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心與維護自己的喜歡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前幾天剛剛破除了零八年得法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色心干擾,對於去除色心又有了新的認識,寫出來警醒自己,同時希望有類似經歷的同修引以為戒。

前週末公司組織旅遊,我之前已去過公司組織的另一景點,但想利用可同處一室的機會跟平時不太接觸的其他部門同事講真相,所以再次報名。常人覺得你怎麼這麼傻?自己掏錢(額外旅遊須自費,公司對內的價格還高於外面旅行社)。當然常人是不了解我們做事的出發點的。

救人還算順利,MP5和真相資料作輔助,我們下午長談兩個小時,到了晚上,當我又提及歷史上古羅馬迫害基督教後來遭四次大瘟疫天譴時,對方終於放棄了戒心,說出原來他還是黨員和基督教徒(白天遊玩拿邪黨開涮時他只說自己是團員),從這裏也可以看出目前有些常人保護自己的心理還是很強的。

本來我以為這次出行的主要目地達到了,但是恰恰像師父說的:「我不重形式,我會利用各種形式暴露你們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精進要旨》〈挖根〉)

此行看似是我抱著救人的目地參加旅遊,但是舊勢力對於我的所謂考驗其實也在同時上演。

在到達旅遊地的當天,我就開始注意到同行的同事中有位其他部門的女孩,她和我們部門的某位同事私交甚好,所以三頓飯都和我們部門在一桌。

因為歷史上舊勢力作的所謂細膩的安排,修煉前我曾經歷過一場常人中所謂刻骨銘心的失敗初戀。而這個女孩卻和我的初戀女友長的很像,因此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開始,我只是儘量去避免看她,抑制自己想看她的想法。但是慢慢的由不經意的瞥到,到後來會控制不住自己想去看看她的長相、想看清楚她的五官。當然看到後還是會馬上迴避,因為我知道這種念頭是色心作祟,這種做法是不符合法的。

而在遊玩過程中她又會有意無意的出現在我的前後左右,自己就更是情不自禁的會想到她,想她和初戀女友的相似之處,不正的念頭一個接著一個。看她發短信就會想她是不是發給男朋友,想她會不會也注意自己,甚至開始有意的在她面前顯示自己。

我走入修煉後因為講真相不理智,跟不修煉的前妻家人講高了;同時在斷慾問題上走極端,夫妻關係沒有處理好;前妻又很害怕我出去講真相可能遭迫害從而牽連到她,導致後來被迫離婚。

簡單描述這些是想說明雖然我已經斷慾一年多了,但這並不代表我在去色心這點上就修的有多麼紮實,相反夢中過色關有時候還是過不去。(我修煉後就斷絕常人電視,只看大法的書,後來又安裝了新唐人。)

未去乾淨的色心在旅遊途中再次大暴露,我被干擾到腦子裏面她的影像總是揮之不去,嚴重時我居然連《論語》都背不出。當時也責怪自己怎麼會這麼差勁,真的是「口念經文賊眼相看」(《精進要旨》〈修者忌〉)。

抑制色心並不是完全不起作用,在我正念十足講真相時色心並沒有干擾到我。講真相當晚同屋外出購物時,我用手機翻牆,在明慧網上搜索關於去色心的文章,一篇一篇的看,色心被抑制了一些。(我另外準備了專門的手機和手機卡,用來翻牆和講真相,這樣比較輕便,可以避免攜帶電腦。)

但是如果你沒有向內挖到色心的根,色心就會繼續干擾你。第二天旅遊途中,在偶爾與她的聊天中,我儘量表現的很自然,但還是會不斷的有各種骯髒的念頭冒出來。我繼續克制自己的色心,跟師父說那些念頭不是我。

午飯時一個同事告訴我昨晚居然夢見我在操辦婚事,覺的很奇怪,我心頭巨震。在返程的火車上,我克制自己想去和她一起打牌的念頭,也儘量不被常人帶動去玩其它電子遊戲,我繼續用手機看明慧上關於色心的文章,並且用MP3聽師父的講法。自己在床上默默的念九個字,發正念清理自己的色心。

但是干擾並沒有結束,在回家的地鐵站上,我居然又遇見了她和部門同事。我們上了同一方向的地鐵,我儘量不去看她,只是和部門同事搭話。

我似乎能感到我自己不正的念可能帶動了她,我不敢正面和她聊天。我試圖通過和部門同事聊網絡封鎖的問題,從而藉機推廣翻牆軟件,但是因為我的念不夠正,反映到常人空間就是部門同事對此似乎沒有興趣,於是我只能作罷。

由此可見舊勢力的所謂安排是多麼的邪惡和細膩,它們真正的目地是要毀了你。如果你被帶動著神魂顛倒,那麼你不但自己會無法走正,同時被安排來所謂考驗你的這個眾生以及她所代表的天體也很可能被毀掉,這是多麼邪惡的安排!

返回後週一上班的當天,我被干擾的更加厲害,我似乎渾身被污穢的物質所包裹,骯髒的念頭不停的在我腦海中翻騰,前所未有的干擾使我非常難受,我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面結印清理自己差不多一個小時。

感覺稍微好點後,我開始向內找自己的色心根源,但是始終感覺沒有挖到根,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到她白皙的臉龐,好看的牙齒……中午我出去辦事,雖然狀態不是很好,但是回來的路上我還是堅持講真相,勸退了司機。

慈悲的師尊一直在關注著我。下午在我苦苦向內找「為甚麼老要想她」的時候,之前背過的一句法突然打進我的腦子裏, 「維護自己的喜歡就是情與為私為我的表現」(《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一下子如夢初醒,原來我的色心的根源在於「維護自己的喜歡」,這正是「情與為私為我的表現」。

我為甚麼老要想她?就是因為「我」喜歡皮膚白皙,看似溫婉動人的女孩子,這就是「我」的喜歡。雖然我不再去回憶我的初戀,但是「我的喜歡」卻一直都在,沒有去掉,這就是植根於「我」的內心深處的私的表現;為甚麼有人就喜歡皮膚古銅色,身材修長的女孩子,這就是他的喜歡。如果你把這種喜歡當成了你,那麼你就去不掉,因為它沒有被你區別開,沒有被你曝光,你把「假我的喜歡」當成了你自己,你被這種觀念控制著,你沒有認識到它是後天的觀念,而不是你的「真我」。

找到自己色心的根源以後,後面的過程就相對順利很多了。我堅持把「假我的喜歡」與真我分清,告訴自己那不是我;正念在這時顯示了威力,下班時我請師父加持我,讓我先不要難受,可以精神十足的跟出租車司機講真相。事實上我也做到了,因為我相信大法的力量是超常的,我講完真相回家後才繼續難受。

晚飯後,我把我的經歷和父母同修作了交流,在師父面前,在眾神面前,在兩位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面前曝光自己骯髒的色心。我跪拜在師父的法身面前,誠心的跟師父說弟子做錯了,那骯髒的念頭不是我自己,我一定吸取教訓,走正自己的路。慈悲的師父幫我消去了這些業力,我第二天一覺醒來,渾身舒暢,之前那些骯髒的念頭基本上離我而去了。

在去除色心的過程中,我同時對於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去吃豆腐的心」的法有了新的體會,「維護自己的喜歡」不只是表現在色心上面,生活習慣,工作方法,表達方式等方方面面都會體現出來,這些的根源就是來自於「私」,不從根本上重視它,去除它,我們如何「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如何兌現自己史前的洪誓大願,不但自己不能走正,還拖累了眾生無法得救。

在此再次在師父法像前從根上曝光自己的色心、自戀的心和「私」,弟子一定嚴肅的對待自己修煉路上一切看似偶然的事情,把握好一思一念,走正自己的路,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不負師恩。

限於個人所在層次,請同修不吝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