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這老太太會飛簷走壁了」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陸北方的某座城市,有一位六十五歲的老太太,她是千萬大法弟子中普通的一員,默默無聞,名不見經傳。然而,她在修煉這條路上穩步的走過了十三年。她有的時候一天能學六講《轉法輪》,能發三、四百份真相資料,家裏還是個不大不小的資料點,她從來沒有遭受過邪惡之徒的綁架迫害,她感覺自己在師父的手心裏攥著呢,誰也動不了她,邪惡幹甚麼一點礙不著她。在她的身上,發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連常人都說:「這老太太神了,能飛簷走壁了!」

下面,讓我們聽聽她的自述。

一、法緣深厚

九八年夏天,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上師父的法像,就感覺太熟悉了,好像曾經跟師父在一起呆過很長時間,哪生哪世是一家人,師父瞅著我樂。一週後師父點化我,讓我看到一張大照片,說:你們都是我的弟子,你為得這個法,轉生十世了。在我的記憶裏,宋朝時我曾是楊家將大家族裏的一員,某世在青藏高原修行過,我不只一次修煉圓滿了,這一世就是助師正法來了。

我膽子大,命大,想來不是無緣無故的,師父一直管著我呢。記得小時候刮大龍捲風,鄰居十七歲的兒子被刮起來電線桿那麼高掉下來摔死了,我十一歲被刮了三個跟頭,起來就跑家去了;十三歲那年得大腦炎,腦袋疼的直打滾叫喊,吃了兩片藥第二天就好了,那不是奇蹟嘛;地震連皮都沒沾著我。三十年前,一個算命的瞎子說:「你的命我算不了,你是修煉的命。」我說:「你說的對,我就是修煉的命,我總想出家。」

我生孩子時大出血,三個醫院確診得了席漢氏病,和癌症一樣沒治。這種病就是腦子裏的血流出來沒及時補充,導致腦垂體壞死,醫院大夫說二十年以後就得成精神病。我連著住了三年醫院,每年住三個月,啥事也不管。九二年經三家醫院確診得了子宮癌,我心想著早死早托生、越發愁死的越快,得子宮癌的事連家人都沒告訴,半個月後就把這事給忘了。修煉以後想起來了,啥病也沒了,真好。

二、惡浪滔天 如履平地

我剛得大法就琢磨:不出家還能修這麼大的法,上哪找去?命沒了法也不能拋。九九年迫害以後,單位來人說我煉法輪功犯法,叫我別上北京,我比他們理直氣壯:「我強身健體,礙著你們啥了?煉法輪功就得挨迫害?我要想幹的事,一萬個人也看不住。」廠裏派人監視我,我招呼他到家裏來坐,他不來,我說:「你冒傻氣,大熱天從廠裏回來還跑我家一趟,你到哪涼快會兒不好啊?聽他們的幹啥?快別來了。」從那以後他真不來了。

迫害初期那幾年我比現在還精進,每天學三、四講《轉法輪》,有時能學六講,一天出去四、五次,一次發資料百十來份,總共發三、四百份資料,一天做三頓飯,洗衣服甚麼家務活都不耽誤。發資料也不怕人看見,碰見人就當面給:「給你張真相,快回家看看去!」人家就笑著接過去,好像環境特寬鬆,實際上那幾年是環境最緊張。迫害最嚴酷的時候,我心裏根本沒有迫害的念頭,如入無人之境。零三年有一次夢見接到蓬萊仙島郵來的「水電學院」的大學錄取通知書,還帶著我的彩色照片,這個夢我跟誰也沒說,心想:剛錄取,離畢業還早著呢。

有時候到農村發真相資料,碰到狗叫,我在門口說:「別叫了,救你主人來了,連你也受益!」它就一聲不叫了,同修說:你說就管用,咋我說就不管用?我認為可能是沒有那麼大的善念。我這人頭腦特別簡單,我那麼說就是那麼想的,沒有一絲一毫雜念。

有一次晚上發真相資料沒拿手電,還差二、三節樓梯就邁下來摔倒,一頭撞在對面的門上,腳還崴了,立起來到外面把腳跺了三下:「邪惡迫害我,踩死你!」然後就走家去了。一到家可就動不了了,腳面和踝骨側都黑紫色,上廁所都是爬著去了。我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心想:要是讓常人看見大法弟子一瘸一拐的,多不好意思。睡了一覺,第二天早起一看,真神奇,好了,腳上皮膚跟正常顏色一樣了。這要擱常人,「傷筋動骨一百天」,得多長時間才好啊。

想想這一件件的神奇事還多著呢。大法弟子用的東西都超常了,我一個普通手電三節五號電池用了三年多還亮著呢,正常情況下換十回電池也有了。有一回燒開水,沒對好暖壺口,一下把開水都倒在腳面上,夏天穿著絲襪,腳面上直冒熱氣,我求師父保護我,也沒想出不出泡,等過後一看,腳面一點沒燙著,連紅都不紅。當大法弟子真好,謝謝師父!

三、明析干擾皆有因

在我的概念裏,根本就不應該有迫害,師父《忍無可忍》的講法下來後,可把我高興壞了,誰迫害我,我就對誰不客氣,因為它不配,所以這麼多年,我都平穩的走過來了。有兩次受到惡警的騷擾,都是因為自己走偏造成的。

零四年有一次,來了十多個警察要抄家,說有人惡告我。頭幾天師父點化,我把資料和設備都轉移走了。那天警察來,我不開門。他們把我老伴叫回來開了門,抄走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還讓我跟他們走。我說:「我都六十多了,死都不怕還怕你們?你們為啥上家炕頭上迫害我來?」警察說:「這老太太要拼命!」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修佛的,你們那命值得我拼嗎?」這人耷拉腦袋不吱聲了。我心想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正念化解了這場迫害。事後,向內找,發現是那段時間顯示心膨脹,看著誰都沒我精進,同修都讓我說哭過,三十多人在我家開法會,我都不關門,自己不怕,也不知道為別人著想,就因為這個被邪惡鑽空子了。

零七年那次,跟我一起學法的同修發正念狀態不好,我光顧著幫她清理空間場,一個多月忽視了全球大範圍除惡,結果招來惡警的騷擾。我拒絕開門,警察問「為啥不開門?」我說:「從這不也一樣說話?」他拿手機打電話:「來幾個人!」我說:「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應,你們為啥還這樣做?」他說:「你還想跑?」我說自己的腿自己說了算,願意上哪兒上哪兒!說完我從二樓上房頂走脫了。兩面斜坡的青瓦房頂,我走著跟平地似的,後排房子常人看見了說:「這老太太神了,會飛簷走壁了!男的走著都害怕,人家跟平地似的,輕巧的走了。」鄰居們都明白真相,我都給他們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給過護身符,這時,鄰居都招呼我:「上我們家來!上我們家來!」我說:「謝謝你們的好意,我不在這裏呆,得往遠走!」還有一家說:「你別往下蹦,我給你順個梯子。」我順梯子下來,囑咐她:「你別害怕,不用怕他們,我沒犯罪,是他們在迫害我。」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呵護下脫離了被綁架的危險。

有一次我跟妹妹(同修)一起發資料,撞見不明真相的惡人。從那以後妹妹嚇的不敢出來救人了,對我卻沒任何影響。事後我做了個夢,夢見我們走著走著,前頭夾了個寨子把路擋上了,我看看哪兒松,扒個縫就鑽了過去。旁邊有兩個惡人說:「不用管她,逮後面那個,她亂法。」我妹妹那時還看佛教的光盤,讓我看,我不看,因為師父講過「不二法門」。

四、當今世人都與師父有緣

我有一個外甥女,知道大法好,帶學不學的,上我這兒來我就拽著她學一講法,一到常人中又不學了。她跟我發正念,一立掌,師父就跟她說話:你快抓緊學法,你跟師父緣份特別大,給師父看過三年門。學法時,師父點她:「看三百一十一頁第一個字。」我說你快看看,翻開一看是個「情」字,我說你也不知道珍惜大法,以搞對像為主啊?她說:你別看我沒修,我在單位一發言就跟下面人說「得按真、善、忍做」,下面人問:「××你是學大法的吧?」我說「是」,底下就給我鼓掌。這個外甥女能講真相,走哪說哪。

有一回開交流會,她說:姨,你別在中間坐著,快給師父讓出來,師父坐著大蓮花下來了。她跟師父有這麼大緣份,可惜的是一直帶修不修的。在此真心奉勸有緣得到大法的人一定要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當今世人真的都與大法與師父有緣。

結語:

我總覺的自己慈悲心差,動不動就跟人爭鬥,就每天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這句法,每天都背幾遍,感覺慈悲心出來了,慈悲就能化解空間場的一切邪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