著美好的一個個故事,真、善、忍在創造著人類的一個個神話,我們懷揣真、善、忍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